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鴈高翔〈三〉
2021/09/14 05:15
瀏覽732
迴響1
推薦50
引用0


過了一年多之後,沈筠終於得中鄉試成為舉人,接下來就得進京參加會試考進士了。於是沈筠整理好行裝、辭別了妻子,帶著僕僮北上燕臺進京趕考。途經泰山附近時,忽然一股響馬賊出現,隨行的僕僮與雇用的騾夫都嚇得面無人色。一名賊人持刀逼沈筠下車,然後趕著騾車以及車上的行李往西北方向而去。沈筠跪伏在地苦苦哀求的呼喚說:

 

「我一個窮書生,帶的錢財也不多,願意都送給各位好漢,只有那份《入貢文照(准考證)》請扔還給我,好讓我還可以步行乞討進京參加考試啊!。」

 

那些盜賊理都不想理他,逕自而去。沈筠只能帶僕僮、騾夫拚著一死也要苦苦追尾隨追趕,而且一邊追著一邊高聲呼喚哀求。

 

不久之後,夕陽西下,山中天黑得又似乎特別的快。只見周圍亂山叢叢,腳下的路徑越來越狹窄,路邊大大小小的卵石紛亂突出,一不小心就磕著了腳趾頭,令主僕等人跌跌撞撞的難以前行。很快的天色就完全黑了下來,也完全看不見那盜賊的身影,沈筠難過得放聲大哭。

 

哭了好一陣子,心情總算平靜了些,冷靜下來後,沈筠見樹林間隱隱出現一串燈籠,像是被風吹得正在搖晃著。這種燈籠串一般都會掛在村落入口,沈筠就想著只能前往該處尋求借宿一晚,順便打聽盜賊的訊息。朝著燈光摸索著走去,原來那是在一片古樹林中間所建造的一處非常大的莊園宅邸,朱紅色的大門前有一條清澈的溪水潺潺環繞著。溪上原本有一座簡單的橋梁,看來是活動橋樑,夜晚為了防範外敵,已經將橋面挪開。沈筠見無法過溪,只能朝宅邸方向大聲呼喊著,並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以及困境。

 

很快的,莊園大門打開,有二、三名男子手執火把出來查看,見有外人在溪的對面,有些驚訝的問道:

 

「哪裡來的過路客?黑夜之中來到此地,是活得不耐煩而想要早死早投胎嗎?不然為何甘心要踩老虎尾巴?」

 

僕僮、騾夫閱歷比沈筠這個書呆子多得多,一聽對方的口吻就知這下已經是來到了盜匪的巢穴,嚇得就想要轉身逃走,沈筠對他們說:

 

「與其死於虎狼之口,還不被這些強盜一刀殺了痛快些,況且不都說『盜亦有道』,或許還有一絲希望可以不死啊!」

 

就壯起膽子向對方說明自己的來歷與遭遇,非常可憐的哀求對方。那幾名男子交頭接耳的討論了好一會兒,似乎達成共識,就合力抬著二根長木衡架在溪水之上,就成了個類似獨木橋的簡易橋梁,又高舉火把照明好讓沈筠等人過橋。

 

沈筠等人隨著對方進入莊園大門,見裡面的房舍建築甚是氣派豪華。一人領著沈筠等人來到大門房的一個小房間,讓他們自己用屋內的乾草鋪著當床將就一晚,並說:

 

「你們今晚就暫時在這裡過夜,聽見外面有什麼動靜可別大驚小怪,以免驚擾了主人。」

 

沈筠見對方並非那些殺人不眨眼的強盜模樣,就試著請求說能否給點吃食飲水充饑解渴?那人果然拿來些糙米飯給他們吃,吃不慣的沈筠也只能勉強的吃了。

 

過了一會兒,來了三、四名漢子,各個都是手長腳長、虎背熊腰、異常高大的模樣。他們小聲的訊問沈筠,彷彿在做安全調查似的。在知道他是舉人後,為首一人就說:

 

「你既然是讀書人,應該能講述些歷史故事。你能不能說幾個故事給我們聽聽,好打發這無聊的漫漫長夜。」

 

曾任啟蒙塾師的沈筠本就善於講故事給小朋友們聽,就開口說起《水滸傳》中的故事,說得眉飛色舞、活靈活現,又能趁此為眼前的英雄好漢抬高了身價,那幾名好漢自然聽得高興。於是,前來聽說書的好漢們越來越多,不一會兒,團團坐在沈筠身邊的聽眾多到這個小房間幾乎都要塞不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燕台」,指戰國時燕昭王所築的黃金台。亦泛指今河北省一帶。

 

:「岱雲」,喜雨之雲,亦借指泰山。見漢朝應劭、《風俗通.山澤.五嶽》:

岱者,始也;宗者,長也。萬物之始,陰陽交代,雲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遍雨天下,其惟泰山乎!

 

:「響馬賊」,古代攔路搶劫的強盜、土匪在攔路搶劫時放出響箭示警,然後騎馬奔騰而至搶劫商旅貨物,故稱「響馬」。

 

:「崦嵫」,音「煙資」,指「崦嵫山」,傳說中太陽落下的地方,位於今甘肅省天水市西方。

 

:「颭」,音「展」,吹動。

 

:「彴」,音「卓」,獨木橋,或山間溪流中用以渡人的踏腳石。

 

:「絪」,音「因」,古通「茵」,墊子或褥子。

 

:「脫粟」,僅去除皮殼而未精碾的粗米。即糙米。

 

:「說古」,講歷史故事。或譏人的說話內容荒誕不經,無法稽考。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鴈高翔

 

沈筠,字青士,江北世家子,年二十有三,因青衿貧,以授蒙為活。

……

聽牆外村柝三下,館僮猶往來行沽,家人竊笑之而生自若也。

……

再明年,舉于鄉,束裝別妻子之燕臺。過岱雲側,忽響馬賊至,僕與騾者無人色。一賊持刀逼生下,驅車往西北去。生伏地哀呼云:

「書生行橐值甚微,願贈壯士,惟入貢文照請擲下。俾行乞入都求上進也。」

賊竟不顧。生攜僕拚死追逐之,且呼且走。須臾,夕陽墜崦嵫,周圍亂山叢叢、途徑漸窄,路邊卵石磷磷碰足趾,走且顛。旋昏黑,大哭失聲。已而,神稍定,覘林中有野燈一穗,搖搖若颭,知是村落,意往投宿,藉覓指南。近則古樹千章裹一極大朱戶,清溪環繞、流水潺潺,橋梁已斷,因大聲呼籲且達所苦。

斯須,莊門啟,二、三男子執炬出,瞰客隔溪,詫曰:

「何處行人昏夜來此?然則厭生而樂死耶?不然何甘心蹈虎尾也?」

僕輩聞知是賊巢欲驚逸,生云:

「與其死虎狼,不若死綠林,猶可冀其或生!」

乃自陳來歷,乞憐甚哀。男子耳語,久之,果以兩木橫溪上,若略彴且以炬照之過。導入門,視棟宇甚華。引之門邊斗室,藉草為絪曰:

「可犬伏于此,毋大驚小怪,驚主人。」

生又自陳饑渴,果以脫粟餐至,苦不能下咽。少頃,來三、四男子,皆彪軀猿臂、偉岸非常者,悄悄與生語,知生是孝廉,曰:

「子既讀書人,應能說古。願敷陳一二,以銷長夜。」

生本善談,因演說水滸小說,眉飛色舞,能為英雄長身價,眾皆樂于聽,聽者愈多,團團跌坐,斗室幾不能容。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四〉
下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二〉
迴響(1) :
1樓. budfss
2021/09/14 16:58
鴈高翔
好文章~
newbalance327,
vans old skool ,nike鞋,dw手錶 資訊推薦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15 06:4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