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草龍真人〈三〉
2021/02/26 04:45
瀏覽449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五個大小孩子坐在那草龍之上頗為穩當、一點也不覺得搖撼顛簸,只聽見耳旁陣陣風聲,就像是全副武裝的士兵啣枚赴敵,也像是巨濤澎湃洶湧入海的聲音。才過了一會兒就到了目的地,真人讓大家睜開眼睛,果然見到如唐朝詩人蘇味道的詩中所描寫的「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的景象,綵窗鰲山,整個街市輝煌如同一座火城,年輕的姑娘們踏著節拍唱著歌,前來遊覽的人們像螞蟻般接連不斷,說的話都是山東口音,讓小伙伴們確定這裡真的是山東歷城!忽然,聽見了巡夜打更的聲響陣陣傳來,似乎是在提醒眾人時候不早了,徐真人對大家說:

 

「時候不早了,該回去了吧?」

 

就要大家再閉緊眼睛,如同來時一般坐上了草龍啟程返家。就在途中,那某甲心想:

 

「此刻必定是騰空飛行!」

 

就偷偷的稍微睜開眼睛想要偷看,沒想到一下子自己就摔到了地上,問了路過行人才知道該處是揚州城中的街市之上。不久之後天亮了,某甲感到有些飢餓,就試著將那枚銅錢吹氣擲地,果然憑空又多了幾枚,恰好足夠買一份食物充饑。某甲吃飽之後就只能走路返回蘇州,走了許多日,肚子餓了就再次吹擲銅錢、購買食物充饑,直到抵達家門,一摸腰帶,那枚母錢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久知後,有在山東做生意的鄉親回來,這些孩子們前去詢問歷城燈會的情景,果然與自己當日所見一模一樣。事情傳開後,鄉親們對於真人的神術更是大大的驚異不已。

 

這年冬天,母因為想念大兒子,思念過度以至於身體欠安,真人安慰母親,說:

 

「孩兒這就去將哥哥接回家來。」

 

母雖然知道這個孩子有些神通奇異之處,但也沒有馬上相信,只以為是孩子在安慰自己,仍舊擔心著自己再也見不到大兒子了

 

第二天,母剛醒過來,就見到大兒子真的回家來了,母驚訝的問他怎麼突然回來的?兄說:

 

「昨天天剛黑時,弟弟忽然來到四川找我,我覺得奇怪,就問他:

 

『你怎麼又來了?』

 

弟弟說:

 

『我來接哥哥暫時回家一趟探望母親。』

 

我說:

 

『這來回路途遙遠,而且這幾年來我存的錢也不夠,回去一趟很不容易,否則早就回去了。』

 

弟弟笑著說:

『這哥哥不用擔心,一下子就能回到家了。就試試看,又有什麼害處呢?』

 

就要我趴在他的背上,由他背著我,並且堅決告誡我一定要閉上雙眼。當時已經四更天了,一路上我只覺得冷風颼颼的灌入我的耳中,露水浸濕了我的肌膚,就像是騎在狂奔的駿馬、坐在急飛的鳥背之上,眨眼間就落到了地上。弟弟才讓我睜開眼睛,並說:

 

『哥哥暫且先自己回家去,我要順道拜訪一位好友,去去就回。』

 

說完,手中拿著一條草編的龍就朝西邊走去。我被中途放了鴿子有些不高興,就找人問路要回家,才發現原來已經到了蘇州。現在見到了母親,兒子仍舊懷疑是不是在做夢哩。」

 

幾天之後的夜裡,兄正與母親談話時,忽然有人敲門敲得很急,兄開門一看,原來是弟弟徐真人回來。徐真人說:

 

「哥哥你的行李雜物都放在門外,趕緊搬進去吧。」

 

兄朝門外地上一看有一堆東西,搬進來後一一清點,果然一件不少,就對弟弟說:

 

「老弟你真傻啊!哥哥我回來住一陣子,過完年,一個多月後還打算要找前往四川的船回去工作討生活。你現在將我的行李都取了回來雖然方便,但我就沒法子再回去工作了,在家坐吃山空,我們一家又如何生活呢?」

 

真人說:

 

「這好解決。」

 

第二天,真人私下傳授哥哥「黃白之術」,說:

 

「這法子只不過能幫助你獲得十萬錢的數額,讓我們一家得以溫飽,你也能以此為本金逐漸累積成為富人,這樣就足夠了矣。如果想要藉此術謀取更多的話,反而會招致災禍臨門。」

 

之後,短短一年,兄憑藉著這筆資金以及這幾年來所學的商場知識,買賣多有獲利,逐漸為自家修建了樓房、買進了豐腴的田地,家人吃穿不愁且可謂日用豐厚。母也得以安坐家中享清福,兄也不需要親自外出四處奔波買賣了。只是真人自此之後也絕少拋頭露面,經常獨自一人在房間內打坐,不吃不喝也不動,就像一隻木雕的雞一樣。鄉親們若有前來請教吉凶福禍之事時真人往往就鼓掌狂笑而已,絕不針對要問的事情開口說一句話。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枚」,形狀如箸,兩端有帶,可繫於頸上,古代行軍時,常令士兵橫銜口中,以防喧嘩。

 

:「綵窗鰲山」,「綵鰲」、「鰲山」,都是形容用彩燈堆疊如巨螯狀的燈山。

 

:「謌」,音義同「歌」。

 

:原文影印掃描版「兄」字前有一字不清楚。

 

:原文影印掃描版「慮」字前有一字不清楚。

 

:「黃白之術」,「黃白」,黃金與白銀。「黃白之術」指道家能將丹藥燒煉成金銀的方術。

 

:原文影印掃描版「十萬」字前有一字不清楚。

 

:「休咎」,「咎」,音「就」,吉凶、福禍,美惡。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草龍真人

 

真人姓徐氏,吳門洞庭山人。

……

鄰人正慰間,日甫上三竿,忽真人嘻嘻笑從門外至,懷中出衷衣二襲奉母,曰:

「阿兄在蜀無恙,囑代省母,臨行囑以此物攜歸為信。」

……

五人坐頗穩、不搖撼,但閒耳際風聲,如甲士啣枚赴敵,如巨濤澎湃入海。俄傾即至,令開目,果見星橋鐵鎖、綵窗鰲山,滿街市輝煌如火城,妙女踏謌,遊人如蟻,人語皆作魯音,真歷門也。忽漏聲促,真人曰:

「歸休乎?」

復令閉目,如教而返。黠者中途私語曰:

「是必騰空也!」

開眸微睨,則已墜地在揚州市上矣。比曉,試擲腰帶中錢如所言,市食免饑,徒步歸。及至家門,摸母錢,頓烏有。

後有東魯貿易歸者,間風景,良不謬也。于是鄉人咸大異之。

是年冬,其母思長子不□(適),真人曰:

「兒當□兄歸耳。」

母雖異其神通,不遽以為然。猶□(慮)不見。

明日兄果歸,母驚詢其得歸狀?曰:

「昨甫暮,弟忽至蜀省兄,怪之曰:

『汝又來耶?』

曰:

『迎兄暫歸省母耳。』

兒辭以途遠,且年來無積蓄,歸不易,否則早歸矣。弟笑曰:

『無慮,傾刻即至。第試為之,何害?』

因令兒附其背,堅戒閉目。時已四鼓,但覺風貫耳,露侵肌,如奔馬,如迅鳥,眨眼間倏已投地。令兒開目,曰:

『兄且歸,吾順訪一好友,去行即回。』

言訖,手持草龍向西去。兒乃怏怏尋路回,今見母,猶疑夢中也。」

數日,其兄方與母夜話,忽叩關甚急,啟視之,真人歸,曰:

「兄之旅橐什物悉在門外,可陸續攜之進。」

取入視之,果不誣,亦不失一物,曰:

「弟癡矣!兄小住月餘,尚擬覓舟赴蜀覓生活。今取物盡回然則便,兄坐食何能成人家?」

曰:

「易耳。」

明日私授兄以黃白之術,曰:

「數不過□(一)十萬,溫飽成富兒足矣。盈則禍至。」

嗣漸起樓閣,購膏腴,席豐頗厚。母坐享其福,兄不復學賈。真人惟獨坐一室,癡如木雞,鄉人有以休咎問者,拍掌狂笑而已,絕不一言。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