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鴈高翔〈四〉
2021/09/15 04:55
瀏覽630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正在大家聽沈筠說書聽得如癡如醉之際,忽然聽見外面有個弟兄傳話說:

 

「大哥來了!」

 

眾好漢們紛紛起立,屏住呼吸、雙目低垂、靠著牆邊站好,沒有人敢再高聲說話。沈筠朝外一看,果然見到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的身影,一臉捲曲的鬍鬚、碧綠色的眼睛,腳穿皮靴、身著錦衣、外面披著一件紫貂裘,坦胸露懷,緩緩的大步走來,詢問眾兄弟為何在此喧嘩笑鬧?弟兄們都不敢出面回答。於是其中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上前單膝跪地回答說

 

「剛才有一個江北來的舉人迷路來到此地借宿,因為時間太晚了,所以還沒有向大哥報告。兄弟們正在聽那舉人說書講故事,所以才嘻笑如此,驚擾到大哥了。」

 

那大哥問:

 

「他身上帶的錢財很多嗎?」

 

白衣男子靠近大哥耳邊小聲的報告,想必知道眼前是個真窮酸,大哥也就微笑著準備跨出房門離開,卻又突然轉身,說:

 

「去點亮燭火拿過來,我倒要看看這個書呆子生得什麼模樣。」

 

沈筠明白眼前這個大哥就是此地的首領,趕緊朝他拱手彎腰拜見。還沒來得及直起身子,忽然,就聽見大哥開口問道:

 

「你是誰?你認不認識『三柔秀才』?」

 

沈筠流淚回答說:

 

「『三柔秀才』就是我某啊。」

 

大哥激動的說:

 

「真是好險啊!幾乎與恩公失之交臂!」

 

又熱情的張開雙臂熱情的擁抱著沈筠之後,領著沈筠去往廳堂。那裏已是燈火通明,大哥命兩位弟兄扶著沈筠坐上了主位,自己則對著沈筠跪地叩拜、磕地有聲,其餘弟兄們也跟著跪拜。大哥叩拜完後,大聲說道:

 

君啊君,你是我的大恩人啊!因為你的幫助與鼓勵,我今日果然發達了。上天注定你要來到此地,你的大恩大德不是我這區區一拜所能報答得了的。」

 

沈筠還有些害怕,弱弱的問:

 

「這位壯士你是誰?希望你不要認錯人了。」

 

大哥說:

 

「你認不出我了嗎?我就是那是被你解救的乞丐鴈高翔」。

 

沈筠定睛細看這才依稀辨認出來,正要起身回禮答拜,卻被身旁二位弟兄按著肩頭動彈不得,只能繼續接受了鴈高翔的跪拜大禮。

 

行禮完畢,鴈高翔隨即吩咐下去奏樂設宴,面對一旁助興的管絃樂聲以及滿桌的山珍海味,沈筠此時只覺得自己是在做夢,非常錯愕,連他的僕僮與騾夫都被安排在旁邊的房間好吃好喝的招待著。鴈高翔沈筠述說當年告辭後自己的遭遇:

 

「自從承蒙你深厚的恩德之後,我就一路步行來到此地投靠我的朋友,也因此得以脫離行乞的日子。後來,這裡的首領過世,弟兄們因為我這個人從來不會獨吞好處、遇事不避危險、賞罰公正,便一致推舉我接任這首領之位。今日你的騾車、行李也是弟兄們搶來的,卻因此冒犯了你,我應當要加重處罰,就算殺了他們也不為過。」

 

沈筠聽了之後連忙搖著手說

 

「不!不!不!你該獎賞他們,為何要處罰他們呢?若非他們這次的驚嚇之舉,我還不能見到你這位老朋友鴈高翔呢。」

 

鴈高翔與在座弟兄們聽了之後都大笑起來,更加喜愛這個既能說書又為人仁厚的沈筠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裼」,音「西」,脫去上衣,露出身體的一部分。

 

:此處「鞠」字後一字「   〔左月右上丞下巳〕」不清,應是「  」,同「跽」音「計」,長跪、挺直上身兩膝着地。

「鞠跽」,彎曲一膝、上身挺直的跪法。

 

:「火城」,此處指古代朝會時的火炬儀仗。一指於城牆外的周圍放火形成火牆,使敵人不能前進。

 

:「使君」,原是指尊稱奉天子之命,出使四方的使者。漢代用以稱呼太守、刺史。漢代以後用做對州郡長官的尊稱,相當於今日稱呼對方「先生」,英文的「sir」。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鴈高翔

 

沈筠,字青士,江北世家子,年二十有三,因青衿貧,以授蒙為活。

……

聽牆外村柝三下,館僮猶往來行沽,家人竊笑之而生自若也。

……

再明年,舉于鄉,束裝別妻子之燕臺。

……

忽聞健兒傳呼曰:

「大哥來!」

眾皆屏息垂睇、鵠立負牆,無敢嘩者。果見一偉丈夫,虯鬚碧眼、革履錦衣、裼紫貂裘,徐徐坦步而至,問嘩笑何事?眾默默不敢語。一白衣男子鞠  (〔左月右上丞下巳〕,同「跽」)陳云:

「頃有江北孝廉失路至此,尚未奉陳。若輩頃與之談古,始刺刺耳。」

曰:

「渠之囊橐豐足否?」

男子趨近耳語,丈夫徵笑欲出,又轉身曰:

「且以燭來,視書痴作何狀。」

生知是大頭腦,因下拜。忽聞偉丈夫曰:

「君是何人?可識『三柔秀才』否?」

生泣云:

「秀才即某是也。」

曰:

「險哉!幾乎交臂失我恩公!」

即強兩臂抱生。至中堂,燈燭環列如火城,以兩健兒扶生上坐,自膜拜于地,眾皆羅拜,叩首有聲。曰:

「沈君、沈君,某之大恩人也!今果貴矣。天緣至此,非一拜所能報德。」

生問:

「壯士伊誰?幸勿悞認。」

曰:

「某即當日之鴈高翔」。

生欲答拜,為健兒拘伏不能動。旋命張樂設宴,管絃嘔軋、水陸雜陳。生此時如在夢中,非常錯愕。僕輩亦欵之別室。鴈陳云:

「自蒙高厚,卽徒步至此,得免為丐。山主某物故後,眾因某利不獨、害不避,罰不妄、賞不虛,眾咸伏而推為此山之長。今日使君車騎亦若輩驅來也,冒犯嚴威,行當顯戮。」

生云:

「是當旌賞,奈何罰之?若非此一驚,尚不得見我故人鴈君耳。」

因大軒渠。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五〉
下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