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鴈高翔〈五〉
2021/09/16 04:01
瀏覽649
迴響2
推薦45
引用0


鴈高翔又吩咐莊園中的幾名美女打扮打扮後出來為沈筠勸酒助興。見那些美女個個都是美麗異常,當中一位身穿紫色裙子的女子模樣尤其美麗,沈筠畢竟也只是個身心正常的男子,忍不住目光便頻頻注視著她。鴈高翔見狀便說:

 

「這些女子都已非貞潔之人,不能夠讓她們更進一步的服侍你,以免玷汙了你的德行。昨日我得到一名仍是完璧之身的女子,手臂上的守宮砂尚未退去,等會兒就將她獻給你。」

 

當雞啼第二次時,這場夜宴也結束了。兩名美女手持畫燭雙雙在前引導,鴈高翔親自送沈筠前往寢室休息。那客房中的陳設都是沈筠平生從來沒見過的好東西。鴈高翔又親自為沈筠鋪設寢具、拿便壺沈筠見狀連連辭謝無效。鴈高翔又命人將依位名叫江雲兒的女子喚來為貴人侍寢,很快的就聽見玉珮相互撞擊的叮咚聲響、一陣香風撲鼻而來,隨即見一位美人從容的來到。鴈高翔對她說:

 

「這位是先生,他是我的大恩人。妳好好的服侍他,如果能得到先生的愛憐,就讓妳跟著他一起離去,也能免去日後留在這裡當賊人的老婆,這樣不是很好嘛。」

 

交待完,鴈高翔便告辭離去。

 

沈筠看著嬌美的江雲兒,心中已經蠢蠢欲動,但畢竟讀書人礙於面子還是要做做樣子,也就盡量按耐下來坐在她的身邊,親切著詢問著她的家世。江雲兒說:

 

「我是青州(今山東省濰坊市青州市太守的女兒,尚未許配他人,今年十六歲。家父生性貪婪,也善於捕捉到盜賊,因此與那些綠林中人結怨頗深。一天深夜時,家父正坐在廳堂中,聽聞家人驚呼他的頭忽然掉下來了,我急忙要前去查看時,就有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屋簷上探了下來,一把將我捉住後就將我背著在空中飛行而去,約過了半個時辰左右便來到了此地。此處的山大王可憐我年幼,又說罪不及妻孥,就不讓我從事與其他女子一樣的工作,所以至今我還能保有清白之身。」

 

沈筠想要更進一步深入交流,就打算為江雲兒寬衣解帶江雲兒的小臉蛋兒一下子就羞得緋紅,說:

 

「君虜我乎,請即勿亂。君室我乎,妾不敢辭。」

 

大意就是:如果你當我是俘虜,就請不要亂來,若待我如你的妻室般,我就不推辭。

 

沈筠

 

「我自然願意娶你,但我家中已有正妻,這該怎麼辦呢?」

 

江雲兒

 

「只要你願意真心待我,即便是做妾室我也願意。然而你若只是妾媵亦所甘心。然而你若是只為了一時歡好就說好聽話誆騙我,得手後便拋棄我,令我抱憾終身,那麼你就不是真正的君子。還請你要慎重考慮才是。」

 

沈筠

 

「能夠娶得興你一樣的小妾,我這一生也足夠了。」

 

就當著江雲兒的面對天發誓,江雲兒也就同意與沈筠更進一步的深入交流。人生大和諧之後,沈筠江雲兒手臂上那守宮砂的紅點也逐漸退去,就像用清水洗去的樣子。

 

次日沈筠起床後,鴈高翔已經先一步拱手候在寢室門外請安問道:

 

「恩人睡得安穩嗎?」

 

沈筠整理好儀容服裝出門,眾人又促擁著他去往庭園,那裡鋪滿了地毯,原來是要請沈筠高坐其中,再為兄弟們說那昨夜未說完的那段《水滸傳》。段子講完後,再開筵席,推杯換盞、熱鬧非凡。此後沈筠白天與雁高翔等一干弟兄們飲酒相談,晚上則與江雲兒同入溫柔鄉,而且江雲兒不但人美又有才學,那藏鉤、射覆等遊戲無不精通,令沈筠在這匪巢中流連忘返,幾乎忘了自己原本出這趟遠門是要幹啥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長者」,年纪大、辈份高的人,有德行的人,或顯貴的人。

 

:「虎子」,即便壺。因形作伏虎狀而得名。

 

:「襦」,音「如」,短襖、短衣。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氍」字後一字為  〔左毛右俞〕,同「毹」,音「書」。「氍毹」,音「渠書」,毛織的地毯。

 

:「演劇」,即演戲。原文為「聽演劇」,則有可能是指聽評書之類的說唱表演。

 

:「尊罍」,「尊」,盛酒的器具。「罍」,音「雷」,古代一種盛酒的容器。小口,廣肩,深腹,圈足,有蓋,多用青銅或陶製成。

 

:「衾」,音「親」,大被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鴈高翔

 

沈筠,字青士,江北世家子,年二十有三,因青衿貧,以授蒙為活。

……

聽牆外村柝三下,館僮猶往來行沽,家人竊笑之而生自若也。

……

再明年,舉于鄉,束裝別妻子之燕臺。

……

忽聞健兒傳呼曰:

「大哥來!」

……

旋命諸姬艷粧出為沈耶侑觴。生視諸姬皆有殊色,就中一紫裙者尤妙麗,目頻注之。鴈曰:

「此皆非貞軀,不足以辱長者。昨得一全璧,臂上守宮砂未退,謹當奉獻。」

聽雞再唱,筵撤。兩姬執畫燭雙雙前導,送歸寢室。室中陳設皆平生目所未睹者。鴈為生施枕簟、執虎子,生固辭不能却。卽呼江雲兒來為貴人侍寢。旋聞珮聲璆然、香風撲鼻,卽見一艷姬姍姍而至。鴈云:

「此沈郎,某之大恩人也。汝善事之,如得沈郎憐,遺汝隨之去,免為賊人婦,不亦善乎。」

鴈去。生見其艷冶,頗難自持,偎之坐,殷殷問家世。姬云:

「妾是青州賈太守之女,待字閨中,年甫破瓜。父貪,然能捕盜,結怨於若輩者。一夕深夜坐廳事,頭忽墮,妾正奔視,即有巨掌從簷際落,挾之背,飛行空中,炊許抵此。大王憐之,不使與諸姬偶,故至今猶處子也。」

生欲替解羅襦,姬飛紅上頰,曰:

「君虜我乎,請即勿亂。君室我乎,妾不敢辭。」

曰:

「家有糟糠,奈何?」

曰:

「妾媵亦所甘心。然亂而旋棄則耦,真云怨人也,非良。君宜審察。」

曰:

「得小星如卿,平生願足矣。」

因設誓而後燕好,視臂上一點紅渾如洗去。

晨起,鴈已拱候寢門外問:

「安否?」

眾擁之出,遍地貼錦氍  〔左毛右俞,同「毹」〕,高坐聽演劇,綺筵再啟、酬酢極歡。由是,日則興雁共尊罍,夕則與姬並衾枕,迷戀山巢,幾忘所事。姬又美而才,藏鉤、射覆無不精通。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六〉
下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四〉
迴響(2) :
2樓. ★幸福啊/大陸百年盛事台慘兮兮西方靜悄悄
2021/09/17 03:45

女性地位真是太太太低下。女性不賤,是造成這個社會規範的男人賤。封建思想現在還見諸一些人。

所以正是人性與思想的問題,相當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即便不是對異性,這類尊己踐彼的情況是不可能消失的(尤其是那些掌權者更甚之),只能倚靠群體的道德觀念加以調整、或抑制.....

 Fox冏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17 08:24回覆
1樓. 知風草聯合網
2021/09/16 05:52

「君虜我乎,請即勿亂。君室我乎,妾不敢辭。」

你的說法大致不差,唯一差異,可能是說如果你當我是俘虜,就請不要亂來,若待我如你的妻室般,我就不推辭。

俺以為:哪有勝方對俘虜還不亂來的?所以感覺不大通。

受教,感謝。請借用,再謝!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16 05: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