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賺漁報〈四〉(完)
2021/01/16 00:01
瀏覽572
迴響2
推薦39
引用0


後來,有一個名叫李十三的窮秀才,父過世後因為買不起墓地而遲遲未下葬,聽說龍口村天雷劈墓又改寫石碑篆文的事,就以極低廉的價格向家買來了這塊地,將亡父的遺骨葬於其中,並按照禮節就在一旁的小屋中守喪三年。

 

守喪結束後,李十三參加鄉試順利通過大考進士及第,就在包老頭舊居遺址處修建了家祠,也將那塊小石碑鑲嵌在牆壁上,一方面用來記敘這見奇異的事情,一方面用來警惕自己。

 

兩年後,李十三擔任浙江督學使,上任途中因為要避雨,所搭乘的專車就暫時轉往一座古廟中避雨寄宿。在這座古廟中,李十三遇見一位老僧人,對方說的一口安徽口音,知道遇到同鄉了,詢問後才知道老僧人正是包老頭包老頭說:

 

「當年我帶著老妻撐船遠去,我的妻子因為心疼女兒,成天哭個不停,憂傷過度就這麼走了,我將她葬於某山。我自己孑然一身沒了拘束,也不願再重操舊業打魚度日,就自己剃光了頭、準備了僧衣,又因為有緣遇到了恆禪師,答應為我剃度,我這才正式出家成為僧人。不久之前才來到此處寄住。」

 

李十三就將家發生的事都對包老頭說了,包老頭聽完後,雙手合十,說:

 

「善哉!善哉!是這樣,是這樣的啊。」

 

李十三的公事告一段落,返回家鄉時就帶著包老頭一起,請他就住在原本是他家舊址的李氏祠堂並擔任照管香火的工作。包老頭也請求李十三並獲得了同意,將妻以及女兒包珠娘的遺骨收拾後,移葬在李氏祠堂旁的空地上,建了二座小墳墓,並將這些故事寫成碑文,在文末附上了一首短偈,內容是:

 

嗟我婦兮,此生可哀,自嫁黔婁,百事皆乖。

嗟我女兮,此生何苦,生適匪人,死歸故土。

咦,前世因,今生孽,菩薩慈悲,一齊解結。

 

而先前自告奮勇出主意說媒的周某,偶然來到此處遊覽,閱讀碑文還沒讀到最後,就突然栽倒在地,接著像蛻皮一樣衣服帽子自行脫落,身軀則變成了一隻長毛小花狗,不停發出「狺狺」的聲音,聞訊前來看熱鬧的歙縣人多到彷彿在趕集似的。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家的門客某,不過是一隻供人使喚的走狗罷了。他的「善則豢之,否則逐之」這一句話,固然已經惹怒了老天爺,罰他變成一隻狗,恐怕還不夠。

 

這世上為富不仁的人,他的身邊必定有一個專出餿主意的小人,如某這般助紂為虐。這樣的小人變成了小狗,是上天降下的報應呢?還是遭到家虐待而死的包珠娘顯靈給予報復呢?

 

(最後這一段俺腦子卡住了,暫時掰不明白,原文就先擱這兒涼快了唄…… 尷尬

 

然包既僧矣,何不誘而斬之,劈伽藍,煮作脯。但恐此臭臠,只可煮以乞丐釜,不堪汙之以蔬筍廚也。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輶軒」,「輶」音「由」,古代天子之使臣所乘的輕便車子。

 

:「披薙」,「薙」音義同「剃」,披上僧衣、剃去頭髮,比喻出家為僧。

 

:「掛褡」,遊方僧侶投寺寄住。

 

:「瘞」,音「義」,掩埋。

 

:「厖」,音「忙」,通「尨」,長毛狗,或形容石頭大的樣子、或豐厚狀、昏昧狀;音義同「龐」,大、雜亂狀,如「厖雜」。

 

:「狺狺」,「狺」音「吟」,狗叫的聲音。

 

:「伽藍」,「伽」音「茄」,佛教寺院的通稱。

 

:「脯」,音「府」,乾肉。

 

:「臠」,音「ㄌㄨㄢˊ」,肉塊。或指切割肉成塊的動作。

 

:「蔬筍」,蔬菜和筍。也指「酸餡氣()」。

 

:「酸餡氣」,指僧家素食。又,因僧人常食「酸餡(菜包子)」,故以「酸餡氣」譏稱僧人言詞詩文的特有腔調和習氣。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賺漁報

 

青烏之術,信於越而勝於皖。歙之胡上舍名潛義者,本殷實,……

……

翌見胡,告以難購語。胡再三托,期其必成。

……

祁自娶紅兒,視其妖豔,嬖昵殊甚,珠房竟絕跡,且妝奩箱篋,皆潛運一空。

……

後果有窮秀才李十三者,父死無寸土,聞雷篆語,以輕價購去,葬父骨。服闕即鄉捷,成進士。遂於漁舍舊隙築家祠,亦以石碣嵌壁,誌異且誌警也。越兩年,官浙之督學使,輶軒避雨,偶宿古廟,遇一老僧操土音,知是鄉人。詢之,即包漁也。自云:

「刺船遠去,婦痛女,哭泣死,葬某山。一身落拓,不願操舊業,披薙遇恆禪師,許度為僧,頃始掛褡於此。」

李告以胡家事,包合十曰:

「善哉!善哉!如是,如是。」

李回籍即攜歸,命居家祠,司香火。包請於李,撿婦、女骨瘞祠隙,成小塚二,誌以石碑,尾附短偈曰:

嗟我婦兮,此生可哀,自嫁黔婁,百事皆乖。

嗟我女兮,此生何苦,生適匪人,死歸故土。

咦,前世因,今生孽,菩薩慈悲,一齊解結。

 

日前作冰之周姓,偶來遊,讀碑文未終行,突倒地,衣冠如蛻,身則化為小花厖,狺狺不已,歙之人觀者如市。

 

懊儂氏曰:

胡門下周姓,一嗾狗耳。善則豢之,否則逐之,一語固已上干天怒,罰之惟恐不工。夫世之富而不仁者,其左右必有一獻策小人,贊成紂虐,身之化犬,其天之報與?亦胡家亡者之靈與?然包既僧矣,何不誘而斬之,劈伽藍,煮作脯。但恐此臭臠,只可煮以乞丐釜,不堪汙之以蔬筍廚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耍字謎〈一〉
下一則: 小小說 – 賺漁報〈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1/16 07:15

然包既僧矣,何不誘而斬之,劈伽藍,煮作脯。但恐此臭臠,只可煮以乞丐釜,不堪汙之以蔬筍廚也。

顯然是教包老僧開殺戒,劈神像,煮人肉粥。來人呀!將這教唆殺人的懊儂氏,責打一百大板,押入大牢。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1/16 06:50

夫世之富而不仁者,其左右必有一獻策小人

一字可刪。

然包既僧矣,何不誘而斬之

此乃教僧開殺戒耶?

1. 一,表示至少有一個。

2. 就是因為念起來就是「教僧開殺戒」,前後文意有點不通,所以到這兒俺實在掰不下去了....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1/16 18:0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