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南樓事犯〈四〉(完)
2021/09/22 04:09
瀏覽770
迴響5
推薦38
引用0


第二年初春、正月,宦九郎在祭拜過太僕的遺像後,又因為苦於思念亡父的情緒一時半刻也無法忍耐,就派人再去將李毛虫找來,叮囑著說:

 

「先父一年多都沒有任何消息了,你就勉為其難再替我跑一趟去探望他老人家吧。」

 

李毛虫說:

 

「咦!用這種方式傳遞訊息,可以做一次卻不可再做第二次,萬一被發現了,我的屁股就要被閻羅王下令用銅杖重打三百下啊。」

 

宦九郎再三的懇求,甚至難過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了。李毛虫不得已只好答應再幫一次,這回也記得叮囑宦九郎要在床榻前焚化紙錢,並按照先前的方式再次前往冥界,一個人飄飄蕩蕩的走著,想著不如先前往老鄉開的阿芙蓉膏館打聽消息,同時送些錢以感謝上次館主的幫忙。館主問:

 

「你這次又是為了什麼事前來?」

 

李毛蟲說:

 

「仍是為那宦九郎傳話給太僕而來。」

 

館主說:

 

「那可就糟了!家那兩個僕人已經三日沒有來此,又聽外面紛紛傳說家惹上官司了。」

 

李毛蟲說:

 

「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館主說:

 

「你曾到過府,不如自己前往去看看情況再做決定。」

 

李毛虫就辭別館主,按照記憶中的路徑西行朝府而去。來到府所在,只見大門前冷冷清清,而門內有一名看似千夫長的官員,率領著手執長戟的士兵將大門團團包圍並嚴密看守,使得李毛虫在遠處徘徊著不敢貿然進入。接著,又見到上次那名看守二門的老先生哭著走出來四處張望,又聽見他詢問看守的士兵:

 

「囚車來了嗎?」

 

李毛虫看準時機靠近老先生,老先生還認得他,驚訝的說:

 

「你怎麼又來了?」

 

李毛虫就趕緊轉達了宦九郎的意思。老先生嘆了一口氣,說:

 

「此刻你還有機會見到我家主人,再晚一些就來不及了。」

 

就讓李毛虫假扮是府邸內的僕人,帶著他進入府邸之中,見太僕坐在廳堂上,穿著一身囚犯穿的紅色囚服,那拘拿犯人的黑索已經套在了在了脖頸之上,正在對著府內所有的僕人吩咐安排之後的事,說:

 

「這座府邸的各個門戶必有定會有官人前來上鎖並貼上封條,另會讓你們當中的二人隨我進入牢房打理雜務、留下二人在隔壁租住以看守這座空宅邸,其餘的人便都將被遣散離去。」

 

說著,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

 

「這場官司,恐怕沒個二、三年是沒法子了結的了。」

 

抬頭見到了李毛虫太僕說:

 

「你來此處,想必又是為了九郎之事而來的吧?」

 

李毛虫說:

 

「是的。」

 

太僕搖了搖頭,說:

 

「你還是趕緊回去,為老夫傳話給九郎,就說:『五年前我們父子倆在南樓的事情被人告發了,今年的七夕夜,我們父子倆就可再相見了。』」

 

緊接著就聽見門外人聲嘈雜,一群人蜂擁著進入廳堂,領頭的看似是一名校尉,上前出示令牌並對太僕說:

 

「請太僕登上囚車出發吧。」

 

李毛虫隨著被遣散的僕人們離開府邸,才回頭想再看看,那府邸大門已經被鎖上並貼了封條,再也沒有人員出入的身影了。

 

見風光如此的太僕居然也落得如此下場,不免讓李毛虫感到沮喪,之後依舊是尋著舊路回到了府。醒來之後仍是大聲呼喊,宦九郎聞聲急急趕來,問道:

 

「先父可安好?」

 

李毛虫見還有旁人在,就謊稱說:

 

「大人還好。」

 

然後示意宦九郎屏退僕人們,這才轉述太僕交代的話語。當提到「南樓之事遭人告發」時,宦九郎聽了就臉色大變,看來家父子倆真有那麼一樁不為人知的違心之事。當說到「七夕夜父子相見」時,只見宦九郎隨即泣不成聲、淚下如雨,大概是之道自己真的命不久矣了。

 

送走李毛虫後,宦九郎急忙整頓安排家中之事,同時開始為自己購買棺材等喪葬之物急。家人不解的說:

 

「你還年輕,身體也沒啥毛病,為什麼要急著準備這些不著急用的東西呢?」

 

宦九郎有苦難言,只能哽咽著無法回答。到了七夕那天晚上,宦九郎果然無疾而逝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奉旨招魂的臨邛道士鴻都客,因為取得了唐玄宗楊貴妃訂情的金釵鈿盒,方能取信於唐玄宗李毛虫則以價值千兩的契約書取信於宦九郎。而家父子就是因為託李毛虫傳話、間接洩漏了在南樓密謀之事而遭人告發,進而導致宦九郎也跟著一命嗚呼。所以說,君子不欺暗室,凡事就算「密事協商、百般保密」,然而終究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又能瞞得了誰?可怕喔!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脛股」,指臀部到小腿這一段,古人的杖責依規定是擊打這一部分肉多的地方。

 

:「遭鼠雀」,見成語「鼠雀之爭」,指強暴侵凌而引起的訴訟。

 

:「門可羅雀」,大門之前可以張起網來捕麻雀。形容十分冷落,賓客稀少。

 

:「摒擋」,收拾料理;籌措。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訟獄」後一字「  」不清楚,按文意疑似「患」字。

 

:「金釵鈿盒取信玄宗」,見唐朝白居易《長恨歌》末段《仙界尋妃》:(節錄)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

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南樓事犯

 

宦太僕以富貴雄於鄉園,居築見山樓五楹,為藏書處。

……

毛虫飄飄渺渺至冥途,入一小街市,道旁有開阿芙蓉館者,視館主,鄉人也。

……

別館主,宛轉向西去,彷彿里許,至一大閥閱,峨峨朱戶,門前坐皤腹男子三、四,問鄉村漢從何來?兩僕代述之。

……

明年春正月,九郎拜太僕遺像,又思父良苦,須臾不能忍。再招毛虫至,囑云:

「先大夫年許無消息矣,汝其勉為一行。」

曰:

「嘻!如此魚鴈可一不可再也,洩則兩脛股飽冥王銅杖當三百下。」

九郎求再四,繼之哀涕,毛虫無已,囑九郎焚冥資榻下,又如前法至冥中,踽踽獨行,從何問訊?少頃,詣阿芙蓉膏館以資謝。館主問:

「汝又何事來?」

曰:

「仍為九郎作寄書郵耳。」

曰:

「殆矣!渠家兩僕三日不來,聞外間紛紛傳說宦家遭鼠雀。」

曰:

「然則奈何?」

曰:

「汝曾登其門,自往尋之可耳。」

乃別館主。

至舊第,門前大冷淡可羅雀矣。門內有官人若千夫長者,率執戟兒環伺門首頗森嚴,逡巡不敢入。旋見司閽白髮叟涕泣出望,問:

「罪輿來乎?」

毛虫趨近,自述九郎語。叟云:

「汝尚來耶?然此際尚能見,再緩即無及。」

因導之入,見太僕坐廳事,服赭衣,黑索已在頸上。與諸僕摒擋曰:

「門戶必有官人來加鐍,汝輩以二人隨我入囹圄,留二人賃宅左舍守門戶,餘俱散去。此番訟獄  (患?)二、三年不能了也。」

舉首見毛虫,曰:

「汝至此,又為九郎來耶?」

曰:

「然。」

曰:

「汝宜速去,寄語九郎:『五年前父子南樓事犯矣,今年七夕夜,父子可相見也。』」

旋聞人聲嘈嘈擁多人進,若校尉狀,請太僕登輿去。比出,一回顧,門已扃而加封,無一出入者。神志沮喪,乃循舊路回宦第。醒呼,九郎來,問:

「先大夫安乎?」

曰:

「安。」

屏從者退,述太僕語。至南樓事犯,九郎色變。至七夕相語,見九郎卽泣不成聲、淚下如雨。

毛虫逸去。九郎急急理家政,兼置槥具。人云:

「郎君青年,奈何備此不急之物?」

九郎哽咽不能對。至七夕,果無疾而逝。

 

懊儂氏曰:

金釵鈿盒取信玄宗,銀券一千取信九郎。東窓事犯寄語長舌,南樓事犯傳言令子嗚呼。可畏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泅者
下一則: 小小說 – 南樓事犯〈三〉
迴響(5) :
5樓. 宋子平老師
2021/09/22 11:45
君子不欺暗室!

所以現在檯面上那些「偽君子們」總能在暗室中欺得很爽、欺得毫無顧忌.....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2 14:32回覆
4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9/22 10:36

所以無關風水?

古之神明兢兢業業,恪盡職守,懲惡鋤姦,賞賢揚善,人心大快。今之神明,庸庸碌碌,無所作為,任魍魎橫行,令人鬱鬱。

基本上風水再好,也扛不過萬般罪惡,好風水也會成為壞風水。至於家的南樓建於離丙位,也許就是冥冥之中注定,那些密室之事必將洩於鼠雀之爭。

而俺總覺得現代的神明,就算不保佑好人,起碼也該出手懲治一下惡人唄,每次信徒有此疑問時,總是拿些「上天注定、因果輪迴」之類的理由搪塞,但看在凡人眼中,就是不作為而已.....

 Fox烏雲罩頂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2 14:29回覆
3樓. PJ Chuz
2021/09/22 09:30

對不起,文武可可格主,這會兒看清了,"南樓事犯" 必與 "鼠雀之爭" 有關。

鼠雀之爭只是導火索、引爆點而已,南樓密事則是宦家自己埋下的炸藥,遲早得爆.....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2 14:34回覆
2樓. PJ Chuz
2021/09/22 08:52

本篇令人一頭霧水: 五年前父子二人"南樓事犯",所犯何事? 似乎通篇未提一字。

陰間果然有牛頭馬面,地獄諸相,居然還有阿芙蓉館! 是東印度公司已逝的老闆們偷運陰間做的買賣嗎?

凡人吸食阿芙蓉,可以吞雲吐霧,提升如神似仙,陰間鬼魂再去吸食,又會如何? 可預見自己的 "幸福" 下一世嗎?

1. 原作者與你我一般僅是凡人,無從得知宦氏父子在南樓中密謀所犯之事,所以全篇未提一字,但鬼神可知。

2. 說不定那阿芙蓉膏館是地獄的「螢幕保護程式」.... (請自尋搜尋關於天堂地獄的網路笑話便知)

3. 按照因果論,人的吃喝都有定數,依此類推那吸大煙的煙鬼生前吸到定量後就「提升」了,不過應該不是成神仙,而是繼續當煙鬼。那在冥界阿芙蓉膏館繼續吸的,如果不是螢幕保護程式,那就是它的定量還沒吸夠,要吸飽吸滿才能進入接下來的程序。倘若很幸運的又吸過量掛點了,那就成了「魙」,連煙鬼都做不成了.....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2 09:27回覆
1樓. 希波克拉底
2021/09/22 05:19
故事就像 東窗事發 警惕世人 值得殷鑑

只是現代那些臉皮極厚極厚的XX,公然密室,事後說沒紀錄、耍嘴皮子換個方子否認又卸責,一推二五六。等到閻王老子的拘票到時,已經不知拉了多少墊背的先去陪葬了.....

 Fox無言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2 08: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