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貨郎兒〈八〉
2021/10/13 03:17
瀏覽563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有一天,外頭下著綿綿細雨,鍾小憐裹著青紗頭巾、披著一件白色的羅衫、腳上穿著吉莫靴,坐在店鋪裡面的櫃台,隔著紗窗看著往來的行人阿容也身穿華麗的服裝、頭上扎著軟巾、捧著茶碗站在鍾小憐的右側伺候著

 

忽然,有一名年輕的貨郎兒來到店舖內,放下了擔子,掏錢要批發一些婦女所需要的小東西,才批了約十兩銀子的貨物,他的擔子就已經裝滿了。鍾小憐看著貨郎兒覺得臉熟,再仔細一看則驚訝不已,趕緊小聲的問阿容

 

「妳看他不就是某嗎?」

 

阿容盯著貨郎兒看了一會兒,也認出了他的確就是某,只是看起來臉上多了些歷經艱辛勞累的顏色,衣衫上也多有縫補過的痕跡。

 

原來那天某一怒之下離家後便搭船過江,睹氣要與妻子永不再見。等他到了福建,他的堂伯卻不幸病故,老闆也就辭退了某。某想要返回揚州,才走到蘇州時已經窮得淪為乞丐。幸虧遇到了一位急功好義的同鄉贈送他十餘兩銀子,某就運用這筆錢當本錢,當個沿街叫賣日常生活小物的貨郎藉以餬口,辛苦經營了幾年,也只能賺得一些蠅頭小利。眼下某正是前來這家絲綢鋪批發一些絲線貨物,這才被鍾小憐見到了。

 

沒過多久,外頭的雨勢突然變大,街上路面變得很是泥濘難行。某坐在門口呆若木雞的等著雨停,讓鍾小憐看了心中不忍,頗為憐憫他的辛苦。這雨來得急去得也快,雨停天晴後,某就挑起了擔子準備離開,忽然見到從店鋪內出來一名模樣俊俏的僕人徑直走向自己,問:

 

「這位貨郎兒是揚州人嗎?」

 

某說:

 

「是啊。」

 

那俊僕說:

 

「聽你的口音果然不錯,那就與我家主人是同鄉了,主人想要見你一面,你先別急著走,放下擔子,跟我來吧。」

 

於是某跟隨著俊僕七彎八拐的近入內進一個隱蔽的房間,見有一位衣著華麗的年輕男子端坐在椅子上,俊僕就向那名男子報告說:

 

「貨郎叫來了。」

 

又轉頭對某說:

 

「快上前參見。」

 

某聞言一時驚訝得就不由自主的便跪下拜見,鍾小憐也大方的受了這一拜,就要某坐在一旁,略表殷勤的詢問道:

 

「你家住在揚州的哪裡?」

 

某說:

 

雷塘往南約一百步處。」

 

鍾小憐又問:

 

「你做這貨郎買賣獲利如何?」

 

某很不好意思的說:

 

「賺得實在不多,剛好糊口而已。」

 

鍾小憐惋惜的說:

 

「沒想到你的處境竟然如此困苦,比起我家的僕人還不如。我很可憐你的遭遇,也很欣賞你的幹勁,你何不就受我僱用、到我這兒來做事?」

 

扮作俊僕的阿容此時急忙拉起某要他趕緊拜謝,說:

 

「你這個貨郎還愣著幹啥?還不趕緊謝謝主人錄用你啊!」

 

於是鍾小憐就吩咐某跟隨著阿容,聽他安排工作內容。某此時也暗自慶幸自己今日真是走運,能換得了這麼一份薪資優渥的好工作。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幘」,音「則」,古代包頭髮的頭巾。

 

:「鞾」,音義同「靴」。「吉莫鞾」,用一種名為「吉莫」的皮革製成的靴子。

 

:「牖」,音「有」,窗戶。

 

:「椀」,音義同「碗」。

 

:「胡床」,又稱「繩牀」,以繩子、木板組合而成可摺疊、便於攜帶的椅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貨郎兒

 

邗江鍾儒士之女小憐,絕色也。

……

至則門深閉,梨花撲落滿地如胭脂雪,階下苔花如錢,屐印無幾,握石扣再四,婢始出迎。

……

擇吉成禮,青廬之中互相偎,熨貼萬狀,幾如翡翠之戲蘭苕也。

……

女獨居,將兩年,郎無一字問閨中人。阿容頗以貧為懟。

……

不兩月,假子饋獻已值二、三百金。

……

至明夕,綫果以酒至,阿容亦小具精饌,女飲微醺,嬌紅上頰,杏眼徵餳,因扶之臥繡榻上。

……

倏忽歲殘,郎回家度歲,兩擔歸裝一身蕭瑟。

……

一日微雨,女裹青紗幘、披白羅衫、曳吉莫鞾,坐內櫃,隔紗牖看往來行人,婢亦艷裾軟巾、捧茗椀立其右。忽一少年貨郎兒至鋪,弛擔出資易閨人所需零星物,約十金而擔己盈。覘其面龐如舊相識,再詳視之大驚駭,耳語曰:

「此非蔡家郎耶?」

婢視之良確,惟面有風塵色,衣多補綴痕耳。

蓋當日過江,拚與妻絕,及至閩,伯巳故,居停辭之。欲再回邗江,至蘇已隣於丐,得鄉人好義者贈朱提十餘兩,故借貨郎糊口,經營數年,蠅頭利薄,頃正來買貨,女適見之。

少傾,雨大至,街上頗泥濘,郎坐門首,痴若木雞,女心憐之。及霽,郎負擔欲行,忽見俊僕傳語云:

「貨郎兒家竹西耶?」

曰:

「然。」

曰:

「然則吾主人同鄉也,主人見召,且隨我來。」

因宛轉達曲室,視一少年官人端坐胡床,衣服華煥,婢曰:

「貨郎宣到,參見郎君。」

郎驚愕,屈其膝,女抗受之,因命側坐,略示殷勤問:

「汝家竹西何處?」

曰:

「雷塘向南百步耳。」

問:

「作貨郎利若何?」

曰:

「利息微也。」

曰:

「汝困苦若是,較我家奴子猶不逮。我憐汝,曷為我傭?」

婢急曳之拜曰:

「貨郎謝主人收錄矣!」

因命隨婢供驅策,郎亦私心自幸。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