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草龍真人〈四〉(完)
2021/02/27 05:11
瀏覽453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次年秋季,太湖一帶水賊打著揭竿起義的名號開始作亂,駕駛著戰船在水域中行進如飛,沿湖一帶的地區幾乎都被焚燒掠奪,因此臨近縣份也實施了戒嚴封鎖,設法圍剿這批囂張的水賊。真人此時也主動走出了房間,鄉親們紛紛前來請求真人出面主持組織訓練鄉勇團練以抵禦盜賊,真人說:

 

「我不過是個十歲出頭的孩子,又哪裡知道這些練兵殺敵之事呢?」

 

鄉親們見他推辭不就,有人一著急就哭了出來。真人無奈,就笑著向大家解釋說:

 

「我也聽說書的講過關於鄉團的事,這是從以前就流傳下來禦敵保家的方法。但是各位都是農夫,只會揮動鋤頭鐮刀,向來不懂得如何使用刀槍之類的兵器,也不懂得什麼叫做軍令陣勢,還沒見到盜賊的身影就嚇得半死,一見到盜賊出現更是驚慌得像鳥獸一般四處逃走,反而更容易引誘盜賊前來。推究原因,就是大家只是普通老百姓,不能受到軍令的約束、不能遵守賞罰嚴明的規矩,才會有這樣的結果。既然如此,這樣的鄉團要怎麼樣才能訓練得好呢?」

 

話雖如此,鄉親們還是請真人想辦法幫助大家禦敵,真人說:

 

這倒也不難。

 

就帶領鄉親們紮了五百個草人,每個草人都只有三尺高,手持一截竹竿,凡是交通要道處都放上幾個這樣的草人,安排妥當後就讓鄉親們各回各家,關好門窗睡覺去。

 

到了半夜三更時,水賊果然來襲。大家都不敢出去查看,就聽見外頭各處傳來格鬥呼號的聲響,一直持續到天都要亮了,水賊才匆匆敗退逃離。等到外頭什麼動靜都沒有了,鄉親們這才紛紛抄起傢伙外出查看,就見到那草人手持的竹竿末梢都沾染了血跡,許多水賊的尸體就像散落的麻桿飄浮在湖面上。自此以後水賊也就不敢再接近洞庭湖山真人所在的這個村莊了。

 

不久之後,一天清晨,真人起床後便沐浴淨身,穿戴整齊後向母親行跪拜大禮,然後呼喚哥哥前來,向他躬身作揖之後,哭著對他們說:

 

「我們家母子兄弟闊別多年,今日才以團聚,正是應當高興的時候,卻沒想到神明傳下旨意要召我回去,連片刻時間也不容耽擱,真是無可奈何、無可奈何啊!」

 

話才說完,真人就僵臥在地斷了氣,母親與兄哀慟哭泣,隆重的為他辦理了喪事。這一年真人正是十一歲,與當年母的夢境完全相符。

 

就在真人入土為安沒多久,忽然有一位鄰居家的孩子從揚州回來,拿著一頂草笠送來家,卻聽聞了真人已經死了,恍然大悟的說:

 

真人恐怕真的成仙了!不久之前我才在揚州雷塘那裡遇見他,他坐在路旁編織草笠賣給小孩子戴,不論孩子的頭型大小,他編的草笠尺寸都能剛好符合。我才剛要笑他又在調皮了,他卻突然叫住了我,說:

 

『你回去時,就勞駕將這頂草笠轉交給我哥哥。』

 

難道他那時已經死了嗎?」

 

大家仔細看了那頂草笠,果然是真人常用的編織手法。母以為兒子其實沒死,就趕緊要兄找人挖開墳墓、開棺查看,卻見棺木中為真人換上的壽衣壽帽都還在,就是不見屍身,猶如那知了脫殼離開後留下了蟬蛻一般。

 

又過了幾年,蘇州一帶遇到了大旱,兄就試著將真人留下的那條草龍拿出來交給鄉親們,說

 

「姑且試著對它祈禱看看,或許有靈驗之事發生。」

 

於是鄉親們將草龍放在祭壇上供著,大家誠心的祈禱。忽然一股雲氣源源不絕的從龍口冒了出來,一會兒雲霧就佈滿了四周的天空,片刻知後天降甘霖,持續到溝渠內幾乎都有三尺深的積水,這時那祭壇上的草龍忽然騰空而起,天上也突然打了一個響雷,那草龍便踩踏著雲氣昇天而去。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道家以罏火煉丹,有人認為這是旁門之術,惟有意守丹田、以修煉挹注於健康長壽而成就道行才是最好的安排;豐隆在頂,未有不慘遭奇禍者(此句原意待查)。然而惟獨家的孩子能以道家的黃白之術讓自家發達而未遭禍,或者是因為基於他們母子兄弟深厚的天倫之誼,這樣的行為才不被上蒼所禁止。等到真人遺蛻中,卻也在邗上路邊販賣草笠,可謂是真神龍見頭不見尾。鳴呼!是多麼的神奇啊!

 

也有人說,後來當母過世後,在入殮的前三日,真人忽然回家,自稱他住在武夷山,因為母親過世才返回家中,在守靈期間捶胸頓足哀痛逾常,完全顯現出孝子應有的禮節盡禮,居喪悲啼等表現也如普通人一樣,只是他隱匿家中不見客,一個多月後才向兄長道別離去。兄問他要去哪裡?真人說:

 

「我要去的地方很遠很遠啊。」

 

兄又問日後有再見之時嗎?真人則是笑而不答。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此處為「〔左舟右覽〕」,目前查無此字,視前後文,研判應同「艦」字。

 

:原文的「嬪」字應為「殯」字。

 

:「壇坫」,「坫」音「店」,此處指法壇。亦指會盟的壇臺、談判場所、文人集會或集會之所、引申指文壇或文壇上的領袖地位或其聲望、指講壇或輿論界。

 

:「鉛汞」,道家的鉛汞,表面上只是單純的鉛與汞這二種金屬元素,然而深一層的意思,是以黑色的鉛代表閉目時眼前漆黑一片,引申為打坐時意守丹田的初期尚無絲毫成就的狀態,也對應五臟之中的「腎」;閃亮的汞(水銀)則代表眼前所見的光明,引申為修煉之後所達到的成就,猶如眼前一片光明,也對應五臟之中的「心」。而修煉就是將腎水的能量轉化提供給心,以達到健康長壽的目的。

 

:「躄踊」,音「必勇」,椎胸頓足,非常哀痛的樣子。

 

:「苫塊」,亦作「苫條」。古代孝子在為父母守喪期間,以乾草(苫)為席,土塊(塊)為枕,稱為「苫塊」,代指「居喪」。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草龍真人

 

真人姓徐氏,吳門洞庭山人。

……

鄰人正慰間,日甫上三竿,忽真人嘻嘻笑從門外至,懷中出衷衣二襲奉母,曰:

「阿兄在蜀無恙,囑代省母,臨行囑以此物攜歸為信。」

……

五人坐頗穩、不搖撼,但閒耳際風聲,如甲士啣枚赴敵,如巨濤澎湃入海。

……

次年秋,太湖水賊揭竿為患,戰〔左舟右覽〕(艦)如飛,焚掠幾遍,鄰境多戒嚴。真人乃出戶,鄉人請以鄉團訓練煩,真人曰:

「吾童子,何知也?」

求之有泣下者。笑曰:

「吾亦知鄉團,乃古法。但汝輩農人向不知兵,未見即張皇,一見賊各鳥獸散,是誘之來也。推原其故,皆不能受約束、遵賞罰耳。訓練何為?」

眾力請禦之,曰:

「易耳。」

結草人五百名,三尺長,持竹竿,凡要道皆植立。命各家掩關眠。

夜午,賊果至。惟聞格鬥呼號聲。天曉,賊遁去。視草人竹竿之杪皆有血,尸飄湖上如麻,賊由是不敢近。

一日,晨起沐浴,拜母訖,呼兄至,揖而泣,曰:

「母子兄弟闊絕數年,今得聚首良可歡慶,不意巫咸下召,刻不能留,奈何!奈何!」

言已,僵臥而逝,母與兄哭之慟,時年方十一歲,正符夢中言也。厚嬪(殯)之。

忽有鄰家子自揚州歸,攜一草笠送其家,聞已死,恍然曰:

「彼殆仙矣!前且晤我于雷塘,坐路旁結草為笠,賣與小兒戴,大小皆合其元。我方笑以為憨,彼遽呼曰:

『汝歸,與煩以草笠寄吾兄。』

而其其死哉?」

眾視笠,果真人手段,急發墓剖棺則衣冠猶在,如蟬蛻云。

又數年,歲大旱,其兄戲以所遺草龍與鄉人,曰:

「姑禱之,或有驗。」

攜供壇坫。忽雲氣從龍口噓出,四合彌天,片刻甘霖,幾將三尺,而草龍忽騰空,霹靂驟鳴,孥雲而去。

 

懊儂氏曰:

道家罏火,旁門也,鉛汞方安;豐隆在頂,未有不慘遭奇禍者。而徐氏子獨能以黃白肥其家,或者誼重天倫,為上蒼所不禁與。殆至遺蛻吳中,賣笠邗上,是真神龍見頭不見尾。鳴呼奇哉!

或云,其母易簣前三日,仙忽外至,自云居武夷,歸母死,躄踊盡禮,苫塊悲啼如常人,惟匿不見客,月餘又別兄去。問何往,曰:

「遠甚。」

問有重見時否?笑而不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