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公道娘子〈七〉
2021/01/28 00:04
瀏覽578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不久之後,葉麟隨著同科舉子們出發前往京城參加會試,來到黃河邊等待渡船時,忽然覺得帽子裡面變得很重,心中感到奇異,就是著悄聲問道:

 

「是七妹嗎?」

 

帽中傳來女子聲回答說:

 

「正是。」

 

葉麟說:

 

「帽中狹窄不便,為何不藏到我的袖中?」

 

接著,葉麟感覺袖子內變重了,就像多提了一個包袱似的。

 

渡過了黃河,七姑娘與葉麟同坐一輛車,車伕還是只看見葉麟一人而已。到了晚上投宿旅店後,葉麟對七姑娘說:

 

「我以為從此以後再也見不到妳了,沒想到妳竟然跟著我一同而來了?」

 

七姑娘笑著說:

 

「還有許多事沒有了結呢。」

 

抵達京城、會試完畢,葉麟居然名落孫山!正在感傷懊悔得收拾行囊準備回家時,忽然吏部派人送來了公文通知,原來是葉麟已經通過捐官的方式被朝廷派任到湖北某郡擔任知府了。自己並沒有做此事的葉麟一頭霧水,就問七姑娘是怎麼一回事?七姑娘說:

 

「你命中註定只能金榜題名一次,而且還是因為令尊累積陰德才能有如此結果。與其風塵僕僕的屢次上京趕考卻失望而回徒尋煩惱,不如趁著年輕力壯時當一回知府,幹出一番事業了卻了心願,也能及早退休回家養些小雞小豬、陪伴並奉養雙親。」

 

葉麟又問:

 

「這捐官做知府至少要二萬兩銀子才行,豈是可以容易立即辦得到的事?」

 

七姑娘說:

 

「我離開大伯家時那些騾子背上駝載的就是銀子,早就運到此地存放了好一陣子,昨日才派人按規定為你捐官上繳。」

 

葉麟更加的佩服七姑娘的神奇之術。等到皇帝召見新科官員、葉麟等人謝恩完畢,葉麟回到揚州迎接父母一同前往湖北任所上任,以就近奉養照顧。從此以後,七姑娘也不再隱身,大家都得以一睹太守夫人的芳容,而且七姑娘侍奉公公婆婆非常的孝順,做為賢內助輔助丈夫在政事上獲得了許多好名聲。

 

一天早晨,七姑娘起床後,在後花園觀賞著芍藥,太守府中的一名姓的資深幕僚經過時見到了太守夫人,驚訝得發現太守夫人與自己的女兒娟娘的容貌極其相似,而七姑娘似乎有意讓公看個仔細,持續賞花遲遲沒有離去的意思,若非是她身旁還有二名婢女隨侍在側,公幾乎誤認七姑娘是女兒娟娘而脫口呼喚了。

 

之後,公將這件事告訴了老太爺葉揆。晚上七姑娘侍奉公婆用餐時,葉揆就將這件事對兒媳婦說了,七姑娘感傷的嘆了口氣後,向葉揆叩拜,說:

 

「實話對您說,孩兒就是當年長江燕子磯的酒館中被人捉住綁著的那隻貪杯的野狐啊!因為見到大伯分家分得很不公平,孩兒就暗中重新公平分配,如此既能報答您的大恩,又能體現上天的意思。如今所有的事都已經做好了,孩兒也要就此告辭了。」

 

此話一出,一家三口驚訝得一起要挽留她,但七姑娘似乎去意已決,突然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葉麟看著七姑娘遺留下的胭脂水粉以及首飾,睹物思人,不免難過而痛哭,連死的念頭都有了。葉揆見兒子如此難過,猛然想起那老幕僚公曾經提到七姑娘與他的女兒娟娘模樣相似之事,就試著為兒子說媒迎娶了娟娘,也因為如此,葉麟娟娘的陪伴之下,多少也能緩解一些思念之苦。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報單」,舊時科舉考試,考取後或得官、升官時通告親友的報告單。

 

:「雞豚」,雞和豬,泛指農家所養禽畜。也借指平民之家的微賤瑣事。

 

:「五馬」,漢朝時以四馬載車為常禮,惟太守則增一馬,故稱為「五馬」。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公道娘子

 

揚州西山,有富翁葉姓名槐,業賈,胞弟葵,業儒,均承先人產。

……

明日抵金陵,覓寓廬,步通衢,見無賴輩假託欠官項賣妻子者,輒分資與之。

……

一夕,夫婦小飲醉臥,時溽暑,竹簟棕床,甫交睫,聞床下有窸窣聲,瞰之有光,一女子蛇伏,撚紙作燈,照蚊蟲。

……

一夕讀倦,口燥欲呼茗,聽機聲停,知父母就寢,街柝轉三更矣。

……

麟每坐愁歎,女詢之,以貧告。曰:

「此何難?鬚眉男兒,直得愁阿堵物耶?」

……

女自遇麟,蹀躞往來,而萼仙固無日不與女共餐眠。

……

隨入都會試。行至黃河邊,將渡,忽帽內甚重。心異之,試語曰:

「七妹耶?」

曰:

「然。」

曰:

「何不吾袖中匿?」

已而,袖果重。渡畢,與麟同車,輿夫不能見。夜宿店,問女曰:

「自分不能見,卿竟來耶?」

笑曰:

「多少事未了耳。」

抵京,試畢竟落第。麟悲感,方擬整裝同歸,忽吏部報單到門,蓋已捐授湖北某郡知府矣。詢女,女曰:

「郎命宮只能得一科榜,猶翁積德所致。僕僕京華塵,徒尋煩惱,不若乘壯年作一太守,猶早得雞豚逮養耳。」

曰:

「五馬非兩萬金不可,豈易猝辦耶?」

曰:

「妾行時騾背上物,運此久矣,昨始遣人上兌耳。」

益服其神。陛辭謝恩畢,回籍迎養,履任所。從此,玉容人皆見之。事翁姑至孝,相夫多政聲。

晨起偶於後圃看芍藥,一老幕府謝公見之,詫容貌酷似其女娟娘。女故遲遲,瞻眺益真。若非兩婢侍側,幾誤呼為女。異之,告於葵。夕侍宴,葵轉告女,女唏噓再拜曰:

「實告翁,兒即江干被縶者也。伯翁析不平,兒暗分之使平,既報大恩,又體天意。今事畢,兒亦從此辭矣。」

一家驚挽之,倉猝遂杳。麟睹剩妝零釵,痛哭欲死。

 

葵急聘娟娘為媳,幸對新人如故人,稍可解免。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