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泅者
2021/09/23 04:06
瀏覽852
迴響1
推薦43
引用0


在江邊或海邊有一種善於游泳的人,能夠深潛入水底並待在水下三日不出水面,餓了就生吃魚蝦蛤蚌之類的生猛海鮮,都能吃得飽飽的。聽說有時也會在水中尋著一些寶物,出來後便能以此換些銀錢或柴薪、米糧等日常用品。此類人每次潛水時必定會赤裸著身體,只用一條幾尺長的布將下身私處裹緊,不然水中的大魚遠遠的看到此人的子孫袋在水中晃盪著,就好比是個誘人的琉璃球似的,一定會上前張口吞咬,所以一定要做好這樣的防護才行。

 

近來聽聞珠湖(即高郵湖也有這樣泳技高超、善於潛水的人。

 

曾經有人見到湖面上出現了城池的景像,看似木造的亭臺樓閣,若隱若現的。還有一座高聳的佛塔,而在其四周略矮的樹梢在佛塔的映襯下就顯得特別的清楚。因為越來越多人都言之鑿鑿的說看過這樣奇異的景象,於是當地有個富翁就出錢雇用了游泳高手下水一探究竟。

 

奇景出現的區域極為接近秦郵城,潛水夫選定地點下水後,忽然在一片波濤洶湧之間,出現一條細長的道路,路面上鋪著白沙、兩側各以表面有花紋的石頭堆砌成路肩邊界,在外側還有如地毯般的碧綠色的草地,而湖水則聳立於小路的兩旁,竟然像一面牆壁一般,一滴水也不曾往內滴漏到小路的範圍之中,抬眼望去則是一片晶瑩,水牆外的水波依舊不斷的流淌蕩漾著,日光透過湖水照入便已弱了許多,因此四周雖略覺昏暗,但還是能看清楚眼前景像,便朝著那城池模樣的地方循著小路前進而去。

 

潛水夫走了約一百多步的距離,奇怪的是那高聳的城牆總是與自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正在傷腦筋的時候,忽然見到路邊有一處極大的宅邸,朱紅色的大門上安裝著金光閃閃的銅質獸首門環,門板上鑲嵌一排排整整齊齊的銅質門釘。大門半掩著未關緊,潛水夫就上前將門推開了些進去查看。門內的房舍建築裝飾都非常的華麗燦爛,正面的廳堂內擺設的都是火齊(寶石,或琉璃的別名,、木難(寶珠名,、珊瑚、翡翠之類極為珍貴的寶物,水晶瓶中插著一株高達七尺的玉樹(傳說中的仙樹),另有一只盤中盛放著一枚大如雞蛋的珍珠,發出熊熊光焰就像是點燃中的畫燭,照得整個廳堂亮晃晃的,四面牆壁上都掛著書畫。

 

廳堂外左右兩側的走廊下擺放著成排的劍戟等武器,以及雕花闌干、屈戍等物,都像是用青石刻製而成,但表面光亮的模樣又不像。石廊左側有一個月洞門,從中望去門後滿是奇花異草註x2,應該是一個花園。潛水夫心想花園後就是內院,其中必定更有看不完的奇珍異寶,就沿著走廊從月洞門進入,再經過幾道院門後,來到一處雕飾華麗的樓閣,裡面擺放了許多書冊。當中似乎有一間寢室,室中各種光怪陸離的奇珍異寶種類更加的豐富,此外胭脂盒子、香粉罐子、鏡盒、衣箱等女子用品無一不備、應有盡有。屋內正中央的繡花帷帳向左右高高捲起,收攏帷帳的兩只金鉤上自掛著一串明月珠(即「夜明珠」),每一顆珠子都有龍眼果一般的大小。帷帳有一座紫檀木的繡榻,上面雕縷的花卉禽鳥栩栩如生、鮮活欲動,簡直不是凡人所能打造出來的傢俱。繡榻上的一張繡著山茶花圖案的床帳低垂著,榻前放著一雙繡花鞋,鞋頭又尖又高又端正、翹翹得就像一支解結用的椎子,大小只有三寸而已,並且鞋面上的刺繡花樣精巧細緻,是那潛水夫生平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式。

 

潛水夫略為側耳輕聽,依稀聽見床帳內有嬌喘呼吸的聲音,似乎正有一名美女睡臥其中,潛水夫的好奇(色)心大起,想要掀開床帳一看究竟,才要伸手,便覺得頭痛得像是有人拿針刺的樣子,嚇得他趕緊退出了這個房間。本想馬上離去,卻又想應該要順手帶一樣此間的寶物出去給人看以為證明。剛有這樣的念頭,則又發現自己的一雙手毫無力氣,像是枯死在藤上的葫蘆一般無法移動分毫,心知必定是得罪了此間的神靈,只能趕緊邁步離開。剛出大門,一回頭,則那扇半開的大門「嘩啦」一聲就自行關上了。

 

潛水夫好不容易回到岸上後對大家述說所見所聞,由於沒有可以佐證的東西,大家都不怎麼相信他所說的內容。於是那富翁讓另一名水性好的人跟隨潛水夫再下水一次查探虛實,抵達該處時那扇朱紅大門還在,只是已經緊閉著不能再被推開,二人只能失望而回。只可惜那潛水夫不識字,那處宅邸中的門聯、匾額未能記住其中一二好讓其內容能流傳人間。後來,潛水夫對旁人說:

 

「我還記得在內院的庭園正中央放著一個古鼎,約有容量五石的甕般的大小,表面已滿是斑剝的銅繡,上面那些彎彎曲曲的文字也都看不清楚了。而鼎內卻有一個膚色雪白的小嬰兒,抱著一隻小黑狗,像是熟睡著的樣子。我也不敢伸手去摸,怕驚醒了他們之後便難以收拾,只是看起來覺得他們像是用玉石雕琢而成的,但卻又是充滿了生氣,彷彿是活著的一般。」

 

時至今日清朝咸豐同治年間),還有人能下水抵達那個地方,然而也僅僅能在附近徘徊無法進入,始終無法再深入該宅邸中去看個就究竟。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那張山茶花的床帳沉沉低垂,彷彿有佳人就在帳中,只是不知道那如海棠般的美嬌娘,什麼時候才會大夢初醒呢。不過像這樣神奇出現的豪華宅邸,那其中竟然沒有一名仙婢可供使喚工作的,這又是何故呢?

 

偌大的湖澤如此寬廣遼闊,什麼奇怪的事物都有可能存在。讀了苕生太史所創作的「人與蛟龍隔一堤」之句,不得不為這個無人看管的神仙洞府的安危感到擔心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尺布」前一字「  」不清楚,疑似「憑」字,待查。

 

:「浮屠塔」,「浮屠」亦作「浮圖」,佛陀的別名,故浮圖塔即佛塔。

 

:「雉堞」,又稱「齒牆」、「垛牆」、「戰牆」,是有鋸齒狀垛牆的城牆。

 

:「甲第」,豪門貴族的宅第。

 

:「浮漚釘」,又稱「浮漚」、「鉜鏂」、「浮樞」,今稱「門釘」,門上裝飾的突起的釘狀物,因形似水而上的浮漚(水面上的泡沫)而得名。

 

:「火齊」,「齊」音「記」,一種寶石,或琉璃的別名。見《梁書.卷五四.諸夷傳.海南諸國傳》:(節錄)

(天監十六年)中天竺國,在大月支東南數千里,地方三萬里,一名身毒。漢世張騫使大夏,見邛竹杖、蜀布,國人云,市之身毒。身毒即天竺,蓋傳譯音字不同,其實一也。從月支、高附以西,南至西海,東至槃越,列國數十,每國置王,其名雖異,皆身毒也。漢時羈屬月支,其俗土著與月支同,而卑濕暑熱,民弱畏戰,弱於月支。國臨大江,名新陶,源出崑崙,分為五江,總名曰恆水。其水甘美,下有真鹽,色正白如水精。土俗出犀、象、貂、鼲、玳瑁、火齊、金、銀、鐵、金縷織成金皮罽、細摩白疊、好裘、毾□。火齊狀如雲母,色如紫金,有光耀,別之則薄如蟬翼,積之則如紗縠之重沓也。其西與大秦、安息交市海中,多大秦珍物--珊瑚、琥珀、金碧珠璣、琅玕、鬱金、蘇合。蘇合是合諸香汁煎之,非自然一物也。又云大秦人採蘇合,先笮其汁以為香膏,乃賣其滓與諸國賈人,是以展轉來達中國,不大香也。鬱金獨出罽賓國,華色正黃而細,與芙蓉華里被蓮者相似。國人先取以上佛寺,積日香槁,乃糞去之;賈人從寺中徵僱,以轉賣與佗國也。

 

:「木難」,寶珠名,又作「莫難」,碧色的寶珠,傳說是金翅鳥沫所化成的。又指一種構造奇巧的扇子。

 

:「屈戍」,蝴蝶扇鉸,即「鉸鏈」,裝在器具或門窗上的兩塊金屬薄片,可相互鉤連,以便開關。

 

註x2:「琪花」,仙境中玉樹之花、或指瑩潔如玉的花。

「瑤草」,傳說中的仙草。如靈芝等。

 

:「文疏」,文件疏奏,或祝告上蒼之文。

 

:「簋」,音「鬼」,古代盛食物器具,圓口,雙耳。亦指陶瓷器皿的雅稱。即碗、罐之類。

 

:「奩」,音「連」,古代盛梳妝用品的匣子。泛指盛放器物的匣子。

 

:「鬼工」,比喻事物精妙高超,非人工所能為者。

 

:「海紅」,花名,即山茶花。或指海堂梨的果實,外型像小木瓜。或指一種產於沿海地區的柑,個大、皮厚且色紅,藏放越久味道越甘甜。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如此」後一字「  」不清楚,疑似「闌」字。若是,則「闌閎」一詞則待查。

 

:「苕生太史」,可能是指清代翰林、詩人、曾任國史館纂修官的蔣士銓(字心餘苕生,號藏園,又號清容居士,乳名雷鳴江西鉛山縣人)。其人以及所創作之詩句等尚待確認。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泅者

 

江海之濱有泅者,能深入水底伏三日不出,饑則餐生魚或蛤蚌之屬均能果腹。聞有攜零星寶物出水以之易薪米,每入水必裸其體,惟以  (憑)尺布裹下體,不然大魚遠瞰其陰如琉璃球必吞嚙,故以防護耳。

近聞珠湖亦有此輩。

嘗有見水上現城郭影如木樓臺,若隱若現,峨峨一浮屠塔高出,樹杪則尤明晰。富室某遣泅者入水窮其異。其地逼近秦郵城,泅者下,忽從波濤洶湧間,驀現修道一條,白沙文石、芳草如茵,視水在兩旁,壁立不洩、晶瑩動盪。日色昏黃,循路以進,果有雉堞嵯峨總在百步外。忽見路邊見一甲第,朱扉金獸,面上嵌浮漚釘。扉半掩,推之啓其半,進則非常華煥,正面廳室陳設皆火齊、木難、珊瑚、翡翠之至寶,水晶瓶中玉樹高可七尺,盤中珍珠大如雞卵,光焰熊熊如然畫燭,一室通明,四壁皆書畫。兩廊排劍戟、雕闌、屈戍,咸用青石刻成,而光明又不似。石廊左有月洞門,視其中當是園圃,琪花瑤草仿佛滿前。泅者心憶內闥必更有可觀不暇,由月洞門進,越重門,則畫閣文疏似是寢室,室中光怪陸離、珍異尤夥,脂盒粉簋、鏡奩衣笥無一不備。正中繡帷高捲,兩金鉤各銜明月珠各一串,皆大如龍眼者。帷內紫檀繡榻一座,雕縷花卉禽鳥奕奕欲動,幾類鬼工。海紅帳子則沉沉低垂,榻前繡履一雙,尖削端正、翹翹如解結椎,只三寸耳,且刻劃刺繡花樣精工,生平目所未睹。

略側耳,依稀帳內有嬌喘呼息聲,泅者欲掀帳,頭痛如刺,懼而出,欲竊一寶物歸示人,則又兩手如死匏不能舉,急趨出,一回視,則砉然閉矣。歸語,人咸不深信。

旋又有一泅者與之偕行,至則朱扉尚在,惟緊閉不能啓,悵然而返。惜泅者不識字,其中聯額未能記其一二流傳人間。後泅者語人云:

「惟記內庭正中列古鼎一,大如五石甕,古翠斑剝、篆文迷離。鼎內一嬰兒白如雪,抱黑犬作酣臥狀,宛似石雕而成者而又有生氣。」

至今尚有人能至其處,僅徘徊作門外漢,卒不能深入而窮其奇。

 

懊儂氏曰:

海紅帳子沉沉低垂,若有人兮宛在中,但不知一樹海棠嬌,何時春睡方醒耳。如此  (闌?)閎無非洞府,而室中竟無一仙婢供使令者,何與?

大澤蒼茫,何奇不有,讀苕生太史,人與蛟龍隔一堤之句,不得不為此邦危也!嘻!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9/23 07:31

江海之濱有泅者,能深入水底伏三日不出

遠超乎人體極限。

若非就像警消搜救落水者,搜了大半天,落水者卻早就從其他地方上岸回家吃飽喝足還洗了個澡後,回到現場看熱鬧一樣。

不然就是那些老手早就發現了海底有空氣、可以暫時休息的洞窟.....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3 08: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