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莽頭陀〈下〉
2021/01/12 05:49
瀏覽575
迴響0
推薦46
引用0


到了黃昏時分,寺裡的僧人們開始進行晚課,眾僧敲著木魚齊聲唱誦著經文,惟獨莽頭陀自己念誦著《龍德經》,唸誦的聲音猶如斑鳩咕咕啼叫似的,旁人也聽不清楚他唸誦的內容是什麼。

 

到了晚上,莽頭陀領著翁出了寺門,登上了捨身崖。只見崖下點點亮光都是佛燈,接著滿山皆是點點晶瑩,似乎那些佛燈都在隨風飄舞著,翁瞥眼見到一盞佛燈朝著自己這裡飛來,一旁的莽頭陀急忙伸手將它捉住,隨即用手將它送入翁的口中,叮囑他吞下去。翁依言吞下之後,只覺像是吞下了深秋時分的寒霜,頓時冷徹肺腑。莽頭陀則笑著對他說:

 

「居士大喜,明年的今日當會得到一個俊秀美好的兒子,尊夫人生產順利、孩子也容易養活長大。但如果像要能成為貴人(入仕當官),則居士仍需廣積陰德,否則僅僅能求得家族香火不斷而已。」

 

翁在峨嵋寺住了四、五日,晚上就與莽頭陀睡在同一張床榻之上,雖然隔著被子,翁仍常覺得一股冷寒之氣侵襲而來,雖然感到奇怪,但也不敢冒失的詢問原因。

 

翁要告辭離寺的前一日,莽頭陀忽然問翁:

 

羅漢寺的方丈大了禪師還好嗎?」

 

翁說:

 

大了禪師的精神清爽身體健康,只是近來他整天閉目打坐,不大吃飯飲水,似乎少了些活力。」

 

莽頭陀聽了之後笑著說:

 

「這就對了。」

 

翁問莽頭陀

 

「師父究竟何時要回故鄉?」

 

莽頭陀說:

 

大了禪師圓寂之日,我或許能暫時返回故鄉。」

 

次日,翁向莽頭陀告別,莽頭陀很捨不得這個難得遠道而來的老鄉,臨別前送給翁二百枚銅錢,這些銅錢的表面斑剝陸離,個個長滿了銅繡,原來都是半兩古銅幣,並對翁說:

 

「居士將這古銅幣貼身配戴在令公子的身上,可以驅逐不祥的邪魅,保佑公子平安。」

 

接著又叮囑說:

 

「居士下山時,約行走了四、五里之後,方可停下腳步休息眺望山上風景,千萬不要忘了,也不要突然回頭看。」

 

翁牢記著莽頭陀的交待,背起包袱告別後徒步朝山下走去。走了約四、五里遠,到了一株名為丈人松的松樹下,便停下腳步休息並試著回首眺望,就見山頂的一株大枯樹上掛著一條大白蟒,頭朝向天空一會兒舒展一會兒曲折著身子就像是在抓雲朵似的註x2,那大白蟒身上的鱗甲如同雪一樣的白,頭頂中央有一支深紅色的角,口中吞吐著舌信,周身散發出如朝霞般燦爛的光芒翁害怕極了便拔腿狂奔,一口氣跑出了一里多地後,再回頭看時那大白蟒已經不見蹤影了。

 

順利下山後,翁就從夔府夔州,今重慶市奉節縣找了條船回家,沿通過了長江三峽而下,花了一個多月才抵達天長縣。到家後翁急忙去羅漢寺大了禪師,寺僧告知大了禪師已經圓寂,一核對時間,正是翁抵達峨眉寺禮佛求子之時。

 

次年,翁果然老來得子,翁就將兒子取名為「光」、字「佛山」。小袁光聰穎可愛,翁感念莽頭陀的恩德,就出資為大了禪師買了一塊墓地要安葬大了禪師的遺骨。在火化大了禪師的遺骸時,也從從骨灰中出現了五彩繽紛的舍利子。因為鄉親們都從翁處得知莽頭陀說過將在大了禪師圓寂時回來,大家都翹首期盼,可是迄今仍未見到他的身影。如今大了禪師的後事都已經處理完畢,準備供奉入佛塔了,鄉親們也就不再等待莽頭陀,眾人穿著正式的禮服恭送大了禪師的骨灰抵達墓地時,忽然有一名身穿白衣的小孩、手中托著一座小石塔來到,對大家說:

 

「用這座石塔當作禪師的佛塔,行嗎?」

 

大家看著那孩子手中的小石塔,都以為是小孩子隨便說說而不以為意。忽然,風起沙飛,頃刻之間原本的大白天就暗得像是晚上一樣。等到風沙平靜下來,小孩不見了,只剩下一座高達六尺、雕鏤精緻的巨塔,已經端端正正的壓放在預定安葬大了禪師的那塊地上,石塔上還刻著:

 

「紫衣大師衍派五十世行僧大了靈塔。峨嵋莽頭陀遣工造送。」

 

(《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在童年時常去羅漢寺遊玩,也還見過台階上有一塊長方型的石頭,寬二尺,長五尺,中間鑿了一個方孔,旁邊刻了兩條魚,大家都稱呼它為「乾魚池」,是廟中的一處著名的景點。傳說當初這塊石頭遇到下雨時,中間的方孔會積水,旁邊的魚便會跳入水中游泳,因為後來這塊石頭被雷劈裂了,這個神奇的現像就沒有再出現過了。其實這塊石頭正是那座佛塔的基石,不知為何被搬移至此,而大了禪師的遺骨所在,就這樣湮沒而無法確認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相柳率然之類,因為如此珍重故鄉,難怪它為了脫胎換骨而遠赴名山焚香修行。今日之人,遠離故鄉在外地者,或是當幕僚,或是當官,或是經商貿易的商人,當見到成就有勝過自己的人時,就算自己的家鄉與對方差了十萬八千里,必定厚著臉皮說自家的祖先與對方是同鄉。遇到境遇比自己差的人,明明與自己是同鄉,必定說自己與對方從來沒見過,而且冷言冷語的譏諷對方,不但一毛不拔,甚至落井下石、極力擠排。如此為人,比起那莽頭陀來真是該慚愧啊!因此,也有人說像莽頭陀這樣,雖然是蛇,其實比人還更像個人!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此處的「屬」音義同「囑」,託付。

 

:「九秋」,深秋。見《幼學瓊林.卷一.歲時類》:「九秋授禦寒之服,自古已然。」

 

:「寍馨兒」,「寍」同「寧」,「寧馨兒」意為「可愛的孩兒」。

另此詞若僅此「寧馨」二字,則僅是無意義的語助詞,晉朝宋朝時的方言俗語,有「如此」、「這樣」的意思。

 

:「宗祧」,「祧」音「挑」,指遠祖的廟。「宗祧」指宗廟,或家族相傳的世系、宗嗣。

 

:「青蚨」,指銅錢。見《小小說 – 青蚨血施錢返術

 

:原文的「繡」同「鏽」、「銹」,也可視為鏽斑形成的花紋。

 

:「漢時古半兩」,初時沿用秦制所鑄造流通的貨幣,漢武帝時改革幣制,官方推行五銖錢,廢止半兩錢,但民間仍私下流通使用。

 

:「壓」,音義通「厭」,此即指「厭(壓)勝錢」,是人們依據「厭勝法」的本義,為避邪祈福而製作的一種類似錢幣的飾物,供佩帶賞玩,厭服邪魅,求取吉祥。

 

註x2:「天矯」,也作「天橋」,伸展曲折的樣子。見《文選.郭璞.江賦》:「吸翠霞而夭矯」。李善注:「夭矯,自得之貌。」。意即人在疲倦時,頻頻伸展身體則感覺快適,與自得之義略同。

 

「拏」,音義同「拿」,持握、捕捉。

 

:「灩灩」,水波映光,閃閃耀眼的樣子。

 

:「詣涅槃」,「詣」,拜訪;「涅槃」,原指佛教修行者的終極理想,指滅一切貪、瞋、痴的境界。一般也用來尊稱出家人去世。也作「寂滅」、「圓寂」。

 

:「率然」,古代傳說中的一種蛇。《孫子.九地》: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

亦比喻前後相呼應、輕率匆促的樣子。

 

:「桑梓」,家宅旁的桑樹和梓樹。後借指故鄉、家園。

 

:「陶朱」,,即春秋時期輔佐越王勾踐定計滅范蠡(「蠡」音「里」,字少伯)。滅後,范蠡西施泛五湖而去,變姓名為「鴟夷子皮」,遷居至齊國濱海務農經商,短短數年便獲利數千萬,齊王欲請他擔任相國主持齊國財政,范蠡短暫任職後便辭官並散盡家產,遷居至(今山東省菏澤市定陶區西北),再度因經商成為巨富,便自號「陶朱公」,人們也將「陶朱公」尊為財神。

 

:「分明秦越」,秦國在西、越國在南,比喻籍貫地方明顯不同。

 

:「鄉井」,家鄉、故鄉,同鄉的人。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莽頭陀

 

吾鄉城中有真勝寺,後為羅漢寺,古剎也。

……

至我朝,康熙某甲子,邑大旱,石爍沙煎,井枯泉竭,惟北城外有沙泉一甕,尚清澈,供民家汲飲。

……

黃昏清課,眾僧魚唱,僧惟誦《龍德經》,聲如啼鳩,不可辨。夜夕,引叟門外登捨身崖,盡佛燈,滿山晶瑩,隨風飄舞,瞥眼一燈飛至,僧急攫,以手送入叟口中,屬(同囑)吞之,覺如九秋霜,冷徹肺腑。笑曰:

「居士大喜,明年今日當得一寍馨兒,易生易長。若欲貴,仍須廣陰德,否則僅博宗祧不斬耳。」

居四五日,夜與僧共榻寢,雖隔被而冷氣常侵膚,異之,亦不敢問。僧忽問叟曰:

「後寺方丈大了師無恙否?」

曰:

「大了師猶清健,惟終日瞑目坐,不甚餐飲,似少生氣。」

僧笑曰:

「得之矣。」

叟問僧曰:

「師究何時歸?」

曰:

「大了圓寂,或可暫回里門。」

 

明日別,僧殊戀戀,臨歧贈青蚨二百,斑剝陸離,個個銅繡(同銹),皆漢時古半兩也。曰:

「以此珮嬌兒,壓不祥。」

且囑曰:

「居士下山,約行四五里,可憑眺,無忘卻,亦勿遽回首也。」

叟牢志之,乃打包徒步別去。行四五里,至丈人松下,試回首望,見山頂大枯樹上掛一大白蟒,天矯拏雲,鱗甲渥雪,頂有獨角,其色殷紅,口吐舌,灩灩如朝霞。駭極狂奔,再里許不見矣。

 

遂由夔府覓船歸,巴峽下流,月餘抵里,急尋大了,告之已於山上問訊時圓寂矣。叟於次年果生子,名曰光,字佛山,聰穎可愛,感其德,遂出資為大了購地瘞遺蛻,火化舍利五色。眾聞叟言,咸翹首望頭陀返。既而寂然,眾冠服送大了骨灰詣涅槃。忽一白衣小兒手托一石塔來,曰:

「以此作和尚塔可乎?」

眾以其小而忽之。忽風起沙飛,頃刻晝瞑。風定,小兒不見,惟巨塔高六尺,雕鏤精緻,已端正壓涅槃上。文曰:

「紫衣大師衍派五十世行僧大了靈塔。峨嵋莽頭陀遣工造送。」

 

余童時遊寺中猶見階上有長方石,寬二尺,長五尺,中鑿一方孔,旁刻兩魚,俗呼為乾魚池,為廟中一景云。石初遇雨,孔中有水,魚即躍入游泳,後為雷擊斷,不能靈。其實乃塔基也,而瘞骨所在,竟湮沒不可考。

 

懊儂氏曰:

相柳率然之流,珍重桑梓如此,宜其脫胎換骨,焚修名山。今之人也,其萍飄異地者,或幕矣,或宦矣,或貿易稱陶朱矣,見人之勝於己者,分明秦越,必曰吾鼻祖與君同里耳。見人困於己者,分明鄉井,必曰吾與君素未謀面耳。而且冷語浸人,一毛不拔,甚至從井下石,極力擠排,其亦愧此莽頭陀乎!或曰如頭陀,乃蛇而人者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