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石翹翹〈上〉(輔)
2021/02/28 00:02
瀏覽544
迴響0
推薦47
引用0


《夜雨秋燈續錄》作者宣鼎的家鄉,有一個姓的武秀才,原籍東鄉(今江西省撫州市東鄉區。有一次,某應西山的親朋邀約前去赴宴,等到酒宴結束時,太陽已經偏西、即將天黑了。夕陽灑落在林間樹梢,夜霧緩緩的湧出瀰漫在地面上某悠悠的騎著馬,在快要接近城西的地方,那裡本來有一座便橋可以橫越護城河,但不久之前被山洪沖斷了,某下馬用馬鞭試了試深淺,水深僅到膝蓋左右,心想可以直接騎馬過去。才剛抬起頭,卻見有一位少女就站在自己前方,雖然僅僅是淡妝素服,但身材窈窕、楚楚動人,令某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都看直了,真真的是目不轉睛。那少女見某如此,也舉目相迎無意迴避,於是某就嘗試挑逗著說:

 

「請問是哪裡來的美女,怎麼會在此停留呢?」

 

少女說:

 

「我姓,名翹翹,不久前剛成為寡婦。我住在城東,貝岡的南側,家門前有一株棠梨(俗稱野梨),在樹下有一幢上面覆蓋著黃茅草的茅屋,就是我家。我剛從娘家回來,看見水勢湍急,我害怕得緊,可惜沒有那有心之人能駕著精美的畫舫來接美嬌娘過河啊。」

 

某笑著說:

 

「我的馬腳力強健、馬背甚寬,如果小娘子不嫌棄,就請一同騎乘,以馬代船渡過河去。不然此處荒野之中不但有虎狼出沒,還有盜賊埋伏,我真替妳擔心啊。」

 

石翹翹笑著說:

 

「你倒是個有情有義之人,只是孤男寡女同騎一馬實在不太雅觀。」

 

某說:

 

「此時夜色昏暗,又有誰能看得清楚馬上之人的長相呢?」

 

既然如此,石翹翹就與某同騎一馬,某催鞭喝斥,座騎果然朝著洶湧澎湃中的河水中衝了過去。某在後方環抱護著石翹翹,那纖細的腰身就像是從前王所愛的細腰宮女一般,只是又感覺自石翹翹身上傳來一陣陣的冷氣,凍得自己的肌膚像是被針扎砭刺似的,就問她:

 

您穿得那麼單薄,擋得住風霜寒露嗎?」

 

石翹翹點了點頭說:

 

「還可以。」

 

過了一會兒,二人一騎直接穿過縣城,到了城東石翹翹說的地點,果然在背岡面水之處有一幢不大不小的茅舍,二人下馬後,某就將馬繫在那棠梨樹下。石翹翹說:

 

「這就是我家,請你進來稍微休息一下吧。」

 

那茅舍的大門是二塊沒有上漆的白木板,上頭掛著一個鎖,石翹翹取下髮簪當作鑰匙開鎖推門而入,敲擊火石點燃油燈,房內頓時明亮起來,就見桌椅床榻整齊清潔,床上的蓆子床墊被褥等物都有。石翹翹忙著烹調鮮魚羹、炊煮香米飯,又敲破酒甕上的泥封,將自釀的酒拿出來,擺好座椅、斟滿了酒,熱情的勸某飲酒吃菜,並說:

 

「我就像那漢朝卓文君一樣,剛做寡婦沒多久,沒想到因為大水沖壞了橋樑被阻擋了歸路,就恰巧遇到了你這位司馬相如,這都是上天註定的緣分啊。如果你也能用情專一、不移愛他人,那麼我就與你成為夫妻,永結百年之好。」

 

某笑著連連點頭表示同意。石翹翹高興的陪著某接連喝了幾杯酒之後,就起身一邊舞弄衣袖、一邊敲打著盤子吟唱著:

 

「秦漢文章得未曾,可憐幼婦貌傾城,風流學士知多少,惕蘚摩挲最有情。」

 

歌聲時高時低時斷時續,旋律頗為美妙。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昃」,音「仄、ㄗㄜˋ」,太陽偏西。

 

:「曛」,音「勳」,落日的餘光。

 

:「蒼烟」,蒼茫的雲霧。

 

:「骭」,音「幹」,脛骨,膝蓋以下、腳踝以上這一段。

 

:「桃葉」,晉朝王獻之的愛妾名,借指愛妾或所愛戀的女子。也指位於江蘇省南京市、「十里秦淮」上的古渡口的桃葉渡(又名南浦渡)。

相傳東晉書法家王羲之的七子王獻之,常於此渡口迎接他的愛妾桃葉渡河。當時此處水深湍急,若遇風浪擺渡不慎常會翻船,因此桃葉每次渡河時心裡都很害怕,王獻之就為她作了一首《桃葉歌》:

「桃仙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

桃葉則在船上應和:

「桃葉映紅花,無風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獨采我。」

之後為了紀念王獻之,當地人就將此渡口命名為「桃葉渡」。

 

:「楚宮」,即「楚宮腰」,指楚靈王喜愛細腰宮女,卻因此導致國內出現許多為成細腰而挨餓之人。典故見《韓非子.卷二.二柄》:

人主有二患:任賢,則臣將乘於賢以劫其君;妄舉,則事沮不勝。故人主好賢,則群臣飾行以要君欲,則是群臣之情不效;群臣之情不效,則人主無以異其臣矣。故越王好勇,而民多輕死;楚靈王好細腰,而國中多餓人;齊桓公妒而好內,故豎刁自宮以治內,桓公好味,易牙蒸其子首而進之;燕子噲好賢,故子之明不受國。故君見惡則群臣匿端,君見好則群臣誣能。人主欲見,則群臣之情態得其資矣。故子之託於賢以奪其君者也,豎刁、易牙因君之欲以侵其君者也,其卒子噲以亂死,桓公蟲流出戶而不葬。此其故何也?人君以情借臣之患也。人臣之情非必能愛其君也,為重利之故也。今人主不掩其情,不匿其端,而使人臣有緣以侵其主,則群臣為子之、田常不難矣。故曰:去好去惡,群臣見素。群臣見素,則大君不蔽矣。

 

:「釭」,音「剛」,油燈。也指車轂口穿軸用的鐵圈、古代宮室壁帶上的環狀金屬裝飾物,或箭頭。

 

:「筦簟」,音「晚丹」,蒲蓆與竹蓆,意喻生兒育女的吉兆。

 

:「裀褥」,音「因入」,床墊子。

 

:「浮飷」,「飷」音「姐」,食無味之意。「浮飷」則待查。

 

:「津梁」,渡口上的橋梁。

 

:「茂陵」,茂陵女,司馬相如後來有意與卓文君離婚,另娶他家鄉茂陵的女子。

 

:原文影印掃描版「數觥」前有一字不清楚,應為「飛」字無誤。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石翹翹

 

邑有武弟子員甘生,東鄉人。偶應西山親朋約,宴罷,日昃矣。夕照曛林,蒼烟匝地,悠悠策馬,將近城之西,濠橋為山水沖斷,以鞭試深淺,僅沒骭,思策馬可渡。驀舉首,見一少女在前,淡妝素服,裊娜可人,生注盼,目不移睛,女亦目成。生挑之曰:

「何處麗人,奈何至此?」

女曰:

「妾新寡,石姓,名翹翹。居邑東,貝岡之陽,門前一樹棠梨,花下覆黃茅屋者是也。頃自母家歸,臨橫流,膽幾碎,惜無有心人以畫檝來迎桃葉耳。」

生笑曰:

「僕馬足甚健,馬背甚寬,娘子不棄,乞疊騎以代雙槳當亂流渡也。不然曠野有虎狼,多伏莽徒,為卿憐。」

女笑曰:

「君真有情,惜太不雅相。」

曰:

「暮色沉沉,誰辨爾汝?」

即如所云,果從洶湧澎湃中衝突過。生自後抱,纖腰細如楚宮,惟冷氣砭肌,問:

「卿衣單薄,怯風露耶?」

曰:

「然。」

少頃,穿城過,至其地,背岡面水,小結衡茅,下騎而繫於樹。女曰:

「妾家在,是請郎少休。」

白板雙扄,以簪代鑰啟而入,敲石燃釭,是几榻安詳,床上筦簟裀褥悉備。羹鮮魚、炊香穤,泥甕既破,村釀浮飷,設坐開尊,殷殷勸爵,曰:

「妾新作文君,不意阻影津梁,獲遇司馬,殆天緣也。如郎不移愛茂陵,可圖永好。」

生笑頷之。女乃連□(飛)數觥,起立揚袂叩槃而歌,曰:

「秦漢文章得未曾,可憐幼婦貌傾城,風流學士知多少,惕蘚摩挲最有情。」

低昂斷續,音節頗妙。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