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貨郎兒〈六〉
2021/10/11 05:01
瀏覽529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第二天晚上,阿綫果然帶著一壺那名為梨花春的酒來到家,阿容也準備了幾道精美的菜餚,與阿綫一起陪著鍾小憐吃吃喝喝。鍾小憐小酌幾杯後已有些醉意,雙頰泛起一片紅暈,眼神逐漸迷濛,眼皮也似乎快睜不開了,阿綫阿容就將她扶上繡榻照顧她先躺著休息。趁著幫忙收拾的時候,阿綫就將乾兒子富二代患上相思病的情況告訴了阿容,想請阿容幫忙想個方法安排讓富二代能與鍾小憐見上一面。阿容認為這件事不妥當也不好辦,阿綫說:

 

「只是見個面不礙事的。再說昨夜憐姑這丫頭昨夜想必是想你家姑爺想得也動了春心,我就將這件事挑明了告訴她,成或不成就等她一句話,只希望妳在一旁敲敲邊鼓幫幫我就行。」

 

阿容也只好點了點頭,姑且答應了。於是阿綫就坐在鍾小憐身旁,說:

 

「我有個乾兒子,是松江那裡的富家子弟,最近在我家小住一段時間,因為仰慕妳的容顏,卻因此思念成疾,只求能近距離的看看妳,他的病也就能好了。妳不妨就考慮能答應見他一面助他康復,這也算是積陰德的大好事。況且我看妳也因為思念夫婿成了這般憔悴的模樣,人家都說男子獨身太久是不行的,而女子長期獨居也不好,妳若能稍微接近男子陽剛之氣對妳也能有些幫助。這件事對妳或是對他而言都有好處,而且只有這屋內我們幾個女子知道,外人不會知曉的。」

 

鍾小憐聽了並沒有說話。那阿容則在旁邊幫腔、一再的慫恿,鍾小憐終於開口說了:

 

「他真的那麼愛我嗎?但是就算是僅僅見個面這樣的事情也是只可一次,決不能再有第二次。他既然這麼有錢,那就請他拿出五千兩銀子來求取這片刻的歡愉,事情結束就請馬上離去,而且過程中不准開口說一個字。」

 

鍾小憐開出條件了,阿綫說:

 

「如此便好,我先回去與他說明後再回來告訴妳。」

 

於是阿綫穿過牆上的門洞回到自己家中。富二代迫不及待的詢問交涉結果?阿綫說:

 

「談成了!」

 

就將鍾小憐的條件說了。富二代喜不自勝的說:

 

「容易!這太容易了!」

 

急忙打開箱子取出五千兩白銀,隔著院牆從門洞處傳遞到隔壁,阿容則忙著接過並搬到鍾小憐的房內,搬得是手腳發軟、氣喘吁吁。

 

鍾小憐阿容將銀子堆放在床榻前的繡帳下方,又要阿容來到身前,替阿容描眉化妝,然後要她枕著繡枕側臥在床榻上,附耳悄聲的吩咐了幾句話後,又將燈架上的燈火弄得昏暗微亮,就將房門半掩著,自己則偷偷的換到阿容的房間去睡了。

 

過了一會兒,阿綫帶著富二代前來,要他先站在房門前,自己先進去通知ㄧ下。由於房內燈光昏暗,阿綫掀開床帳見到躺在床榻上化過妝的阿容,由於猛一看與鐘小憐非常相似,誤認的阿綫就對她說:

 

「那個人來了。」

 

阿容微笑著不說話,阿綫認為她知道了,就出去通知富二代。富二代輕手輕腳的慢慢走進房內入,將燈蕊挑亮些、拿著燈燭來到床畔,見到那朝思暮想的嬌容,果然就是那一天站在門口的美人。富二代因為愛到了極點,一時之間腦熱而衝動,也顧不得先前裝的那般誠懇忠厚模樣,便跨越那堆銀兩、伸出了鹹豬手掀開了對方的衣裳要予以輕薄,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樣子。而床上的阿容雖然謹記著鍾小憐的吩咐閉口不語,但仍杏眼怒睜表示憤怒,富二代驚見佳人怒容頓時清醒,想起自己眼下已是違背了約定,更是一語不發,羞愧的趕緊離開床榻,也來不及穿好鞋子,就這麼拖曳著鞋子慌張著離開了鍾小憐的房間,循原路逃回了隔壁阿綫家。

 

富二代經過阿綫的房間,阿綫的房門已經關妥,以為她已經睡著了,卻聽見從她的房間內傳出嗯嗯啊啊、不可描述的聲響,好奇的從窗縫中朝內窺看,富二代卻因此大驚失色,原來不知何時阿綫已經勾搭上自己那其中一名模樣俊美的僕僮,此刻正趁著富二代不在時,在房內大戰三百回合中。見此情景,富二代心中不免思索著:

 

「像我的乾娘這般作為,才算是那倚門拉客的娼妓。像那隔壁的鍾小憐,即便到了緊要關頭仍堅守著貞節,不失為良家婦女。然而像這樣天下少有的美人兒,能有機會這樣與她肌膚相親過,我也該心滿意足了,何必還要戀戀不捨,而遭到天下的好男子恥笑呢?」

 

眼見天也快亮了,富二代就呼喚著僕人們出來整理行李,另外拿出五百兩銀子酬謝阿綫。不久之後晨光乍現時,富二代就向乾娘阿綫辭別,態度灑脫的策馬踏上了返鄉的路途。反倒是阿綫看著乾兒子與小情夫離去的背影,一度不能克制悲傷的心情。天光大亮後,阿綫前往探視鍾小憐,卻見她早已梳妝完畢,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然而即便是有了五千兩銀子,鍾小憐閒暇時仍找來阿綫一起做著女紅謀生,日常生活私毫沒有任何變化,令阿綫私下感到非常的奇特,也著實的欽佩她。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陰隲」,「隲」音「至」,同「騭」。「陰隲」又作「陰騭」,原指上蒼默默地使安定下民,後引申為默默行善的德行。也稱為「陰德」、「陰功」。

 

:「陽亢、陰老」,參考中醫名詞「陰虛陽亢」,「陰虛」指精血或津液的虧虛。一般在正常狀態下,陰和陽是相對平衡的,互相制約而協調。陰氣虧損,陽氣失去制約,就會產生亢盛的病理變化,出現病理性功能亢進,稱為「陽亢」。因此,陰虛會引起陽氣亢盛,陽亢則能使陰液耗損,兩者互為因果。臨床表現如潮熱,顴紅、盜汗、五心煩熱、咳血、消瘦或失眠、煩躁易怒、或迫精、性慾亢進,舌紅而乾、脈細數等。

原文網址:http://yibian.hopto.org/shu/?sid=1689

 

:「銀缸」,銀白色的燈盞、燭台。

 

:「悃欵」,「悃」,音「綑」,至誠,誠實,誠心。「欵」同「款」。

「悃欵」,參考成語「悃悃款款」,誠懇、忠心。出自《楚辭.屈原.卜居》:(節錄)

吾寧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將送往勞來斯無窮乎?

 

:「窓」,音義同「窗」。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貨郎兒

 

邗江鍾儒士之女小憐,絕色也。

……

至則門深閉,梨花撲落滿地如胭脂雪,階下苔花如錢,屐印無幾,握石扣再四,婢始出迎。

……

擇吉成禮,青廬之中互相偎,熨貼萬狀,幾如翡翠之戲蘭苕也。

……

女獨居,將兩年,郎無一字問閨中人。阿容頗以貧為懟。

……

不兩月,假子饋獻已值二、三百金。

……

至明夕,綫果以酒至,阿容亦小具精饌,女飲微醺,嬌紅上頰,杏眼徵餳,因扶之臥繡榻上。綫得閒,以某之心病告阿容,求代為謀。阿容以為難,綫曰:

「無傷也。昨夜小鬼頭春心動矣,我當明白以扣之,成否當一言為決,浼子助我。」

阿容頷其首。綫乃偎女小坐,述:

「假子某,富豪蓋鄉里,慕姑顏色,小任寒家,近己思慕成病,但一親近病即已。姑玉成之,亦大陰隲爾。我皆婦人,無一知者。且姑亦憔悴,極陽亢不可,陰老似亦非佳,為某謀兼為姑謀耳。」

女聞之,不語。阿容亦慫恿者再,女云:

「若真愛我乎?但可一不可再。渠旣富,請以五千金博一刻歡,事已即去,毋多言。」

綫云:

「我且商之渠來復尊命。」

踰垣歸。某情急,問所謀若何?曰:

「成矣!」

以女言告。曰:

「易耳!易耳!」

急開篋取白金權五千兩,自垣隙運之香閣,婢子傳遞,手足告疲。女命堆繡帷下,呼婢近前,以筆畫其兩眉,加以粉黛,命側臥倚繡枕,房闥半掩,銀缸微明,而己則潛他處宿。

綫攜某來,立房外,自掀帷視之,宛然女也,曰:

「那人來矣。」

婢微笑,綫出。某逡巡入,剔燈焰就枕畔,視嬌靨,果當日立門首者,愛極狂生,不暇悃欵,褫衣輕薄,未能徐徐。婢不語,某亦不言。己而下榻,曳履遽出,至綫家則綫方掩關,橫陳榻上嬌喚不己。窓隙睨之大驚,蓋不知何時盜其艷僕,頃正乘隙赴陽臺耳。某心計曰:

「如我假母,方是倚門娼也。若憐娘者,終不失為良家女。然天下尤物,得肌膚摩盪,願亦滿矣,何必戀戀,為天下慧男子所笑?」

呼僕出,以五百金謝綫。晨曦上,卽策馬返鄉關。綫轉愴然不能自已,往視,女己早粧若無事者。然暇則仍偕女紅謀生活,綫私心奇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貨郎兒〈七〉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