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十丈蓮〈中〉
2020/12/01 00:00
瀏覽536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自幼學習女紅的吳貞女,所創作的刺繡、雕刻與繪畫,件件栩栩如生,得到人們極高的評價。有人購得吳貞女所做的玉佩、香囊等作品,總是將之當作寶貝一般的妥善珍藏著。也有人憐憫吳貞女的遭遇,願意主動付出高出一倍的價格購買她的作品,卻都被吳貞女所婉謝並解釋說:

 

「我不幸生為女人,又失去了丈夫,這是上輩子所種下的因,因而這輩子要承擔這樣的果報,我又如何敢貪取非分之財,而遭致罪過、造成進一步的過失呢?」

 

因此,人們更加敬重吳貞女。上門尋求購買吳貞女親手所製作的作品的人,在門外一個接著一個的排成了長長的人龍。而也因為如此,吳貞女的工作量大增,過度操勞使得她日漸憔悴,雙眼也因此幾乎到了失明的程度。

 

一天晚上,吳貞女夢見有一位仙女從天上緩緩的降落到庭院中,遞了一粒丹藥給吳貞女,又對她說:

 

「我是天上的織女,因為天帝憐憫妳的貞節、孝順而且有病在身,命我攜帶著神丹下凡送給妳,妳可以安心的將它吞服下去。」

 

吳貞女看著手中的丹藥,外型渾圓、大小如珍珠,發出燦爛如火般的光芒,就先向織女行了襝衽禮之後才恭敬的服用了丹藥。目送完成工作的織女告辭返回天庭後,吳貞女也突然感覺自己的心情十分的安詳寧靜,而且眼睛的病症彷彿完全消失了。第二天前往街市挑選購買絲線回來後繼續刺繡工作時,則刺繡的效率比以往快上了一倍。

 

又過了好幾年,年老多病的婆婆母又生病了,吳貞女衣不解帶的照顧了好幾個月,母的病情始終沒有多大的起色。後來母病重,彌留時,笑著對吳貞女說:

 

「我不幸有個早逝的兒子,卻又為何能有幸有了妳這樣貞節的兒媳婦呢?我這些年來受到妳的奉養照顧,勝過於我的兒子在世之時。如今我的時候到了,該去地下與妳的公公、丈夫相聚了。我的好媳婦啊!我希望妳之後要回娘家去好好的陪伴親家母生活,不要再掛念我了。」

 

說完,母就閉上了眼睛過世了。吳貞女傷心得大哭不已,完全不顧慮自己的身子能否承擔,那落到地上的眼淚都結成了冰(大概當時是冬季)母擔心女兒會因此殉死,趕緊前往提前預作防備,以免女兒會趁機想不開。就見吳貞女先請自己的母親暫坐在角落以避嫌,又哭著邀請鄰居長輩們坐在堂屋之中,對他們叩首行禮後,說:

 

「我的丈夫早年已經過世,我的婆婆如今也去世了。族中沒有可以繼承香火的晚輩,也沒有能依禮服喪守孝至少滿一年的親人(因為吳貞女在法律上還不算是徐家合法的媳婦),留下了這處房產以及其他的雜物,又有什麼用處呢?因此我想請各為鄉親長輩幫個忙並做個見證,代為將這處房產以及所有東西都賣掉,所得款項都做為我的婆婆的喪葬費用。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吳貞女此舉除了為了籌措婆婆的喪葬費用,也是向鄉親們表示自己絲毫沒有貪圖家財產(雖然也沒多少)的意思。眾鄉親也都點頭同意說好。之後,吳貞女如其所言將所有的錢都用來辦理婆婆母的喪葬事宜,直到母入土為安後,吳貞女向母親拜別,意思是想要上吊殉死,母自然明白女兒的心思,急忙緊抱著女兒阻止她,說:

 

「妳沒有了婆婆,卻還有個老母親仍在世;妳再尋死,那麼我這一身又窮又餓的老骨頭,百年之後又該託付給誰呢?」

 

因此,吳貞女這才隨著母親返回娘家,決定永遠陪伴著母親。逢到清明寒食節,就準備了一碗祭拜用的麥飯,來到家墓地痛哭祭拜。每當吳貞女號啕痛哭之時,不遠處那長河之水似乎也因為深受感動而哽咽無聲的停止了流動。

 

吳貞女有一同族的叔叔某甲,覺得她如此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便常常勸她再考慮嫁給他人,卻每次都被吳貞女大聲拒絕並堅定將這個族叔趕出了門外,不願再聽個族叔喋喋不休的勸說了。

 

吳貞女與母親所居住的屋子原本就老舊,這年秋風颳得格外的強勁,老屋多處被秋風吹壞,想要修理也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當時,位於河北中大王廟的比丘尼某師父,她原本也是名門閨秀,因看破紅塵剃度出家,參研佛法多年,經熟佛門戒律,是一位不願再沾染紅塵的出家人,不過吳貞女卻有幸能與這位比丘尼相識並十分的熟悉。此外,先前有ㄧ位寡婦氏,因為丈夫與前妻所生的兒子不孝,在父親過世後不願奉養這位後母,寡婦只能帶著自己所生的ㄧ雙年幼的兒女來到這座廟請求這位比丘尼收留,之後便居住在此。吳貞女一直以來均是過著清苦度日的生活,於是就請母親一同前去那廟中寄居。比丘尼對吳貞女說:

 

「這裡能供應妳們素齋,不需擔心吃飯的問題。妳暫且也跟著我ㄧ同學習佛法、向佛祖懺悔,這樣行嗎?」

 

於是吳貞女與廟中的女伴們在從事針黹女紅之餘,就跟著比丘尼學習念誦佛經。晚上休息時,庵廟的二扇大門靜靜的闔上後,廟中只有燈火相照,一片寂靜。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典型的傳統婦女,以丈夫為天,故此處以「天」代指丈夫。

 

:「天孫」,織女星的別稱,也指傳說中善於紡織的仙女。

 

:「防閒」,防備約束。

 

:「河北中大王廟」,「大王廟」原本是祭祀治理黃河有功、有民間河神之稱的賢臣能人,可參閱《小小說 – 玉牌殉葬〈三〉》的註解說明。故事此處所指的是位於河北何處的大王廟?待查。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十丈蓮

 

余亂後售書賣畫,時客於古淮陰市上,每聆里巷婦孺嘖嘖道吳貞女事。頃又幕游嵫水,晤胡君少瑜上舍,詳述貞女之生死崖略,輒口鑿鑿,淚涔涔焉。

 

吳貞女,清河人,其父諱慎裕公,儒士也。

……

女刺繡雕繪,宛轉如生。人得其佩囊等物,則珍襲之以為寶。有憐而予以倍值者,女必卻之,曰:

「吾不幸為女人身,又失所天,是前生因,尚敢取非分財,貽罪戾乎?」

人益義之。求手制者,門外踵為接。然由此勞悴,目幾失明。

 

一夜夢天女,冉冉降中庭,以丹授之曰:

「吾天孫也,憐子貞孝且有疾,攜奉神丹,子其吞之。」

女視丹,圓如珠,燦如火,再拜襝衽而後服。神女去,女自覺心遽安而痾若失。翌再買絲挑線,功倍往時。

 

逾數年,姑又病,女衣不解帶者數月。殆彌留時,笑謂女曰:

「吾不幸有殤子,何幸而有貞婦耶?吾年來得汝調養,勝於若在時也。今已矣,行將告爾舅爾夫於地下矣。吾兒幸依阿母活,毋以我為念。」

言已,目遽瞑。女毀瘠號痛,淚墜成冰。其母恐女殉,預往防閒之。女泣邀四鄰坐堂上,奉母坐屋隅,稽首曰:

「吾夫死,吾姑又死矣。族無接續之緒,家無期功之親,留此數椽,下及什物,何所用乎?擬乞諸長者,代為全售,為吾姑殮葬費用。」

眾曰:

「善。」

遂盡以其資,營齋奠,就窀穸。事畢,女向母拜別,意將雉經,母急抱而止之曰:

「兒無姑,尚有母也;兒再死,則我之數根窮餓骨,交付伊誰耶?」

由是女始大歸,永作依母計。清明寒食,則以一盂麥飯,哭於徐氏墓道。女每號慟,長河之水,則嗚咽不流。其族叔某,時勸女再適,女大聲屏逐之,不容其刺刺語。

 

舊居老屋,為秋風所破,修葺殊難。時河北中大王廟比丘尼某,亦以名媛披剃,素精戒律,永謝俗塵者,女與諗熟。且先有嫠婦劉嫗,亦因前妻子不孝,攜己生一幼子、一幼女居焉。素多苦行,遂奉母行僑寄。尼曰:

「一食清齋,頗為不乏,且踵余懺悔可乎?」

諸女伴針黹之餘,更習諷誦。雙柴靜掩,燈花寂然。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