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南樓事犯〈三〉
2021/09/21 05:04
瀏覽634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李毛虫家二僕辭別阿芙蓉館主後,又是左彎又拐、晃晃悠悠的朝西方走去,大約走了一里路左右,來到一處大戶人家,紅色大門之內都是高大的房舍,大門前坐著三、四名肥胖的大肚男,見到來人就問:

 

「這個鄉巴佬是打哪兒來的?」

 

二僕就代為說明來意。這幾名看門人聽說是小少爺派來的人,就趕緊開門讓李毛虫進入。二僕領著李毛虫來到了二門,見有一位衣著光鮮、容貌清瘦的白髮老先生,他是負責看守通往內宅大門的人。二僕又代為說明來意,老先生就囑咐李毛虫先站在門旁的石狻猊旁等候(),讓二僕入內通報。二僕進入廳室、過了一會兒之後,其中一人便出來向李毛虫招手,說:

 

「進來吧。老主人正坐廳堂中,你就慢慢的走過去吧。」

 

於是李毛虫恭敬的屏住氣息、放輕腳步聲進入廳堂,見太僕高坐在胡床上一邊拈著鬍鬚一邊翻閱著書籍,就上前行禮問安,低著頭轉述了宦九郎的話語。太僕聽完後微笑著說:

 

「嘻!這小子還不曾忘記父母養育之情、懂得烏鴉反哺報答恩情的道理嘛!如此依戀愛慕父母的心意老夫收到了。老夫在此日子過得頗為安適快樂,你回去後為老夫傳話囑咐九郎他:『好好的讀書力求上達,不要因為過度思念亡故的親人而損傷精神心緒。』」

 

又吩咐僕人帶著李毛虫進入內宅各處參觀,讓他看看太僕在冥間的富貴景象,好讓他返回陽間後轉達給宦九郎知道。李毛虫見宅邸內層層疊疊的房舍都裝飾得非常華麗,有的房內存放著書畫卷軸,有的房內收藏許多珍希寶物,有的地方豢養著鳥、魚或是狗、馬,有的地方種植著各種奇花異草,花團錦簇、五光十色,只覺得府邸內的環境設計得迂迴曲折、深遂而幽靜,舉凡廚房、廁所以及籬笆等一應俱全註x2,果真是大戶人家的宅邸,而且這處宅邸看似比太僕生前的宅第還要雄偉華麗啊。李毛虫參觀完畢後出來再次拜見太僕,太僕問:

 

「你參觀完了,都看了些什麼呢?」

 

李毛虫說:

 

「大人您的府邸如此壯觀,小人看得眼花撩亂,實在是難以用言語形容啊。」

 

太僕說:

 

「老夫本想請你飽餐一頓後再回去,但陰間的餐飲不利於生魂;又想著賞賜你一些財物,但這些冥幣你帶回陽間時便會化為烏有,這該如何是好呢?」

 

為此,太僕感嘆許久。之後又接著說:

 

「既然如此,你就再替老夫傳話給九郎,要他多給些酬勞以答謝你這一路的勞苦奔波。如此這般,你就可以回去了。」

 

可是李毛虫卻有所猶豫的並沒有馬上告退離去,太僕見狀,就問:

 

「你還有什麼要求嗎?」

 

李毛虫說:

 

「小人出發來此之前,公子要求我要帶回去一個信物做為我所言非虛的證明,還請大人體諒小人的難處,想辦法給小人一個證明好帶回去給公子。」

 

太僕沈思許久,說:

 

「老夫生前有一件小事並無人知道:某年有老夫有一名親戚某甲委託老夫謀畫一事,約訂事成之後將酬謝白銀一千兩。某甲將契約書交給老夫時,老夫就隨手將契約書壓在南樓中第十三櫥內的《說郛》首卷第三頁處,至今仍夾在那裏。你回去後將此事做為證明告知九郎,讓他將契約書找出來去向某甲取回銀子就成了。」

 

李毛虫很是高興,向太僕跪拜後告辭離去。恍恍惚惚間就返回了府,則時間已經經過了一天一夜了。李毛虫清醒後就大聲呼喚著,宦九郎接獲通報後便領著家人們一同前往查看,見李毛虫咕咚咕咚的將床前那盆清水一飲而盡,伸了伸懶腰,起身向宦九郎說:

 

「真是幸運啊!可以向公子報告完成使命了。」

 

就詳細的述說在冥界的所見所聞,並如時轉達宦太僕的話。由於尚未見到實質性的證據,宦九郎不是很相信,還笑他是不是做夢而胡說八道。李毛虫有些憤怒而激動的說: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也向老太爺討得了一份憑據前來,可以證明我所說的絕非虛妄!」

 

就附在宦九郎的耳邊小聲的說了。於是宦九郎帶著李毛虫以及家人一起登上南樓、解鎖開門,拿出《說郛》首卷翻到第三頁,果然有一份契約書夾在這兒,雖然被蠹蟲蛀壞了一點但還算完整,上面的字跡依舊清楚,內容也與李毛蟲所說的完全一致。宦九郎派人拿著契約書前往某甲處依約索要銀兩,果然某甲如約拿出了價值一千兩的銀元寶,堆得像座小山似的,一分錢也不少。

 

因此,宦九郎對於李毛虫所說的關於太僕的事深信不疑,也不敢再有所質疑,並且按照亡父傳言給予了李毛虫非常豐厚的酬勞。而府上下都覺得很高興,因為大家都認為太僕在陰間有樂無苦、有逸無勞,雖死猶生而且富貴更勝於活著的時候。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臞」,音「麴、ㄑㄩˊ」,清瘦、削瘦、瘦弱。

 

:「狻猊」,音「酸尼」,中國古代的神獸,後又為獅子的代稱。

 

:「綺戶」,彩繪雕花的門戶。

 

註x2:「偪」,音義同「逼」,又指綁腿之物,即「綁腿」;音「福」,地名,「偪陽」,國名,春秋時的小國,位於今山東省棗莊市嶧城區(原嶧縣)。「庖偪」的音義則待查。

「藩溷」,音「凡混」,籬笆與廁所。

 

:「青蚨」,指銅錢。見《小小說 – 青蚨血施錢返術》。

 

:「瘁」,音「脆」,疾病、勞累。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因」字後一字「  」不清楚,待查。

 

:鐍,音「絕」,箱子上安鎖的環形鈕,亦指鎖。

 

:「鰂」,音「賊」,「烏鰂」即烏賊、墨魚。烏賊科的十腕海洋頭足類軟體動物。此處借指墨跡。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南樓事犯

 

宦太僕以富貴雄於鄉園,居築見山樓五楹,為藏書處。

……

毛虫飄飄渺渺至冥途,入一小街市,道旁有開阿芙蓉館者,視館主,鄉人也。

……

別館主,宛轉向西去,彷彿里許,至一大閥閱,峨峨朱戶,門前坐皤腹男子三、四,問鄉村漢從何來?兩僕代述之。至二門,一白髮老叟服甚燦、貌甚臞,司閽者也。兩僕又代述,因囑立石狻猊下。僕進廳室略轉旋,卽出召毛虫曰:

「來。老主人坐廳室,可緩緩趨進。」

毛虫屏息低聲,見太僕高坐胡床拈鬚檢書籍,乃俯首白九郎語。太僕微笑曰:

「嘻!小子尚不忘烏哺之情乎!是誠孺慕之意至。老夫在此頗安樂,寄語九郎:『讀書求上達,毋恩念損神思也。』」

因諭僕攜毛虫詣內闥,閱冥鄉富貴,好轉達郎君。毛虫見綺戶重重,或置卷軸,或收珍寶,或豢禽魚,或養狗馬,或植異卉名花,五光十色、繚曲幽深,庖偪、藩溷無一不具,真大家居室,較生時第宅尤偉麗也。出,重見太僕。問:

「汝見之乎?」

曰:

「小人眩目搖心,不能置喙。」

曰:

「老夫欲賜汝餐飯,汝是生人恐不利;欲給汝青蚨,至人間亦烏有耳,奈何!」

唏噓久之。又云:

「且傳語郎君,當豐酬汝瘁。汝可歸乎。」

毛虫猶夷不遽出,問有何求?曰:

「小人行時,公子求一憑質,乞垂憐小人。」

太僕沈思良久,曰:

「老夫有一瑣事無人知者:某年有戚某倩謀畫,事成酬白鏹一千兩,但與以券其時,隨手壓南樓第十三櫥內《說郛》首卷第三貢,至今猶在。汝歸語郎君尋出,取白鏹歸耳。」

毛虫喜,拜而去。依稀反宦第,已踰一晝夜矣。醒則大聲呼,九郎率眾趨視,見毛虫飲水訖、欠身起曰:

「幸哉!可以報公子命。」

因  (?)縷述冥間事。九郎頗笑其妄,毛虫憤激曰:

「小人并討得憑質來,非妄也!」

乃與九郎耳語,登樓破鐍檢閱果得券,碧蠹未殘、烏鰂未退。遣向主者索白鏹,則峨峨不動尊,果如其數。由是深信,不敢有後言,且如亡父語豐酬之。ㄧ門慶幸,以為老父有樂無苦、有逸無勞,死猶生也且愈於生也。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