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天魔禪院(輔)〈二〉
2021/08/30 04:13
瀏覽773
迴響1
推薦48
引用0


等到白盈斷了氣,光蓮勉強做個樣子要將白盈的棺木運回他的故鄉,哪知道她扶著靈柩離開陝西後,就將白盈的棺材隨便存放在別的郡縣,自己帶著所有的錢財搭車又回去京城了。當光蓮白盈靈柩不顧、捲款而去的事傳開後,聽說這件事的人莫不議論紛紛,都認為:

 

「這個陪伴讀書的美人,與那拿著刀槍的強盜有什麼差別呢!」

 

由於負面聲量實在太大,光蓮擔心因此惹禍上身,就藉著剃去了一頭秀髮、穿上了僧尼的服裝,變身成了一個尼姑的模樣,換了一個與俗家名字光蓮發音相近的法號「廣憐」,讓人以為她是以出家為尼的方式為白盈守節,藉此平息輿論的批評。

 

化身尼姑廣憐光蓮偶然間來到了天魔禪院的舊址,徘徊在瓦礫間,撥開了漫掩的荊棘與荒草,看到了那些斷碑與殘存的牆角、地基,突然情緒高昂的有了主意,打算在此地重建寺院,就藉著自己一身尼姑的形象開始向周圍的人家化緣請求布施,但當地人知道該處的舊事而面有難色不願布施,廣憐就說:

 

「既然如此,貧尼就不打擾各位了。」

 

於是廣憐自掏腰包,雇請工匠營造庭院房舍、建造樓閣,在大殿中也擺設了銅鐘、木魚,裝飾得真如西方極樂般燦爛輝煌。就這樣,一處高大莊嚴的新佛寺落成了,可是遺憾的是大殿中尚缺法相莊嚴的佛像。工人們在挖掘整理庭園時,挖出了十四尊銅鑄的佛像,表面已經佈滿了綠色的銅繡,看似應該埋在土中已經有些年頭了。廣憐將上面的泥沙剔除乾淨,露出了佛像的真面目,原來都是藏傳佛教供奉的歡喜佛佛像。十四尊佛像各自展示出男女裸身共修的不同姿態,而且栩栩如生,令廣憐大為高興,隨即命人重新將這些佛像鍍上金身、打造了檀木佛龕,裝上了繡花帷帳,非常虔誠的供奉著。又在正殿中安放了一尊黃金鏁子骨菩薩金像。可想而知,廣憐並不是真正依循佛法戒律供奉修習,而是表面打著這歡喜佛鎖骨菩薩的招牌,實際上從事那些所有違反佛法戒律的凡人慾念之事,妥妥的就是一間「妖廟」了。

 

廣憐座下的弟子都是她從各地以重金買來的窮人家的女兒。這些女孩剛來的時候,廣憐就要她們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沐浴乾淨,重新顯露出女兒家原本嬌嫩亮麗的姿容,然後也沒有讓她們馬上削髮為尼,而是命僕婦幫她們裹小腳,並且要求務必要裹成纖細如嫩筍芽般的三寸金蓮;同時傳授她們描眉梳髮的技巧、以及歌舞應酬、各種猜謎、行酒令等接待客人的各種技巧,並且必須樣樣精通。女孩當中有些天資稍為駑鈍、學習反應較差的,就會遭到整夜的鞭打,甚至被施以燒紅的烙鐵炙燙的懲罰。經過了一年的嚴格訓練,首批經由廣憐親自挑選訓練的嫡傳弟子一共十三名,都已經達到了廣憐要求的水平程度。接下來廣憐又讓這些弟子們褪去衣裳光著身子,藉以麻痺她們的羞恥感,然後親自將她們抱上床要她們躺好,自己扮演男性客人與之展開各種床笫秘術的訓練,示範各種不可描述的姿勢,用以日後魅惑客人。

 

如此當這十三名嫡傳弟子學成之後,加上廣憐自己計十四人,便是廣憐刻意對應那十四尊歡喜佛像之數,企圖假藉神魔之名行淫穢斂財之實的計畫即將開始了。

 

第二年,山東一帶鬧飢荒,路上餓死的人到處都是廣憐知道後居然高興的說:

 

「這真是老天爺要助我宣揚我的『法門』、光大我的『教義』啊!」

 

遂命一名老媽子帶著銀子前往山東去收購少女,只要是容貌端正、不瞎不殘缺的就買回來,廣憐自有方法將醜丫頭變成美嬌娥。老媽子三次前往山東東部地區、二度前往山東西部地區,一共買得了九十餘名少女並全數帶回庵中。廣憐則命這第一批十三名弟子負責轉授那些特殊技藝,似乎是自己自恃身分,不屑再親自教導了。

 

趁著弟子們指導後進之際,廣憐則在庵內空閒之地規畫著,又大刀闊斧的打造園林、涼亭,在這片蜿蜒之處種植了各式各樣的花草樹木。完工後,這桃花庵內有房間不下數百間,房內都擺放著雕花妝盒、垂掛著繡花帷帳,牆上展示著名家的書畫,布置的非常合適恰當,既高雅又香艷,都是用來提供那些達官貴人金屋藏嬌之用。

 

於是自從這座桃花庵落成之後,每天晚上都能聽見梆子、鑼鼓與絃管的聲音,卻是從來沒聽過從裡面傳出敲擊銅缽木魚、念誦經文、吟唱梵歌等佛門弟子日常功課的聲音。京城中那些性好漁色的傢伙們爭相前來庵中遊樂,當中來人若是王侯卿相之類的客人則廣憐會親自出面接待,身分地位次之如大官之類的則由那十三名弟子接待,再其次的如富商以及其他人則由那些小弟子們應付,使得本應是佛門弟子修習佛法的清淨之地,竟然成了汙穢不堪的勾闌妓院。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添香紅袖」,見成語「紅袖添香」,「紅袖」,指婦女的紅色衫袖,比喻美女。全句是說因為有美女在旁,更增添了香氣。比喻有美女伴讀。

 

:「碣」,音「節」,刻有文字的圓形頂的石碑,用以記載事蹟或頌揚功德等。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建想」二字前一字「  」不清楚,待查。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圃」前一字「  」不清楚,疑似「  〔欘,去掉左側木字旁,右側加上刀字旁〕」,同「  〔欘,去掉左側木字旁,右側加上斤字旁〕」,音「竹」,以刀斧削砍;又音義同「琢」。

 

:「鏁」,音義同「鎖」。「鏁子骨菩薩」,或作「鎖骨菩薩」,見唐朝李復言.《續玄怪錄.卷五》.延州婦人:

昔延州有婦人,白皙頗有姿貌。年可二十四五。孤行城市,年少之子悉與之遊,狎暱薦枕,一無所卻。數年而歿,州人莫不悲惜,共醵喪具為之葬焉。以其無家,瘞於道左。

大曆中,忽有胡僧自西域來。見墓,遂趺坐具,敬禮焚香,圍繞讚歎。數日,人見謂曰:

「此一淫縱女子,人盡夫也。以其無屬,故瘞於此。和尚何敬耶?」

僧曰:

「非檀越所知。斯乃大聖,慈悲喜捨,世俗之慾無不徇焉。此即鎖骨菩薩,順緣已盡,聖者云耳。不信,即啟以驗之。」

眾人即開墓,視遍身之骨,鉤結皆如鎖狀,果如僧言。州人異之,為設大齋,起塔焉。

 

:原文是「祆廟」,卽祆教拜火教)的廟,這是基於古人以訛傳訛、偏執認為祆教拜火教)是邪教的緣故。此故事時間背景在末,撰寫時間在清朝中後期,而祆教在中原地區、於宋朝以後基本上已經消失。故俺認為若非原作者筆誤或傳述故事者口誤,就是該印刷版本校對疏失,將「妖」字誤為「祆」字。

 

:「道殣相屬」,見成語「道殣相望」。「殣」,音「緊」,餓死。「屬」,音「主」,恰巧遇到。「道殣相屬」,形容道路上餓死的人到處都是。

 

:「齊魯之地」,即指今山東省。先秦時期今山東大體分屬於兩國,齊國是以淄博為國都,擁有山東以東的大片土地;魯國是以濟寧曲阜為國都,擁有山東以西的小塊土地,故有此稱。

 

:「房櫳」,亦作「房籠」,窗櫺,泛指房屋。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天魔禪院

 

明季,北闕之下、西山之隈,占勝景,築名剎,額曰「桃花庵」,其實為元季天魔禪院也。

……

殆白卒,女勉扶其櫬厝他郡,盡以其宦囊輦之入都。時有知其事者,譏論沸騰,咸謂:

「添香紅袖,何殊操刃綠林!」

女懼禍,削雲鬢、披緇衣,作比丘尼。偶至天魔禪院舊址,徘徊瓦礫間、撥榛莽,得斷碣殘礎,慨然有  (?)建想,走告於近院布施,家有難色,女云:

「誠不煩搖錢樹也。」

自解私橐,營院宇、建樓閣、設鐘魚、輪奐炫爛,偉然告成。苦無佛像,  (〔欘,去掉左側木字旁,右側加上刀字旁〕)圃得銅鑄歡喜佛一十四尊,苔花繡澀,古質斑斕,剔泥沙出真面目,則刻劃秘戲,意態如生。大喜,為之金其容,檀龕繡幄,供奉極虔。又於正殿肖黃金鏁子骨菩薩金像,殆祆廟焉。座下弟子皆四方貧家女,不惜重值購之來,搓肌澡髮,光燄熊熊,不遽削其青絲,命傭媼為之裹裙下三寸,務極纖纖;畫峨黛、梳鴉鬟,歌舞應對、猜枚屬對,俱令其色色當行。天穎稍鈍者,通夕與以鞭笞且施炮烙。不踰年,弟子十三人,己俱受其教矣。女又裸諸弟子,抱之登榻自臥,而張股迎湊、盤抝動蕩,授密媚焉。

明年,齊魯饑,道殣相屬。女聞之喜曰:

「天將使吾道大明也!」

命媼囊資往購小女子,但面目整齊,不盲不缺者,皆能化媸為妍。媼三至魯、兩至齊,得女子其數九十餘,盡俘以歸。女命弟子轉相授受,誠不屑以身教。自於隙地審度,大起園亭,繚曲幽深,雜蒔花木,房櫳不下數百間,其中雕奩錦幄、名畫法書,布置貼妥,雅而且艷,皆所以藏嬌也。每夕惟梆鼓絃管之聲,初不聞梵吹魚山之唱。都中漁色兒爭樂游其宇,王侯卿相輩女自承應,其次命弟子應之,在其次則小弟子應之,天人精廬化作勾闌妓館。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知風草聯合網
2021/08/30 21:47
淫與色千古難斷,非他人之誘惑,心思不正自被惑,實乃己惑己。

所以古人說色不迷人人自迷.....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8/31 07:2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