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公道娘子〈四〉
2021/01/25 00:01
瀏覽666
迴響1
推薦49
引用0


一天晚上,葉麟書讀累了,口乾舌燥的想要呼喚僕人送茶水上來,但聽得織布機的聲音已經停了,知道父母已經就寢,也就不敢大聲呼喚以免驚擾了父母。耳旁傳來了巡夜人打更報時的梆子聲敲響了三下,此刻已是半夜三更了。正在猶豫著要不要下樓之際,聽見扶梯上傳來了女子腳穿蓮鞋放輕了腳步上樓的聲響,就低聲問是誰?來人回答說:

 

「是太夫人差遣我此時為公子送茶水果餅上來的。」

 

葉麟開了門一看,是一名年約十六歲的美少女,亭亭玉立,不知是哪家的姑娘,葉麟因此嚇了一大跳,心中以為自己是像小說故事中書生半夜遇見美貌女鬼了,不覺臉色都變了。那端著茶水果品的少女見狀,輕啟櫻桃小嘴笑著說:

 

「公子都待在樓上讀書不下樓,所以不認識我,我是管家嫂的姪女,今早來探望嬸嬸,因為天色已晚,承蒙夫人留下暫住。嬸嬸因為昨天中午澆灌菜圃時,踩到了青苔滑倒摔傷,到現在腰骨還覺酸痛,所以家父要我來幫忙做些事。」

 

葉麟心想,自家的確有這麼一位幫傭的嫂,也就不再害怕了。手接過了茶水喝呵一口,頓覺一陣清澄寒涼之感直達心脾,轉瞬間又感覺心神蕩漾,一時之間不能自持,伸手挽著少女的頸子調戲著說:

 

「能得到如妳這般的美女在旁陪伴讀書,才不辜負這半窗明月。」

 

少女紅著臉微笑以對,收拾了餐盒就要下樓離去。葉麟挽留著說:

 

「妳知道我還是個童男嗎?」

 

少女說:

 

「誰會去辨別你說的是真是假?」

 

葉麟說:

 

「那就妳來唄。」

 

就靠近少女要與她親近。少女說:

 

「你固然是童男,我也還是處女,我們都還小,希望你不要太粗暴。」

 

小倆口相依偎的就滾上了床單,快樂的研究著生理知識。溫存過後,葉麟挑了挑燈蕊讓燈光亮些,抱著少女細細的觀看著,說:

 

嫂是個頭髮蓬鬆,皮膚像雞皮一樣皴的婦人,哪來的福氣有妳這樣美麗的姪女?小生我雖然貧窮,但也要傾盡家產上門求親迎娶妳做我的賢妻,這樣就算是死了也沒有遺憾啊。」

 

少女推開枕頭起身,笑著對葉麟說:

 

「莫非你明天就要去問嫂了嗎?」

 

葉麟點頭說:

 

「就請讓我先暗中打聽清楚後,就上門求親去。」

 

少女說:

 

「咦,你搞錯方向了。剛才我是與你開玩笑的。你以為我是誰?我就是你大伯家的七姑娘啊。我如果真的是僕婦的女兒,你又是個正值成年的未婚男子,你想太夫人能派遣我這乾柴接近你這團烈火嗎?」

 

葉麟聽了之後很是驚訝,而且又因為與七姑娘有堂兄妹的名分卻做出這種違背人倫的事而痛苦悔恨。七姑娘見狀笑著勸解道:

 

「你這個書呆子,何必要這樣?我不過是你大伯的義女,與你又沒有血緣關係。我與你也有夙緣,之所以先到大伯處找萼仙,之後才來找你,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能小心的保守這個秘密,那麼我們就能夠長久相好在一起。」

 

此時,窗外的雞啼聲傳來,七姑娘就向葉麟告辭,飄忽而去。而自此以後,七姑娘每晚都會來到葉麟的小樓上,就坐在一旁陪著他讀書,自己也拿著筆、就著另一盞燈,為葉麟抄寫ㄧ些八股文的考古題,她的字跡娟秀明媚就像她的模樣一般的賞心悅目。偶爾七姑娘也會帶ㄧ些酒菜,在葉麟讀累休息時與他玩猜謎消遣一番。至於那床上的男女之事,七姑娘也只准許葉麟一個月三次,並不像那傳說中為了煉丹而媚人害命的狐仙一樣需索無度。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猶女」,兄弟的女兒,即姪女,姪子則稱「猶子」。

 

:「紅袖添香」,「紅袖」指婦女的紅色衫袖,比喻美女。「紅袖添香」是說因為有美女在旁,更增添了香氣。比喻有美女伴讀。

 

:「童男」,未成年的男子,亦指未曾有過性行為的男子,即「處男」。

 

:「葳蕤」,柔弱貌。

 

:「歌朝雉」:《朝雉》是指古琴曲《雉朝飛》,形容女子為丈夫堅守貞節至死不渝。見《太平御覽.卷五百七十八.樂部十六.琴中.琴清英》一篇。

 

:「靡夕」,待查。

 

:「制藝」,科舉考試制度規範的一種文體。文章結構由破題、承題、起講、提比、虛比、中比、後比、大結八部分組成。其中從提比到後比四部分,都有兩股排比對偶的文字,合共八股,故又稱「八股文」。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公道娘子

 

揚州西山,有富翁葉姓名槐,業賈,胞弟葵,業儒,均承先人產。

……

明日抵金陵,覓寓廬,步通衢,見無賴輩假託欠官項賣妻子者,輒分資與之。

……

一夕,夫婦小飲醉臥,時溽暑,竹簟棕床,甫交睫,聞床下有窸窣聲,瞰之有光,一女子蛇伏,撚紙作燈,照蚊蟲。

……

一夕讀倦,口燥欲呼茗,聽機聲停,知父母就寢,街柝轉三更矣。猶夷間,聞扶梯有蓮屣微步聲,問伊誰?曰:

「太夫人遣送茶果來。」

視之,二八好女子也,亭亭如玉,不辨誰何。大驚,面失色。女啟櫻粲曰:

「大郎不下樓,故不識耳,奴管家李嫂之猶女也,朝來看嬸,蒙夫人留住。嬸昨午灌菜圃,苔滑傾跌,至今骨酸痛,故遣奴來分勞。」

麟思家本有李嫂,即亦不懼。飲其茶,清冽達心脾,意旋蕩,不能持。挽女頸戲之曰:

「得卿為紅袖添香人,方不負此半窗明月。」

女面赬微笑,收盒欲去。麟挽之曰:

「卿知我猶童男否?」

女曰:

「誰辨郎真偽耶?」

曰:

「卿且辨之。」

遂與狎。女曰:

「郎固童男,奴亦處女,兩小葳蕤,幸勿狂暴。」

偎傍入帷,于飛樂甚。麟復挑燈,抱女端詳曰:

「李嫂髮蓬蓬,雞皮皴,何福得卿為猶女?小生雖貧,當破產購卿為良匹,死不憾也。」

女推枕而起,笑曰:

「郎明日問李嫂否?」

曰:

「容暗訪之。」

曰:

「咦,誤矣。妾與郎戲耳。郎以妾為誰?大伯家七姑娘也。若真僕婦女,郎又冠而歌朝雉,太夫人能遣乾柴近烈火耶?」

麟駭詫,且以兄妹名分痛悔。女笑曰:

「書癡何必爾?妾與郎有夙緣,其所以先詣渠,後詣郎者,亦良有故。如慎密,可永好耳。」

雞唱,飄忽去。

由是靡夕不至,至必伴麟讀。自亦搦管另燈,為麟抄制藝,字跡明媚如其人。間亦攜酒肴,猜枚射覆為樂。床笫之事,惟許一月三度。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wings.
2021/01/27 16:01
..(擷錄.隨緣轉貼)福報有限,而人心之欲望卻是無窮。世人對於福與樂的享受,永遠不知足;是以,只知一味去追求享受快樂。如此一來,福報享盡之時,只剩下不善之業或惡業,必遭苦楚與災禍,甚至於死後其靈性受到陰司的審判,轉換來世之苦,其苦更甚。 故日常間當謹慎於降伏欲望!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1/27 17:1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