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晁十三郎〈四〉
2021/02/08 05:50
瀏覽632
迴響0
推薦49
引用0


晁十三郎抵達酆都縣報到,因為他為人純正謹慎,酆都縣的長官們也都知道他被發配來此的前因後果,因此都很憐惜這個孩子,不忍心像對待一般人犯那樣分派低賤工作去操勞他。晁十三郎就這樣在酆都縣度過了二年時光。

 

有一天,晁十三郎奉命跟隨縣令外出前往縣境東側偏遠之處執行公務,回程時他所騎的驢子不知為何鬧起驢脾氣越走越慢,沒多久便追不上長官了。經過一處看似顯貴人家的宅邸時,有一名僕人正等候在大門外,見到晁十三郎騎著驢子經過就上前迎接,說:

 

「這位公子,現在已經天黑了,縣令大人的車馬也早已進了城,您肯定是追不上了。況且前方並沒有可以投宿休息的地方,山中也多有虎狼出沒,公子您不害怕嗎?此處宅邸正是公子您的姑姑的家,何不請您就在此先歇息一晚?」

 

晁十三郎雖然非常訝異,但眼見天黑山路難行,也只好下來後將驢繫在大門旁的樹幹上,隨著僕人進入,只見門內庭院寬闊屋宇華麗,儼然是一處世代顯貴的人家所居之處。晁十三郎進入廳堂拜見此處的主人,則是一位讓人感覺嫻靜、打扮亮麗的美女。雙方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女子真的是晁十三郎的姑姑,可是晁十三郎依稀記得父親提過這位自己未曾謀面的姑姑在十七歲時便不幸過世了,不禁自問著:

 

「難道是姑姑尚在人間嗎?」

 

晁十三郎還是以姪子的禮節拜見這位姑姑。姑姑親切的詳細訊問了兄嫂的近況後,很是傷感的說:

 

「我這個姪子遠從浙江來到此地,也是天緣湊巧讓我們能相見阿。」

 

說著說著就聽見門外有大官到來、隨行前騎馬的侍從們喝叱開道的聲音,姑姑說:

 

「你的姑丈回來了,你可以先暫時迴避到那幃幕後方,我沒叫你你就別出來,不要失了禮節衝撞了你的姑丈。」

 

晁十三郎說:

 

「姪子好像記得姑姑您未曾嫁人,何時有了姑丈了?」

 

姑姑說:

 

「傻孩子,世上哪裡有女子長大後不嫁人的?」

 

晁十三郎遵命迴避後,就聽見吉莫靴皮靴)踩踏地面發出的槖槖聲自外而內傳來,婢女們爭相拿著樺燭出去迎接。過了一會兒姑丈來到廳堂,與姑姑相互行禮問候,似乎是先前姑丈外出辦公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回來的樣子。接著姑姑吩咐僕人們置辦酒菜,與姑丈一同入座,對飲數杯後,就有一些跟隨姑丈的僕童們上來參見主母,婢女們也依禮參見主人。

 

晁十三郎偷偷的從帷幕的空隙中觀看,見姑丈面色黝黑,容貌猙獰,紅色的鬚鬚像火龍一般飄動著,心中很是害怕。可是,姑丈忽然以手往臉上一摸,他那副猙獰的面容就成了一張皮殼,像蘭陵王的假面具一般的脫落後,交給一旁的侍從收去保管。不可置信的晁十三郎再定睛看了看,則姑丈已然變成了一位面容清秀的翩翩美少年,年紀看起來也與姑姑差不多。過了一會兒,姑丈忽然一邊拿著酒杯一邊轉頭四處嗅了嗅,大聲說道:

 

「為何屋內有陌生人的氣味?」

 

姑姑起伸向姑丈行了斂衽禮,解釋說:

 

「我的姪子晁十三郎,因故被發配到此地,因為走夜路太危險,附近又沒有居住的地方,所以姑且要他在此暫住一晚,希望夫君也能憐惜這個孩子。」

 

姑丈大笑著說:

 

「夫人何必如此過於客氣,哪裡有骨肉親戚來了卻躲著不相見的道理呢?」

 

於是姑姑呼喚晁十三郎出來拜見姑丈,晁十三郎大禮參拜跪伏在地,姑丈也很有禮的答拜,並說:

 

「大舅子有這麼一個儀表堂堂的好兒子,真是有福氣啊。」

 

於是吩咐廚房再多準備一份餐具以及酒菜,要晁十三郎也入坐陪席,並對他說:

 

「我與你姑姑一同飲酒,讓你自己吃喝另外準備的酒菜,是因為我們與你所吃喝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倉促之間身為主人有所怠慢,還請多多諒解。」

 

就一邊吃喝一邊殷切的詢問家事,晁十三郎也大致的將家中的情形說了一遍。

 

接著,有一名所屬的小吏呈上了一份資料,姑丈讓晁十三郎自行翻閱。晁十三郎接過後,見封面上寫著自己的姓名,裡面記載著自己做過的大小事情,一條一條的就像眉毛整齊排列般的清清楚楚,記載中那「為父報仇」四個字還散發著燦燦金光,十分的顯眼。之後還見到自己擔任總兵的職位,在此之後還有一頁,以蠅頭小楷寫著一些內容,晁十三郎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姑丈就將那份資料收了回去,交給小吏命他送回原處妥善收藏。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蹇」,音「簡」,原意指駑馬,亦指驢子。

 

:「青衣」,漢朝以後卑賤者多穿青衣,故稱婢僕、差役等人為「青衣」。

 

:「姑娘」,古人對未婚的年輕女子尊稱「姑姑」,也稱「姑娘」。

 

:「居停主」,即「居停主人」,寄居的處所的主人。

 

:「姽嫿」,音「軌化」,嫻靜美好的樣子。

 

:「明靚」,「靚」音「靜」或「亮」,「靚」本通「明」,又作「裝飾豔麗」解。「明靚」應可解釋為「亮麗」的意思。

 

:「猶子」,兄弟的兒子,即姪子。

 

:「騶從」,音「鄒(ㄗㄡ)粽(ㄗㄨㄥˋ)」,古代貴族、官員出行時騎馬的侍從。

 

:「呵殿」,古代官員出行,儀衛前呵後殿,喝令行人讓道或此類儀仗隊伍或隨從人員。

 

:「樺燭」,用樺樹皮捲蠟製成的蠟燭。

 

:「叅」,音義同「參」,進謁,如參見、參拜。

 

:「虬」,音「求」,有角的小龍。

 

:「埓」,音「樂(ㄌㄜˋ)」,作為動詞時為相等、均等的意思。作為名詞時有矮牆、短牆;界線;山間水流等意思。

 

:「生人氣」,可解釋為「活人」的氣味,也可視為陌生人的氣味。

 

:「多文」,原義是形容學識淵博、富有文采,此處引申如同「繁文縟節」。

 

:「畧」,音義同「略」。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晁十三郎

 

浙人晁豫,年四十始生一子,按諸猶子,雁序十三,遂名曰十三郎云。

……

翌日虎又至,拍案捶几,呌詈萬端。

……

一日,虎又至,適豫在廳事與鋪夥會計,見虎欲遁,驀執之,辱詈及祖父。

……

去之配所,純謹得長官憐,不忍以賤役苦之。居二年,一日隨長官自東鄙歸,日暮策蹇行緩,過一第宅,有青衣候於門外,迎謂曰:

「郎,子星月上矣,宰官車馬已進城,前無止宿處,山行多虎狼,郎不畏耶?此第爾姑娘家也,曷請休止。」

郎訝甚,下而繫蹇於樹,隨青衣入,閎敞華麗,居然世家。登堂拜居停主,則一姽嫿明靚之好女子,序家事,乃郎之姑,十七歲夭死者。郎依稀記憶,曰:

「姑姑尚在人間耶?」

遂見以猶子禮,一一問訊郎之父母,辭意酸楚曰:

「吾侄到此,亦是天緣。」

旋聞門外有貴官到門、騶從呵殿聲,曰:

「爾姑丈歸矣,可暫避幕內,不問爾不出,毋干犯也。」

曰:

「侄猶記姑姑未字,何得有姑丈?」

曰:

「癡兒,世有女子老不嫁者耶?」

 

旋聞吉莫靴槖槖然進,諸婢爭執樺燭出迎。少頃登堂,與姑交揖,若久別方回者。旋置酒,與姑升座對飲,旋有家童數人叅夫人,諸婢亦叅見家主。郎潛於幕隙,見其人面黝黑,貌猙獰,赤鬚飄動如火虬,心甚畏怖。忽以手探面之皮殼,脫落如蘭陵王之假面具,付從者收去。再睨之,則翩翩美少年,年亦與姑埓。少頃,其人忽持爵旁嗅再四,大吒曰:

「何屋內有生人氣?」

姑起而斂衽曰:

「妾有猶子十三郎,配於此,夜行無棲止,姑令其止宿耳,惟夫也憐之。」

其人大噱曰:

「夫人何多文也,豈有骨肉戚而匿面不見與?」

呼郎出,拜伏於地,答禮甚恭曰:

「大舅可謂有子矣。」

呼庖人另具杯酌,設座於右,曰:

「僕與爾姑同飲,爾則自飲,酒與肴不同也。倉卒主人,乞恕乞恕。」

殷切問家事,均約畧以對。

旋有吏人以牒進,令自觀之,內書己之姓名,一切行事,朗如列眉,至「為父報仇」四字,燦燦作金色。又見官至總兵,後尚有未竟頁餘小字,姑丈即攫付吏人藏去。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