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晁十三郎〈一〉
2021/02/05 00:00
瀏覽653
迴響0
推薦52
引用0


浙江晁豫,四十歲時夫妻倆才生了一個兒子,按照子姪這一輩的排行,晁豫這個兒子排行第十三,所以取名為「十三郎」。一晃眼,晁十三郎長大到了十四歲,這小伙子個性溫和就像個大姑娘家,模樣也挺俊的。晁豫原本就是個生意人,大家見他生養了這麼一個英俊帥氣的兒子,都嘖嘖稱奇誇讚且羨慕著說:

 

「沒想到一個做生意的能生得一個面相如此富貴的好兒子啊。」

 

晁十三郎尤其喜愛讀書,每當從塾館放假回家,途中必定會經過一位姓畫家的店鋪兼住處某有一個女兒名叫霞姑,年紀與晁十三郎相等。霞姑每當遠遠的見晁十三郎走來,必定會害羞的掩上門並躲在門後偷偷瞧著,心中歡喜卻又不好說出來。有一次,晁十三郎偶然間停在家門外欣賞畫作,突然見到霞姑,就被她的容貌風姿深深的吸引,胸膛之中小鹿亂撞,認為日後娶妻就應該要娶霞姑,但也因為年少臉皮薄,只能將想法藏在心中,不敢輕易的說出來。

 

又到了清明節前夕,老師讓學生們放假回家掃墓祭祖。晁十三郎又經過家門前,正巧遇上霞姑專心的在門口處抽取蠶絲後仔細的纏繞,面前的繅絲機不停發出軋軋的聲響,絲毫沒發覺心上人已經站在不遠處癡癡的看著自己。此時的霞姑穿著藕花衫,翹起的小腳就像剛破土而出的筍芽,臉上雖僅薄施脂粉,卻比其他人都更美艷。晁十三郎看得人都呆愣在原地,只覺得自己的魄盪魂搖,突然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晁十三郎就上前與霞姑攀談,說:

 

「妹妹妳真辛苦啊,難道你忍心辜負這清明佳節,只顧著工作,不出去走走、踏踏青嗎?」

 

心上人突然前來搭話,令來不及迴避的霞姑害羞得兩頰微微發紅,就笑著駡道:

 

「小鬼頭趕緊離開,你爺爺就要回來了。」

 

就立即起身掩上了大門。

 

晁十三郎見佳人掩門迴避,失意的邁步離去。走沒幾步,就回頭看看,希望能再見到門打開、佳人再現,最終還是失望了,只能無可奈何的回家。但從此以後,晁十三郎更是對霞姑朝思暮想、寢食不能忘。

 

話說,原本當地有個無賴張阿虎,將晁豫那與人為善的商人習性視為其懦弱怕事的表現,每次想要賭博卻缺賭本時就去向晁豫「借」錢,當然也從來沒有還過。久而久之,張阿虎晁豫伸手要錢就成了習慣,而且每次「借」錢時反而像是債主上門催討拖欠的債務一般。晁豫也沒有辦法應付這種無賴,只能打著破財消災的想法給錢了事。然而貪心的張阿虎越來越頻繁的來要錢,晁豫又哪裡有這麼多錢能填滿這種無底洞呢?最近張阿虎又混到了一個任職營卒(士兵)的身分,就打著官兵的名號態度更加的蠻橫,要錢時只要晁豫稍有顯露出猶豫吝惜的樣子張阿虎就揮拳痛打晁豫。左鄰右舍多因為也害怕張阿虎而沒有人敢挺身而出說句公道話。這樣的場景晁十三郎也遇見過好幾次了,為父抱屈的晁十三郎哭著問父親:

「爹爹是欠了他的錢嗎?不然那個張阿虎為何如此這般蠻橫無理?」

 

晁豫無奈的嘆氣說道:

 

「你這孩子知道什麼?對於這種無賴,你爹我不想也不願鬧進衙門。真的將他告了,也不能將他怎麼樣,衙門頂多打他幾棍子就放了,事後他必定會加倍的報復于我。而且告官過程中,那些衙役們同樣會趁機討要好處,徒然讓他們有了中飽私囊的機會,對我這種受害的原告是半點益處都沒有啊!」

 

晁十三郎聽完父親述說的苦衷後,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好默默的退下,卻暗中將一柄長約五寸多的小裁紙刀,磨得鋒利無比、亮如霜雪,並將刀子時刻藏在了懷中。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晁」音「巢」,「朝」的古字。

 

:「羊車中人」,「羊車」,宮中裝飾精美、用羊牽引的小車。「羊車中人」即指往來宮中之人。所以,若不是皇親國戚便是大官,要不然就是太監宮女了……

 

:「畫士」,古時候對從事繪畫者的美稱,或稱「畫師」。

 

:「絡絲」,又作「綹絲」,纏繞絲線。

 

:「笋」,音義同「筍」。

 

:「儂爺爺」,「儂」,音「農」,地(今江蘇上海、及部分安徽浙江江西一帶)口音,意指「我」,也指「你」。此處因霞姑要討嘴上便宜,故意將自己的父親稱說成對方的爺爺,自己就大上對方一輩,佔了輩分便宜的意思。

 

:「數武」,此處形容距離,「武」,指半步的意思。古時以六尺為步,半步為武。見《國語.周語》:「不過步武尺寸之間。」

 

:「阿堵物」,又作「阿堵」,代指錢。出自南朝劉義慶.《世說新語.規箴》︰

王夷甫(王衍)雅尚玄遠,常嫉其婦貪濁,口未嘗言錢字。婦欲試之,令婢以錢遶牀不得行。夷甫晨起,見錢閡行,呼婢曰:

「舉卻阿堵物」。

 

:「逋」,音「餔,ㄅㄨ」,動詞義為拖欠,如拖欠稅務為「逋租」。

 

:「靳」,音「近」,吝惜、不肯給予。

 

:「帋」,音義同「紙」。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一晁十三郎

 

浙人晁豫,年四十始生一子,按諸猶子,雁序十三,遂名曰十三郎云。殆郎年十四,溫婉如處女,美豐儀。豫固業賈者,人見郎風致,輒嘖嘖稱羨曰:

「不圖負販兒,得此羊車中人也。」

郎尤嗜讀,每自塾中歸,必經葉畫士之門。葉有女名霞姑,年與郎等,見郎來必掩門斜睨,心好之而不能言。郎偶一駐足,驀驚其豔,心亦怦怦動,以為娶婦當如霞,而亦不敢言。

 

會清明,師遣之歸,又過其門,適霞在門首絡絲,機軋軋鳴,著藕花衫,翹纖足如笋芽,薄施脂粉,豔絕靡儔。郎顧之,魂魄搖搖,遽與攀話曰:

「妹大辛苦,忍負此佳節耶?」

霞兩頰微赬,笑駡曰:

「小鬼頭速去,儂爺爺歸矣。」

旋起掩門。郎悵悵,行數武,輒回首顧,無如何也。由是寢食不能忘。

 

先是里有無賴子張阿虎,嘗輕豫懦,每假豫資供博費不還。久之,習為常見,必向豫索阿堵物如索逋狀,豫無如何,時給之而欲壑不能饜。近又充營卒,益橫,豫稍靳即飽以老拳,鄰人畏之,不敢持公論。郎見之屢矣,泣謂父曰:

「父欠若逋耶?不然何橫若是?」

豫曰:

「孺子何知?而翁足跡不敢履公庭,與之較,徒飽胥役槖,無益也。」

郎默而退,潛磨小裁帋刀,五寸餘,亮如霜雪,懷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