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絳州生〈中〉
2021/03/06 00:00
瀏覽599
迴響0
推薦53
引用0


這年秋天,絳州生誤入冥界,見到許多各式各樣的鬼,也因此創作了許多描述鬼模鬼樣的詩句。

 

絳州生見到一個鬼在吹奏洞蕭,一個鬼也按壓著短笛相應和短笛,另有一個看似鬼中豪傑的大鬼背著手一邊慢慢的走著,一邊側耳傾聽著前二鬼的演奏。於是絳州生寫下了詩句:

 

「簫管吹殘惜別聲,梨花開過幾清明,可憐殘月朦朧夜,嘗有閑情憶柳卿。」

 

又見一個鬼搭起布帷表演著木偶戲,台下許多看戲的鬼不時指點觀望,似乎在說那模樣像個高腳盤的木偶,是個小山魈絳州生便寫下:

 

「月黑天邊鬼車呌,幔內鳴鉦傀儡跳,人間袍笏也如斯,竿木隨身君莫笑。

此時郭禿轉優游,庽錢戲向群奴收,散場前村買一醉,楓林夜抱粉骷髏。」

 

又見到一個鬼拿著胡笳,一個鬼拍打著檀板,走向黑霧之中。絳州生便寫下:

 

「每到曉風殘月時,喁喁低唱《鮑家詩》,何如明目還張胆,驪看陰雲舞柘枝。」

 

又見到一鬼身穿寬鬆的衣裳、頭戴著高帽,像是個富翁,旁邊一個鬼奴代為拿著算盤,還有一個鬼在旁相拜請求資助,那富鬼聽到有鬼向它借錢便嚇得跑走了。絳州生便寫下:

 

「周鞞算法何太精,彪鸞刻晝王戎驚,老慳高視復闊步,袖中庽鏹分重輕。一錢不捨亦細事,辜負游魄追隨行。噫嘻!陰曹乃亦判貧富,閻羅老子多不平。」

 

又見到一個像是官員的鬼,身旁緊隨著家僮以及親近的門客,還有幾個年輕的小鬼跪伏在地恭敬的迎接,那領頭的小鬼則是鬼官的女婿。絳州生便寫下:

 

「頭上烏紗間不整,依稀幻出官人影,奴子狎客苦追隨,不到黃泉心不冷。

鬼雛跪白何所求?青猿銀鹿非其儔。裙邊袍笏爾莫羞,請築臠婿鴛鴦樓。」

 

又見到個頭很小的鬼子鬼孫們,身高只有二寸多,住在樹梢上,大呼小叫的聚集同伴們,在樹上跳著柘枝舞。樹下有二個大鬼,一男一女,都只披著樹葉當作衣服,身上都長著乾燥雜亂的毛髮,舉起手高聲招呼樹上的小鬼們,但那些小鬼們都不回應。絳州生便寫下:

 

「眾鬼啾啾啼鬼窟,冪霧濃雲何太濕,聳身樹杪上巢居,跳躍飛騰密如織。一寸二寸小么麼,只愁海鵠來吞食。夜深踏月兩鬼雄,任爾狂呼不相識。除非鐘老大吆呼,各鳥獸散遁無跡。」

 

又見到一個長鬼,身高有一丈多,瘦如枯木,用長繩著十多個小鬼拖著走;又一個矮鬼身材極為肥胖,頭大如甕,見長鬼經過則避讓拜伏在路旁。絳州生便寫下:

 

「橋如之骨河專車,平仲或許狗門過,一體孱瘦一癡肥,一體昂藏一短矬,一朝邂逅幻絕倫,俯仰雲泥人兩個。君子攫得蠕蠕儔,為君禱頌為君賀。繫頸以詛可憐生,置之籠中恐掀簸。君不聞,黍民作腊其味鮮,餐入腹中壽千年。」

 

又見到兩個小鬼戴著假面具跳著白提舞待查,一個大鬼見到之後表現出驚訝恐懼的模樣。絳州生便寫下:

 

「猓然而人冠,傀儡而人衣,搖搖如學究,亦復知威儀。形態非不似,其如心跡漓,況此假面目,戴之將胡為?噫嘻!見子之面見子心,面不可見心則莫尋。」

 

又見到男女兩色鬼,偎倚的模樣極艷極濃。又有一鬼拿著傘要交給對方,另一個鬼則是提著燈籠前來迎接。絳州生便寫下:

 

「色心濃到此時難,鬼手馨真澈骨寒,媱室從容偕老否?鬼雄來與報平安。衣香人影太纏綿,地下新開色界天。一樹棠梨花下月,低徊猶唱想夫憐。」

 

又見到無常鬼撐著荷葉傘慢慢走著,腰間掛著一只布袋,袋內貯放著許多「小鬼乾子」,一坨坨的就像聚集在一塊的蠛蝨。有一個枯皮鬼,頭戴紅纓帽、唇上留著八字鬚,在無常鬼前方擔任先導開路的工作,像是一個公差,拿著ㄧ根手杖優哉悠哉的走著,模樣極為意極休閒安適。絳州生便寫下:

 

「似此形骸亦唾餘,出君跨下漫揶揄,許多夾袋香名姓,一樣提攜到宦途。」

 

又見到一個鬼雄,在路上遇到一個極大的紙銀元寶,歡欣鼓舞的彎下腰將元寶撿了就走。絳州生便寫下:

 

「八卦鑪中鑄橫財,財神威力到泉臺,不知續命符拋後,還賣癡獃還買獃。」

 

又見到兩個酒鬼,一鬼手持破傘籠頭,一鬼手提陶瓶買好了酒,二鬼互相摟抱著走在那一片淒風苦雨中。絳州生便寫下:

 

「色槁形枯入冥途,遊魂為變尚提壺,任隨若輩沉沉醉,不向東風念鷓鴣。」

 

諸如此類,其它關於吟咏鬼的詩文作品還有很多,這裡只挑選了幾則最膾炙人口的詩作收錄之。絳州生的詩稿集名為《黎邱雜詠》,凡是讀過的人都為之感嘆,說他的詩句中隱含仙氣,而他的袖中藏有鬼助才能有如此文筆。絳州生也為此成就十分得意。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以後,絳州生也如那河間叟一般,他的雙眸也轉變成了碧綠色,眼神既慘淡又晶瑩,並且不需憑藉燭火就能看到任何幽暗之處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悞」,音義同「誤」。

 

:原文「短笛」前一字是「  〔上厭下手〕」,音「厭、壓」,用一個指頭按住。見康熙字典網路版.手部.十四劃,網頁網址: https://www.kangxizidian.com/search/index.php 。

 

:「高而豆」,「豆」是指古代盛食品的器皿。器淺似盤,圈足,多數有蓋。盛行於商周時期,後亦作為禮器。

 

:「山魈」,傳說中出自汀州(位於今福建省龍巖市上杭縣北方)、外形似猿猴、體型上大下小、獨腳並朝向後方的山精、獨足鬼,喜歡在夜裡侵犯人,只要高呼它的名字「魈」,它便無法再繼續侵犯。見《抱朴子·登涉篇》。

 

:「呌」,音義同「叫」。

 

:「郭禿」,古代對「傀儡子(人偶)」的俗稱。

 

:「庽錢」,同「寓鏹」,用白金水塗過的紙冥錢。

 

:「粉骷髏」,對美貌婦女的輕蔑之詞。 意謂姣好容顏不過傅粉骷髏而已。

 

:「胡笳」,外形似笛的吹奏樂器。

 

:「檀板」,以檀木製成的拍板,為戲曲伴奏與器樂合奏時的節拍器。

 

:「鮑家詩」,指南朝鮑照的詩作《代蒿里行》,因全詩寫得情真意切,感動得鬼亦能唱。後以《鮑家詩》代稱《代蒿里行》。全詩如下:

同盡無貴賤,殊願有窮伸。馳波催永夜,零露逼短晨。

結我幽山駕,去此滿堂親。虛容遺劍佩,美貌戢衣巾。

斗酒安可酌,尺書誰復陳。年代稍推遠,懷抱日幽淪。

人生良自劇,天道與何人。齎我長恨意,歸為狐兔塵。

 

:「周鞞」,詞意待查。

另,「鞞」,音「丙」,指刀劍柄上或鞘上近口處的裝飾(一說刀劍鞘);音「比」,指古代朝覲或祭祀時遮蔽在衣裳前面的一種服飾;音「皮」,則古同「韠」、「鼙」,鼓名。

 

:「老慳」,「慳」,音「千」,譏稱吝儉之人。

 

:「臠婿」,從前稱科舉榜下所擇之婿。

 

:「猓然」,古書上指一種長尾猿。

 

:「繖」,音義同「傘」。

 

:「篝燈」,「篝」音「勾」,外罩有竹籠的燈火。

 

:「雨蓋」,舊稱雨傘,也喻指荷葉。

 

:「蠛蝨」,「蠛」音「滅」,一種小蟲,也有小看、輕視的意思。「蠛蝨」應該就是小蝨子的意思。

 

:「冥鏹」,燒給往生者的紙錢。

 

:「籠頭」,安裝於牲口身上的鼻環、脖套等加以繩索控制牲口的物品。

 

:「軍持」,梵語,僧人遊方時攜帶的澡罐或凈瓶,用以貯水以備飲用及凈手。後亦指形略扁,雙耳可穿繩,能掛在身上的陶瓷水瓶。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絳州生

 

河間叟,走活無常,無鬼眼,而能見鬼貌、識鬼性,乃始與鬼遊。

絳州生,好奇士也。

……

是年秋,適悞入鬼國,見鬼甚夥,得句亦多。偶見一鬼吹洞蕭,一鬼  □〔上厭下手〕短笛,鬼雄負手微步、側耳傾聽,句云:

「簫管吹殘惜別聲,梨花開過幾清明,可憐殘月朦朧夜,嘗有閑情憶柳卿。」

 

又見鬼搭布帷演木人戲,群鬼指點觀望,高而豆者,小魈也。句云:

「月黑天邊鬼車呌,幔內鳴鉦傀儡跳,人間袍笏也如斯,竿木隨身君莫笑。此時郭禿轉優游,庽錢戲向群奴收,散場前村買一醉,楓林夜抱粉骷髏。」

 

又見一鬼曳胡笳,一鬼拍檀板,走黑霧中。句云:

「每到曉風殘月時,喁喁低唱鮑家詩,何如明目還張胆,驪著陰雲舞柘枝。」

 

又見一鬼寬衣深帽,類富家翁,一鬼奴代持算盤,一鬼拜求資助,富鬼驚而却走。句曰:

「周鞞韓算法何太精,彪鸞刻晝王戎驚,老慳高視復闊步,袖中庽鏹分重輕。一錢不捨亦細事,辜負游魄追隨行。噫嘻!陰曹乃亦判貧富,閻羅老子多不平。」

 

又見鬼官隨家僮狎客,數輩鬼雛伏地迎迓,乃其婿也。句云:

「頭上烏紗間不整,依稀幻出官人影,奴子狎客苦追隨,不到黃泉心不冷。鬼雛跪白何所求?青猿銀鹿非其儔。裙邊袍笏爾莫羞,請築堧臠婿鴛鴦樓。」

 

偶又見鬼子鬼孫藐焉,長二寸許,巢於樹杪,呼群嘯黨,舞柘枝焉。樹下兩鬼雄,男女披樹葉,毛修修遍其體,舉手招引吭呼,卒不應。句云:

「眾鬼啾啾啼鬼窟,冪霧濃雲何太濕,聳身樹杪上巢居,跳躍飛騰密如織。一寸二寸小么麼,只愁海鵠來吞食。夜深踏月兩鬼雄,任爾狂呼不相識。除非鐘老大吆呼,各鳥獸散遁無跡。」

 

又見一長鬼,丈餘,瘦如枯木,以長繩繫小鬼雛十數枚拖而行之;一短鬼極肥,頭大如甕,拜伏道左,句云:

「橋如之骨河專車,平仲或許狗門過,一體孱瘦一癡肥,一體昂藏一短矬,一朝邂逅幻絕倫,俯仰雲泥人兩個。君子攫得蠕蠕儔,為君禱頌為君賀。繫頸以詛可憐生,置之籠中恐掀簸。君不聞,黍民作腊其昧鮮,餐入腹中壽千年。」

 

又見兩小鬼戴假面具、舞白提,一大鬼見而驚懼。句云:

「猓然而人冠,傀儡而人衣,搖搖如學究,亦復知威儀。形態非不似,其如心跡漓,況此假面目,戴之將胡為?」

噫嘻!見子之面見子心,面不可見心則莫尋。

 

又見男女兩色鬼,偎倚之狀極艷極濃。一鬼持繖相送,一鬼篝燈來迎。句云:

「色心濃到此時難,鬼手馨真澈骨寒,媱室從容偕老否?鬼雄來與報平安。衣香人影太纏綿,地下新開色界天。一樹棠梨花下月,低徊猶唱想夫憐。」

 

又見無常鬼持雨蓋微步,腰掛布袋,內貯小鬼乾子無數,壘壘如蠛蝨。一枯皮鬼,紅纓帽、八字鬚,為先導,類公差,曳杖逍遙,意極閒適。句云:

「似此形骸亦唾餘,出君跨下漫揶揄,許多夾袋香名姓,一樣提攜到宦途。」

 

又見一鬼雄,路遇極大冥鏹,歡忻鼓舞俯拾而去。句云:

「八卦鑪中鑄橫財,財神威力到泉臺,不知續命符拋後,還賣癡獃還買獃。」

 

又見兩酒鬼,一持破傘籠頭,一提軍持貲酒,互相摟抱走淒風苦雨中。句云:

「色槁形枯入冥途,遊魂為變尚提壺,任隨若輩沉沉醉,不向東風念鷓鴣。」

 

其餘吟咏甚多,茲擇其最膾炙人口者錄之,詩稿名《黎邱雜詠》,人讀之莫不嗟嘆,以謂句如仙而袖有鬼也。生亦自負,久之,雙哞轉碧,慘淡晶瑩,無幽不燭。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絳州生〈下〉
下一則: 小小說 – 絳州生〈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