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公道娘子〈六〉
2021/01/27 00:01
瀏覽594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七姑娘自從出現在葉麟面前之後,便經常往來相聚,然而萼仙卻也仍每天都與七姑娘在一塊兒共餐同眠,就像是有二個七姑娘同時出現在葉麟萼仙處一樣。

 

第二年,朝廷舉辦大考,也要赴考的葉麟臨出發前與七姑娘道別,還是戀戀不捨的樣子。七姑娘為他準備了許多東西,當中包括在考場內考棚中所需的各種物品鉅細靡遺無一不備。葉麟果然不負所望金榜題名,朝廷報喜的泥金榜單送達葉家,七姑娘高興得私底下送給葉麟價值萬兩的珠玉作為賀禮。

 

弟弟葉葵家中突然富有,姪子葉麟又金榜題名,這樣的變化讓哥哥葉槐很是奇怪卻又不知其中原因,同時也深深後悔從前對待弟弟一家如此刻薄,就打算藉著為姪子賀喜上榜為由贈送高額的禮金,希望能藉此挽回兄弟之間的感情。

 

葉槐打開存放銀子的箱子一看,箱子裡頭空空如也!葉槐以為家中遭賊了,急忙前往檢查那密稱為「庫」的密室,見門上的鎖、甕上的封條都完整依舊,可是每一個甕裡頭的銀子數量幾乎都少了一半。驚駭萬分的葉槐趕忙統計所剩下的銀兩,恰好只剩下了一半,心想能有如此能力的應該只有那身為狐仙的七姑娘,就前去「委婉」的詢問,七姑娘自然不承認此事。

 

葉槐雖然還是有所懷疑卻也無法證明,就按照習俗用茶葉、白米放在剩下那些裝滿銀兩的甕上鎮壓,並貼上求來的符籙以驅逐邪魅,可是這些甕中的銀兩依舊無緣無故的就會消失一半。

 

後來,葉槐又稍微聽說了侄子葉麟挖到銀子的傳言,更是認為一定是弟弟家使了妖法將自己的庫銀搬走,因此又是痛恨不已,急忙派遣能幹的心腹僕人前往江西龍虎山,求天師驅魔捉妖。天師送出符令召來神將,命神將前往處理此事,神將回來覆命,向天師報告:

 

「此事起因有二,一是被告是為了報恩,二是原告自己有不公平的行為,被告看不下去才會如此,這樣的恩怨糾葛按律旁人難以干涉,因此難以驅逐被告。」

 

天師向僕人解釋為何無法處理後,僕人還是極力哀求並且表示願意捐獻一大筆香油錢,天師無法推辭,這才派遣值日的法官帶著法咒符籙前往現場協調處理。然而,這些事情遠在揚州家中的七姑娘都已經知道了,就笑著對葉槐說:

 

「要我離開說一聲便是,容易的很,又何必費那麼大的功夫呢!況且我的奶娘也已經前來,要接我回去了。」

 

沒過幾日,果然有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婆婆帶著十餘頭載運貨物用的騾子來到葉槐。老婆婆一進門就與七姑娘絮絮叨叨的聊個不停,好不容易等她張家長李家短的說完後,七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來到內室向葉槐董氏二位辭別,二人都氣沖沖的不說一句話,七姑娘也不生氣,依舊笑著轉身握著萼仙的手,說:

 

「妹子倒是個賢慧善良之人,我真是不忍心離開妳啊。」

 

就將手上的金釧取下送給萼仙,慎重的說:

 

「日後妹妹妳若是遇到了重大劫難,就一邊敲著這金鐲子一邊呼喚著『七姊姊』,姐姐我就會前來搭救妳。」

 

說完便匆匆出門,與老婆婆各自騎一頭騾子,其餘的騾子就好像是駝著很沉重的箱子在背上似的,壓得腰都要折斷的樣子,一頭跟著一頭在騾鈴叮噹聲中朝著西方而去。

 

葉葵夫婦聽說七姑娘與保母一起離去,都覺得惋惜而嘆氣葉麟更是因此傷心不已,有人前來說媒提親則一律拒絕,眾人笑他,說:

 

「你這傻子要為狐狸精守貞節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蹀躞」,音「跌謝」,小步行走的样子。

 

:「大比」,周朝時鄉大夫三年考試一次,稱為「大比」。後泛稱三年舉行一次的科舉考試。

 

:「矮屋」,原意指低矮的小屋,此處借指考場內的考棚。

 

:「騾綱」,騾群。形容商旅結隊而行,前後相續的樣子。

 

:網路版原文是「聞女同去,惋歎」,俺覺得應該是「聞女去,同惋歎」比較恰當。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公道娘子

 

揚州西山,有富翁葉姓名槐,業賈,胞弟葵,業儒,均承先人產。

……

明日抵金陵,覓寓廬,步通衢,見無賴輩假託欠官項賣妻子者,輒分資與之。

……

一夕,夫婦小飲醉臥,時溽暑,竹簟棕床,甫交睫,聞床下有窸窣聲,瞰之有光,一女子蛇伏,撚紙作燈,照蚊蟲。

……

一夕讀倦,口燥欲呼茗,聽機聲停,知父母就寢,街柝轉三更矣。

……

麟每坐愁歎,女詢之,以貧告。曰:

「此何難?鬚眉男兒,直得愁阿堵物耶?」

……

女自遇麟,蹀躞往來,而萼仙固無日不與女共餐眠。次年大比,麟與女別,殊戀戀,女饋遺甚厚,矮屋中所需者無不備。麟去果捷,泥金報喜,女私以珠玉值萬金為賀。

 

葵頓富,子又貴,兄奇之而不知其由,亦深悔從前之刻,意多致賀金以挽回之。及發銀篋蕩然。急視庫,則封誌如故,而甕中皆去其半,大駭。統計所存,僅十之五。問女不承,疑之。鎮以茶米,加以符籙,而耗脫如故。既而微聞麟事,痛恨,急遣幹僕走江西,求天師。天師行符檄神將,復以事關恩怨不平,難於驅逐。僕哀之且獻重資,始遣法官齎符一往。而女在家已知之,笑曰:

「我去易耳,何必費許多事。且我乳母已來帶我矣。」

果有白髮媼領騾綱十餘頭來。媼入門,與女絮絮語,女盛妝入與二老告別,怒不語,女惟含笑,轉握萼手曰:

「妹子倒好,吾不忍別。」

解手上金釧贈之曰:

「他日有難,可呼七姊姊,我自來救。」

匆匆出門,與媼各跨一騾,其餘皆若有重篋在背,腰幾折,鐸震震向西去。

 

葵夫婦聞女同去,惋歎(聞女去,同惋歎)。麟更傷悼,議婚必卻。眾笑曰:

「癡男子為狐婦守貞耶?」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