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絳州生〈上〉
2021/03/05 00:01
瀏覽572
迴響0
推薦55
引用0


河間(今河北省滄州市河間市有一位老先生,他是個「活無常」,也就是活人擔任陰差之人,雖然沒有陰陽眼,卻也能看見鬼的樣貌、了解鬼的習性脾氣,因此能時常與鬼打交道。

 

絳州(今山西省運城市新絳縣有個書生,是一個喜好獵奇之人。他曾說:

 

「日月附著在天上、河海流淌在地上,那些天上飛的、水中游的各種動物與植物,我都看過了。只有鬼,我聽人說過見鬼的事情雖然很多,但我到現在就是沒能看見過一個,眼界始終是窄了些。」

 

絳州生聽說了河間叟的事跡,就準備了貴重的禮物、換上一身乾淨、正式的衣帽,前往河間拜訪河間叟請教關於如何見鬼的方法。見到面後,絳州生注意到河間叟的雙眼雖然目光炯炯,但眼瞳卻是慘綠色的,看起來就令人感覺鬼氣森森。絳州生趕緊低頭彎腰拱手拜見,向河間叟說明自己的來意:

 

「我聽聞天地之間、雖然陰陽事物相互雜處,但陽世間不能沒有人,地府陰間不能沒有鬼。而鬼有時候會變成人,人有時候會變成鬼,這是生與死之間的判斷、實與虛的區別。那麼為何晉朝阮瞻還要提倡『無鬼之論』呢?莫非原本這世上就沒有鬼嗎?」

 

河間叟說:

 

「《易經》中的『瞰室』,就是說凡是顯達富貴的人家,就會有鬼神前來窺望,等待他們犯錯,以趁機禍害覆滅之,《詩經》中說的『屬垣』,是說悄悄的將耳朵貼在牆上偷聽,能在不被人發覺的情況下幹出這樣的事的若不是鬼,那什麼樣的才是鬼呢?

 

鬼得到了天地之間至大至剛的正直之氣就能成為神,得到光明正大的清明之氣就能成為仙,得到了隱隱約約若有似無虛渺之氣就能成為佛,得到邪惡凌厲的不正之氣就會成為魈、魅、夔、罔兩。它們的樣子有美有醜,對待他人也有親熱也冷淡之別,品格也有高有低,也因為他們本就像是一團如雲霧般的陰氣,因此各種有趣的模樣層出不窮。若是以人間賞心悅目的事物來與它們相比,反而就不覺得這些所謂的人間樂事有什麼樂趣了。」

 

絳州生問:

 

「那麼,要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見到鬼呢?」

 

河間叟說:

 

「不須要如道士那般畫符念咒命令約束,也不用呼喊召喚,有時候你只需要對著閃耀中的北斗星啃著烏頭(草藥名,,或者隱身於荒郊野外油炸貓頭鷹,或者拿著女子的頭髮揮舞,或者丟擲和尚的頭巾,或者趴伏在地學烏龜爬,又或者兩手各握著ㄧ支大腳女子的鞋子趴在地上,一邊爬一邊叫著,鬼就來了,此時就能聽見鬼聲啾啾,見到在那鬼火一閃一閃中的叢叢鬼影了。」

 

絳州生又問:

 

「將鬼招來了之後,要用什麼方法讓它離開呢?」

 

河間叟說:

 

「鬼的本質是虛無的,無法出手攻擊,動手打它就像打在破敗的棉絮上,用腳踢它就像踩踏在軟綿綿的雲霧中,一點作用也沒有。只有朝著它扔擲男子的鼻涕,或是讓它聞女子的狐臭,或是對著它誦讀那些八股文章,或是見到它就學那些做官的人說些冠冕堂皇的話應付它,鬼受不了就自動遠遠的走避了。」

 

學得訣竅的絳州生向河間叟拜謝之後準備啟程返家,河間叟送行時還告誡他,說:

 

「鬼,本就是陰險的東西,可以和它交朋友卻絕不能戲弄它,可以記住它給的恩德卻絕不可以怨恨它。你有過人的領悟力,希望你能好好的想想其中的道理。」

 

絳州生回家後,就按照河間叟的方法試驗了幾次,果然都很靈驗,就揚揚自得的說:

 

「我已經領悟了天地間的道理法度了!」

 

此後,絳州生也就以能見到鬼而出了名。絳州生還對旁人說:

 

「我真恨我沒有百代畫聖吳道子那般的妙手能描繪出鬼的樣貌,幸好我還有詩鬼李賀(字長吉那般的寫詩的才能,就以詩代畫,也能將所見之鬼的模樣刻劃得栩栩如生。我見鬼也與活人差不了多少,稍微對它失禮一些應該也不算是會得罪它們吧?」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耳食」,以耳代口辯察食物,比喻見識淺薄,輕信他人之言。

 

:「庽目」,「庽」音義同「寓」,「寓目」即「過目」,親眼看過。

 

:「羔鴈」,「鴈」音義同「雁」,羊羔、大雁之類是古代卿大夫之間的見面禮,比喻顯貴者的禮聘。

 

:「蟠天際地」,或作「際地蟠天」,形容遍及天地間。出自《莊子.外篇.刻意》:(節錄)

夫有干、越之劍者,柙而藏之,不敢用也,寶之至也。精神四達並流,無所不極,上際於天,下蟠於地,化育萬物,不可為象,其名為同帝。

 

:「阮瞻作無鬼之論」,見《小小說 –鬼辯 <一>》、《小小說 – 衣服無魂怎成鬼》。

 

:「《易》云:『瞰室』」,此句出處待查。另「瞰室」可參見成語「鬼瞰其室(亦作「鬼瞰室」、「鬼瞰」)」,出自西漢揚雄、《解嘲》:(節錄)

哀帝時,丁傅董賢用事,諸附離之者或起家至二千石。

……

揚子笑而應之曰:

「客徒朱丹吾轂,不知一跌將赤吾之族也!

……

且吾聞之,炎炎者滅,隆隆者絕;觀雷觀火,為盈為實,天收其聲,地藏其熱。高明之家,鬼瞰其室。攫拏者亡,默默者存;位極者高危,自守者身全。是故知玄知默,守道之極;爰清爰靜,游神之庭;惟寂惟寞,守德之宅。世異事變,人道不殊,彼我易時,未知何如。今子迺以鴟梟而笑鳳皇,執蝘蜓而嘲龜龍,不亦病乎!子之徒笑我玄之尚白,吾亦笑子病甚,不遭臾跗扁鵲,悲夫!

 

:「屬垣」,以耳附牆,竊聽他人談話。 出自《詩經.小雅.小弁》: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

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

無逝我梁、無發我笱。

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魈、魅、夔、罔兩」,這四種多為山中的精怪。「夔」特指傳說中一條腿的龍形怪物。「罔兩」同「魍魎」,山川中的木石精怪。

 

:「饜心」,滿足人心。

 

:「烏頭」,中草藥,根莖外型形似烏鴉的頭,故得名。含有烏頭鹼,可入藥但毒性強,過量能麻痺中樞神經,引起體溫下降、心臟麻痺致死。

 

:「慍羝」,音運低,人體腋下惡臭。俗稱狐臭。

 

:「腐爛時文」,當時流行卻陳腐無用的文章。按故事背景為時期,則「腐爛時文」即為應考時的「八股文」。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絳州生

 

河間叟,走活無常,無鬼眼,而能見鬼貌、識鬼性,乃始與鬼遊。

絳州生,好奇士也。嘗謂:

「日月麗天,河海流地,其中飛潛動植,無不矚焉。惟鬼則不能為一庽目。耳食雖多,眼界終窄。」

乃具羔鴈、潔衣冠,走謁於叟而問術焉。

既邂逅,見叟之雙眸炯炯作慘綠色,鬼氣盎然。低首再拜,致辭曰:

「某聞蟠天際地、混陰淆陽,世不能無人,地不能無鬼。鬼有時為人,人有時為鬼,而生死判焉,盈虛分焉。何阮瞻作無鬼之論?無乃固與?」

叟曰:

「《易》云:『瞰室』,《詩》詠:『屬垣』,非鬼而何鬼?得正氣為神,得清氣為仙,得縹緲之氣為佛,得邪厲不正之氣為魈、為魅、為夔、罔兩。然其狀有妍媸,其態有炎涼,其品有尊卑,陰雲一團,奇趣百出。人間悅目而饜心者,固無此樂也。」

曰:

「然則以何術而能見?」

曰:

「不須敕勒,不待召呼,或對斗耀啖烏頭,或隱荒郊炸鴞炙,或舞婦人髮,或擲和尚巾,或伏地龜步,以兩手握大足女子鞋就地,行且招而鬼即至,鬼聲啾啾,鬼燈閃閃,鬼影叢叢矣。」

曰:

「招之來矣,以何法麾之去?」

曰:

「鬼質虛,無以手搏之如拳敗絮,以足踢之如踏軟雲,惟擲男子鼻涕、女子慍羝,或對之誦腐爛時文,或見之學官人打話,即遠避耳。」

生拜謝而去,叟送之誡曰:

「鬼,陰險之物也,可友不可狎,可德不可怨。子能神悟。」

歸試以法,果驗。遂揚揚自得,謂:

「吾道大明矣!」

而以見鬼著名。嘗謂人云:

「恨無道子妙手,幸有長吉鬼才。然以詩代畫,刻劃亦工。視鬼如人,唐突何罪?」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絳州生〈中〉
下一則: 小小說 – 碧雲〈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