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來不得〈上〉
2020/12/26 00:01
瀏覽792
迴響1
推薦46
引用0

吳慎齋本是金陵,與我(《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山東偶遇。偶然間,我對他提起位於金陵棲霞山(又名攝山,位於今南京市棲霞區棲霞街道(原棲霞鎮),因南朝時山中建有「棲霞精舍」而得名。)吳慎齋說:

 

「我年幼時,先父擔任地方長官時,我跟隨前去桂林任所,知道郡城外也有一座棲霞山,山中有洞,洞中鐫刻有『來不得』三個大字,故事非常離奇。」

 

說完還將他所寫的一篇遊記拿給我看。因此我大致刪節精簡其內容,當作探幽巡勝的紙上遊覽唄。

 

桂林境內的山水風景,山勢外型奇異獨特向來稱得上為天下第一,而這座棲霞山距離桂林城僅三、四里,山腰處有一座佛寺,佛寺後方有個山洞,此二處都是以「棲霞」命名,即棲霞寺棲霞洞。當地人說:

 

「那棲霞洞中還別有洞天啊。」

 

雖然是無稽之談,然而看這棲霞洞非常深奧曲折,因此不需多問也能知道這處山洞是鬼神的洞窟住宅了。

 

棲霞洞洞口寬廣,範圍約有一畝多大小,進入後行走約一里多遠便抵達對面的洞口,出去後就是一處姓人家所有的板栗園。西側有一座小池塘,池塘的三面環繞著石欄杆,池塘雖然深達數尺然而經常無水(也許雨季才會積水)。再前行半里處,還有一處極深的水潭,遊人投下一文銅錢,要好一會兒之後才能聽到銅錢落水發出的丁東聲響。一旁有石鐘乳滴成的一條鯉魚,魚鱗以及嘴旁那二條長長的鬚真是栩栩如生。再往前走,則有童子拜觀音、臥佛、子母鹿、靈芝、螃蟹等像,都是天然怪石所生成,個個維妙維肖。

 

可是人們都摸著洞壁提心吊膽的走著,因為路徑狹窄、另一側又是那深潭,人們大多不敢朝下看。接著遇到一個小洞,必須像蛇一樣扭曲著身子才能通過。小洞旁還有另一個像城樓般的大洞,想必裡頭就是當地人所說的「洞天」了。通過小洞之後,道路逐漸平坦,上頭有日光穿透進來,這時才算抵達了那家的板栗園。然而普通遊客必需購買好火把、委請當地人當嚮導才能進洞前行,就是因為擔心不熟悉路徑的外來遊客誤入大洞而出意外。

 

聽說從前有兩名少年,都是當地官方幕僚人家的子弟,年輕氣盛,逕直拿著火把就要進山洞。一旁的當地人見狀連忙上前勸阻,並表示願作嚮導為他們帶路,但這倆小子沒有同意,就邁步進洞去了。抵達小洞,覺得沒什麼可看的,就又出來轉向進去一旁的大洞,走了還不滿百步的距離,見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小洞口就像是蜜蜂窩中的蜂房似的,某有些膽怯而打算掉頭回去,某說:

 

「為何就如此沮喪氣餒呢?這支火把足夠讓我們整夜遊覽之用,不如就藉此機會窮盡洞中奇異景觀。」

 

於是某拉著某的手繼續前行。見兩側山壁上果然有天生的石塔、石菩提、石羅漢、天人菩薩等各種形像,怪怪奇奇,更不是洞口那些石鐘乳所凝結成的可以相比。二人正放肆窺看之時,忽然有如山崩石裂的巨大聲響猛然乍響,某手中的火把應聲而滅,頓時眼前漆黑一片,兩人只感覺到有無數的鬼物持續撲向自己,持續了約半個時辰左右才停止。某這才得以抽空拿出火摺子重新點燃火把查看,原來那些迎面撲來的鬼物都是一些看似活了上千年、體型如蒲扇一般大的白色蝙蝠。

 

既然不是鬼怪,二人又努力的向前而行,山洞變得更加巨大空曠,忽然見到面前有一塊光滑如銅鏡的白色大石頭插在地上,上頭鐫刻著三個大字:

 

「來不得」

 

二人至此內心才開始感到真正的恐懼,卻還是死鴨子嘴硬的逞強的繼續前進。再走了幾步之後實在裝不下去,打算回頭,卻發覺找不著來時的路徑,只見一片石林高聳林立,無數小徑在其間蜿蜒而去,搜尋了許久,竟然無法辨認出來時的腳印痕跡了。

 

約莫又過了半日左右,火把已經燒完了,兩人只能點燃外衣、鞋子代替火把照明,但直到衣物都燒光了,仍然找不到出去的路,二人相對哭著後悔不已。本想解下衣帶上吊自盡以求解脫,卻有苦無沒有可以吊掛之處,不得已,只能相互抱著蜷縮趴伏在地。又見那漆黑之中時常有著青磷胡亂飛舞,忽滅忽明,隱約之中似乎還有鬼影來來往往、魍魎四處奔走竄跳,嚇得二人瑟瑟發抖,隨手摸到身旁才驚覺周圍地上遍佈著白骨,藉著鬼火微光卻也無法看出是人骨還是獸骨,猜測也許是被生活在洞中的毒蛇吃掉後剩下的東西,二人只能絕望的等著被毒蛇吃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驚恐疲累而昏睡過去的二人聽見像是打雷的聲音,猛然驚醒後側耳傾聽,覺得像是敲鑼打鼓的聲音。原來是二人的家長見孩子出門去玩了二日不見回來,遍詢他們的朋友,連青樓都去找過,都沒有二人下落。還是有當地人聽說後告知有二名少年不聽勸告入洞探險,這才判斷出這二個少年一定就是這二個不聽話的熊孩子。於是急忙招募了二十多個有膽量力氣的人,分成若干小隊,以敲鑼打鼓作為信號,帶著足夠的火把、繩索等裝備入洞搜索,一邊敲打鑼鼓一邊呼喚著二人的名字。搜索了許久,才有人聽見遠遠傳來了回應求救的聲音,循著聲音找去,突然見到二個幾乎裸體、聲音沙啞氣息微弱、滿臉煙灰塵土幾乎看不清五官、模樣像鬼一般的少年,就揹負著他們出了洞送回各家。二人也因此大病一場,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才痊癒。

 

噫,真是太危險了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吳慎齋」,此人待查,應是清朝道光年間,擅長書畫之人。曾有同時期的道光、丙申科進士、禮部主事、直隸候補知府夏子齡(字百初,號祝三,晚號憩園江陰人)寫了一首《題吳慎齋三冬課讀圖》:

茂林居士瘦於竹,健骨森森雙鬢綠。綠雲深處築幽棲,長夜咿唔課兒讀。

人生有子萬事足,而況佳兒皎如玉。寒窗珍重到三餘,背誦琅琅聲繞屋。

讀書妙理無過熟,水瀉銀瓶風掃籜。他年太乙炳青藜,炯炯雙眸校天祿。

始知韋籯薄黃金,肯令韓檠棄牆角。詩書貽澤古來長,今日披圖為君卜。

 

:「先大夫」,原指已過世的大夫(「大夫」,古代的職官名稱),另猶同「先父」,指已過世的父親。

 

:「方伯」,泛指地方長官。

 

:「桂林棲霞山」,根據後文,應是位於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七星景區內的普陀山隋代高僧曇遷雲遊桂林為西麓一處洞天提「棲霞洞」,唐朝時於該處建造了「棲霞寺」。

 

:「深邃奧衍」,「深邃」,幽深;「奧衍」,深奧曲折。二個類似的詞放在一起,用以加強形容語氣。

 

:「欄楯」,「楯」音「吮」,即欄杆。縱為欄,橫為楯。

 

:「鬛」,音「獵」,長鬚貌。

網路文字版此字缺,掃描版此字約略看出外型,據前後文研判應為「鬛」無誤。

 

:「城闕」,城門上的望樓。

 

:「青磷」,亦作「青燐」。人和動物尸體腐爛時,會分解出磷化氫,常在夜間田野中自燃,發生青綠色的光焰,古稱「青燐」。俗稱「鬼火」。

 

:「魍魎」,山川中的木石精怪。

 

:「虺蛇」,「虺」音「毀」,毒蛇,也比喻惡人。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來不得

 

吳君慎齋,金陵人,邂逅東魯,偶與之譚金陵棲霞山,慎齋曰:

「僕髫齡隨先大夫任桂林方伯時,知郡城外亦有棲霞山,山有洞,中鐫『來不得』三字,事甚奇。」

言已,以遊記示余。故節敘其略,以當探幽。

 

按桂林諸山奇特甲寰字,而是山距城僅三四里,山腰為寺,寺後為洞,均以棲霞名。土人曰:

「此中有洞天也。」

雖無稽,然睹其深邃奧衍,固不問而知其為鬼神之窟宅。

洞口廣畝餘,入里許,出即為李氏之板栗園。西有小池,三面環石欄楯,深數尺而無水。行半里,更有潭,極深,遊者投一文錢,半刻始聞丁東聲。石鐘乳滴成鯉魚一,鱗鬛如生。再進,則有童子拜觀音、臥佛、子母鹿、靈芝、螃蟹等像,皆怪石生成,維妙維肖者。

 

顧人皆捫壁惴惴行,路徑狹,不敢俯瞰。遇小洞,須蛇行過。旁有大洞若城闕,想即土人所謂洞天矣。路漸平,透日色,始達李氏園。然遊者必買炬倩土人導之行,恐誤入大洞耳。

聞昔有丁、劉兩少年,邑幕府子,負盛氣,逕自燃炬入。土人願嚮導,不許。抵小洞,以為不足觀,遂向大洞。入未百步,四面洞口若蜂房,丁怯,劉曰:

「何餒也,炬足供夜遊,且窮其異。」

遂攜手行。視兩壁果有生成石塔、石菩提、石羅漢、天人菩薩諸像,怪怪奇奇,更非洞口石鐘乳所結者可比。正肆窺矚,忽有大聲如山崩石裂,炬即頓滅,黑如漆,覺有無數鬼物來撲,炊許始已。鑽火燃炬視之,蓋千年如扇大之白蝙蝠也。努力前行,洞更鉅,忽一白石插面如鏡,鐫三字曰:

「來不得。」

心始懼,然猶勉進。再數武,欲尋歸路,則石徑嶕嶢,森森林立,竟不克辨來時鴻爪矣。再半日,則炬盡,以衣履代之,衣履又焚,仍不得出,相對悔泣。欲解帶雉經,又苦無繫處,不得已,互抱蜷伏,拼俟虺蛇裹腹。時見青磷亂舞,忽滅忽明,鬼影往來,魍魎奔竄,身左右觸手皆白骨,亦不辨其為人為畜也。

 

久之,聞金鼓聲若雷震,始驚而蘇。蓋兩家長上見其兩日不歸,詢交遊以及狎邪,咸無蹤跡,旋知遊洞事。往詢洞口土人與李氏園丁,始約略言其誤入。急覓有膽力者廿餘人,擊金鼓、燃炬,分隊入,呼二子名。久之,始遙遙有應者,尋聲而進,突見其身無寸絲,面模糊若鬼,聲微氣絲,屬負歸,月餘病始痊。噫,危矣哉!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12/26 07:12
沒開發成景點嗎?肯定可以海撈一大筆。

現在應該是景點了.....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2/26 09:3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