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粉郎〈一〉
2021/07/27 00:30
瀏覽585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位於吉安府(今江西省吉安市泰和縣南五十里的三顧山,這裡有一個姓郁、名炳南、字雲卿的人,幼年時父親就過世了,從小隨著兄嫂一起生活。後來,兄也不幸過世,嫂子厭惡年少的郁炳南只會遊手好閒不幹活,要他學做生意也不肯去,成天跟著那些無賴夥伴們鬼混,又沉迷於賭博,怎麼勸都不聽,因此一氣之下就將他趕出家門,也從不給他好臉色看。

 

有一天早上,郁炳南厚著臉皮前往嫂子家討要了吃喝,吃飽喝足後就步行前往廬陵城尋找那些狐朋狗友們,卻不知何故一個也沒找到,只能獨自一人穿著破衣、戴著破帽子在瞎逛著。

 

忽然,一輛裝飾華麗的車子如水波般閃亮亮的出現在眼前並朝著自己而來x2,車中坐著一位美女,頭戴珠冠、身穿繡襖,容貌姿態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十分的美,一縷脂粉的香味也突然撲鼻而來。郁炳南又見那美女的櫻桃小口正在嚼著紫檳榔,另還有一塊嚼過的紫檳榔則正放在手掌中藉著秋陽曝曬著,那纖纖玉指上還沾著點點如胭脂般的紫檳榔汁液,襯映著美人的容顏可說是美得無法形容。郁炳南就尾隨著車子,找著了時機突然攀著紅色的車輪蹬上了車旁,伸頭張口就將美人手中的那一半紫檳榔咬入口中、胡亂嚼了三兩下就吞入肚中後跳下車去。可是車上的美人卻只是看著郁炳南而面帶微笑,似乎對他的無禮舉動不以為侮。如此反應反倒是讓郁炳南愣了ㄧ下,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那車子便已駛向遠方了。

 

到了晚上,郁炳南就借住在縣裡的一處荒廢的寺院中,屋內只有一截殘餘的蠟燭散發著微弱的燈光。郁炳南鋪好了乾草堆準備睡覺,躺平了默默回想著美人那美麗可愛的酒窩,而且並未對自己輕薄舉止而生氣的反應,幻想著美女是否對自己有意思。

 

正當胡思亂想之際,郁炳南忽然覺得胸腹間一陣噁心便吐了一地,將早餐以及紫檳榔的渣滓都吐了出來,吐得滿地狼藉、衣袖都沾上了不少嘔吐物。好不容易稍微停止嘔吐,但仍感覺噁心,忍不住又再吐了,這回吐得口水中都帶了血絲,也因此頭昏眼花,無法站起身子來。

 

此時郁炳南耳邊突然響起了玉珮撞擊發出的叮咚聲響,那華車中的美人已經翩然的推門入內,後方跟隨著一名年輕的婢子,模樣也異常的美麗郁炳南心中暗想

 

「這一定是因為自己的無禮舉動惹得美人生氣,這才遭到小小的懲罰,以至於誤吞下了有毒之物。眼前的美人一定是仙女,前來向我興師問罪的!」

 

於是郁炳南主動跪伏在地向美人叩首謝罪、自己承認自己的過錯並表達慚愧之意,請求美人寬恕、饒了自己一條小命。美人笑著說:

 

「你不要害怕,我是仙人。你的嫂嫂恨你成了為非作歹的惡人,就將白砒霜磨成了粉末摻雜在今日的早餐中給你吃了。我因為我有個妹妹日後註定要嫁給你為妻,這才故意以紫檳榔和著唾液引誘你吞了,借用這種方法醫治你,否則你已經列在了冥府的勾魂冊上了,還能活著嗎?不然就算是沒有這層原因,你在大街之上對我如此無禮,我又如何能放過你?你剛才吐出來的東西必須趕緊收拾乾淨後扔到溪水之中,不然恐怕貓狗誤食會意外傷害了牠們的性命。」

 

聽完美人的說明後,郁炳南這才明白原來是仙人救了自己一命,感激的又磕了幾個頭,說

 

「都怪我這個不肖子沒出息,成天鬼混、不務正業,才會被嫂嫂趕出家門,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也不知道將來應該何去何從,還請仙人能指點出路,小人感激不盡。」

 

美人說:

 

「你可以前往燕臺(今河北省一帶),或許會有奇遇而且會得到佳人為伴。不過你一定要痛改前非,若是再犯那誰也救不了你了。」

 

郁炳南有些為難的再向美人叩拜,曰:

 

多謝仙人指點,只是小人我兩手空空,身上一個子兒都拿不出來,又如何出發遠行前往燕臺呢?」

 

美人說:

 

「我已經為你打算好了。」

 

說著便抬手指著庭院前方一座英石假山,接著說:

 

「你往那假山下挖掘一寸多深,就能得到一點財物,就勉強送給你當作路費吧。」

 

郁炳南因而感謝的說:

 

「小人倘若能因此有一點點進步、不再被嫂嫂白眼相待,一定會準備香花以奉祀仙人。還請仙人告知尊姓大名。」

 

美人說

 

我叫白雲英。」

 

說完,綵袖一揮,仙人白雲英與隨行婢女就都消失不見了。郁炳南因此更加的驚訝,也暗暗發誓絕對要謹遵仙囑、痛改前非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殂」,音「ㄘㄨˊ」,死亡。「殂喪」,去世、婉言人死。

 

註x2:「香輿」,原指使用於葬禮儀式中的「香亭」,此處「輿」直接當作「車」解,「香車」是指用香木做的車,泛指華美的車或轎。又指神仙乘的雷車(即「阿香車」,見《小小說 – 阿香行雷識臨賀》)。

「粼粼」,形容水流清澈、閃亮的樣子。

 

:「紫檳榔」,馬檳榔的別名,又名馬金囊、馬金南。有治療難產、絕育、惡瘡腫毒的藥效。見明、李時珍、《本草綱目.果之三》.馬檳榔:

馬金囊(《雲南志》)、馬金南

【集解】

時珍曰︰馬檳榔生滇南金齒、沅江諸夷地,蔓生。結實大如葡萄,紫色味甘。

內有核,頗似大風子而殼稍薄,團長斜扁不等。核內有仁,亦甜。

【氣味】

甘,寒,無毒。

核仁

【氣味】

苦、甘,寒,無毒機曰︰凡嚼之者,以冷水一口送下,其甜如蜜,亦不傷人也。

【主治】

產難,臨時細嚼數枚,井華水送下,須臾立產。再以四枚去殼,兩手各握二枚,惡水自下也。欲斷產者,常嚼二枚,水下。久則子宮冷,自不孕矣(汪機)。傷寒熱病,食數枚,冷水下。又治惡瘡。

 

:「藁」,音「搞」,本指一種多年生的草本植物,莖直立中空,根可入藥,又稱「西芎」、「撫芎」。又指禾桿。

 

:「靨」,音「葉」,面頰上的微渦,俗稱為「酒渦」。

 

:「儇薄」,巧佞輕佻。「儇」,音「宣」,輕浮、聰明而狡猾。

 

:「婉孌」,年輕美好的樣子,借指美女。「孌」,音「ㄌㄨㄢˊ」,模樣美好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四.粉郎

 

郁生,名炳南、字雲卿,吉安三顧山人,幼失父,隨兄嫂以居。兄殂喪,嫂惡其游蕩不習商賈,惟日逐無賴子游,性嗜博奕,神魄昏迷,故屏逐之,不與以顏色。

一日,偶詣嫂處索飲食畢,步至廬陵城尋狎友不遇,殘衫破帽、煢煢獨行。忽一香輿粼粼而至,中坐一好女子,珠冠繡襖,儀態萬方,粉黛之香遽透鼻。觀櫻口嚼紫檳榔,塊置掌心藉暴秋陽,玉笋纖纖,胭脂點點,襯映極妍。生尾之行,遽攀朱輪,就美人手中攫其口澤而吞咽之。美人微笑,似不以為侮。倏忽之間,車已去遠。

夜夕,僑宿於邑之廢寺中,熒熒瓦檠燈,將藉藁僵臥。默憶美人嬌靨,且不怒己之儇薄,未免有情。正描繪間,忽胸膈作逆,嘔出晨餐及檳榔渣滓,狼藉滿地、衫袖沾濡,心頭猶衝突不已,再嘔之,則津液帶血、頭目炫搖。耳際忽聞玉佩丁冬,香輿之美人已翩然入闥,後隨一婢亦婉孌絕倫。生默揣:

「當由已之無禮致干,薄譴毒物誤吞,目前美人必神媛,來興問罪師者!」

伏地叩謝、自陳愧悔,乞貸殘生。美人笑曰:

「子勿怖,我仙人也。子之嫂氏惡子非人,己研白砒石雜晨餐食子矣。我因舍妹終必偶子,故以檳榔爛嚼和以津唾與子吞之,曲為醫治,否則子登鬼籙尚望生耶?卽不然,街衢無禮,能恕子耶?所唾急宜掃除棄之溪水,恐貓犬食之誤傷物命。」

生始悟仙人之援己也,再拜曰:

「不肖之軀,側立無地,投止無門,未識何所終極,求仙人指南。」

曰:

「子當往燕臺,或有奇遇且得佳人。然宜痛自改悔,違則殆矣。」

又再拜曰:

「條條一身,絕無資斧,如何長征?」

曰:

「已為子籌之矣。」

指庭前英石峰曰:

「此下掘寸餘,即得些許物,聊以贈行。」

因感謝曰:

「倘有寸進不為嫂氏白眼,當以香花奉祀仙人。乞示姓氏。」

曰:

「白雲英也。」

言已,綵袖一拂,艷質杳然。生益驚駭。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