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鴈高翔〈六〉
2021/09/17 02:26
瀏覽614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很快的考試的日子更近了,江雲兒懇切的勸諫著沈筠,說:

 

「你忘了你是為了什麼才來到此地,怎麼能沉迷於此地安樂而忘了正事呢?請不要因為我的緣故而耽誤了趕考之事註x2。然而我也應當與你一同前去,你千萬不要將我在留這匪窟中含恨度日。」

 

沈筠一時之間緊皺著眉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似乎很為難的樣子。江雲兒沈筠如此態度便驚駭不已,因為她以為沈筠如同其他薄情郎一樣,對自己不過是玩玩而已。沈筠趕緊解釋說:

 

「我是因為許多父執輩都住在京城中,如果趕考還帶著美人同行,必定會遭到他們的議論與批評。還請妳在此繼續小住一段時間,等我考完後,不論有沒有考上,我都會繞道來此接上妳,一同坐車返回家鄉,如此安排比較妥當。」

 

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沈筠再次對天發誓,絕不負江雲兒之情,這才安撫了江雲兒的疑懼之心。

 

第二天,沈筠鴈高翔商議要離開此地、繼續出發赴考之事,鴈高翔知道事關重大不可再挽留,就大擺宴席為沈筠餞行,並問他:

 

「你要帶著江雲兒一起去嗎?」

 

沈筠就將私下與江雲兒的約定告之。鴈高翔說:

 

「既然如此,這也不是什麼難事,等你金榜高中、衣錦還鄉時也不過只需三個月左右,你們便可團聚了。」

 

第二天清晨,鴈高翔親自率領眾弟兄們,高舉旌旆、敲鑼打鼓的送沈筠主僕出山,不過並沒有特別贈送什麼其他東西給沈筠,只將原本的騾車與行李完璧歸趙而已。江雲兒也乘著小車、穿著華麗的服飾,依依不捨的送行沈筠到山谷谷口,偷偷的傷心、流淚不已沈筠也念念不忘的安慰著江雲兒,與之互道珍重後才分別而去。

 

很快的,沈筠等人已經來到了官道大路,朝著京城而行。一路上投宿的旅店陳設都很華麗,提供的飲食也都很豐盛。沈筠要結算房資飯錢,店家都不收,並說:

 

「客官抵達的前一天已經有人先為孝廉您付過錢了。」

 

而這樣的情況一直延續到了京城也都是如此。

 

考試結束後,沈筠又是名落孫山。返鄉時,不知是沒臉見鴈高翔、亦或是不敢面對江雲兒沈筠不敢循原路而回,悄悄的搭了南下的海船循海路返回江北。才剛接近村子,就見自己的家已經大變樣,不但屋舍煥然一新,連屋後的籬笆與廁所都粉刷得潔白無比,家中的奴僕都穿上了新衣裳,令沈筠驚駭得差點沒給嚇死。直到見到了妻子,才從妻子口中得知在兩個月前忽然有一個山東人帶著錢財而來,將家舊居大興土木加以修建改造成了高大的宅邸,又送了黃金五百兩給妻做為家用,另外將家周圍鄰居們的五百畝良田都買了下來送給沈家。因此,沈筠成了一個富家翁,生活富裕,卻始終無心去尋找江雲兒。後來,沈筠忍不住私下將自己趕考時的遭遇以及與江雲兒的事告訴了妻子,妻慎重的勸諫丈夫,說:

 

「既是如此,你不可以辜負江雲兒!請趕緊派人駕車去那裏將她接來家中吧!」

 

只是此時有了錢的沈筠的渣男個性已然大過原本仁厚俠義之心,對於妻子的勸諫始終沒能聽進去,只願苟安在家中當大爺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註x2:「悞」,同誤,耽誤。

「青雲」,青色的雲,指天空。也藉指高官顯爵。

 

:「勝餞」,同盛會。見唐朝、王勃、《滕王閣序》:「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閱月」,經過一個月。

 

:「惓惓」,「惓」音「全」,深切思念、念念不忘;煩悶、失意貌;真摯誠懇。

 

:「藩溷」,音「凡混」,籬笆與廁所。

 

:「尋故劍」,「故劍」意指「元配妻子」。漢宣帝劉詢即位前已經迎娶了許平君,即位後封其為婕妤。漢宣帝因大將軍霍光之助得以榮登帝位,因此在立后時,公卿大臣們都建議立霍光之女為后。漢宣帝雖然諸事皆重霍光,但只有這終身大事有所堅持,不惜以「詔求微時故劍」的方式表明堅定的心意,執意要立自己的髮妻許平君為皇后,群臣見漢宣帝如此堅決,而且就道理而言許平君身為大老婆,被立為皇后也是理所當然,也就不敢再違抗旨意,一致同意漢宣帝許平君為皇后。見《小小說 – 張安世〈三〉忠厚勤政接相位》。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鴈高翔

 

沈筠,字青士,江北世家子,年二十有三,因青衿貧,以授蒙為活。

……

聽牆外村柝三下,館僮猶往來行沽,家人竊笑之而生自若也。

……

再明年,舉于鄉,束裝別妻子之燕臺。

……

忽聞健兒傳呼曰:

「大哥來!」

……

旋命諸姬艷粧出為沈耶侑觴。生視諸姬皆有殊色,就中一紫裙者尤妙麗,目頻注之。

……

瞬息,試期近,女殷殷勸駕云:

「郎以何事來,而能以此間樂耶?幸勿以妾陋質悞青雲。然當偕去,毋使妾含恨于荊棘中也。」

生嚬蹙久之。女大駭,恐生薄情。生云:

「某因京都父執甚多,若攜麗人來必遭物議。乞卿也小住,俟某試舉畢,售與否皆迂道過此,同車而返鄉關,是方妥善。」

因又設誓。

明日商謂鴈,鴈知不可留,乃張筵勝餞,問:

「江雲兒攜去乎?」

生告以私約。曰:

「是亦無難,待君錦旋時不過三閱月可團聚耳。」

次晨,親率大眾,旌旆鼓吹,送之出山。然絕無持贈,惟以原車歸趙而已。女亦乘小車艷服送生至谷口,偷洒珠淚不已。生亦惓惓,珍重而別。

倏忽,達通衢,一路舍館皆鋪陳華粲、供饌豐隆。與以資,不受,曰:

「先一夕巳有人為沈孝廉匯鈔矣。」

至都中亦然。

試事畢,落第而歸,不敢循故道,潛附海舶回江北。甫近村,視門庭非舊,屋後藩溷皆堊塗,室中奴子皆衣錦,駭絕。及晤其妻,始知兩月前忽有魯人以資來,大興修造,峨峨成甲第。并以黃金五百兩實其笥,購良田五百畝環其居。由是成富家翁,無心尋故劍,私與妻語。妻云:

「是兒不可負也!請以車往迎之。」

生卒不聽。

……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