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賺漁報〈三〉
2021/01/15 00:01
瀏覽709
迴響1
推薦43
引用0


再說那胡希祁自從娶了小妾紅兒進門後,見紅兒模樣十分妖艷,便寵幸親昵到了極點,大老婆包珠娘的房間也不再去了。不但不去,連包珠娘所用的梳妝鏡抬、衣箱等物都悄悄的搬光了。

 

這一日,包珠娘遭到紅兒當面冷嘲熱諷,憤而向婆婆控訴,說:

 

「媳婦我雖然容貌平庸,總還是大老婆。那紅兒縱然再美,終歸是小妾。怎麼竟敢能如此無禮呢?」

 

婆婆卻冷笑著回答說:

 

「是是是,妳是大老婆,妳裙下的鞋子也比她還大啊!」

 

再遭羞辱的包珠娘大哭著回到自己的房內,打算要上吊自盡,但想到雙親尚在且寄人籬下,擔心自己衝動輕生、父母的生活將失去依靠後,也只能暫時打消死意。包老頭探聽清楚女兒的遭遇以及難處後,對妻子說:

 

「我們家的那塊地雖然沒了,但是我那條船還在。我們何不再到那水雲深處討生活,免得留在此處向人低頭。」

 

於是包老頭夫婦倆痛哭著與女兒訣別,從此以後便斷了音訊。

 

包珠娘既心痛於與雙親離別,又痛恨丈夫的惡行,終於下定決心上吊身亡了。那家也就隨便買了口薄木棺材為她收斂,草草的下葬就算完事了

 

又過了一年多,胡希祁死性不改的經常在外胡混到喝醉了才回家,踏進房門就見到有個人影親暱的依偎在紅兒身旁,用手捫著紅兒的雙峰像是在調情嬉戲的樣子,而那個人的模樣彷彿是包珠娘,可是在定睛仔細一看,又像是一個頭戴貂皮帽子的男子,而那個人卻在眨眼之間消失不見了!胡希祈懷疑紅兒紅杏出牆,就仗著酒意破口大罵,一頭霧水的紅兒也生氣的回嘴罵道:

 

「我可不是那個漁家女,能任你隨意糟蹋的。我爹是衙門中的一頭猛虎,惹他生氣就能立刻讓你傾家蕩產!」

 

聞言,惱怒無比的胡希祁自然不肯稍作退讓。此後,兩人經常整晚互罵,吵得胡潛義夫婦倆也不得安寧,覺都睡不好。

 

有一天,胡希祈又見到先前那貂帽男正依偎著紅兒上下其手,急忙抽出刀子大叫著揮刀砍去,那鬼影頓時消失,而被砍得頭破血流倒地身亡的不是別人,就是紅兒紅兒的父親向衙門遞狀控告,要殺人兇手胡希祈償命。胡潛義為救兒子性命,傾家蕩產的賄賂各級掌權之人,這才以「誤殺」的罪名改判處胡希祈充軍雲南胡潛義得知判決結果雖然震驚心痛,但是至少這個不肖子的命是保住了,而且長子胡希郊還擔任潼關將軍,仍有希望重振家門楣。

 

這人命官司才剛了結不久,忽然有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雷雨,而且同時四周一片飛沙走石,那家在龍口村的墓地就給雷劈了,胡老太爺的墳墓被震裂了一個大口子,墓裡頭的棺木被狂風捲上了天,掉在了距離十里外的地方,接著一股白色的氣息從那裂口處矗立著朝天直射,隨即那裂開的地面又合攏了起來。那鑲嵌在旁邊小屋牆上的小石碑上頭的篆文也變成了紅色的、內容不同的篆文,就像是更正原文錯誤似的,內容是:

 

「居者漁,賺者胡,胡背義,遭天誅。地雖裂,脈未枯,後有來者休妄圖。」

 

胡潛義聽說後顧不得連鞋子都沒穿,光著腳就要跑去現場查看,結果一個不留神就掉到一個大糞坑中,差點就滅頂了。

 

幾個月後,潼關那裏送來了一份官方文書,通知家:胡祈郊於某日坐騎受驚突然狂奔,胡祈郊不慎墜馬身亡。意外發生的日期,正是胡老太爺的墓地發生災變的同一天。胡潛義哀傷痛哭,然而此時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謔浪」,戲謔浪蕩。

 

:「蓮舟」,原指採蓮的船。又因描寫女子行走姿勢「步步生蓮」、以及稱裹小腳女子的腳為「三寸金蓮」,故稱女子所穿的鞋子為「蓮舟」。

 

:「北邙」,原指「北邙山」,即邙山,又名氓山,古名郟山,位於今河南省洛陽市北方與黃河南岸處,因該處山川絢麗,風光宜人,土厚水低,宜於殯葬,故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等均將該處作為皇陵所在。因此「北邙」也作為墓地的代稱。

 

:「作踐」,糟蹋、摧殘。也有寫為「作賤」,意思相同,但用字正確與否待查。

 

:「詬誶」,「誶」音「碎」,責罵。

 

:「宦橐」,或作「宦囊」。指因做官而得到的錢財。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賺漁報

 

青烏之術,信於越而勝於皖。歙之胡上舍名潛義者,本殷實,……

……

翌見胡,告以難購語。胡再三托,期其必成。

……

祁自娶紅兒,視其妖豔,嬖昵殊甚,珠房竟絕跡,且妝奩箱篋,皆潛運一空。一日珠遭紅兒謔浪,憤告於姑曰:

「兒雖陋,大也。渠縱美,小也。竟若是無禮耶?」

姑冷笑曰:

「汝誠大,汝裙下蓮舟較渠大耳!」

珠大哭回房,思自縊,又以二老在,不忍死。包漁審之確,告婦曰:

「我地雖擲,舟尚在也。盍再之水雲深處覓生活,免得低首向人。」

乃痛哭與女決,從此音訊斷矣。女既痛親別,又嗔夫惡,遂雉經。胡薄殮而瘞之北邙。

 

年餘,祁每醉歸,輒見紅兒身右有人偎坐,捫乳作嬉戲狀,面目彷彿珠娘。再詳視,又似一貂帽男子,倏忽不見。疑女有私,詈之,紅怒曰:

「我非漁家兒,能任汝作踐者,我父公門虎也,一怒當即傾汝家。」

祁亦怒相觸,從此詬誶終夜,恆攪兩親眠,不克安枕席。

一日,又睹前狀,急抽刀大呼斫之,鬼影滅,視顱破血溢倒地斃者非他,紅兒也。紅父鳴官訟欲抵,胡傾產賄當道,始照誤殺充雲南軍。胡驚痛,猶冀長子郊有宦橐,可再興。

忽一日,大雷雨,砂石亂飛,龍口墓震裂,棺棄十里外,白氣正矗,地戶復扃,石碣上字改朱篆若刊,文曰:

「居者漁,賺者胡,胡背義,遭天誅。地雖裂,脈未枯,後有來者休妄圖。」

胡跣足往觀,墮大廁,幾沒頂。

數月,潼關書來,郊亦於是日馬逸墮斃。胡哀哭,然悔亦無及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1/15 07:51

胡跣足往觀,墮大廁,幾沒頂。

荒郊野地而有大廁,亦奇事也。

從前的農地旁有收集黃金用的大糞坑,發酵後當肥料用的。

而且原本包老頭住的地方也不是所謂的荒郊野外唄.....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1/15 09:3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