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粉郎〈六〉(完)
2021/08/01 05:10
瀏覽1,331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就這樣郁炳南在王府中又住了一年,遠離家鄉數年,不免也動了返鄉的念頭。義妹翠芙娘子知道了,就代為向王爺請求,希望王爺能幫郁炳南安插一個地方官職,讓他能夠衣錦還鄉、榮歸故里。第二天,王爺果然要郁炳南呈交一張個人履歷,之後不到一個時辰,朝廷就派發了人事命令,通知郁炳南已經被核准經由捐官的方式授任為司馬大夫。在辭別的前一晚,翠娘帶著先前那名心腹的婦人前來與郁炳南話別,說:

 

「您與我雖然是假的兄妹,卻也因此能讓我不再有獨自一人身在異鄉的感覺,也讓其他王爺的姬妾們不至於有藉口嘲笑我,這些都是拜兄長所賜的,妹妹非常的感謝您。」

 

隨即有名婢女一起抬來了一只木箱,箱子封鎖的很是嚴密堅固翠娘又接著對郁炳南說:

 

「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請您收下。您將它帶回去後,這一輩子的吃穿都不用愁了。」

 

之後,翠娘便流淚與郁炳南道別,先行告辭回去了。

 

第二天早晨郁炳南起床後,王爺特別在中堂置辦了一桌酒席為郁炳南餞行,又送了他許多貴重的禮物,賓主之間深厚的情誼是筆墨難以詳細描述的。席間,王爺問郁炳南

 

「算來你已經三十歲了,居然還未娶妻成家嗎?那麼本王就送一個婢妾給你當妻子吧。」

 

郁炳南心知王爺的性格,此事定然推辭不得,也就不再客套,起身向王爺大禮拜謝,然後就上路出發,而車後果然多了一輛車子尾隨而行。途中抵達旅館投宿過夜,郁炳南將後車的簾幕掀開,一名美女從車中緩緩的出來。郁炳南見她有著一張可愛的圓臉,模樣與以前在廬陵所見的仙人白雲英很是相像。隨車的老媽子向郁炳南介紹,說:

 

「她就是王爺送給你的美人。」

 

郁炳南很高興的握住美女的手,詢問對方的姓氏、籍貫,美女說:

 

「我姓,小字雲貞,也是從小就被賣進王府的,向來受到翠芙娘子的憐愛,所以才有機會能跟隨夫君一同離去。」

 

於是郁炳南就在回鄉途中臨時租了一處宅邸暫住一段時間,與白雲貞舉行婚禮,並私下將從前在故鄉遇到仙人白雲英的事情經過詳細的告訴白雲貞白雲貞驚訝的說:

 

「我真的有一個姐姐喔!我的父親曾經與一名狐女親近將近十年之久,也與她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雲英,後來狐母離去,那位雲英姊姊也失去了蹤影。夫君先前遇到出手相救的那位應該就是我那久未謀面的姐姐,今日你我能成為夫妻,一定是姐姐暗中促成的。」

 

郁炳南至此更是佩服仙狐白雲英能未卜先知,當即焚香遙祭叩謝白雲英這位大媒人,造就了這段奇異而美好的姻緣

 

夫妻倆返回吉安府,安頓好之後,將翠芙娘子送的那個箱子打開查看,箱子裡面裝著的都是金子、珍珠、寶石與美玉,郁炳南將這些珍寶變賣之後就成了大富翁。

 

白雲貞對待丈夫非常的恭謹細心,夫妻之間也非常的恩愛,只是夫妻倆結婚二年了,白雲貞的肚子始終沒有動靜,令郁炳南有些憂慮焦急。同樣求子心切的白雲貞就齋戒沐浴後,乘坐著裝飾精美的車子前往武功山朝拜神明,祈求神明保佑能賜予一個兒子以延續郁家香火。回程途中,白雲貞聽見路旁草叢中傳來嬰兒呱呱的哭聲,尋聲找去,見到一個包裹在錦緞襁褓中的男嬰。嬰兒眉目清秀、白嫩如雪的肌膚隱隱散發著光澤,身上掛著一個錦囊,錦囊中有一張碧玉色的紙箋,上面寫著:

 

「吾妹得嫁,妹倩得官,皆姊所心喜者也。姊息靜深山,誤墮塵趣,月內產一嬰孩,名曰『粉郎』。山中苦無位置,願吾妹拾而代撫育之,長成即為妹嗣。兒多福澤,必振家聲,舐犢之情,類我之喚,幸勿棄擲,有負蹇修。珍重餐眠,不盡欲言。阿姊雲英手書。」

 

大意是:我的妹妹能嫁給郁炳南、妹夫能夠擔任官職,這都是令姐姐我心中感到高興的事。

姐姐我在深山中調息靜修,仍難逃宿命而誤入塵世的情障之中,因此在這個月生下了一個嬰兒,我為他取名為『粉郎』。只是身在這山中苦於無法好好的安置照顧這麼幼小的孩子,希望妹妹能將他帶回去代為撫養、好好的教育他。這孩子長大後就算是妹妹家的子嗣,而且他的福澤深厚,一定能光宗耀祖、振興你家的門楣。更希望妹妹能像對待親生子女一樣好好的愛護這孩子,不要狠心拋棄他,因而辜負了我這個大媒人撮合妳們夫妻倆的一片心意。

妳們夫妻倆要吃好喝好、多多保重,想要說得話太多了,就此先打住吧。

阿姐雲英手書。

 

白雲貞喜出望外,將嬰兒抱回家去,僱了奶媽餵養,夫妻倆因此也算是有了孩子,自然是悉心照顧,而且仍舊喚這孩子為「粉郎」,以表示不忘白雲英的救命與媒合之恩。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郁炳南憑著一技之長,因此能由貧而富,進而由富而貴、得佳麗、擁嬌兒,這樣的際遇,也是當初郁炳南在離鄉背井初發到外地求發展時,所萬萬意想不到的結果。

 

噫!由此可知,人怎麼能忽視這謀生技藝這件事呢!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移晷」,日影移動,比喻經過一段時間。

 

:「司馬大夫」,明、清官職並無此稱謂,按前文應該是指任職於隸屬兵部的地方相關文職職位。

 

:「舁」,音「於」,抬舉、扛抬。

 

:「鐍」,音「決」,箱子上安鎖的環形鈕、鎖,也指上鎖的動作。

 

:不腆之儀,「腆」音「舔」,豐厚;「儀」,禮物。「不腆之儀」即不豐厚的禮物。為送禮時的謙詞。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一生吃」後一字  不清楚,按前後文義應是「穿」字無誤。

 

:「貺」,音「況」,贈、賜與。

 

:「巹」,音「僅」,古時行婚禮所用的酒杯。

 

:「蹇修」,「蹇」音「簡」,相傳為伏羲氏的臣子,專理婚姻、媒妁。後用為媒人的代稱。

 

:「妹倩」,「倩」字古時候也指女兒的丈夫,即女婿。「妹倩」則依此類推,特指妹妹的丈夫,即妹夫。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四粉郎

 

郁生,名炳南、字雲卿,吉安三顧山人,幼失父,隨兄嫂以居。

……

晨起,潛覓石峰下物,掀苺苔寸餘,即得白鏹一笏,約五六兩。

……

次月,鋪主人回,見壁上寫生驚為至寶,問何來?

……

候三日,竟杳然。乃徒步詣某王邸,見門首坐皤腹健兒三、四輩,皆虎其貌者。

……

一夕,王入直侍上方宴,三更未回。

……

居一年,生動歸念,翠芙乞王為營一外職榮鄉里。明日,果索履歷去,日未移晷,己納資為司馬大夫矣。拜辭先一夕,翠芙攜前婦至與之話別,曰:

「假骨肉聊慰旅情,然由是儕輩不致齒冷,皆君賜也。」

旋有兩婢舁一木箱至,封鐍甚嚴,曰:

「區區不腆之儀,俾壯行色,將之去,一生吃  (穿)不盡矣。」

洒淚與訣。

晨起,王置酒餞中堂,厚貺隆情不可罄述。問生曰:

「君年而立尚守鰥耶?願以一婢為贈。」

生拜謝,遂行,果有一車隨之後。至旅館啟氈帷,一豔色女子冉冉出,粉面團團,與昔在廬陵所見白雲英相伯仲。同來老媪云:

「此即王所贈之佳人也。」

生大喜,握手問姓氏?女自云:

「白氏,小字雲貞,亦幼鬻王家者。素得翠芙娘子憐,故得以隨君去。」

生即解橐,中途賃館舍行合巹禮,私以故鄉遇仙人白雲英事詳告於女。女云:

「有是哉。妾父曾狎一狐婦將十年,育一女名雲英,狐母去而姊亦旋杳。郎所遇者果是宜其援也。」

生至是始服狐女能先知,焚香遙叩蹇修焉。

回吉安,啟箱視之,皆金珠寶玉,鬻之遂成巨富。雲貞事夫尤篤,伉儷惟越兩載而不育,生頗憂之。雲貞齋沐,乘香輿往朝武功山神,求賜石麟俾延嗣續。歸途聞草中有呱呱啼者,覘之,一錦襁裹一嬰兒,眉目如畫、雪膚瑩然,囊一碧玉箋,書云:

「吾妹得嫁,妹倩得官,皆姊所心喜者也。姊息靜深山,誤墮塵趣,月內產一嬰孩,名曰『粉郎』。山中苦無位置,願吾妹拾而代撫育之,長成即為妹嗣。兒多福澤,必振家聲,舐犢之情,類我之喚,幸勿棄擲,有負蹇修。珍重餐眠,不盡欲言。阿姊雲英手書。」

雲貞喜出非望,抱待而歸,傭乳嫗哺之。遂有子,仍其名曰「粉郎」。

 

懊儂氏曰:

一技之長,遂由貧而富,由富而貴,得佳麗、擁嬌兒,在昔辭鄉就道之時,所萬萬意念不及者耳。

噫!人之於技又安可忽乎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