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公道娘子〈三〉
2021/01/24 03:24
瀏覽515
迴響0
推薦47
引用0


這天晚上,藉著晚風乘涼的葉槐夫婦倆小酌後醉意上湧,當時正值悶熱潮濕的夏季氣候,夫妻倆就打算在鋪著竹蓆、用棕繩編製的坐床(棕床)上小睡一下。才剛閉上眼睛,就聽見床下有窸窸窣窣的聲響,伸頭撇眼瞧下去床下居然隱然有著ㄧ點光亮,原來是一名女子像蛇一樣趴在床下,點燃了紙頭當作照明在捉蚊蟲。董槐驚訝的要開口詢問時,那名女子就不見了。

 

第二天晚上,葉槐夫婦倆又見到那女子在床下搗亂,董槐怒叱了幾句,話音未落,不但女子消失不見,而且有許多石頭碎瓦不知從何處飛砸而來,全家人因此驚惶不已。氏是北方人,知道這一定是狐仙作祟,就對丈夫說:

 

「應該要恭敬的祭祀,不能觸怒大仙,這樣就可以免於狐仙的騷擾。」

 

次日,葉槐照做後,晚上果然見到那名女子站立在榻前,靠著桌子微笑著,一身白紗短汗衫,綠褲褶,雙足纖細的如剛破土的嫩筍芽(裹小腳的姿態)。還是被嚇了一跳的葉槐夫婦倆同時開口問道:

 

「妳……是仙人嗎?」

 

女子說:

 

「是的。」

 

葉槐問:

 

「妳既然是仙人,為何要藏匿在我的床下?」

 

女子說:

 

「我生於河南,沒有名字,前世曾與萼仙妹妹原本同胞手足,所以才遠道而來探望她而已。」

 

既然如此,董槐就將女兒萼仙喚來拜見大仙。第一次見到對方的她們果然高興得就像是認識了很久一樣。於是董槐就請狐仙與女兒萼仙住在一起,狐仙很高興,願意拜董槐夫婦倆為乾爹乾媽(此舉是為了避嫌、也能讓對方安心)。前世狐仙萼仙大一歲,於是大家就稱呼狐仙為「七姑娘」。之後每天早晚七姑娘都會與萼仙一同向父母請安問候,空閒時就在一起刺繡。

 

七姑娘很少與人開玩笑,行為舉止落落大方,儼然是一位大家閨秀的模樣,時間久了,家上下幾乎都忘了她原本是一個狐仙了。

 

七姑娘尤其善於卜筮,關於生意的事情只要是按照七姑娘的話去執行必定獲利,東西不見了按照七姑娘的指示去尋找必能找到。

 

七姑娘也如那些謹守閨閣之禮的大家閨秀一般,不輕易的與陌生男子見面,就算門外站著的是身高不到五尺的小男孩,也很難親眼見到七姑娘的芳容。

 

若是知道家中婢女、老媽子有了些功勞成績,七姑娘必會出面代為向葉槐夫婦倆討要些小錢作為給她們的獎勵。

 

七姑娘說自己沒有一文錢,所以萼仙經常將自己的衣裳、鞋子送給七姑娘替換著穿,雖然都是些舊衣裳,但是當七姑娘換上後,這一身的舊衣裳就像是剛洗過一樣,而且還散發著香氣。葉槐想要送新衣裳給七姑娘,七姑娘辭謝說:

 

「孩兒此來只是要與萼仙妹妹了結一段緣份而已,她嫁人了孩兒也就會離開,怎麼敢長久勞煩您照顧呢?」

 

由於七姑娘諸如此類的種種表現,讓葉槐夫妻倆對她更加的信任與疼愛,又故意派人去向弟弟葉葵誇耀此事。葉葵聽說後非常的訝異,氏也免不了好奇的想要去一探究竟,卻因為葉葵拉不下臉,堅持不同意妻子前去。兒子葉麟雖然成天都窩在小樓上讀書,對大伯家的狐仙七姑娘的事多少也聽到了一些傳聞。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竹簟」,「簟」音「店」,竹席。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公道娘子

 

揚州西山,有富翁葉姓名槐,業賈,胞弟葵,業儒,均承先人產。

……

明日抵金陵,覓寓廬,步通衢,見無賴輩假託欠官項賣妻子者,輒分資與之。

……

一夕,夫婦小飲醉臥,時溽暑,竹簟棕床,甫交睫,聞床下有窸窣聲,瞰之有光,一女子蛇伏,撚紙作燈,照蚊蟲。駭問之,不見。次夕又見。怒叱之,即拋磚擲瓦,舉家驚惶。董北人,知為狐,乃告槐,謂宜敬祀,可勿擾。夕果女子床下立,倚几微笑,著白紗短汗衫,綠褲褶,足纖纖如筍芽。同詢曰:

「卿仙人耶?」

曰:

「然。」

曰:

「既仙人,何匿吾床下?」

曰:

「奴豫產,無名字,前生與萼妹本手足,頃遠來相訪耳。」

董呼萼起會晤,果歡喜如舊相識,遂請於萼房下榻。女大喜,願拜為螟蛉女。長萼一歲,眾呼為七姑娘。朝夕偕萼問起居,閑即刺繡,寡言笑,舉止大方,居然閨秀。

 

久之,眾忘其為狐矣。尤善卜,生理如女言,必獲利。失物如女言,必復得。畏見男子,雖門外五尺童,罕能睹其面者。婢嫗有微勞,必向二老索微資獎之。自云無一錢,衣屨與萼互著,雖舊敝,女衣之如盥且香。欲為易新衣,曰:

「兒與萼妹了緣耳,渠嫁兒即去,敢久累耶?」

以是老伉儷益深信之。使人誇於葵,聞甚駭,妻欲往閱,堅不許。麟雖樓上讀,亦微聞其異。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