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坐地虎〈上〉
2021/07/25 01:37
瀏覽629
迴響1
推薦51
引用0


平阿的某公,以擅長為人寫訴狀而聞名鄉里,鄉親們對他是又敬又畏,都稱他為「坐地虎」。這位坐地虎曾經投遞了一張狀紙給縣官,裡面寫著:

 

「邑之兩猾某、某,是日其一以白布纏頭、鳴鑼上莊,連傷二命;其一手執長戟,剌殺生之老母。」

 

大意是:縣裡有兩個奸詐不誠實的某人與某人,某日,其中一個頭裹著白布的人,敲鑼打鼓的來到村中,連傷了兩條性命;另一個手握長戟,刺殺了學生我的老母。

 

見出了人命案子,縣官大為驚訝,立即率領衙役、兵丁,鳴鑼開道徑直來到了案發之地,但舉目所見村莊之中安靜祥和,完全沒有鬧出人命的樣子。就見那坐地虎衣著整齊的出來迎接縣官,神情態度也是十分的悠閒,一點也沒有母親遭歹人刺殺身亡的哀戚模樣。縣官就質問他:

 

「你說的連傷二命的受害者,以及令堂的遺體如今在何處?本官要親自相驗!」

 

坐地虎故作驚訝的說:

 

「學生的母親平安健康,大人為何說出如此不吉利的話來呢?」

 

縣官聽了很是生氣,就將坐地虎的訴狀拿了出來,說:

 

「這些事不都是你的訴狀上寫的嗎?」

 

坐地虎又裝作恍然大悟又再度驚訝的說:

 

「原來大人您說的是這幾件小事啊。那一日有一個定期來賣麥芽糖的人,頭上包著白布遮陽、沿路敲著小銅鑼,到村中販賣糖人偶,不小心踩死了二隻小雞仔。另一個是村裡的某人,那天拿著一長竹竿趕著鴨群,碰巧學生所養的一頭老母豬擋住了鴨群的去路,鴨群受到驚嚇而四處亂飛,那人一怒之下就將豬殺死了。學生的訴狀中漏寫了一個『豬』字,讓大人您擔驚受怕,真是抱歉啊。」

 

縣官知道自己被他耍了,雖然生氣卻也無可奈何,只能咬牙切齒、怒氣沖沖的下令回衙門去了。

 

雖然坐地虎善於詭辯,不過他為人非常的剛毅正直,遇見不公平的事一定會幫受害者代筆書寫狀紙;若是對方請託之事本就不合理,坐地虎也從不會答應動筆代寫一個字。

 

有一天,坐地虎到肉舖買肉,肉舖的老闆一邊切肉一邊開玩笑的對他說:

 

「你善於寫狀紙告人,像我這樣沒有犯罪的人,如果你能用一張狀紙就讓縣大老爺下令打我的屁股,那我就送你一個豬肘子以及十斤酒。」

 

坐地虎聽了之後微笑著說

 

「我與你又沒有過節,為何要讓你遭受皮肉之苦?」

 

肉舖老闆說:

 

「我只是想藉此試試看你的功力而已,如果你成功了就依約請你吃喝一頓,如果不成,就讓我打你一拳。」

 

坐地虎就答應接受這個挑戰,說:

 

「行,就這麼說定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平阿」,原漢朝時的封國平阿侯國,位於今安徽省蚌埠市懷遠縣西南六十里的平阿山下,後改為縣,東晉後廢。南北朝時期喬置於今江蘇省高郵市安徽省天長市交界處。

 

:「刀筆」,古人在木片、竹簡上書寫,寫錯時用刀削去,所以讀書人或政客需常隨身攜帶刀和筆,以便隨時修改錯誤。借指寫作文章。

 

:「餳」,音「型」,糖稀、麥芽糖。

 

:「餳人」,糖人偶,但不清楚是指以糖加水煮熟後,畫出各種圖案的畫糖人;還是將糖稀熬好,用一根麥秸杆挑上一點糖稀,在對這麥秸杆吹氣,糖稀隨即像氣球一樣鼓起,再通過捏、轉等手法配合吹氣,塑成各種造型的吹糖人。

 

:「  」,音義待查,應同「彘(音「志」)」,豬。「彘肩」,豬肘子,豬大腿和小腿之間的關節處,分為前肘和後肘。

 

:「莞然」,又作「莞爾」,微笑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四坐地虎

 

平阿某公,以刀筆鳴於鄉,人畏之,名曰「坐地虎」。嘗授狀於宰曰:

「邑之兩猾某、某,是日其一以白布纏頭、鳴鑼上莊,連傷二命;其一手執長戟,剌殺生之老母。」

宰大驚怖,人役呵導而來,莊殊寂然,虎冠服出迓,意亦閑閑。宰問:

「連傷何命?及爾母尸骸何方候驗?」

乃佯驚曰:

「生母安健,長官何語出不祥?」

宰怒,語以所投狀。乃啞然失驚曰:

「小事耳。其日一賣餳者,白布蓋額以避日光賣餳人,例擊小銅鑼至生莊,失足誤踏殺雞雛二耳。其一村某,持長竹放鴨,生所豢豬適當鴨,群鴨驚飛,某怒刺殺生豬,乃剌殺老母豬也。筆下誤落豬字,有驚長官不淺哉。」

宰怒其戲謔,無如何,切齒而去。

然性最侃直,見不平事即捉刀,非理事從不秉筆。

一日,至屠肆貨肉。屠某戲語虎曰:

「公善告人,如某無罪民,若能以一紙即拍某臀,當酬以  (彘)肩一、酒十斤。」

卽莞然曰:

「與爾無隙,何苦楚爾?」

曰:

「姑以之驗子之技,應則如許酬,否則某且拳子。」

虎應曰:

「諾。」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快樂水兵甲狗狗
2021/07/28 22:09
這肉舖老闆太大膽了!
沒事何苦招惹刀筆先生?
現今社會大家都懂,須迴避那些學法律的傢伙!

一是不作死不會死,

一是律、法界應當自省為何世人恨訟棍、恐龍法官者多,難道不是因為顛倒黑白者多?打著人權、正義名號扭曲正義、無視被害者及其遺族者多?.....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7/29 07:1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