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三十六雷山人〈上〉
2021/08/02 04:48
瀏覽613
迴響0
推薦56
引用0


揚州的東側有一個很大的鎮子,名曰「仙女廟」。相傳是在從前有二位分別是姓與姓的仙女曾在此居住時,因為該地的河道長期淤積、船隻難以航行,百姓深感不便,這二位女仙就召來了白龍將河道疏濬開通成為一條大河。當地又曾經發生流行疾病,許多鄉親相繼因疫病而死,二位女仙顯靈請來了藥王菩薩布施神水,救活了成千上萬的人。因為二位女仙的靈蹟眾多,當地人感念仙人恩德所以立廟祭祀,並以「仙女廟」做為鎮子的名字。

 

就因為鎮旁有這麼一條暢通的大河,所以往來的船隻眾多。曾經有一個船夫,是巢州(今安徽省巢湖市人,這一日船停在仙女鎮的碼頭,自己就在船頭處小睡,順便曬曬太陽。突然一陣大風從西邊吹來,隔壁船的桅杆竟然嘩啦一聲、硬生生的就被這陣大風吹斷,這如甕般粗的斷木桿更是不偏不倚的砸在那巢州船夫的腦袋上,他的頭就像雞蛋一樣被砸碎了,當場昏死倒臥、血如泉湧。

 

鄰近幾艘船上的青壯後生紛紛上前查看試圖搶救傷患,卻見巢州船夫的腦袋已經被斷木削去將近一半,腦漿都流出來了,幾乎沒有活下去的可能,只是他的胸口心頭處還有些溫暖、一息尚存,眾人著急萬分卻都不知該如何施救,同時岸上圍觀的上百人也都只能惋惜的嘆氣,也都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一試。

 

忽然,有個身上穿著羊皮襖子、披著氈巾,腳上穿著青鞋、布襪的人,拎著一壺酒,從遠處十分優閒的慢慢朝碼頭這兒走來,眾人看見他便突然歡呼的說:

 

三十六雷山人回來了!」

 

這位人稱「三十六雷山人」的人,是甯海縣(今浙江省寧波市寧海縣人,向來精通於運用符咒的道術,並曾經以此救活過許多人,大家請教他的姓名,他自稱是「三十六雷山人」,所以大家就都這樣稱呼他。此人以船為家,已經將船停泊在仙女廟碼頭很長一段時間了。

 

手中拎著酒壺的他見眾人朝著自己簇擁而來,七嘴八舌的懇求他施展勅勒符咒之術,救那重傷的巢州船夫一命。山人心知此事也只有自己有可能辦得到,萬萬無法推辭,將手中的酒託人送回自己的船上,緩緩的登上事故船隻,從一片血泊之中觀察巢州船夫的臉,已經是模模糊糊的難以辨認,見傷者傷勢如此嚴重,嘆了口氣,說道:

 

「此人傷得實在太重了,恐怕難以馬上救活啊。」

 

眾人紛紛哀求著說:

 

「大家都知道山人您是能起死回生、令白骨生肉的高人。這個巢州船夫受雇於船主,獨自一人離家千里,只為了能養家餬口而已。如果承蒙山人您盡力相救得以活下來,這也是積了莫大的陰德啊。」

 

山人點了點頭,命人取來一個小盆子,將它洗滌得非常乾淨,然後裝滿河水,二指併攏伸直如戟,對著那盆水念咒念了一段時間,口中喃喃的不知道在念些什麼。就見那盆水的水面逐漸的凸起,最後形成一個像水晶球的模樣,山人見狀高興的說:

 

「太好了,此人還有救。」

 

又接著對著那水球念著咒語,過了一會兒之後,張口將那水球吸入口中,然後朝著巢州船夫的臉上噴去,頓時傷處不再流血,那噴去的清水也都被染成紅色。山人又對著那盆清水念咒成球,再吸了一口後噴去,如此重複二、三次後,這才能辨認出巢州船夫的面容模樣,傷勢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山人命人找來一個椰子殼做成的水瓢,在傷處比劃、修整大小形狀後,安在傷處代替被削去的腦殼,裡面則用豆腐渣填充以代替腦漿,外面又糊了二層白紙用來補皮肉。揉捏端正後,用一床布棉被將巢州船夫全身蓋著,再對著他念咒,這一念就又念了約半個時辰(今一小時。,忽然聽見被子底下的人逐漸發出了呻吟的聲音,山人此時似乎也是累得脫力、倒臥在船板上,隨即一個打滾後一躍而起,對大家說:

 

「治好了。」

 

有人上前去掀開了被子,就見巢州船夫的腦袋已經恢復完整的模樣,正瞪大了眼睛看著身邊圍著一大群人不明所以,就像是一個大病初癒、持續昏睡的人剛醒過來的樣子。而山人則是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想必也是非常的辛苦啊。但見山人理了理衣裳後頭也不回的離去了,大家都知道山人行事清廉,從不收取任何謝資,就紛紛對著他焚香跪拜,誠心的稱呼他為神君,藉以表達感謝之意而已。

 

到了晚上巢州船夫就能夠自行支撐著身子起來坐著,吃飯喝水看起來一如平常,旁人問他感覺如何,巢州船夫說:

 

「剛才就像是做了一場夢似的,只感覺魂魄飄搖不知道該去哪兒。」

 

只是巢州船夫還是有些後遺症,此後變得癡傻,不像從前那般頭腦清醒。看見曾經的夥伴甚至都不認識了,從前許多經歷的事也大多忘了。若仔細觀察他的表現則是痴痴迷迷的,聽他說話的內容往往錯誤百出、讓人難以理解。有人說:

 

「人的聰明都與腦子有關,他因為腦漿流失,雖然用豆腐渣填補了,終究比不上原本的腦子好使,這才變成了一個冥頑不靈的傢伙啊。」

 

也有好奇的人伸手用指頭叩敲巢州船夫的那塊腦殼,還會發出像敲擊木瓢般的「登登」聲哩。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竹西」,也是揚州的別稱,因竹西位於今揚州市江都區北方,原本是隋朝隋煬帝楊廣的故宮、於唐朝改為智禪寺(又名竹西寺),因其氣勢雄偉故而出名。曾毀於兵災,雖也曾重修,在中共建國之後便將殘址完全拆除。

 

:「康、杜」,「杜」是指位於仙女鎮運鹽河北岸的東陵聖母廟所供奉的東陵聖母,因其未成仙之前曾嫁給姓的人,故隨夫姓。見晉朝葛洪、《神仙傳.卷六.東陵聖母》:

東陵聖母者,廣陵海陵人也。適杜氏,師事劉綱學道,能易形變化,隱顯無方。杜不信道,常恚怒之。聖母或行理疾救人,或有所之詣,杜恚之愈甚,告官訟之,云聖母奸妖,不理家務。官收聖母付獄,頃之,已從獄窗中飛去,眾望見之,轉高入雲中,留所著履一緉在窗下,自此升天,遠近立廟祠之,民所奉事,禱祈立效。常有一青鳥在祭所,人有失物者,乞問所在,青鳥即集盜物人之上,路不拾遺。歲月稍久,亦不復爾。至今海陵海中,不得為奸盜之事,大者即風波沒溺、虎狼殺之,小者即病傷也。

 

「康」指該東陵聖母廟的住持、女道士康紫霞。見唐朝段成式、《酉陽雜俎.卷八.夢》:(節錄)

揚州東陵聖母廟王女道士康紫霞,自言少時夢中被人錄於一處,言天符令攝將軍巡南嶽,遂擐以金鎖甲,令騎道從千余人馬,蹀虛南去。須臾至,嶽神拜迎馬前。夢中如有處分,嶽中峰嶺溪谷,無不歷也。恍惚而返,雞鳴驚覺。自是生鬚數十根。

 

:「來其」,或作「黎祁」、「犁祁」,豆腐的別稱。古時候「來」、「黎」同音。又宋朝詩人陸遊在他所創作的《鄰曲》:

濁酒聚鄰曲,偶來非宿期。拭盤堆連展,洗酺煮黎祁。

烏牸將新犢,青桑長嫩枝。豐年多樂事,相勸且伸眉。

 

也自行註解「蜀人名豆腐曰『黎祁』。」

 

:「炊許」,古時候做一頓飯的時間約今半個小時。而一個時辰相當於今二個小時。故原文的「約兩炊許」則相當於今日的一個小時。

 

:「紕繆」,「紕」音「披」,錯誤。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四三十六雷山人

 

竹西之東有巨鎮,曰仙女廟。相傳在昔,康、杜二仙女棚棲於此,苦河道久迂、舟楫已斷,仙召白龍開濬成大渠。又苦疾疫流行,死者相繼,仙召藥王施神水活萬人。釵笄靈蹟,土人祀之,遂以名鎮。

長河一泓,客舟最夥。嘗有巢州弄檝某,是日小臥船頭,藉日曝背。突大風西來,隣舟檣桅竟砉然傾折,斷木粗如甕,驀擊某首,首為碎,倒臥昏暈,血湧如紅泉。隣舟之子多人來瞰,見某首己為木削去其半,萬難復生,惟心頭尚溫,急切莫救。岸上觀者將至百人,亦皆咨嘆,莫展一籌。

忽有甯海縣人某亦久泊於此者,是時正攜壺貰酒將歸舫,青鞋布襪、羊裘氈巾,遠遠而至,意態極閒。眾見其來,遽歡呼曰:

「三十六雷山人至矣!」

因擁而告之且求其施勅勒、賜再生。蓋某素工符咒,活人甚多,人呼之為「三十六雷山人」者,實山人自道耳。山人知不可却,以酒浼人送之回,緩緩登舟,於血泊中覘某面目,已模模糊糊不復辨認,曰:

「傷重哉,恐雖速效。」

眾哀之曰:

「山人乃生死人而肉白骨者。某千里孤身傭於舟主,倘蒙盡力,亦大陰功。」

山人命取甌來,洗滌極潔,而後汲河水使滿,戟指咒移時,喃喃不知作何語。視水漸凸起如水晶毬,山人喜曰:

「是尚可救也。」

又咒移時,口吸而噴其面,血頓止、水盡赤,又吸而咒之,再噴再咒,某之面目始辨,傷亦分明。命取椰子瓢至,補左額之缺,中實以來其渣滓所以代腦漿,外包以白紙兩層所以補皮肉。端正訖,覆以布衾,再對之咒約兩炊許,忽聞衾底人漸作呻吟聲,山人即伏身船板上一滾躍而起,曰:

「愈矣。」

啟其衾,某之首已整,瞠目凝視,若久病始甦者。而山人則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想亦大辛苦也,拂衣而去。眾知其廉,惟焚香羅拜、呼以神君,感謝而已。

某至夕,即支撐起,坐飲瞰如常,自云:

「方纔如夢寐,魂魄無所適從。」

由是痴愚,不似從前之清醒。視夥伴皆絕不相識,生平所事無復記憶者。視其狀,若痴若迷,與人言語,紕繆不可以理解。或云人之聰明在腦,緣腦漿流去,腐渣終頑物也。以指叩其左額尚登登作木瓢聲。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