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除三孽〈二〉
2021/01/31 05:27
瀏覽750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過了一會兒,女子更顯出沉醉的模樣,接著便趴在了桌上,口中喃喃說著聽不清楚的醉話。孫百藥喚了幾聲,女子始終沒能清醒過來,便站起身子想將她搖醒,手搭在女子的肩頭上,才發現女子身上的衣服實在單薄,這大冷天的露在外面的肌膚都生出許多像粟米大小般的雞皮疙瘩。孫百藥擔心女子因此受凍生病,轉身要拿女子進門時掛在牆上的紫披風為她蓋上保暖,可此時那還有紫披風的影子,牆上掛著的分明是一張毛茸茸的、破舊的狐皮,比自己所穿的舊皮裘還破舊,而且口鼻尾爪都在,不像是一般大戶人家所穿戴的狐皮裘。孫百藥只好趕緊將自己的舊皮裘脫下蓋在女子身上,然後就著燈光仔細查看女子的破狐皮,更加確定這是一張貨真價實的狐皮,這才恍然大悟眼前的女子是狐仙啊!

 

此時剛好也到了要生火做晚飯的時候,醉眼惺忪的孫百藥就迷迷糊糊的拿這張破舊狐皮當做引火用的火種,然而灶中的柴火潮濕,迸出了幾道如金星般火苗,還未燒旺,那張破舊的狐皮一下子就燒光了。孫百藥回到坐位上坐著等著灶中柴火燃燒時,那名女子已經伸了個懶腰,含含糊糊喃喃的說:

 

「喝得太高興了,我怎麼喝醉了?」

 

接著隨手掀開披蓋在背上的皮裘,發現不是自己的,倉皇的四處查看,竟然沒看見自己那張破狐皮,頓時非常的窘迫,急忙向孫百藥行了襝衽禮哀求著說:

 

「先生您是一位仁厚的長輩,請不要惡作劇,如果承蒙您能返還我的『披風』,這份大恩大德小女子一定銘記在心不敢忘記。」

 

意外燒掉舊狐皮的孫百藥剛開始還想找各種藉口推託,但是見女子如此哀傷哭泣,也只好老實的承認了剛才不慎將之燒毀的事實。女子哭著說:

 

「冤孽啊!實話告訴您,我是上界的天狐。修行了千年才褪去了這一身毛皮,但是因為修行的功夫還有些不足,所以沒有馬上將它丟棄。剛才因為貪圖喝酒,這身舊毛皮就這樣被您燒掉了,我這樣一絲不掛的,又該到哪裡去呢?」

 

孫百藥不斷的向女子道歉。女子又問自己身上這一襲舊皮裘,是誰為她蓋上的?孫百藥說:

 

「這裡還會有其他人嗎?是我擔心妳凍著才為妳披上的。」

 

女子說:

 

「您對我關心愛護,是一份因緣。穿上了您的衣服,也算是與您有了肌膚之親,這樣的舉動,對儒家來說是『仁』的表現,對道家釋家而言卻認為是對修行的一種阻礙,處士您這一個善異的舉動可真是大大的拖累的我啊!原本修成女子身的我嫁給如您這樣的老年男子,我也不會太在意,只是我那苦修了大半輩子的道行,就這樣一日之間便如同破舊的鞋子一般捨棄了。」

 

說完,女子哭得更是傷心。孫百藥實在過意不去,對女子一再行禮道歉,說:

 

「現在門外積雪濕泥太深,已經到能淹沒膝蓋的程度了,娘子妳這樣的小腳又如何能行走在如此雪地之上?如果妳能原諒我昏庸的舉動並且不介意我的身分卑下,願意委身下嫁於我,那麼這間小茅屋就是妳的皇宮,又還要回到哪兒去呢?」

 

女子歎了口氣,說:

 

「這也是《氤氳簿》上註定好的婚姻啊,我又如何敢違背天意呢?」

 

於是女子自我介紹自己並無姓氏,名叫「花歡喜」,同伴們都稱呼她「花娘子」,從小就失去了父母,遭遇竟然與孫百藥非常的類似,都是孤獨一人長大生活著。

 

不久便聽得外頭傳來的金雞報曉的啼鳴聲,鄰居們紛紛點燃爆竹慶賀新年,花娘子主動幫著點燃了柏子香、樺燭,與孫百藥一起祭拜天神地祇相互祝賀新年,然後對孫百藥說:

 

「我要與您先立下個約定,元旦之日固然不能拜天地行婚禮,即便是宗族親戚以及晚輩孩子們也都暫時不准當面見到我,而且我將暫時藏身在小房間內,百日之後,我就會公開說明我的身分來歷。」

 

孫百藥問:

 

「那麼我能先對同族的人說我娶了妳為妻這件事嗎?」

 

花娘子說:

 

「我們雖然沒有媒妁之言,但有天地神明為證,又有什麼好忌諱而不能說的呢?」

 

交待完畢後,花娘子就走進了內室並且上了門鎖,連泥牆的縫隙處都用布幕遮蔽著,一絲光亮都無法看到。不過若是孫百藥有事情詢問時,花娘子也會隔著門一一回應,就像花娘子確確實實就在房內無誤。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爨」,音「竄」,升火做飯。

 

:「引光奴」,用杉木條染硫黃製成,點燃後可以代替燈用,稱為「引光奴」。類似今日的火柴。

 

:「淪肌」,浸透肌肉,比喻感受極深。

 

:「遭楚人炬」,見成語「楚人一炬」,指西楚霸王項羽一把火燒掉了秦始皇修建的阿房宮。見《史記.項羽本紀》:

居數日,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收其貨寶婦女而東。

 

:「噓春授暖」,參考成語「噓寒問暖」,「噓」,緩緩吐氣。全句是說吹去寒意,送來溫暖。表示關心、愛護、同情的意思。

 

:「袍澤」,戰袍與襯衣。代指軍中的同事。

 

:「掛碍」,牽掛、惦念、阻礙。

 

:「天婚」,命定的姻缘。

 

:「團瓢」,或作「團焦」,小屋子。

 

:「氤氳簿」,「氤氳」,音「音韻」,煙氣瀰漫的樣子。而所謂的「露水姻緣(短暫而不正常的婚姻關係)」猶如起於水氣氤氳,因此就如同「姻緣簿」一般,「氤氳簿」則是登載這類「露水姻緣」,而且由「氤氳使者」負責管理。

明朝凌蒙初.《初刻拍案驚奇》.卷三十四 聞人生野戰翠浮庵 靜觀尼晝錦黃沙巷:(卷末節錄收場詩)

若非前生分定,如何得這樣奇緣?有詩為證:

主婚靡不仗天公,堪嘆人生盡聵聾。若道姻緣人可強,氤氳使者有何功?

 

清朝袁枚.《續子不語.第一卷.露水姻缘之神》: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

「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

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次春,賈別妻遠出。一日將暮,旅舍尚遠,深怯荒野無可棲止。忽有青衣伺於道旁問曰:

「來者賈相公耶?奉主命,相候久矣。」

問:

「為誰?」

曰:

「到彼自知。」

遙指有燈光處是其村落,私心竊喜,遂隨之去。

約行里許,主人已在門迓客,道服儒巾,風雅士也。樓閣雲橫,皆飾金碧。賈敘寒暄問曰:

「暮夜迷途,忽蒙寵召,從未識荊,不解何以預知,遠勞尊紀?」

答曰:

「舊歲路中把晤,叨領盛情,曾幾何時,而遽忘耶?」

賈益不解。主人曰:

「去年清明日,賢夫婦上墓祭掃,旋風當道者即我也。」

賈曰:

「然則君為神歟?」

曰:

「非也,地仙也。」

問所職司,曰:

「言之慚愧,掌人間露水姻緣事。」

賈戲云:

「僕頗多情,敢煩一查,今生可有遇合否?」

仙取簿翻閱,笑曰:

「奇哉!君今生無分,目下尊夫人大有良緣。」

賈不覺汗下,自思妻方少艾,若或有此,將為終身之恥,乃求為消除。仙曰:

「是注定之大數,豈予所得更改?」

賈復哀求,仙仰天而思,良久曰:

「善哉!善哉!幸而尊夫人所遇庸奴也,貪財之心勝於好色。汝速還家,可免閨房之醜,不過損財耳。」

賈屈指計程,業出門四日矣,恐歸無及,又思為蠅頭微利而使妻失節,斷乎不可。乃辭仙而歸,晝夜趕行。

離家僅四十里,忽大雨如注,遂不得前。明午入門,則見臥房牆已淋坍,鄰有單身少年相逼而居,回憶仙言,不覺歎恨。妻問:

「何歎?」

曰:

「牆坍壁倒,兩室相通。彼此少年獨宿,其事尚可言?而來問我乎!」

妻曰:

「君為此耶,事誠有之,幸失十金而免。」

賈詢其故,曰:

「牆倒後,少年果來相調,予逃往鄰家,不料枕間藏金遂被竊去。今渠怕汝歸,業已遠颺。」

問金何來,則某家清償物也。賈鳴官擒少年笞之,而金卒難追。

此事程惺峰為予言。

 

:「婚媾」,婚姻;嫁娶。或指有婚姻關係的親戚。

 

:「樺燭」,以樺樹皮捲製而成的燭。見宋朝程大昌.《演繁露(或作《演蕃露》、《程氏演繁露》).卷二.燭》:

儀禮之燕禮曰:宵則庶子執燭於阼階上,司宮執燭於西階上,甸人執大燭於庭,閽人為大燭於門外。鄭玄注曰:燭,燋也。甸人掌供薪蒸者,庭大燭為位廣也。閽人,門人也,為作也作大燭以俟賓客之出也。古燭未知用蠟,直以薪蒸,即是燒柴取明耳。亦或剥樺皮爇之,亦已精矣。然曲禮曰:「燭不見跋」,則是必有質可篸,乃始有跋耳。曲禮或是有蠟燭後從其所見而言之耶。

 

:「合巹禮」,「合巹」指婚禮中,新郎新娘兩人交杯共飲。「合巹禮」即指婚禮。

 

:「覿面」,「覿」音「迪」,當面、迎面。

 

:「閟」,音「閉」,古同「閉」,亦通「秘」,閉門、關閉、掩蔽等意思。

 

:「宗人」,同族之人。 亦是古代官名,掌宗廟、譜牒、祭祀等。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除三孽

 

滄州西郊,山色蔥蒨處,隱極大村落,為眾孫闔族居。

……

須臾,益沉醉,玉樹頹矣。一樹海棠,嬌喚未能醒。叟起,撫香肩,衣皆薄綿,肌如起粟,憐之。及視壁上物,大驚,紫披風突化為茸茸敗狐革,口鼻尾爪悉具者也。急覆以自家敝裘,然後就燈詳視,益確。始恍然悟玉人為狐。適將執爨,乃藉作引光奴,然濕柴焰發,燦金星,霎時煨燼。再入座,女已欠伸起,喃喃軟語曰:

「醉鄉之遊樂乎?」

既而掀背上裘,倉皇四顧,索披風,竟烏有,窘迫萬狀,向叟襝衽云:

「公長者也,幸勿惡作劇,倘賜反璧,感切淪肌。」

叟始猶推託,繼因其哀涕,遂直陳。女哭曰:

「冤孽哉!實告君,妾上界天狐也。修千年,始脫革,功尚虧,不遽棄,頃貪杯中物,遭楚人炬,赤條條將何所歸乎?」

叟引過,謝不輟。女又問一襲敝裘,究誰為之覆?叟云:

「是尚有他人耶?乃賤子憐卿寒耳。」

曰:

「噓春授暖,緣遂因之,袍澤之親,即肌膚之愛,儒家以為仁,道釋家以為掛碍,處士累人不淺哉!妾守雌得嫁一老男子,本無顧惜,然而半世之苦行,一朝成敝屣矣。」

言已更泣。叟再拜云:

「門外泥深可沒髁,娘子纖足何能一步行?倘恕庸濁,許結天婚,則小團瓢,即子之宮也,更何歸焉?」

女歎云:

「是亦氤氳簿上註定婚媾耳,妾何敢與數強?」

因自述無姓氏,名曰花歡喜,同儔呼為花娘子,失怙恃,孤與叟同。旋聞雞唱,爆竹震比鄰,女殷勤焚柏子,燃樺燭,同拜天神地祇,然後交賀曰:

「與郎約,元旦固不能行合巹禮,即宗人小輩亦不容覿面,且閟余斗室中,百日後,始妾身分明耳。」

問:

「能預白宗人否?」

曰:

「雖無媒妁,神天臨鑒,何諱之有哉?」

言畢,即進室,且下鍵,隙皆幕遮光,鮮一線。但每有諮白,輒應諾,宛在其中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1/31 09:08

莫名其妙,他人之物,竟然投入火中,真是混蛋。

前幾年請工匠做鐡門,那個呆子做好門後,運來安裝時,發現鐡門與門框不合,竟然建議改門框,還拆了一、兩塊磚。我當場就想揍他。真是混蛋加三級,竟然敢拆我的門。原以為只有緬甸才有這種混蛋,看來是所在多有。

狐也有小腳?

1. 所以酒喝多了一定會出事.....

2. 狐與狸都沒有大腳.....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1/31 09: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