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葫蘆生〈一〉
2020/12/19 00:00
瀏覽865
迴響0
推薦49
引用0


大約在明朝時,神居山(位於今江蘇省高郵市高郵湖南側西新區送橋鎮天山片區(原天山鎮)境內)神居村這裡住著一位張十三,年近七十,因為家貧,所以一把年紀了還是以教書授徒為業。然而他生性好客,常羨慕東漢名士孔融的為人,但遺憾自己能力不足無法效仿。張十三曾經創作了一副對聯:

 

「銷磨升斗狂彭澤,慷慨交遊窮孟嘗。」

 

從這副對聯之中可以想像得出張十三的氣概。

 

這一年,張十三安宜縣(今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位於高郵湖北)某大戶人家之邀,受聘前去教導他家的孩子們讀書。由於神居山安宜間隔了一個高郵湖,若不想走陸路繞過大半個湖,則乘船從高郵湖北上進入寶應湖便可直接抵達安宜,如此比較方便容易。

 

到了歲末年終,這一年的教書工作也暫告一個段落,主人張十三預約好明年的教書工作,並置辦了酒席為張十三送行,說:

 

「今年該做的事都已經完成了,先生何不就讓我用我家做生意的船送先生回家去吧。」

 

於是張十三收拾妥當後,就乘船渡過寶應湖

 

由於某些因素,出發了許久船隻仍舊沿著堤岸行駛,忽然見到前方岸邊不遠處有一個趕路的人,拎著一柄紙傘、肩背著一個包裹,打著赤足腳站立淺水處,央求船家能讓自己搭個便船,並允諾會給付豐厚的船資。由於這是那大戶人家的私有船隻,船老大只遵從東家的指示護送張十三,不想也不敢順路搭載不認識的人以免節外生枝,便自顧自的張帆操舵並不予理會。

 

那人雖然被冰冷的湖水凍得瑟縮發抖,一邊看著船緩緩而過,一邊吟唱著《詩經.邶風.匏有苦葉》中的「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須我友。」一節,似乎是想要藉此引起船艙中人的注意。張十三聽見後,透過窗口見此人氣質文雅容貌清秀,操著一口北方口音,心想此人應該不是什麼為非作歹的強盜惡賊,不忍心之下就代為再向船老大求情,請他行個方便讓那人搭個便船。既然如此,船老大就收帆轉舵,將船停靠在可以上船處,讓那人從船頭處登船,同時對他說:

 

「這是先生的好意,若不是先生出面說情,我始終是不敢自作主張讓外人上船的。」

 

這名旅客趕緊向張十三行禮道謝。張十三問:

 

「你這是要去哪裡呢?」

 

旅客說:

 

「我有急事要趕去揚州,這快要過年了,想說超個捷徑走水路比較快,哪裡知道走了半天眼前只有水天一色,竟然沒有一條船出現,若不是遇上了先生您的船經過,只怕是就算到了高郵湖邊,也只能再轉回官道上繞路而行了。」

 

說著又轉頭問船老大:

 

「我又渴又餓,有剩下的粥飯可以給我墊墊肚子嗎?我會付錢的。」

 

船老大本想著這一趟公差花不了多少時間就沒有多做準備,聞言很是尷尬。張十三就拿出自己的茶水、乾果等請旅客吃。不久之後到了午飯時間,張十三也招呼他一同用餐。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孔北海」,孔融,字文舉孔子的第二十代孫,東漢末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曾任北海相,亦稱孔北海

 

:「狂彭澤」,指東晉名士陶淵明,名,字元亮,自號五柳先生。曾任彭澤縣縣令,因厭惡當時的政治,做了大約八十天就辭職歸故里,終生不再出仕。

 

:「窮孟嘗」,指明朝明神宗朱翊鈞萬曆十六年舉人徐熥,字惟和,別字調侯,家不富卻好周濟,有「窮孟嘗」之稱。

 

:「撤帳」,塾師停止授課。

 

:「居停」,寄居、歇腳之處。也指寄寓之所的主人,稱作「居停主人」,簡稱「居停」。

 

:「歲事」,一年中應做的事,如農事、政事、四時的祭祀、朝覲禮等等。

 

:「寒家」,對自家的謙稱。

 

:「繖」,音義同「傘」。

 

:「燕腔」,「燕」指古燕國,範圍在今河北省北部和遼寧省南部一帶。故「燕腔」代指北方的腔調、口音。

 

:「暴客」,即盜賊。見《易經.繫辭下》:「重門擊柝,以待暴客。」

 

:「鷁首」,指船頭。古代畫鷁鳥於船頭,故有此稱。亦泛指船。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葫蘆生

 

神居山有張君十三,年將古稀,因貧,以授徒為業。然性好客,慕孔北海而力不逮。嘗自書一聯云:

「銷磨升斗狂彭澤,慷慨交遊窮孟嘗。」

意氣可想也。

 

是年,應安宜某富室聘教諸子。來去應由秦郵,顧寶應湖可徑渡,較便易。年終,先生撤帳,居停預訂明年館,置酒為別曰:

「歲事畢矣,盍即寒家貿易船送君歸。」

遂打槳過湖。半日猶偎岸行,忽一行路客,繖一裹一,赤足立淺水邊,哀舟子挈帶,允豐酬。舟子揚帆置不理,張見其瑟縮,歌《卬須》,貌文秀,操燕腔,意必非暴客,良不忍,遂代乞舟子行方便。乃就近使登鷁首,曰:

「此張先生好意也,微先生言,終不敢孟浪。」

客向張謝。問:

「何適?」

曰:

「有急赴揚州,歲近,取捷逕,詎水天一色,竟無片帆,微先生,當臨河返耳。」

旋向舟子曰:

「饑渴甚矣,有閑粥飯,不吝償。」

舟子窘之,張以茶果贈,又呼與同飯。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