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鴈高翔〈一〉
2021/09/12 05:27
瀏覽695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沈筠,字青士,是世居江北的大戶人家的子弟,已經二十三歲了,還是個窮秀才,平時以敎授啟蒙的兒童為生。沈筠雖然清貧,但個性喜好行俠仗義之事,而且沉迷於吟詠詩詞,即便是生活清苦,仍經常拈著鬍鬚、背著手思索著佳句,彷彿真能從中得到些什麼似的。曾經沈筠為自己的書房想到了兩句詩,內容是:

 

「月轉松陰亦零碎,風欺柳絮亦溫柔。」

 

又曾在眺望郊野風景時創作的詩句是:

 

「蝶扶殘醉飛應倦,燕喜新晴語更柔。」

 

又為了形容自己的情況寫下了:

 

「琴逢中散絃應語,劍遇風胡鐵始柔。」

 

當時的人們對這三首詩句非常的喜愛,又因為末尾都有個「柔」字,因此大家就稱呼沈筠為「三柔秀才」。

 

沈筠每次想到了好句子,因為苦於沒有如唐代詩人李賀的錦囊那種可存放詩稿的器物,就委託陶匠製做一個極大的撲滿,將自己創作的零星斷句投入其中,每隔一段時間再取出整理,之後又投入新創作的詩句。因此,沈筠將自己的創作文集命名為《撲滿吟》。

 

這一日,孩子們都放學回家了,沈筠沒事做,無聊中就隨意散步到了郊外,看見林間正有倦鳥歸巢準備棲息過夜、夕陽映照著天際一片通紅,正感覺靈感來了、要吟詠新的詩句時,忽然聽見樹林中有男子的呼救聲傳出。循聲前往查看,則是一名乞丐,被人用繩子綑綁住了手腳後吊在了樹上,他前方的地面上散落著一些用來鞭打他的鞭子棍棒之類的東西,而乞丐全身上下到處都是被打得皮開肉綻的傷痕,然而再仔細看那名乞丐,雖然看似面容邋遢,但身型卻是十分雄偉強壯,沈筠心中很是好奇,就上前問他:

 

「你是哪裡來的好漢?犯了什麼罪而遭人捆綁於此?」

 

乞丐說:

 

「嘻!秀才你能救我嗎?能的話我就告訴你,不能的話就請你離開吧。」

 

沈筠說:

 

「你就試著先說給我聽聽看吧。」

 

乞丐說

 

「我是中州(古豫州,今河南省一帶)人,因為家鄉鬧饑荒而逃到此處行乞度日,天時敲著破碗吆喝乞討著,晚上就在土地廟裡睡覺。因為我的食量很大,討得的食物不夠吃的時候就翻牆去偷,好幾次都被里長與本地乞丐頭子帶人捉到並鞭打了一頓。昨日遇到一個遠從福建來的人,正是我認識的朋友,因為想盡地主之誼,就趁黑夜去偷了東村李大戶,不過才拿了他區區五百文錢,買了白酒、牛肉以招待客人。那乞丐頭子知道後,乘我喝醉了將我捉住並吊在這裡,又打得我體無完膚。那些人打累了就去吃晚飯,又放話說今天非打死我不可。」

 

沈筠問:

 

「這天地之間如此廣闊,你堂堂七尺男子漢,難道就找不到一個棲身之所嗎?為什麼甘心在此飽受那些人的折磨呢」

 

乞丐說:

 

「我在山東有老朋友可以投靠,只是我身上一文錢也沒有,所以就算是想去也去不了啊。」

 

沈筠

 

「要是我救了你,你若再重蹈故轍去偷東西,不就因此連累了我這個窮秀才了嗎?」

 

乞丐說

 

「天啊!如果我能得救,又怎麼敢連累你這個救命恩人呢?」

 

就當著沈筠的面對天發誓。於是沈筠趕緊回去住處,將短刀藏在袖中後返回,割斷了繩索放開乞丐,並將他帶回書塾中,與他大致的交談一番,發覺他的言行表現很是豪邁,又請教他的姓名,乞丐說:

 

「秀才你不妨就稱呼我為『鴈高翔』就行了。」

 

於是沈筠打著燈籠去買酒回來與鴈高翔邊喝邊談。那乞丐頭子等人回來後發現鴈高翔逃走了,尋跡追蹤來到書塾外,一群人在外頭大聲吆喝呼喊。沈筠出去為鴈高翔作保,說:

 

「他就要離開此地了,也發誓絕不會再在此地犯下偷盜之事。你們若是明天早上還看見他的身影在此地出沒,就先將捉拿犯人的黑索套在我的脖子上吧。」

 

乞丐頭子無可奈何,只能咬牙切齒的恨恨離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江北」:指長江下游以北的地區,近代多專指江蘇安徽兩省中,位於長江北岸、淮河南岸的地區。

 

:「青衿貧」,參考詞語「貧衿」,窮苦的生員(秀才)。

 

:「霜寒帳冷」,待查。

 

:有「詩鬼」之稱的唐代詩人李賀每次外出,都會要書僮背一個袋子,只要一有靈感、想出幾句好詩,他就馬上記下來放入袋中,回家後再重新整理。

 

:「撾」,音「抓」,鞭打、敲擊。

 

:「荒歉」,因災荒而收成減少。

 

:「穿窬」,亦作「穿踰」,挖墻洞和爬墻頭,指偷竊行為,亦指小偷。

 

:「里正、團頭」,二者均指鄰里長之類的人。

「里正」,古時統治鄉里的小吏(鄉官),相當於今之里長。

「團頭」,泛指頭領。地保(鄰里長)、地方里正的頭目、各行業的各自的首領、丐戶之長(當地乞丐頭子)。

 

:「鴈」,音義同「雁」。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鴈高翔

 

沈筠,字青士,江北世家子,年二十有三,因青衿貧,以授蒙為活。而性好任俠且耽吟,雖霜寒帳冷,往往拈鬚負手,若有得焉。嘗山齋得句云:

「月轉松陰亦零碎,風欺柳絮亦溫柔。」

又野眺句云:

「蝶扶殘醉飛應倦,燕喜新晴語更柔。」

又自況句云:

「琴逢中散絃應語,劍遇風胡鐵始柔。」

時人愛之,呼為「三柔秀才」。

生每得句,苦無錦囊,倩陶人製一極大撲滿,以零箋投之,久則取出,又易新者,故名其集曰《撲滿吟》。

一日,諸童放學歸,生無聊信步走郊野,看鳥栖林隙、夕照逾紅,正動吟興,忽聞林中有男子呼救聲,往覘之,則一丐,人繩縛手足而繫之樹,鞭拍之物零星在前,撾打之痕綻裂遍體,然丐容雖枯而丐軀甚偉,私心奇之,因問:

「何處莽男兒?得何罪而遭此厄也?」

丐曰:

「嘻!秀才能救我否?能則語,否則去。」

曰:

「子試言之。」

曰:

「吾中州人,逃荒歉,行乞此邦,日則瓢呌,夜則臥土神祠。啖嚼豪飲均有過人量,乞不敷則從事穿窬,為里正團頭輩覆而鞭之者屢矣。昨有自閩中來者,吾友也。吾黑夜竊東村李大戶僅大錢五百文,聊買白酒牛肉略盡東道,團頭偵得之,乘醉擒而懸之此,無完膚矣。若輩往晚餐,云:『即于是日畢余命』。」

生云:

「莽蕩天涯、昂昂七尺軀,卽無棲止處耶?奈何甘心飽若輩毒乎?」

曰:

「吾東魯有故人可投,惜囊無一文錢,故欲去旋止耳。」

曰:

「吾救汝,若再蹈故轍,不幾為措大累乎?」

曰:

「天乎!倘得生,敢累及儒生乎?」

因誓以天日。

生急歸,袖短刀割其繩,因攜之入書塾,略與傾談,講論頗豪邁。問姓名,曰:

「秀才第呼我為鴈高翔可耳。」

旋篝燈沽酒與丐者飲。團頭蹤跡至,大吆呼。生袒之曰:

「彼即去,絕不為此邦害。若明晨再見其影形,請先以黑索繫余首。」

團頭切齒去。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鴈高翔〈二〉
下一則: 小小說 – 保赤經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