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馬頭生角〈下〉
2021/10/05 02:41
瀏覽577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第二天,捕快頭子與幾名弟兄帶著乾糧以及簡單的行李出發南下,到了梁溪縣(今江蘇省無錫市梁溪區境內,進入一處大村落,適逢村人們正舉行迎神賽會,沿路扮作賣雜貨、藥品小販的捕快頭子就挑了個適當的地點,搖著兩個鈴鐺,口若懸河的推銷著自己帶來的各種丸散膏丹,吸引得圍觀群眾擠得就像一堵牆似的,也方便捕快頭子趁機觀察人群中有無類似可疑的目標人物。

 

沒過多久,有一個前來趕集、販賣木製家具器物的小販,手中拎著一根桿麵杖也來看捕快賣的是什麼藥,捕快頭子見此人面相在他雙眼下方的臥蠶處有著顯示凶紋的紫黑色,就趁著上前為觀眾們演示用藥方式的時機,突然出手拍擊那人的背部,說:

 

「小子,你是來江南賣『踢橐』的嗎?」

 

這個小販聽得此言則臉色突然變得很驚慌的模樣,轉身就想要擠過人群逃走,捕快頭子眼明手快、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他的辮子、張口招呼了一聲,分散在附近的弟兄們迅速的圍攏過來,合力將小販逮住訊問,此人正是張小八

 

原來張小八行凶當天逃走之後便來到了此地落腳,因為心中有陰影而不敢再用剃刀,自然無法以剃頭為業,只能憑記憶模仿父親的木工技藝,製作一些小型家具或器物為生,而且也已經娶妻生子了。張小八問捕快們現在的任城縣縣令姓什麼?捕快頭子說:

 

「姓,二馬大人。」

 

張小八聽了之後驚訝的「喔」了一聲,說:

 

「這就是『馬頭生角』啊!」(從前有俗稱「馮」字為「馬出角」的說法。

 

捕快們押著張小八來到梁溪縣縣衙,捕快頭子將任城縣發出的拘捕公文呈給梁溪縣縣令,於是梁溪縣衙安排將上了手銬腳鐐的張小八關押在站枷木籠中,派出縣內兵丁協助任城縣的捕快們押解犯人北上。當張小八被帶到任城縣縣衙大堂上,還不等用刑,張小八就主動招認,並詳細的敘述案發前後的經過。

 

縣令命人前往案發地點旁的溪水中仔細搜尋,雖然凶器有無找到原作者沒說,但張小八扔掉了那些石頭卻都還在原處,足以佐證張小八的供詞。於是縣令依照當時的法律判決張小八「斬立決」的死刑。

 

第二天,張小八被押往菜市場口斬首示眾。王銀兒則將那些石頭領回,當作殉葬品埋入老先生的墓中,以完成亡父的遺願。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老先生手臂上的血字,讀起來頗像是古時候的歌謠的格式,就憑張小八這個粗通文墨的混小子如何能有此本事寫出這樣的短句?應該是神明假借他的手所寫下的。

 

再說那受理案件的縣衙,儘管有模有樣的在三次擊鼓後升堂問案,猶於缺乏線索證據,那縣令與三班衙役卻都形同木偶般只能呆站在原地,就算玩弄文字曲解法律。、也不貪求無度不知滿足註x2,但如此如木頭般的癡愚蠢笨,已足以耽誤了百姓們的托付,而天下有如何能處處都遇得上如這位心繫百姓的縣令呢?

 

噫!縣令雖是區區七品官卻豈是等閒之輩?朝廷明訂的律法又如何能寬容如此惡行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村堡」,為防範盜賊而圍有土牆的村莊,泛指村莊。

 

:「排場」,此處指戲劇表演的場面。

 

:「傖」,音「倉」,庸俗鄙賤的人。

 

:「嚄」,音「或」,嘆詞,表示驚訝。

 

:「牧豎子」,原指放牧牛羊的牧童,此處藉指無知之人,有貶抑、輕賤之意。

 

註x2:舞文,玩弄文字,曲解法律。

貪焚,貪求無度,不知滿足。

 

:「三尺法」,指法律。古代把法律條文寫在三尺長的竹簡上,故稱法律為「三尺法」。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馬頭生角

 

滕人張小八,其父能以木削胡餅短杖,極滑膩,餅師爭購之。

……

王見殺後,其子銀兒聞隣人自任城歸,述路見王老尸,奔視之,良確,痛哭鳴于宰。

……

明日裹餱,之梁溪界,入一大村堡,會里人報賽,捕偽什貨藥者,搖雙鈴、鼓唇舌,觀者如堵牆。適一賣餅杖者,亦雜  (儔?)人中看排場。捕見其面有凶紋紫黑入臥蠶下,驀擊其背云:

「傖來江南賣踢橐者乎?」

其人色遽變,將逸,捕驟步揪其辮髮略聲張,夥伴紛至擒詢之,乃張小八。蓋當日逃至此,棄匠傳、習父業,己娶婦生子矣。問任城宰何姓?曰:

「馮令君。」

嚄曰:

「此即馬頭生角者耶!」

捕以牒呈梁溪令,置小八木籠中械之歸。至公庭,不假敲拍,歷歷述王老事無隱。涸溪水求之,石尚在。翌日,斬小八于市。銀兒以石歸殉父葬。

 

懊儂氏曰:

王老臂上字,讀之頗似古歌謠,牧豎子何有此伎倆?當是神書也。三鼓升堂,如同木偶,首隸鵠立,無不舞文即不貪焚,而木毅癡蠢,已足貽誤蒼生,安得處處皆得此馮令君耶?噫!七品官豈是等閒?三尺法何可輕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