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箏娘〈一〉
2021/07/03 05:28
瀏覽1,148
迴響0
推薦57
引用0


關於雜技班子的故事中,有一位名叫的姑娘,她是哪裡人原作者已經忘了。箏娘有著西施般的眉毛、南子般的容顏,體態婀娜、模樣俊俏,談吐有禮、應對得體。許多豪門大戶的富二代們只要見過她的表演,都深深為她著迷,然而箏娘為人很是莊重,只要對方的言語稍微有些不敬,箏娘便會轉身翩然離去,不給那些紈褲子弟們任何親近輕薄的機會,更毅然的斷絕了他們任何的非分之想。

 

箏娘的父親某甲傳授給女兒運氣吐納等各種功夫,箏娘因此能以單單一隻玉足表演「商羊舞」,或是突然凌空飛行,躍上到柳樹的頂端梢頭停留著而不會掉下來,要下來時也會在虛空之中三次跳躍後安穩落地,從不假借著以纖纖玉手挽著柔軟的柳枝條輕輕借力,這是因為她將一身內力都集中用於雙足的結果。所以,箏娘雖然才不過十七歲,就已經幫助父親掙得了數萬兩的家產,也能與鄉里間的土財主們平起平坐了。箏娘私下問父親:

 

「孩兒難道最終不嫁人嗎?」

 

某甲猶疑了一會兒,思索著該如何對女兒說明,最後對箏娘說:

 

「你的終身大事是爹爹我始終放在心上,時刻不忘。然而那些金龜婿既非我們這樣的人家所能高攀的,一般的農家子弟又配不上妳。咱們父女倆走南闖北的,那些交通發達的大城市何處不至,往後妳何不趁機自行挑選一個心儀的女婿呢?」

 

這一日,某甲帶著女兒箏娘來到袁江旁開場表演,一時之間上至監管河道的主管官員,下至看守水閘的小吏,以及一般民眾甚至於地位低下的奴僕,均毫不吝嗇的從袖中取出賞錢扔至場中,爭相觀賞箏娘表演的雜技,以能親眼一見箏娘的俏麗模樣為榮。於是不論是在官署宴會的場合,還是在喧鬧吵嚷的茶館酒肆中,處處都是人們在討論著關於箏娘的雜技功夫、艷羨箏娘的才貌雙全。

 

次日到了中午時分,樹影略微偏斜,那袁江旁的大堤上車馬絡繹不絕、江中船支頻頻往來,都是滿載著遊客們前來趕場要觀賞箏娘的表演。

 

某甲帶著箏娘,父女兩穿著艷麗的服飾、騎著小馬出了城門註x2、尋找選定了一塊寬敞的空地,也不需搭起帳篷或掛起帷帳,稍微在周圍地上畫了個圈就成了表演用的廣場,然後讓女兒箏娘站立在場地中央。就見一名亭亭玉立、姿態嬌豔動人、身形姣好的猶如集趙飛燕楊玉環的優點於一身的美女,在場中輕啟朱唇發出清脆的聲音招呼了一聲,四周的人們便如螞蟻般紛紛集中過來等著看好戲上場。某甲站在場地的角落敲響了銅鑼後對觀眾們說:

 

「兒大終聘婦,女大終適婿,有緣即相逢,無綠不能遇。

縱跡千里遙,姻綠一綫聚,權雖月老持,茸闒那輕覷

寠人亦不妨,富兒亦不懼。但有赤繩牽,不要七香御。

請即鞠蹴場,手攫文鴛去。江南多芳春,早賦河洲句。」

 

這一首定場詩念完,某甲又敲了一陣銅鑼。這下有聽懂的人興奮的說道:

 

「這是這雜技老師父在當眾召女婿阿!」

 

這下讓現場許多單身漢都蠢蠢欲動,希望有幸能成為朝夕陪伴美人的東床快婿。而銅鑼聲嘎然靜止,某甲又向眾人說明招親的規矩:

 

「老夫的女兒就筆直的站在場地中央,各位當中不論貴賤,不管老少,也不計較相貌美醜,只要能藉著雙手將我的女兒抱起來讓她的雙足離開地面一寸以上的人,老夫就將女兒嫁給他為妻,即便此後老夫我獨自一人漂泊江湖也不後悔。

 

不過老夫的女兒仍是處子之身,依禮也不該輕易的讓他人接近。所以,有意挑戰的人,請先付五兩銀子,若之後不能抱起來,則這五兩銀子老夫就笑納了。

 

如過各位當中有願意上場一試者,請到此處排隊等候,千萬不要錯失良機啊。」

 

說完,又是一陣鑼聲乍響。而箏娘雖也是登場表演經驗豐富的人,但畢竟扯上了自己的終身大事,讓獨自站在場中的箏娘不免也羞紅了臉。某甲見狀又繼續鼓吹著說:

 

「老夫這個女兒雖然容貌醜陋,然而所到之處仍多蒙貴人所賞識,但迄今的確仍還是個處子,她的手臂上的守宮砂可以檢驗證明她的貞潔。」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角觝戲」,漢朝時對各種體育活動和樂舞雜技的總稱。包括角力、扛鼎等雜技、幻術和裝扮人物、動物的樂舞表演等。

 

:「南子」,春秋時期宋國公主,嫁衛靈公為夫人。生性淫亂,與宋國公子私通,衛靈公不加阻止反而縱容。太子蒯聵知道後刺殺她未果,於是逃亡宋國衛靈公去世後,南子遵照衛靈公意願,欲立公子繼位,公子推辭。於是改立蒯聵之子繼位,是為衛出公。之後蒯聵奪位為衛莊公,並殺死南子

 

:「商羊舞」,「商羊」是中國神話傳說記載的神鳥,帶來降雨。牠在飛舞時會下大雨,下雨前會用一隻腳跳舞。

 

:「椿庭」,指父親。古人以「椿」有壽考之徵、「庭」即「趨庭」的庭,所以世稱父爲「椿庭」。見《莊子.內篇.逍遙遊》:(節錄)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爲春,八千歲爲秋。

 

:「金龜婿」,指擁有高官厚祿的夫婿。典故來源請見《小小說 – 符袋魚龜皆有指

 

:「袁江」,又名秀江,古名南水牽水渝水,為贛江支流,位於今江西省宜春市

 

:「輿臺」,輿和臺是古代奴隸社會中兩個低的等級的名稱,後泛指奴僕及地位低下的人。

 

:「嫽俏」,俏麗,形容美麗漂亮的女子。

 

:「喧呶」,形容聲音嘈雜。「呶」,音「撓、ㄋㄠˊ」,大聲喧鬧。

 

註x2:「欵叚」,應是「款段」,小馬或駑馬。或形容馬行遲緩的樣子。

「城闉」,「闉」,音「音」,城內的重門。

 

:「闒」,音「踏」,樓上的單扇門、門樓上的屋子。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鞠」字後一字  〔左革右就〕,此字待查。疑同「蹴鞠」的「蹴」字。

 

:「守雌」,原意是以柔弱的態度處世。出自《老子》:「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

吳澄注:「雄,謂剛強;雌,謂柔弱。」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三箏娘

 

角觝戲中,娘忘其產自何郡。西之眉、南之臉,有態必俊,無詞不溫,大家富兒,咸為之惑。然箏娘頗莊重,語稍褻即翩然去,不可狎也。其翁教以運氣吐納諸術,能翹織足作商羊舞,飛行突上柳梢頭不為之墮,墮亦三躍而下,從不假纖手挽柔條輕借力,蓋其力均運於兩足故耳。年十七,已為其翁掙家資數萬金,可以抗鄉里。潛謂翁曰:

「兒終不適人乎?」

翁躊躇再四,曰:

「是誡椿庭所刻,不去懷者。然金龜婿既不可攀附,田舍郎又不足與儔。大邑通都何處不至,兒曷自相攸乎?」

一日,攜至袁江,上至監河,下至閘吏,以及輿臺賤人,咸袖資擲鏹觀箏娘戲,以一見其嫽俏為榮。於是官署宴會,茗肆喧呶,無不道箏娘、羨箏娘也。

時當卓午,樹影微斜,大堤之車、長河之舫,皆有游侶追續勝情。其翁攜箏娘,艷服騎小欵叚(款段)出城闉、覓廠地,不須結幃,即成廣場。命女立中央,亭亭然、楚楚然,燕瘦環肥,萃於芳體。嚶嚀一聲,人蟻集矣。其翁立場角、鳴鉦號於眾,曰:

「兒大終聘婦,女大終適婿,有緣即相逢,無綠不能遇。

縱跡千里遙,姻綠一綫聚,權雖月老持,茸闒那輕覷。

寠人亦不妨,富兒亦不懼。但有赤繩牽,不要七香御。

請即鞠  (蹴?)場,手攫文鴛去。江南多芳春,早賦河洲句。」

號已,鉦又鏘然鳴。眾皆知此老相攸,凡無妻者咸萌非分想。翁云:

「吾兒挺然立,不拘貴賤,不計老少,不分妍媸,能有以兩手抱之離地寸許者,即以女妻之。老子飄零所不悔也,然吾兒處子,不輕易與人近。請先擲銀五兩,不能抱之起者,銀徒入吾橐。有好男子,請登場一角,無失事機。」

言已,鉦又鳴。女獨立,色轉靦腆。翁云:

「吾兒雖陋,然到處多蒙貴人賞,至今守雌,臂上守宮砂可驗貞潔耳。」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