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晁十三郎〈二〉
2021/02/06 00:02
瀏覽661
迴響0
推薦49
引用0


沒過幾天,張阿虎又來了,大喇喇的坐在廳堂之上拍打著桌子又叫又罵晁豫也只能唯唯諾諾的不敢反抗。張阿虎起身握著拳頭將晁豫壓制在牆邊,破口罵道:

 

「你這老狗雖然不欠我錢,但我是誰?我張阿虎就是老虎啊!老虎會吃人,被吃的人又何曾欠了老虎的肉呢?趕緊解開錢袋拿錢來,再拖拖拉拉的就打碎你的肋骨!」

 

晁豫的妻子氏本也是個膽小的婦人,見丈夫危險至極,也不顧危險的上前要救丈夫,急忙將插在頭髮上髮釵取了下來交給了張阿虎張阿虎一把奪在手中惦了惦份量還算滿意,這才放了晁豫,大呼小叫的走了。

 

等到晁十三郎放假回家,聽見人們對他說起這幾天的事,氣憤難過而流淚的前往鄉中耆老、仕紳處質問:

 

「家父只不過是不想惹事,也不想將事鬧大,然而那無賴張阿虎欺負家父實在太過分了,種種惡行天地可鑑,各位長輩卻沒有一位出來說一句公道話,這又是什麼道理?」

 

眾人都說:

 

「你父親懦弱,這才被他欺負,那個傢伙為什麼不欺負我們呢?你又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又能拿他怎麼辦呢?」

 

晁十三郎憤怒的大聲說道曰:

 

「我這個讀書人將要斬殺那頭惡虎。」

 

眾人聞言大笑,都以為這小伙子氣急了亂說話而已,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脖頸,說:

 

「這孩子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啊。」

 

晁十三郎氣憤難平的往家走去,經過家門前,恰巧見到霞姑又站在門旁,見此刻左右無人,就鼓起勇氣上前向霞姑大吐苦水,說著說著就難過得流下淚來。剛開始霞姑晁十三郎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但見他實在是真傷心難過,轉而可憐他的遭遇,就安慰著說:

 

「你何不先回家去休息,不要如此憂傷的與那種人計較,俗話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你趕緊好好念書考取功名,飛黃騰達之後,也不怕沒有報復他的時候啊。」

 

晁十三郎說:

 

「那傢伙欺人太甚,我迫不及待想馬上報仇。所以,實話對妳說,我實在愛妳愛到了骨髓裡,然而我已經準備將與那張阿虎拼命,所以特別來此與妳訣別啊。」

 

說完又難過得嗚咽的哭著。霞姑卻是為此非常的驚愕,說:

 

「你發瘋了嗎?我不敢再與你說話了。」

 

說著就翩然轉身、帶上了門朝屋內走去了。

 

晁十三郎回家後,不時喃喃的自言自語著,又不時恐懼不安的獨自踱步而行,母親氏見兒子如此以為他生了什麼病,心中甚是憂慮。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呌」音義同「叫」。

 

:「咥」,音「跌」,咬。

 

:「元天黃地」,「元天」同蒼天,亦為傳說中的高山名。「黃地」,古人以「黃」為大地的顏色,「黃地」即指大地。

 

:「大言」也作「吹牛」解。

 

:「鶻突」,亦作「鶻鶟」,音「糊塗」,形容模糊、混沌、不明白事理、疑惑不定、乖迕、驚慌等等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晁十三郎

 

浙人晁豫,年四十始生一子,按諸猶子,雁序十三,遂名曰十三郎云。

……

翌日虎又至,拍案捶几,呌詈萬端。豫惟唯唯。虎起以拳抵翁於壁,罵曰:

「老狗誠不負吾鈔,然吾虎也,虎咥人,人又何曾欠虎肉價耶?速解槖,緩則雞肋碎矣!」

豫妻魏氏亦懦,奔救,急拔鬢上釵與之,虎始吆喝去。殆郎歸,聞鄰人告語,始涕泣,哭告於諸縉紳及里老之門曰:

「吾父謹愿者,張阿虎欺吾父甚矣。元天黃地,實所共鑒,諸長者靳不一言,何與?」

僉曰:

「爾父懦,始受若侮,若即不侮我輩耶?爾又孺子,可奈何?」

郎大言曰:

「孺子行將斬虎矣。」

眾大噱,以為癲戲,拍其項曰:

「斯真初生之犢不畏虎耶。」

郎憤憤歸,適經葉氏門,見霞又倚門立,瞰左右無人,趨告冤苦,繼以涕泣。霞初頗以為鶻突,繼見其誠痛,轉憐而慰之曰:

「郎曷歸休,毋戚戚與若輩較,速念書騰達,不患無報復日也。」

郎云:

「迫不及待,何實告妹,吾實愛子入骨髓,行將與阿虎拼命,故與子訣耳。」

言已嗚咽。霞大愕曰:

「爾瘋癲作耶?今不敢與爾言。」

即翩然反身掩戶入。郎歸,時喃喃私語,時惶惶獨行,母以為病,心甚憂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