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神娥〈六〉(完)
2021/10/02 04:21
瀏覽681
迴響2
推薦47
引用0


這年冬天,有一個住在廣陵的一名姓的鹽商,其為人霸道而橫行於鄉里之間,無人敢與之抗衡。聽說了富扶搖的事,某就親自率領百名強壯的男子假扮成強盜,趁著深夜,在臉上塗了油墨、蒙上了紅色的絲巾作為識別,手中拿著亮晃晃的刀子,突然來到並包圍了宅,一起點燃了火把,毀壞了大門後呼號喝斥的闖了進去,急著搜索這家宅的主人富扶搖以及他的漂亮妻妾們。富扶搖慌忙帶著殊嬌以及環璃登上樓閣躲藏,就聽見那某大喊著說:

 

「俺不為錢財而來,金銀財寶本俺的山寨多的是,俺就要你姓的身旁的二個美人,你自己主動將人送出來,俺馬上帶著弟兄們離開,不然,就砍了你姓的腦袋!」

 

富扶搖嚇得身顫抖、臉色慘白,殊嬌就在他耳邊悄聲建議著說:

 

「你就暫時一個人生活一段時日,先讓我與妹妹隨那些強盜離去,就當作我們姊妹倆像那從前的公主與外族聯姻,如此也能求得你的平安,這樣做行嗎?然而你要記得,絕對不要拋棄那幅畫卷,日後你用相思草點燃冒出的煙熏它,一定會有奇蹟應驗的。」

 

說完,殊嬌就帶著環璃下樓,對那假扮作山大王的某說:

 

「我們姊妹倆願意隨你離去,希望你們言而有信,不可再驚擾主人翁。」

 

果然某信守承諾,率領眾人簇擁著二位美人便退出了宅,隨後呼嘯著往東而去。

 

也因為如此,富扶搖從此以後獨自一人居住在這諾大的宅邸內,雖然還是有其他美艷僕婢相陪,但看在癡情的富扶搖眼中,她們始終比不上那五位畫中仙子。

 

就這樣經過了一年多,富扶搖都沒有再接獲任何有關五位美人的消息,思念之心愈盛,偶然間想起了殊嬌臨行前曾說的話,就展開畫卷、取來相思草燃煙燻之。忽然,那原本變成空白一片的絹布之上隱隱出現了淡淡的墨痕,依稀看得出正是原來的五位美人的形像,只是美人們似乎都緊鎖雙眉、面帶愁容,似乎都很傷心的樣子。再薰了二日,五位美人的形象都清晰可見。再二日,則美人們更是鮮活生動,彷彿就要從畫上走出來似的,令富扶搖大喜過望,直盯著畫卷一刻也不願離開。

 

只是盯久了眼睛終究還是會酸,偶然間富扶搖一個分神看向他處眨了眨眼,再看回來時畫上的美人們又都不見了!正當富扶搖焦急驚慌、不知所措之際,卻聽見門外傳來牛車車輪滾動的聲響逐漸靠近並停在大門前,然後就是一陣燕語鶯聲,數名女子喧笑之聲充滿了富扶搖的耳中。富扶搖連鞋子也顧不得穿好,三步併做兩步的奔出去開門查看,那殊嬌等五位美人陸續進門,一起向富扶搖行禮問候,並說:

 

「這麼長的時間,你一定寂寞得要死了吧?我們回來了!」

 

金城小曼意轉三人並沒有任何隨身行李,似乎都像是入寶山空手而回的樣子,僅僅是人平安回來而已,即便如此富扶搖也很感激了。再看殊嬌環璃二人,所乘坐的牛車上載運的包袱下方都是閃亮亮的黃金,約有五萬兩之多,趕車的光頭僕僮卻視之如糞土一般,直接將一車的黃金傾倒在庭院之中,便驅車離去了。富扶搖看著滿地的黃金,問道:

 

「你們倆被強盜擄去,能夠回來我已經很意外了,為何又能帶著如此多的金子回來呢?」

 

殊嬌笑著說:

 

「他們假裝成強盜前來,我也去他們那兒做一回強盜,禮尚往來不就是這麼個道理嘛。」

 

於是富扶搖用這筆財富再次購地建房、大興土木建造園圃、亭臺水榭、池苑馆舍,規模就像人稱「小李將軍」的唐朝畫家李昭道的畫作一般,布置得金碧輝煌,也因此富扶搖坐擁財富與美人的名聲更加的傳揚開來,國內的人都知道邯鄲有這麼一號人物。一些大官、有錢人願意出高價向富扶搖換得美人,富扶搖也不擔心與美人的情緣會因此中斷而大方的同意,因為這幾位妻妾最終還是會如同自動飛回的銅錢一般,回到自己的身邊啊註x2

 

後來,富扶搖因為處罰小婢女過當,活活的將人打死。小婢女的家人告了官,依律富扶搖將會被判處死刑。判決確定後,縣令將判決結果移送朝廷覆核,並將富扶搖押入大牢中等待秋後處決。某王爺的世子就私下派了一名宦官前去探監,示意說:

 

「某世子想要你家中的美人,你若肯獻出她們,某世子就能讓你免於一死。」

 

怕死的富扶搖自然答應了這個條件,等到他出獄後,五位美人早就被接入王府之內,如同唐朝詩人崔郊的《贈婢詩》中:「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所描述的一樣,從此以後富扶搖與五位美人便形同陌路,無法往來。然而,富扶搖仍憑藉著那幅畫卷還藏放在自己的箱子之中,相信五位美人一定會再回來的。

 

然而,那小婢女的姊姊因為妹妹的冤死哀慟不已,又見這殺妹凶手富扶搖居然想方設法的打通了關節免死脫生,更是恨得咬牙切齒,尋思著如何為妹妹報仇。百般探聽之下得知富扶搖最心愛的似乎是他所珍藏的一幅畫卷,就設法將畫卷偷了出來,當著富扶搖的面一把火燒了。自然,那五位美人也就再也回不來了。

 

富扶搖為此痛恨不已,但也拿小婢女的姊姊無可奈何。萬念俱灰的富扶搖居然就此拋棄了這一片產業,隻身前往五嶽雲遊。到了泰山的仙人石鏡前,富扶搖試著照看自己的前世是什麼,結果鏡中映照出了一隻像是大烏龜模樣的東西。再仔細看,富扶搖才明白自己的前世緣來是一個贔屭精啊!因而悔恨不已的直跺腳,自言自語的說:

 

「真後悔不聽老和尚的勸告啊!」

 

就回到邯鄲再去尋訪老和尚,然而老和尚早已圓寂多年了。之後富扶搖孤獨終老,過世後,有好心的鄉親們就將他入殮並葬在一處大石旁,在大石頭上刻著「富君之墓」。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畫中愛寵,當作鏡裏溪山鬢絲;禪榻之旁,何莫非香潔道伴。然而若是過分的親近沉迷,則必然會身陷無邊孽海之中。贔屭精化身為人,他的死不足為惜。不過那些美人一但進入了豪門大戶之後又消失無蹤,而那些豪門大戶居然不知道美人們已經回去原來的家,也不見他們派人去打聽尋找,如此又留下一件未能了結的公案了。噫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商」字前一字「  」不清楚,疑似「鹺(音ㄘㄨㄛˊ)」字,「鹺商」,即鹽商。

 

:「縉面」,「縉」音「進」,紅色的絲織物。「縉面」即用紅巾蒙面。

 

:「攢攢」,叢聚的樣子。

 

:原文影印掃描版次處「妾請和戎」前一字「  」不清楚,按文意應是「浼」字,音「美」,央求、請求。

 

:「相思草」,此處應是指「紅蓼」,即又《詩經》中的「游龍」,又名葒草、東方蓼、大毛蓼、狗尾巴花等。其花艷麗,寓意相思。果實對腫瘤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另有祛風除濕,清熱解毒,活血止痛,治虐利尿的藥效。

 

:「直道」,泛指筆直的道路。亦比喻正道、確當的道理獲準則。

 

:「小李將軍」,即唐代畫家李昭道(字希俊),其父李思訓(字建見)為中國山水畫北宗之祖,時稱「國朝山水第一」,曾任左武衛大將軍一職。故時人稱李思訓為「大李將軍」,兒子李昭道為「小李將軍」。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緣」字前一字「  」不清楚,疑似「斬」字,待確認。

 

註x2:「比翼之鳥」,傳說中的一種雌雄在一起飛的鳥,比喻恩愛夫妻。出自《爾雅.釋地》:「南方有比翼鳥焉,不比不飛,其名謂之鶼鶼。」

晉、郭璞.注:「似鳧,青赤色,一目一翼,相得乃飛。」

又,《逸周書.卷七.王會解》:「巴人以比翼鳥。」

晉、孔晁.注:「不比不飛,其名曰鶼鶼。」

也稱為「蠻蠻」、「鶼鶼」。

「飛復之蚨」,即「青蚨」,指銅錢。見《小小說 – 青蚨血施錢返術

 

:「贔屭」,音「必夕」,傳說中龍的九個兒子之一,形似龜,好負重,從前石碑下方所刻的仙龜怪物即是。一說是蠵龜的別名。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神娥

 

魯人富扶搖,貧無恒產,撮得海上方,懸壺自給,走邯鄲,遂家焉。

……

富折枝誌其處,荷鍤耒深掘,至丈許,得一石函,上鐫篆文云:

「妙畫通神多阿嬌,神致活潑魂飄颻,遠則至寶昵則妖,恐為子孫累,藏之石匣。良夜迢迢越八百載,得者富扶搖。」

……

一夕,雪中醉歸,瑟縮布衾中眠且熟。

……

私展  (絹?)素則烏鰂痕銷、玉容影落矣。

……

數日,又有東閔賈太守,鬚髮白如雪而性好狹邪  (遊)。偶過富門,適意轉倚關觀傀儡戲。

……

是年冬,有廣陵  (鹺)商客姓者,橫于鄉。聞富名,率健兒百者偽作盜,夜深,粉墨縉面、白刃攢攢,猝至富家,然炬、壞大門入,索主人甚急。富攜兩美登樓避其鋒,聞客呼曰:

「金帛山巢自有之,請以兩美見贈,圍卽解。不然,生決富某首!」

富戰惕無人色,殊耳語富曰:

「君守鰥,  (浼)妾請和戎,何如?然絹素幸勿拋棄,他日以相思草然烟熏之,必有驗。」

言已,攜環下樓曰:

「我姊妹隨君去,幸勿驚主人翁。」

眾果擁去,呼嘯東行。富由是獨居,雖有妖姬雛婢,終不及畫中人。

年餘無耗,偶憶殊語,展畫絹取烟燻之,忽絹上隱隱作淡墨痕,眉黛含顰,意頗酸楚。再二日,五美俱現。再二日,俱翔翔欲活矣。偶一他顧,視畫上人又杳然,而門外車聲轔轔,裙釵岔集,紅粉咸回,燕語鶯聲,喧笑盈耳。奔出視之,五美掩入,曰:

「郎君岑寂煞耶?妾等歸矣!」

城、曼、轉均如寶山空手回,惟殊、環則壓橐皆黃金,約值五萬兩,傾瀉滿庭。富問:

「卿等于歸已出意外,何又能富?」

殊笑云:

「彼以盜來,我以盜往,亦直道也。」

乃大置園囿、亭榭池館,頗如小李將軍,金碧布置,由是財譽艷名溢于海內。貴人大賈有以資易美者,富頗不  (斬?)緣,比翼之鳥,終作飛復之蚨耳。

 

會富以杖殺小婢事,罪當棄市。獄具,王子某遣中貴示意:

「願得彼美,即免若斷頭刑。」

富懼而應之。比出獄而美人已進藩邸,從此蕭郎如同陌路。然猶恃絹素在笥,會當歸耳。

婢之姊慟妹冤楚,私盜絹焚之,而五美遂不返。富痛恨,棄家游五嶽。至仙人石鏡下自矚前身,乃一贔屭精也!因躑足自恨曰:

「悔不聽老僧言!」

再尋僧,已逝。何後亦老病死,土人即瘞之石下函,而表其墓曰「富君之墓」。

 

懊儂氏曰:

畫中愛寵,當作鏡裏溪山鬢絲;禪榻之旁,何莫非香潔道伴。然嬖妮殊甚,則孽海無邊矣。贔屭精化身為人,死不足惜。而美人一入朱戶,杳然不知所歸,此又留一重未了公案也。噫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2) :
2樓. 亓官先生
2021/10/02 23:03
警世通言!

故事肯定有警醒世人的道理在,就看讀者看出了什麼樣的滋味了.....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10/03 05:53回覆
1樓. 之子
2021/10/02 08:28
.
昨日就猜想今天的完結篇一定又是不好的,難道沒有神人之間圓滿的愛情?那最高境界闡明了"至苦至樂同為一理",想必是故事只說一半,講到苦處便不堪,後續還有甜頭沒人走得下去"得到"圓滿的愛情。既是神人之間的愛情,必有天地反轉的契機,看人類怎麼想,怎麼隨機應變,神不會干預這種事。

就愛情故事而言是不圓滿。

就神怪故事而言這樣的結局意料之中,畢竟老和尚就曾告誡過富扶搖

還有另一種含意,那富扶搖在仙人石鏡見到自己的前世真身、名為贔屭的大烏龜,就隱含著他注定是個戴綠帽的命運。所以原作者最後那個「噫嘻!」是別有深意的.....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10/02 09:1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