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葫蘆生〈四〉
2020/12/22 05:49
瀏覽629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過了一會兒,葫蘆生起身向張十三暫時告別,說是要出門去拜訪當地的官員們。果然見那葫蘆生又換上了一身華麗的服飾後出門去了。

 

凡是身分地位顯赫的官員,如鹽政、府道、令尹之類者,葫蘆生才會親自上門投帖拜見;其餘那些如縣丞、主簿以及鹽商們,則只是送了一張名帖進去後便告辭離去,不屑等著看他們慌忙倒穿著鞋子迎接客人的殷勤模樣。

 

獨自留在宅邸中的張十三,偶然間帶著小侍僮來到大門前朝外張望了一會兒,卻見到門外許多手持蛇皮馬鞭、頭戴雉羽帽的車夫模樣的人齊刷刷的排列在道路兩旁,好幾位大腹便便、類似管家模樣的男子,恭敬的站立在門前手持名帖等候著,見張十三一副尊貴長者帶著小僮的模樣,紛紛恭敬的呈上了名帖請求拜見。名帖上明顯的朱紅大字幾乎能閃瞎了旁人雙眼。

 

張十三正瞇著眼要好好看一下名帖上的職銜等資料時,看門的僕人已經高聲傳呼著「主人回府」,張十三聞聲朝門外一看,果然見到一頂四人抬著高大的轎子像飛一般的朝著府邸而來,又有二、三名面容俊美卻令人感覺浮華的少年騎乘著健壯的馬,一路鞭策著在後方緊緊跟隨,一行如同烈焰飇至聲勢驚人,著實令滿大街的人們為之側目並驚訝不已。張十三急忙退入房中回避,而同時葫蘆生已經坐在廳堂之中掏出了手巾擦汗喝茶歇口氣,接著又交代了幾句話,堂前台階下那些代表自家主人前來投帖拜訪的管家們的回應的聲音就像是大晴天突然響起的雷聲那般震耳欲聾。

 

不久之後,府邸外傳來此起彼落的鳴鑼開道的喝斥聲響,陸陸續續有客人上門拜訪,都是禮節上前來回拜的揚州當地的大官。葫蘆生則態度輕鬆的出門相迎,完全沒有那種下對上哈腰逢迎諂媚的模樣。賓主落座、大家相互寒暄了一番之後,有一位大官對葫蘆生說:

 

「令尊之前曾有書信,信中提到你早就離京出發,為何到了年底此時才來到此處呢?」

 

葫蘆生說:

 

「我在山東停留了比較長的時間,打算明年初春時節前往遊覽兩浙一帶的山水風景,所以這才先來到揚州,姑且在此過年唄。」

 

說著就從袖出取出了數十封書信,按照上面的收信人分別交給交給在座各官員,內容都是代為轉述朝中大臣向這些揚州官員的問候。

 

諸位官員告辭離去後,接著又有幾位衣著華麗的商賈登門拜訪,葫蘆生卻也只是敞開著外衣、拖拉著鞋子出面迎接,大概的應酬了一下,便向這些商人們相互炫耀自家樂工歌伎的能耐及美貌。這些商人們刻意的逢迎推捧著說:

 

「還請容許我們誠心誠意的領教貴府『東山絲竹』的美妙之處。」

 

葫蘆生自然也就笑著答應他們。

 

商人們離去後,又紛紛派人手持書信、帶著空白的書畫屛幅前來懇求張祿公子葫蘆生揮毫惠賜墨寶,葫蘆生隨意在屏幅上揮灑,完成後拿出一枚玉印在最後蓋上印章,印章中的篆文正是先前葫蘆生張十三看的那張名帖上的貴公子的姓名「張祿」二字,而且在條幅開頭所寫、稱呼對方的稱謂也是非常斟酌,無一不切合對方的身分。

 

從此以後,葫蘆生每天從早到晚不是接到邀請外出赴宴就是在家設宴回請這些商人,沒有一刻能安靜下來。因此,葫蘆生故意表現出厭惡的態度,似乎對於這樣的應酬生活非常苦惱。此外,除了檯面上有名有姓互贈名帖往來的商人外,一些趁機打秋風的客人們也都設法藉口參與飲宴,好藉此向他人炫耀曾經瞻仰過這位京城來的貴公子張祿的盧山真面目,並以此為榮而洋洋得意。雖然如此,葫蘆生對於這類訪客也沒有冷眼看待,反而多少都會毫不吝惜的以財物相贈,藉以展示自己這位貴人的大肚與氣量。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鹺商」,「鹾」音「痤,ㄘㄨㄛˊ」,即鹽商。

 

:「小史」,侍僮。原指周朝時掌理邦國志記譜系及禮儀等事務的官員,漢朝以後則為一般屬吏的稱呼。又指記載瑣事的野史、小說。

 

:「門條」,可視為來訪之人自我介紹單名稱職銜的文書簡介。參考「館子門條」的解釋為「(太平天國)基層單位的招牌」。見清朝潘鐘瑞《蘇臺麋鹿記》第二十三頁

館子門條不拘大小,紙則或黃或白,字則或硃或墨,筆跡潦草,常有謬譌。……

該頁面掃描版網址: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94788&page=23 。

 

:「冰銜」,高貴顯耀的官銜。

 

:「閽人」,「閽」音「昏」,從前宮門晨昏按時啟閉,故稱守宮門的人為「閽人」。後泛指守門人。

 

:「舁」音「於」,抬舉、扛抬。

 

:「高軒」,高車。貴顯者所乘。亦借指貴顯者。

 

:「狡童」,貌美而無實才的人。今泛稱浮華少年。語出《詩經.鄭風.山有扶蘇》: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山有喬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山左」,山的東側,特指太行山以東,也就是山東地區。

 

:「兩浙」,地理上浙東浙西的合稱。錢塘江以南為浙東,以北為浙西

 

:「廣陵」,西漢時的廣陵郡在今江蘇省淮安市,三國時,吳國廣陵縣改設到揚州,故後以廣陵代稱揚州

 

:「鯉魚箋」,古人用鯉魚形狀的木盒當作「信封」,故以「鯉魚」代指書信。如樂府詩《飲馬長城窟行(簡稱《飲馬行》,「飲」,音「印」)》第二首《青青河畔草》: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夙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輾轉不相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音「位」)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

 

:「裼裘」,「裼」音「替」,「裼衣」指披覆在裘衣(有夾層的厚衣外套)外的衣服,又稱「中衣」。古代行禮時,袒外衣而露裼衣,且不盡覆其裘,謂之「裼裘」。非盛禮時,以此爲敬。又泛指袒露裏衣。形容不拘禮儀。

 

:「東山絲竹」,東晉時,謝安在尚未入朝為官前,曾在東山(位於今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南)隱居。朝廷幾次徵召起用,他都不願去就職,只是成天遊山玩水。而每次遊玩時,謝安皆命隨從帶上樂器,於是他走到哪裡,音樂絲竹之聲就響到哪裡。因此,人們將謝安帶著樂器遊玩的事稱為「東山絲竹」。

 

:「屏幅」,即屏條(直向垂掛的字畫)與橫幅(橫向吊掛的字畫)。

 

:「秋風客」,俗稱「打秋風」,藉故向人索取小利、求取財物之人。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葫蘆生

 

神居山有張君十三,年將古稀,因貧,以授徒為業。

……

飯已,倚舷曝背,解裹出青鞋布襪著之,腰下露一葫蘆,極光澤。

……

入城賃極大空宅,天已暮,傾壺,出小几榻帷帳盤盂等物,咒之使大,又傾出小男女廿餘人,如婢僕庖輿之流,咒之成真人。

……

少頃,客起告暫別,云謁諸當道。果盛服出,鹽政、府道、令尹,始到門,其餘丞簿諸鹺商,則飛一紙,不屑看倒屣迎。張獨居,攜小史偶於門首一瞻矚,則蛇鞭雉帽排兩行,皤腹男子多人,咸鵠立門條,煌煌朱紅能耀眼。正詳睨其冰銜,而閽人已傳呼主人歸也。果見四人舁高軒如飛,狡童二三策怒馬追逐,烈焰飇至,闔市皆驚。張急退避,而客已揮汗坐中堂。約略三四言,階下應者如旱雷聒耳。旋聞鳴鉦呵導聲,陸續在門,是皆上大夫來答拜者。客隨意出迎,毫無傴僂狀。

 

略寒暄,大夫曰:

「君家長上前有書來,云公子早出京,何歲暮始至?」

曰:

「山左勾留有日矣,擬來春往看兩浙好雲山,故先至廣陵,聊以卒歲。」

旋袖出鯉魚箋數十函,分致諸大夫,皆代述朝紳語問起居。

 

諸大夫去,又諸商冠服來。客惟裼裘拖履以接,略問訊,即互炫聲伎之美。商作媚態曰:

「容潔誠領教東山絲竹。」

笑應之。商去則又持函以書畫屏幅來,求客賜翰墨,皆如意揮灑,尾押玉印,即刺上貴公子名,稱謂亦極斟酌。由此杯酒往來,日無寧晷。客厭惡,似以為苦。

 

秋風客亦乘隙至,以一瞻顏色為榮,客均有所贈不吝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