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神娥〈三〉
2021/09/29 04:16
瀏覽620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之後在一個冬季的晚上,富扶搖喝醉了,冒雪回到家中,蜷縮在粗布被子中冷得瑟瑟發抖,就這樣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富扶搖或許是酒後口渴略為醒轉,卻覺得身子四周比平常還要溫暖許多,伸手一摸,只覺得手感細膩像是摸著了珍珠美玉;收回手來一聞,就聞到一股如麝香、蘭花般的香氣。富扶搖猛得一個驚醒,轉頭一看,雖然屋內昏黑一片,但就著屋外雪地反射的微弱天光,他仍能辨認出居然是一名女子正與自己同床共枕。富扶搖結結巴巴的問:

 

「這…這…位姑…娘…,妳…是誰?」

 

女子反而是從容、大方的說:

 

「你就儘管快活便是,不必拿我當盜賊一樣的盤問個不停。」

 

聽得女子的鶯聲燕語、鼻中盡是女子身上散發的香氣,不免令富扶搖頓時解放了天性,與對方深入交流起來,而女子也是身懷絕技,令富扶搖感受了生平從未有過的樂趣。大戰三百回合後,富扶搖問那女子:

 

「妳是跑場子的妓女嗎?如此方式行男歡女愛之事,應當是要收費的。只是我這個客居此地的人沒有多餘的錢打賞給妳,未免要讓妳做白工了。」

 

女子卻笑著回答說:

 

「我既然自稱是仙女,又可以能以金錢衡量買賣呢?」

 

富扶搖一聽對方如此說便更是感興趣,就想請求能點亮燈燭看看對方的模樣,並說:

 

「在此黑暗之處遇見美人,看不見美人的模樣,與生吞那鮮美的干貝又有什麼不同呢?」

 

女子同意,說:

 

「行,你點燈吧。」

 

富扶搖趕緊點亮燈燭,藉著燈光端詳著美女的面容,又驚又喜的說:

 

「妳看起來好面熟啊!妳是殊嬌姑娘嗎?」

 

殊嬌說:

 

「你既然知道我是誰,就不要再多問了。」

 

富扶搖高興的說:

 

「我上輩子是修得了什麼樣的好福氣,今世能獲得仙女下凡到我家的機遇?」

 

殊嬌說:

 

「我們姊妹幾個住在那地底,苦悶得就像是在地獄中一樣,因為你的幫助我們才能重見天日、返回人間,所以決定以身相許作為報答囉。」

 

此時富扶搖再環顧四週,見原本可說是寒酸的房內不知何時已經是張掛著織錦帷幕與繡花床帳,眼前一片五光十色,還有那玉製的鏡台、錦繡的席子,等等猶如新嫁娘帶來的各種嫁妝與擺設,令房內景像與從前完全不一樣了。

 

天快要亮的時候,殊嬌先起床對鏡梳妝,她那一頭烏黑的長髮長得都能拖曳在地上。富扶搖則在一旁端湯遞水、忙裡忙外的侍候著美嬌娘。忽然門外傳來聲響,有二輛裝飾華麗的牛車,分別載著兩位美人緩緩駛來並停在富扶搖的家門前。一名光頭僕僮小跑著推開了門進入後便高聲通報著說:

 

「我家的姑娘們聽說殊娘找了個好夫婿,特別準備了禮物前來祝賀。」

 

殊嬌笑臉盈盈的出門迎接,如春鶯般的聲音說道:

 

「請進啊。」

 

就見到四名美人陸續下車,一個接著一個的進入富家,那翩翩身姿猶如秋日的鴻雁、衣飾華麗得猶如舞雉,讓富扶搖看得不覺驚呆了。殊嬌笑著說:

 

「四位妹妹如此情急,就要來與阿姊爭著陪情郎過夜了嗎?」

 

四位美人都笑咪咪的向殊嬌行禮相見之後,有的在繡榻上如僧侶般跏跌而坐,有的在庭院中或走或停的學著吟詠詩句,有的像是來吃喜酒鬧洞房的賓客般開著新人的玩笑,有的像是從遠方歸來的老朋友似的與主人寒暄著。一陣兵荒馬亂之後,殊嬌富扶搖

 

「你認得她們嗎?」

 

此時的富扶搖已經是嘴張得大大的合不起來、睜大的雙眼不眨一下的注視著眾美人一刻也挪不開、神情痴呆像是沉迷入神似的,驚訝得幾乎就要雙腿一軟對著這滿屋的美女們大禮參拜。殊嬌笑著說:

 

「你何須如此多禮,我們都是你的妻子,只不過是我先一步與你成了夫妻之事而已。」

 

富扶搖仍不敢相信的問著:

 

「她們也都是仙女嗎?」

 

殊嬌說:

 

「是啊,你就試著叫喚她們每個人的名字試試看吧。」

 

富扶搖連忙搖手表示不敢,說:

 

「直呼仙女芳名未免失禮且實在是罪過。然而妳們莫非就是城娘金城曼娘小曼轉娘意轉環娘環璃嗎?是也不是啊?」

 

四位美人齊聲回應說:

 

「正是。」

 

富扶搖再回頭查看那牛車與僕童,那二輛精美的牛車與隨車僕童早已不知在什麼時候離開了。從此以後,富扶搖就與五位美人共處一室,歡樂相處,真是其樂融融。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為「異『子』」,應是印刷錯誤,為「異『于』」才是。

 

:「握雨迷雲」,見成語「攜雲握雨」,比喻男女歡會。典出宋玉、〈高唐賦〉:「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

後於元朝、王實甫、《西廂記.第三本.第四折》:「因今宵傳言送語,看明日攜雲握雨。」

 

:「財虜」,指財產與奴僕。

 

:「纏頭」,指「錦纏頭」,古代歌舞藝人表演完畢時,客人會以羅錦(有花紋的絲綢)相贈並放置(纏繞)在藝人的頭上,稱作「錦纏頭」。之後借指作為贈送女妓財物的通稱。

 

:「暗陬」,「陬」音「鄒、ㄗㄡ」,黑暗的角落。

 

:「江瑤柱」,又作「江珧柱」,一種蚌類,形如牛耳,又稱「牛耳螺」,殼薄肉厚,肉質鮮、嫩,美味可口,是海中珍品。常製成「干貝」。

 

:「溫家玉臺」,指晉朝溫嶠的玉鏡臺。溫嶠北征劉聰時獲得一座玉鏡臺。之後溫嶠的從姑(應該是相當於遠房姑媽)有個女兒,囑托溫嶠代為尋找一個好夫婿,溫嶠自己有意迎娶對方,就以這座玉鏡臺為聘禮下定。事見《世說新語·假譎》。後便以此引申作婚娶聘禮的代稱。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荀郎」後一字「  」不清楚,疑似「繡」字。则「荀郎繡席」典故出處待查。

 

:「金犢」,牛犢的美稱。

 

:「羔鴈」,古代卿大夫之間的見面禮。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為「跏『蚨』」,應是印刷錯誤,為「跏『跌』」才是。「跏趺」,音「加福」,泛指靜坐,端坐。「跏趺」為佛教中修禪者的坐法,兩足交叉置於左右股上,稱「全跏坐」;或單以左足押在右股上,或單以右足押在左股上,叫「半跏坐」。據《佛經》說,跏趺可以減少妄念,集中思想。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先作」後一字「  」不清楚,疑是「禮」字。

「藁砧」,亦作「藳砧」,古代處死刑時將罪人安排在枯草(藳)上並趴伏在砧上,然後用「鈇(鍘草用的鍘刀)」斬殺這個罪人。因「鈇」、「夫」諧音,所以古人就以「藁砧」作為婦女稱呼丈夫的隱語。(這莫非也是「殺千刀的」的典故由來?)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一字「  」不清楚,待查。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視」前一字「  」不清楚,按文意應為「再」字無誤。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神娥

 

魯人富扶搖,貧無恒產,撮得海上方,懸壺自給,走邯鄲,遂家焉。

……

富折枝誌其處,荷鍤耒深掘,至丈許,得一石函,上鐫篆文云:

「妙畫通神多阿嬌,神致活潑魂飄颻,遠則至寶昵則妖,恐為子孫累,藏之石匣。良夜迢迢越八百載,得者富扶搖。」

……

一夕,雪中醉歸,瑟縮布衾中眠且熟。微醒,覺溫暖異子(于)平時,捫之,觸手膩珠玉;嗅之,入鼻作麝蘭,乃一女子共枕臥。問卿何人?對云:

「郎第銷魂,不必盤詰當盜寇。」

富頗狂縱,女解盤旋,生平從未經此樂。既而問女曰:

「卿行妓耶?握雨迷雲,當欵財虜。旅人無纏頭資,未免勞卿自荐。」

女笑云:

「自命神娥,何可以貨?」

富請燈燭,曰:

「逢美人于暗陬,何殊生吞江瑤柱?」

女曰:

「可。」

燭之,大驚喜曰:

「似嘗相識,卿殊娘耶?」

曰:

「郎既知之,請無饒舌。」

問:

「鄙人何修,得神娥下降?」

曰:

「我輩居土窟悶若泥犁,得郎援手重到人寰,故以軀報耳。」

再一回顧,則錦帷繡帳、十色五光,溫家玉臺,荀郎  (繡?)席,迥異從前。

比曉,女先起,對鏡理粧,髮如漆、長委地。富從旁司湯沐、供奔走。忽門外有金犢車二,各載兩美人。一禿髮童奔入:

「吾家閨中人聞殊娘得佳婿,具羔鴈來賀。」

殊笑靨迎,春鶯聲道:

「請。」

四美人下車,魚貫入,翩若秋鴻,燦如舞雉。富轉愕然,殊笑云:

「四妹情急,來與阿姊爭夕耶?」

美人各含笑,或跏蚨(跌)榻上作僧伽,或徙倚庭中學吟詠,或嘲諷新人如賀客,或寒喧舊侶似遠歸。殊問富云:

「郎識若輩乎?」

富吻啟而不闔、晴注而忘轉、神痴而若迷,驚愕幾欲下拜。殊笑云:

「是皆郎之室也,奈何藁砧先作  (禮?)。」

富問:

「均神娥耶?」

曰:

「郎試呼其名。」

富搖手曰:

「直斥仙名未免罪過。然則城娘、曼娘、轉娘、環娘耶?是非耶耶?」

美人齊聲應曰:

「  (?)。」

  (再)視車與童,已不知何時逸去。由是五美共處一室。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