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貨郎兒〈二〉
2021/10/07 01:10
瀏覽578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媒婆來到家,只見大門緊閉,落下的梨花撲滿了地面,就像是剛下過一場如胭脂般紅中透白的雪花。台階下處處都是如銅錢般大小的青苔叢生,沒有多少鞋印痕跡。媒婆敲了敲門似乎門內沒有人回應,只能握著石頭在敲了幾下門,婢女阿容這才出來開門相迎。媒婆開玩笑般的問著:

 

「敲這麼大聲才有人出來應門,莫非阿容姐妳和憐姑都在睡覺嗎?」

 

阿容便也笑著一邊回應,一邊領著媒婆進到鍾小憐的閨房中,見她正擁著大棉被,就著透過綠紗窗的光影閱讀著唐朝詩人李商隱的詩集。一頭如雲般烏黑秀髮在頭上盤繞成髻,粉嫩的臉龐略顯清瘦,卻令人更是感覺到她如此的嬌媚可人。媒婆靠近她坐下並笑著說:

 

「像妳這般的一個美人兒,不知是誰家的有福少年郎能一生相伴、享此艷福啊!」

 

鍾小憐聽了也只是微笑著並沒有接話。一旁的阿容就問媒婆:

 

「我家憐姑的親事找得怎麼樣了呢?昨晚蠟燭上的燈花結了一個並蒂蕊,想必是有好消息來了吧。」

 

媒婆拍著手大笑說:

 

「老婆子我差點忘了,想起這件事真是笑死人了。有個姓的小會計,窮得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現在替一間絲綢鋪掌管鑰匙、算算帳,每年的薪水也不過二十兩銀子,卻還想討個漂亮老婆,真是癡心妄想啊!要不是他的模樣長得還算俊俏、待人處事的態度還算不錯,不然老婆子真想打他幾個耳光讓他清醒清醒哩。」

 

鍾小憐笑著說:

 

「貧窮又有什麼關係?我自己有生財之道。只不過他的風度、模樣真的像妳說的那樣嗎?」

 

見女方有意思,媒婆就展開三寸不爛之舌,竭力誇讚某的模樣是多麼的俊美,就像是西晉時的美男子衛玠一樣鍾小憐說:

 

「那麼就請妳去問問他是否願意入贅我鍾家,為先父傳續香火,如果他同意入贅,就煩請你設法將他帶到門外,我好隔著門親眼看看,才能相信妳說的是不是真的。」

 

見這條紅線牽得八九不離十了,媒婆自然是高興得滿口答應,告辭離去好安排這場隔門相親之事。

 

第二天中午,媒婆果然滿頭大汗的匆匆而來,通知說:

 

「那家的小官人待會兒就要經過這裡,請小憐姑娘自己好好的看看吧。」

 

鍾小憐隨即掩上門,從門縫中朝外偷看,果然有一名身穿白衣夾衣的少年郎,面容白淨的就像是女子臉上抹了香粉,手中輕搖著扇子,邁著大步如履平地的從家門前經過,就像是並不知道門後有人正在看著他的樣子。走過去一段距離後,少年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又轉身走了回來。媒婆這時就走出門去故意招呼他,說:

 

家的小官人,你要去哪裡啊?走過去又走回來,像頭拉磨的驢子似的直打轉?快走快走,別在這兒直轉悠惹人討厭。」

 

某見是媒婆,也就憨憨的笑了笑點頭而去。

 

回到內室後,鍾小憐對媒婆說:

 

「那位姓的小郎君也算是有大福澤的人,只不過他還有幾年四處奔波之苦,這也是他命中注定的運數。其他的我都很滿意,就請妳回覆他吧。」

 

媒婆謹慎的再次確認,問道:

 

「他本就孤身一人沒有家,讓他入贅真的可以嗎?」

 

鍾小憐點頭說:

 

「可以,沒問題的。」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春睡」,或作「春眠」,指因春日睏倦而產生的睡意。

 

:「玉溪生稿」,即「玉谿生詩集」。晚詩人李商隱,字義山,號玉谿生樊南生,故其詩集被命名為「玉谿生詩集」。

 

:「朝奉」,宋朝官制有朝奉郎、朝奉大夫;明、清則常稱鹽店、典當店員爲朝奉,亦有地方用以稱鄉紳。徽州方言中稱富人爲朝奉。蘇、浙、皖一帶也用來稱呼當鋪的管事人。

 

:「羊車中人」,「羊車」,宮中裝飾精美、用羊牽引的小車。此處的「羊車中人」指的是西晉時期太子洗馬衛玠(字叔寶),詳見《小小說 – 好好先生衛叔寶〈上〉》。

 

:「箑」,音「煞、ㄕㄚˋ」,用竹、羽毛等製成的扇子。

 

:「作伐」,出自《詩.豳風.伐柯》:「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故之後便將「做媒」稱為「作伐」。

 

:「齊東婿」,待查。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貨郎兒

 

邗江鍾儒士之女小憐,絕色也。

……

至則門深閉,梨花撲落滿地如胭脂雪,階下苔花如錢,屐印無幾,握石扣再四,婢始出迎。問:

「阿容姐和憐姑春睡耶?」

婢笑應,導入閨中,視女正擁衾,就碧紗日影讀玉溪生稿,雲鬢盤鴉,粉靨徵瘦,逾覺嬌媚可人。媼近之坐,笑云:

「若个俊人兒,不知誰家有福郎一生消受!」

女微笑不語。阿容問:

「憐姑親事若何?昨宵燈花結並蒂,想有成也。」

嫗撫掌軒渠曰:

「婆子幾忘却,真可笑煞人。蔡家小朝奉,貧無一椽,為人家司莞鑰,歲得俸不過二十金,尚欲娶美婦。幸渠風貌好,不然當以箕掌擊其頰。」

女笑云:

「貧亦何害?奴自能富。但渠之風貌果如阿母言否?」

媼乃盛稱其俊美宛似羊車中人。女云:

「贅入吾家為吾翁後,問渠願否,如願,卽煩引之門外,奴以隔扉一見為信。」

媼喜而退。翌午,果汗面來,曰:

「蔡家小官官將至,請姑姑自相攸。」

女即掩關,自門隙偷睨,果有白袷少年郎,面如傅粉、步履坦然,搖箑三四過,若不知有門內事者。媼趨出故呼曰:

「蔡家郎將何之?去而復返,若磨驢耶?速去速去,毋討厭煞人。」

蔡果一笑去。

女入闥對媼曰:

「是郎亦有大福澤者,然有數載奔波苦,亦命數使然。即煩作伐。」

嫗云:

「渠本無家,請贅為齊東婿可乎?」

曰:

「可。」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