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海棠詞〈中〉
2021/04/13 04:40
瀏覽525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哄笑中,第二名女子笑罵道:

 

「妳這丫頭真該被打嘴巴,這種話豈是我們女兒家家的能說得出口的嘛!」

 

第三名女子笑著回嘴說:

 

「三更半夜的這裡又沒有外人,說出來讓妳們高興了,卻還讓妳詭辯奚落一番。」

 

過了一會兒,第四名女子說:

 

長夜漫漫,該怎麼打發時間排遣寂寞呢?」

 

第一名女子說:

 

「那麼還是讓婢子溫酒,大家開懷暢飲,就是最快樂的事了。」

 

隨即聽見有呼喚婢女的聲音,有邀請客人的聲音,有擺弄燈燭的聲音,有架鍋生火的聲音,有擺放碗筷的聲音,有移動安排桌椅的聲音,有彼此客套讓座的聲音。接下來就聽見屋內或是在划酒拳,或是在藏鉤猜枚,或是猜對方在倒扣的碗下藏著什麼,或是猜謎,什麼樣的遊戲都有。就這樣玩了一小會兒,第一名女子說:

 

「我們也可以稍微搖一下筆桿子,學學那些讀書人行個酒令。」

 

第三名女子說:

 

「要用什麼當題目呢?」

 

第一名女子說:

 

階下的秋海棠正盛開著,景色極為爛漫。這種花是婦人因相思之苦死後所變化而成的,又稱作『斷腸花』,因此看起來楚楚可憐、隨風搖擺,似乎是要繼續訴說那相思之苦的模樣。我們借此花表達各自的感想,聊以解嘲,這樣好嗎?」

 

第二名女子說:

 

「如此甚好,那麼就請大姐先開個頭吟詠詩作,然後我們依序接著創作。如果友人的詩不合規矩,就得罰酒囉。」

 

那位大姐說:

 

「此花不適合用在詩中,似乎以『小令』的格式作詞比較適當。」

 

眾人都點頭同意說:

 

「對極了。」

 

於是就聽見大姐以舒緩的長音吟誦著:

 

「碧梧金井芙蓉院,紅粧翠袖依稀見,小妹正梳頭,一枝開晚秋。

頰痕嬌粉浣,不管人腸斷,猶幸說無香,三生還斷腸。」

 

二姐聽完後說道:

 

「真是哀怨啊!」

 

就接著吟詠著:

 

「春人性格秋娘命,春韶無福三生定,索性再遲遲,與梅開一時。

檀心如豆大,中有情絲在,莫道此心酸,心酸人乍看。」

 

三姐說:

 

「二姊暗用『梅花聘海棠的典故,用詞真是精妙啊矣」

 

就吟詠著:

 

「夜深清夢依然好,惱人那有鶯啼攪,遮莫捲簾瞧,防他燭淚拋。

一般籬菊瘦,醉顏何須酒,人遠隔天涯,西風珍重些。」

 

四妹說:

 

「三姊著重在一個『秋』字,又如此有韻味,妹妹我應當甘拜下風了。」

 

隨即接著吟詠道:

 

「託根喜傍牽蘿屋,避寒也怕嚴霜酷,一穗嫩胭脂,夕陽殘照時。

前身思婦淚,粉蝶偎他睡,不管可憐儂,淚痕如許儂。」

 

三位姐姐聽完都說:

 

「小丫頭真該罰酒,故意作出這般哀怨的詞語,令人傷心。」

 

四妹說:

 

「小妹我也只是按照本意脫口而出,自然流露真情罷了。雖然如此,姊姊們不也是觸景生情、偶有所感而說出的絕妙好詞嗎

 

四妹說完,大家都很感傷,彷彿還聽到有人在捲簾旁暗自抽泣的聲音。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鼓舌」,形容多話詭辯、用花言巧語蠱惑別人。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箸」前有一字不清楚,應為「匕」字無誤。「匕」,指勺、匙之類的取食用具。也指短劍。

 

「姆戰」,應為「拇戰」,酒令的一種,也叫「划拳」、「豁拳」。因划拳時常用拇指,故稱。

 

「藏鉤」,古代的一種遊戲,亦作「藏鉤」、「藏彄」。相傳漢昭帝母鉤弋夫人少時手拳,入宮,漢武帝展其手,得一鉤。後人乃作藏鉤之戲,將人員分為兩方,一方把鉤藏在手裡,對方猜中則算贏。

 

「射覆」,古代的一種遊戲。把東西覆於器物下讓人猜。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先」字之後有一字不清楚,應為「賦」字無誤

 

「金谷」,原指晉朝石崇金谷園,借指仕宦文人遊宴餞別之處。「金谷之例」,即文人飲宴行酒令時的規矩慣例。

 

「入神」,形容達到精妙的境界。

 

:「興會」,意思爲偶有所感而產生的意趣。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二海棠詞

 

雁影一繩,蛾眉萬疊,嚴霜欲落,百卉俱枯。

有沈秀才者,無聊賴,煢煢走荒巖,循曲澗,日暮忘返。

……

一曰:

「妮子值得批頰,此豈閨門語耶!」

曰:

「深夜無人,落得鼓舌。」

一女曰:

「良夜迢迢,何以破寂?」

一女曰:

「還命婢子煮酒縱飲,大是樂事。」

旋聞有喚婢者,有邀客者,有彈燭者,有支鐺者,有安(匕)箸者,有布置几榻者,有彼此讓坐者,或姆戰,或藏鉤,或射覆,或猜謎,色色當行。一女曰:

「我輩亦宜小弄筆頭,動學文士。」

一女曰:

「以何為題?」

曰:

「階下秋海棠盛開,極為爛漫,此花思婦所化,名曰『斷腸』,故楚楚可憐、臨風欲活,借花誌感,聊以解嘲,好否?」

一女曰:

善,請大姐先(賦),然後聯貫而下。如詩不成,金谷有例。」

一曰:

「此花不宜賦詩,似以小令為宜。」

眾曰:

「良是。」

聞曼聲吟曰:

「碧梧金井芙蓉院,紅粧翠袖依稀見,小妹正梳頭,一枝開晚秋。

頰痕嬌粉浣,不管人腸斷,猶幸說無香,三生還斷腸。」

一女曰:

「哀怨哉!」

吟曰:

「春人性格秋娘命,春韶無福三生定,索性再遲遲,與梅開一時。

檀心如豆大,中有情絲在,莫道此心酸,心酸人乍看。」

一女曰:

「二姊暗用梅聘海棠典,入神矣!」

吟曰:

「夜深清夢依然好,惱人那有鶯啼攪,遮莫捲簾瞧,防他燭淚拋。

一般籬菊瘦,醉顏何須酒,人遠隔天涯,西風珍重些。」

一曰:

「三姊著意秋字,亦何其韻,妹當拜下風矣。」

即吟云:

「託根喜傍牽蘿屋,避寒也怕嚴霜酷,一穗嫩胭脂,夕陽殘照時。

前身思婦淚,粉蝶偎他睡,不管可憐儂,淚痕如許儂。」

眾曰:

「婢子當罰,故作哀怨語,令人傷心。」

曰:

「率意言之,自然流露。然則姊等亦有興會語耶?」

言己,各皆酸楚,畫簾捲處彷拂有彈淚聲。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