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鴈高翔〈七〉(完)
2021/09/18 02:12
瀏覽757
迴響1
推薦49
引用0


時光一晃又過了三年,在一個寒冷而明月高掛的夜晚,沈筠正與妻子圍在暖爐旁烤著栗子、聊些家常閒話,家中各房間的門已經關上,婢女、老媽子們也都睡了。忽然,有一縷微微的冷風從窗縫吹入註x2,只覺得冰涼刺骨,同時燭火也突然息滅了。一片昏黑中,就聽見上頭的屋瓦發出聲響,接著有個聲音叱吒著說道:

 

「大哥派我前來問候先生,包裹中的東西未免上不了檯面,還請先生笑納。夜深,不敢驚擾夫人,我走了。」

 

就聽見屋外颳起一陣大風,才過一下子就又都安安靜靜了。沈筠呼喚婢女,婢女趕緊起來並拿著燈燭過來,見沈筠的房門大開,桌上的蠟燭的燭蕊已經被削去,房內的地上有一個用大紅毛毯包裹著的東西。沈筠壯起膽子伸手摸去,只覺得那東西有些僵硬、表面又有些軟膩,就將毯子打開查看,裡面包裹著居然是一名女子!

 

那女子的雙眸緊閉、玉貌如生,似乎已經沒了呼吸,但她的胸口尚有些溫熱。此女並非他人,正是江雲兒沈筠發現她懷中有一封書信,展信閱讀,信中寫著:

 

鴈高翔頓首,致君足下:

 

南宮失意,遄返珂鄉,奈何過門不入,失信故人猶可恕也,失信美人無乃薄與!小妮子待君三年,鎮日飲泣,青鸞信杳,黃鵠音酸。昨竟仰藥死,謹以香軀送至潭第,聊慰嬌魂。

 

西山盲僧,異人也。君往求之,姬可再生。倘堅忍忘誓,恐三尺鋼鋒在君頷下矣。慎之,諸宜珍攝。」

 

大意是說:這是鴈高翔寫給沈筠的信,質問沈筠為何落榜後便急忙回鄉、過門不入,既失信於老友,又背信於江雲兒江雲兒苦等沈筠三年,每日以淚洗面,沈筠仍音訊全無,終於在絕望中於昨日服藥自盡。鴈高翔便將江雲兒的遺體送往家與沈筠團聚,也算聊以慰藉她的嬌魂。(那為啥不活著的時候就送她去沈家呢?)

 

家附近的西山上有一位雙眼失明的和尚,他其實是一位異人,沈筠若有心救江雲兒就去求他。但若是沈筠依舊狠心的背信棄義,就一刀宰了沈筠,讓沈筠去陰曹地府與江雲兒團聚。

 

沈筠看完信後嚇得牙齒打顫、失魂落魄,不知道該怎麼辦。賢慧而且豪爽的妻接過信看完後,就問家中的僕人關於西山盲僧的事,僕人說:

 

「西山上真的有那麼一位瞎眼和尚,十年前來此掛單在伏虎寺時,自稱已是六十三歲。然而過了十年,他的容貌似乎都沒什麼變化,再詢問他,他還是說是六十三歲。除此之外,實在不知道他有什麼異於常人之處。」

 

妻就對丈夫說:

 

「如此美人兒,連我見了都要動心,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就讓婢女們合力將江雲兒抬到繡榻上,蓋好了錦被,吩咐幾個小丫頭守護在她身邊。然後自己換上荊釵布裙之類的普通衣裳,由那個知道盲僧之事的僕人領路,騎著馬、拿著火把連夜入山。

 

主僕二人抵達伏虎寺時雞才剛啼叫第三次(約五更天,清晨三點到五點),向正在做早課的方丈說明來意,方丈就領著妻前往盲僧的禪房,敲門後推門而入,就見那盲僧正在盤膝入定妻不敢驚擾盲僧參禪,就安靜的跪在一旁默默禱告、喃喃著念誦著經文。過了好一會兒,盲僧微笑著說:

 

「和尚我又老又瞎,如何有能力能管他人事務,更何況又是閨閣之內的事呢?話雖如此,看在女施主如此虔誠的份上,瞎和尚我也應該略盡綿薄之力才是。

 

說完,盲僧似乎又沉沉睡去似的,只聽得他的呼吸聲大得就像是打雷一樣。不久之後天也亮了,盲僧忽然大聲說著:

 

「夫人請回去吧,山寺偏僻,不要久留。」

 

聞聲便有兩個小和尚前來請客人離去。妻知道盲僧此舉其中必有道理,向他合十拜謝後就下山回家。才剛進家門,幾個小丫頭就笑著迎上前來,爭相述說不久之前的經過:

 

「夫人離去後,過了許久,忽然有一個紅衣童子突然出現並爬上了繡榻,趴在那名女子的身上,還將舌頭伸入那女子的口中,一邊吞吐舌頭一邊津津有味的吸吮著,還發出『則則』的聲響。大家嚇得大聲驚叫,捲起衣袖要上前圍毆他,那個童子就突然跑掉了,而女子也醒了過來,自己緩緩的下床,能穩穩當當的站著了。現在她正與主人坐在房內又哭又笑的談著,只是看起來像是得了一場大病才剛痊癒,身子還有些虛弱的樣子。」

 

妻進入內室,江雲兒趕緊起身,緩緩向妻大禮跪拜並稱呼妻為「夫人」。如此謙恭有禮的美人兒,令妻也十分的喜愛,趕緊上前伸手扶起了江雲兒,同時親切著稱呼她為妹妹。此後大、小老婆二人住在一起相親相愛,從不曾有爭寵之事發生。

 

江雲兒在閨閣之中創作的詩詞數量也很多,整理成冊後命名為《甦娘吟稿》。

 

後來沈筠也入西山前往伏虎寺尋訪盲僧,但不知何時盲僧已經離開了,禪房內只剩下一尊安放於佛龕中的古佛像,以及掛在牆上的一只破鉢而已。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鴈高翔的報德、江雪兒的痴情、沈筠的膽小怕事,這些都是意料中的故事情節。惟有那位住在伏虎寺中的禪宗和尚,雖然眼瞎而且年老,卻踪跡詭祕、技能通神,令人意外,也不免讓我懊儂氏、《夜雨秋燈續錄》作者宣鼎反而覺得那傳說中的古押衙還在人間

 

噫嘻!深山窮谷之中,總有不少異人,只可惜無人知道他們的存在,因此大多就這樣隨著時間從這世上消失了。像夫人這樣的表現又近乎於俠義,猶如女子中的朱家初時魯國遊俠)郭解西漢時期的長安遊俠),真是令人驚奇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註x2:「颸」,音「思」,涼風、疾風。

「窓」,音義同「窗」。

 

:「遄」,音「傳」,往來頻繁;快、迅速。

 

:「潭第」,也作「覃第」,對他人住宅的敬稱。

 

:「跏趺」,音「加福」,泛指靜坐,端坐。「跏趺」為佛教中修禪者的坐法,兩足交叉置於左右股上,稱「全跏坐」;或單以左足押在右股上,或單以右足押在左股上,叫「半跏坐」。據《佛經》說,跏趺可以減少妄念,集中思想。

 

:「齁」,音「ㄏㄡ」,鼻息聲。

 

:「古押衙」,唐朝小說中的人物。見唐朝、薛調所著的《無雙傳》。或見《小小說 – 無雙傳〈一〉〈二〉〈三〉〈四〉〈五〉(完)》。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鴈高翔

 

沈筠,字青士,江北世家子,年二十有三,因青衿貧,以授蒙為活。

……

聽牆外村柝三下,館僮猶往來行沽,家人竊笑之而生自若也。

……

再明年,舉于鄉,束裝別妻子之燕臺。

……

忽聞健兒傳呼曰:

「大哥來!」

……

旋命諸姬艷粧出為沈耶侑觴。生視諸姬皆有殊色,就中一紫裙者尤妙麗,目頻注之。

……

瞬息,試期近,女殷殷勸駕云:

「郎以何事來,而能以此間樂耶?幸勿以妾陋質悞青雲。然當偕去,毋使妾含恨于荊棘中也。」

……

倏又三年,寒宵良夕,正與妻擁爐爆栗、說家常,寢門已閉,婢媼咸眠。忽有微颸一縷自窓隙入,涼可刺骨,燭遽滅。昏黑中,聞屋瓦作響,有叱吒聲云:

「大哥遣某問沈君起居,包裹中物未免不腆,乞君笑納。夜深不敢驚夫人,某去矣。」

旋聞風聲大作,俄頃聲寂。呼婢起,以燈至,視寢門己闢,燭花皆削去,地下有紅氈裹一物,捫之僵且膩,啟而視之,一女子尸,星眸己闔,玉貌如生,惟心頭尚有溫意。非他,乃江雲兒也。閱懷中書云:

「鴈高翔頓首,致沈君足下:

南宮失意,遄返珂鄉,奈何過門不入,失信故人猶可恕也,失信美人無乃薄與!小妮子待君三年,鎮日飲泣,青鸞信杳,黃鵠音酸。昨竟仰藥死,謹以香軀送至潭第,聊慰嬌魂。

西山盲僧,異人也。君往求之,姬可再生。倘堅忍忘誓,恐三尺鋼鋒在君頷下矣。慎之,諸宜珍攝。」

生閱竟,齒震震、心搖搖,不知所惜。妻賢而豪,問奴子,云:

「西山果有盲僧,居伏虎寺,自云六十三歲。然再過十年問之,仍六十三也,實不知其有何異人處。」

妻云:

「如此美人,我見猶憐。」

乃舁尸眠繡榻、覆錦衾,環以雛婢,自即更荊釵布裙,攜僕策馬,執炬入山。抵寺,雞甫三唱。扣戶入,方丈視僧正跏趺,獨坐數息,妻跪而默禱櫻喃喃。久之,僧微笑云:

「釋子老且盲,如何預人家事,況閨閣乎?雖然,憐子誠,當勉盡綿薄。」

言已,又沉沉睡去,齁聲如雷。天向晨,僧忽大聲云:

「夫人請回,山僻,毋久留也。」

兩童子卽來逐客。妻知有異,拜謝而歸。甫入門,小婢爭迎笑陳夜間事,云:

「夫人去,良久,忽一紅衣童子驀登榻,身覆姨尸,舌入姨口,吞吐而吮咂之。眾嘩噪,欲加老拳,童子忽馳去,而姨亦亭亭起矣。頃正與主人坐閨中,笑啼互作,惟似久病初愈者耳。」

妻入闥,女冉冉下拜呼夫人。妻愛之,呼以妹。嫡庶同居,絕不爭夕。

女閨中詩詞甚夥,名《甦娘吟稿》。生後入山訪盲僧,已不知於何時逸去,惟賸古佛一龕、破鉢掛壁而已。

 

懊儂氏曰:

鴈之報德、姬之痴情、沈之懼禍,均意中事。惟伏虎禪宗盲而且老,而踪跡詭祕,技能通神。吾不信古押衙尚在人間也。

噫嘻!深山窮谷,不少異人,惜無知者,遂多湮沒。若沈夫人又近於俠矣,朱家、郭解乃在巾幗中,不亦奇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知風草聯合網
2021/09/18 09:05
沈妻的所作所為令人敬佩。好故事。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幸有巾幗勝鬚眉,助夫彌過闔家圓。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18 09:3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