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公道娘子〈一〉
2021/01/22 00:00
瀏覽592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揚州西山這裡有一個富翁,姓,是一個商人。他的弟弟葉葵則是一個儒生,兄弟倆一同繼承先人的遺產住在一起。葉槐的妻子氏尤其是個內助(賢不賢請看下去後自行判斷),每當葉槐與夥計們在核對帳目時氏往往就躲在屏風後面ㄧㄧ核算、錙銖必較。葉槐夫婦倆雖然憑藉著如此精明手段富上加富,然而卻從不添購田畝、擴建宅邸,原因就是尚未與弟弟葉葵分家,若是用自己賺的錢添購房產,分家時弟弟不就平白無故多得了些嗎?這才是夫妻倆心裡的小算盤。

 

葉葵在縣學中的成績優異,因此小有名氣,又因為他喜好音樂歌舞、重視朋友,凡是遇到有急難而前來開口向他請求幫助的人,葉葵便將兄弟倆共有財物「不告而取」的拿出來資助對方。雖然因此鄉親們都稱呼葉葵為「二善人」,但是哥哥葉槐則對於弟弟如此作為很是厭惡,嫂子氏更是加倍的討厭這個她眼中所謂的敗家小叔。

 

這年的秋天要舉辦鄉試,當哥哥的葉槐勉為其難的拿出了三十兩銀子交給弟弟當作趕考的費用葉葵請哥哥再多給一點,葉槐不同意。葉葵無可奈何的拿了這三十兩銀子回去,葉葵的妻子氏向來賢慧,早已在內室置辦了簡單的酒席要為丈夫餞行,見丈夫如此消沉失望的模樣,不免也悲嘆著說:

 

「夫君的晦運未退,此次趕考恐怕運氣不佳,然而,無論如何還請夫君能早早回家,路上不要浪費,不然恐怕那戰國時的蘇秦落魄遭嫂嫂譏諷的境遇將會成為夫君你的前車之鑑了。」

 

葉葵笑著點頭答應了。

 

次日清晨,葉葵搭船出發赴考,風勢迅疾,船隻順風而行,很快的就抵達燕子磯(位於今南京市棲霞區觀音門外,爲長江三大名磯之首,亦有「萬里長江第一磯」的稱號。),趁著船家暫時靠岸整補的時機,葉葵下船在江岸旁散步,見背山臨江處有一個村落,景色頗有畫意。一面青色的簾子從樹杪處高舉而出,隨風搖動,分明就是酒鋪的招子(招牌)葉葵就想去買一些酒喝。剛踏進酒鋪的門,就見到許多人圍在一處,原來是他們剛捉到了一隻野狐,那隻野狐身上酒氣熏天,閉著眼睛像是因酒醉而昏睡的樣子。葉葵好奇的詢問緣故?酒鋪老闆說:

 

「這傢伙行蹤非常詭秘,時常來偷我的酒喝,剛才牠喝得爛醉倒在酒甕旁,這才被我們捉住綁了起來。我打算宰了牠,將牠的皮剝下來縫補我的裘皮大衣,用來抵償牠欠的酒債。」

 

葉葵不忍心這隻野狐就這麼被宰了,急忙在腰中暗袋中摸索,摸出了二兩銀子,就請老闆同意將野狐賣給自己。這二兩銀子比起野狐偷喝的酒錢多上了許多,老闆自然點頭答應。葉葵接過野狐後,將牠抱到了村子外,對牠叮囑了一些不要偷酒喝之類的話,然後解開了繩子要放牠走。繩索一鬆開,野狐頓時也醒了過來,兩眼光光的盯著葉葵看了許久,突然拔腿竄入一旁竹林內的小徑,就失去蹤影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會稽」,即「會計」之意。相傳禹帝東巡狩順便在大越茅山計算諸侯們的功勞時過世,就葬於此山,因此就將茅山更名為會稽山。而會稽就是會計的意思。見

《越絕書》外傳.記地傳:

禹始也,憂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大會計,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會稽。

 

《史記》.本紀.夏本紀:

十年,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

……

太史公曰:禹為姒姓,其後分封,用國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彤城氏、褒氏、費氏、杞氏、繒氏、辛氏、冥氏、斟(氏)戈氏。孔子正夏時,學者多傳夏小正云。自虞、夏時,貢賦備矣。或言禹會諸侯江南,計功而崩,因葬焉,命曰會稽。會稽者,會計也。

 

王充《論衡》.書虛篇:引吳君高之語:

會稽本山名。夏禹巡狩,會計於此山,因以名郡,故曰會稽。

 

:「析居」,分居、分家。

 

:「聲色」,淫靡的音樂與美色。泛指荒嬉娛樂之事。

 

:「秋闈」,科舉時代在秋季舉行的鄉試。

 

:「川資」,旅費。「川」原指「江河」。從前地(四川)四面環山,與外界的交通主要靠江河,人們遠行首選坐船,於是便將坐船的盤纏叫做「川資」或「川費」。後來也就把所有的路費都稱作「川資」。

 

:「數奇」,指命運不好,遇事多不利。古人迷信,認為偶數吉利,單數不吉利,故將命運不佳、凡事無法偶合者稱為「數奇」。

 

:「蘇季子」,指東周戰國時期的縱橫家蘇秦姓,氏,字季子蘇秦就學於鬼谷子,學成出山,遊說各國未果,窮的只能回家,卻遭到所有親戚們的嘲笑。蘇秦閉門苦修後重新出發,在燕文侯政經支持下,先後成功遊說了五大國的國君,六國一致同意合縱抗蘇秦也成為了六國的國相,佩戴六國相印。車駕途經家鄉洛陽時,周顯王派人掃街、遣使相迎;蘇秦的弟弟和嫂嫂都低頭側目、不敢正視,並且跪在地上雙手舉著盤子中的食物。蘇秦見嫂嫂在自己的富貴前後截然不同的兩副嘴臉,感慨的說道:

「同樣還是一個人,在富貴了後,親戚都會敬畏尊重他,而在他還是貧窮的時候,親戚也都會瞧不起他。連親戚都如此,更何況普通人的眾人啊!假如我當初在洛陽就有兩公頃的良田,我如今那能夠佩戴著六國的相印啊!」

於是,蘇秦把自己的千金財富都分給了親戚朋友。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公道娘子

 

揚州西山,有富翁葉姓名槐,業賈,胞弟葵,業儒,均承先人產。妻董氏尤內助,槐每與肆夥會稽,董輒於屏後較錙銖。然絕不市田畝、廣第宅,因未析居也。葵遊庠舉優,亦名下士,嗜聲色,重好友,有急難來告者,時盜公中財帛與之,鄉里稱為二善人,而兄則惡其所為,嫂尤甚焉。

 

會秋闈,兄勉與朱提三十金作川資。請益,不與。葵妻郝氏素賢,置酒內室,為良人作祖餞,唏噓曰:

「君晦運未退,此去恐數奇,然無如何,宜早歸,毋浪費。不然,恐蘇季子為君之前車也。」

葵笑頷之。

晨起解纜風利,抵燕子磯,閒步江岸,見背山臨江一帶村落,頗饒畫意。青簾出樹杪,臨風動搖,知是酒舍。欲沽飲,入門則眾方縶一狐,酒氣醺醺,目瞑若昏睡。詢之,曰:

「此物蹤跡詭甚,時竊飲,頃沉醉倒甕側,始就縛,將剝革補裘,償酒債耳。」葵意良不忍,急摸腰裹,得銀二兩,請易之,遂祝而後放。狐解縛頓醒,目耽耽視葵久之,竄竹徑中,遂杳。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