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碧雲〈下〉
2021/03/04 00:01
瀏覽647
迴響1
推薦49
引用0


某之後,租住在此的人是安徽鄔三,此人是一個輕挑無行的傢伙,偶然聽同伴們說了之前住在此間的某遇仙之事,也是羨慕極了。

 

一天晚上,鄔三在住處擺酒設宴,與同伴們划著酒拳大聲喧嘩,滿嘴的粗口髒話,更是仗著酒意大言不慚的說:

 

「聽說這狐精甚是可愛,如果真的模樣美麗,就該喚它來陪我睡覺,只要讓它多吃點催情春藥,就能讓它更顯媚態。」

 

同伴們聽了之後馬上制止他,說道:

 

「噓!別亂說話!大仙不是你能這樣無禮觸犯的!」

 

卻沒想到眾人越勸,鄔三愈是狂妄放蕩,大家都為他捏把冷汗,擔心他會被大仙懲罰。

 

夜深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大家就收拾收拾散席了。鄔三喝多了,醉暈暈的獨自先爬上床榻躺屍去了,其他同伴們怕衝撞了這裡的大仙,都很自覺得移往隔壁的院子處搖著扇子納涼聊天。

 

忽然,眾人聽見鄔三大喊著救命,那喊聲急迫而且哀慟。大家趕緊跑過去查看,就見到鄔三的臀部血流如注,面如死灰,已經昏死過去。大家又是拍臉又是掐人中,好不容易將鄔三喚醒,鄔三也開始痛得無力呻吟,一副就要斷氣的模樣。

 

原來,鄔三上床後剛閉上眼,忽然有一名衣著華麗的美女前來將他搖醒,自稱是狐仙,願意陪他睡覺。鄔三色心大起,伸手將美女拉了過來擁抱在懷中,就要脫人家的衣裳。就在此時,那美女突然變成了一個一臉嚴肅的高壯男子,臉上長著濃密的的短鬚,一雙如猛虎的眼睛發出炯炯目光,力氣比猛虎還大,一把就將鄔三翻過身去令他趴在床上,然後跨坐在鄔三的後腰處,扯下他的褲子對著他的菊花就狠狠的來了這麼一下,堪比那戰國時期與秦國太后趙姬嬴政之母)通姦的假太監嫪毐著超強攻勢,令鄔三就像是身體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至極。

 

大家壯起膽子查看鄔三的傷勢,原來是一支大鐵錐就插在鄔三那運送五穀雜量另一種型態的通道之中,深入長達七、八寸,而且鐵錐本身犀利無比,要將它拔出來又因為鄔三無法忍受疼痛而無法下手,只能趕緊請來大夫設法醫治,事後又耗費了近百兩銀子的醫藥費,鄔三才得以逐漸痊癒。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緣分至此,強則招禍」,這是最平常的道理。只有翩然而來,無愁而去,誰能為此遺憾,那也只有那有情之人了。像鄔三這樣的人,明明遇見的是美女卻立刻變臉成了一個鐵錚錚的男子漢,就算不需等到那鋒利的鐵錐刺入,他的色膽也早已經嚇得都碎了,這可算是貨真價實的「惡」作劇啊!

 

都說這「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鄔三如此遭遇,又如何能怪那狐仙呢!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姝麗婉攣」,「姝麗」,美麗、美女;「婉攣」,原文的「攣」字應為「孌」,或作「孌婉」,美好貌。

 

:原文影印掃描版「外」前有一字不清楚,應為「戶」字無誤。

 

:「篝火」,用竹籠罩的火,即燈籠;亦指在空曠的地方或野外架木柴燃燒的火堆。

 

:原文影印掃描版「缸」前有一字不清楚,應為「鏤」字無誤。「鏤缸」,辭意待查,可能是指精雕縷空的燈具。

 

:「桁」,音「橫、航」,此處指衣架。

 

:「瀹」,音「月」,煮。

 

:「幬」,音「仇」,床帳或車帷。

 

:「閫」音「捆」,門檻;舊稱婦女居住的內室。

 

:「白下」,古地名,位於今江蘇省南京市西北。唐朝時將金陵縣遷移至此,改名為白下縣。故後世以白下南京金陵)的別稱。

 

:「燕台」,指戰國時燕昭王所築的黃金台。亦泛指今河北省一帶。

 

:「尸祝」,祭祀時主讀祝文的人,即主祭人。

 

:「水月觀音」,《佛經》上有觀音示現三十三身的說法,畫其觀看水月之狀,稱為「水月觀音」。後用以比喻人的容貌清俊秀逸。

 

:「  〔「契」字下方的「大」換成「心」〕」,音「介、企」,無愁貌。)

 

原文影印掃描版「」前有一字不清楚,  應是「」字無誤。

 

:原文影印掃描版「遇紅粧」前有一字不清楚,  可能是個「」字。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碧雲

 

板浦在東海之濱,鹺商攢聚,市肆迴環,巨鎮也。

……

一夕,偶至他垣宴,飲歸,酒氣薰蒸,渴燥殊甚。

……

後生來者,為皖之儇薄子鄔三,亦舍此間,偶聞同人談姚生事,艷羨之。

一夕置酒會飲,姆戰喧呶,俚言污穢,曰:

「狐兒可人,如真姣好,當呼之伴寢,但多服媚藥春方,即令變相。」

同人止之曰:

「禁聲!仙人非可以觸犯者!」

鄔愈狂蕩,咸危之。

夜靜四散,鄔一人帶醉登榻,眾尚在別院搖扇納涼,忽聞鄔大呼救人,迫切哀慟。奔入視之,則臀血暴注,面若死灰,斃而復甦,呻吟欲絕。緣鄔甫交睫,忽一紅粧美人來搖之醒,自云狐仙,願荐枕蓆。鄔心動,攬抱入懷,代弛褻服。美人忽變為鐵面偉丈夫,短鬚叢叢、彪睛灼灼,力大如虎,翻鄔轉身跨之,掀幹其後庭,嫪毐之攻,痛極如裂。眾視之,乃一大鐵錐在穀道中,長七、八寸,犀利無比,拔之痛又不可忍,急延醫治,藥餌費百金始痊。

 

懊儂氏曰:

緣分至此,強則招禍,通論也。惟翩然而來,  □(〔「契」字下方的「大」換成「心」〕)然而去,誰能  □(遺)此,未免有情耳。若鄔三者,  □(實)遇紅粧旋易鐵面,固不待利錐刺股而胆已碎矣,真惡作劇哉!夫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於狐何尤?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絳州生〈上〉
下一則: 小小說 – 碧雲〈中〉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3/04 10:24

原文影印掃描版

網上不是有電子版可查詢嗎?

以維基文庫的《夜雨秋燈續錄》為例,只有幾篇有大致完整的文字檔可以參考,而且也是經過掃描自動轉文字檔,再經過簡繁轉換,錯別字也多。其餘的章節大概是上傳的人放棄校版了,只停留在掃描自動轉檔的階段,所以極多亂碼。不如看原文影印版的掃描圖檔再碼字比較快.....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3/04 10:4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