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十丈蓮〈上〉
2020/11/30 04:44
瀏覽634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夜雨秋燈錄》作者宣鼎太平天國捻軍的亂事之後,靠著售賣書賣畫維持生計,因此時常客居於古淮陰縣(今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的街市處,也經常聆聽此處鄰里巷弄間的婦孺嘖嘖稱道關於吳貞女的事蹟。當我又來到嵫水(此處待查)擔任幕僚,拜訪太學生胡少瑜的住處胡少瑜為我詳述了關於吳貞女之生死大致經過時,說得是言之鑿鑿有憑有據,而且為之感傷得淚流不止。

 

吳貞女清河(根據文末內容,應該是今河北省邢台市清河縣,她的父親名諱是慎裕,是一位讀書人,因為家境貧窮,所以為當地的官府做些抄寫文書的工作餬口。她的母親夫人向來謹守婦女的規範,在孕期屆滿即將臨盆之際,晚上夢見自己張口吞下了一朵蓮花,醒來後便誕下了吳貞女。父親吳慎裕過世時,吳貞女還只是個五歲不到的孩子,卻有著超乎同齡的成熟,整日都很少開口說話或是玩笑,小小年紀便隨著母親拿著刀尺之類的工具學習並協助從事女紅之事

 

家很早就為吳貞女訂下了娃娃親,與同里的家的兒子訂妥了婚約,只是因為自己家中遭遇父過世的重大不幸事故,而夫家的家境也十分貧困,雙方都有些難處,以至於這樁婚事一延再延,到了吳貞女已經二十八歲了,雙方都還沒有正式拜堂成親。可是意外接踵而至,家的孩子不久之後卻染上了肺結核,撇下了堂上鬢髮霜白的母撒手而去。母知道自己這個未過門兒媳婦向來賢慧,擔心她知道未婚夫過世後會做出衝動之舉,就沒有第一時間將兒子的死訊告知吳貞女,只在私下通知了親家母母。第二天清晨吳貞女起床後,忽然前去對母親哭著追問:

 

家的郎君難道已經過世了嗎?」

 

母驚訝的問女兒為何突然說出如此不祥之語?吳貞女說:

 

「女兒夢見有一位穿戴著讀書人的衣冠的人在門外向我拜別,難道不是他嗎?」

 

早已收到未來女婿過世噩耗的母也忍不住哭著安慰女兒,說:

 

「的確就像妳所說的那樣,妳那無緣的夫婿昨日病逝了,這又有什麼辦法呢?」

 

於是吳貞女自己主動換上了喪服,要前往家為未婚夫哭吊盡哀。母不忍心也知道無法阻止女兒的固執,只得聽任她前去完成心願。準婆婆母見到尚未過門卻也傷心難過哭得梨花帶雨的兒媳婦更覺哀傷,也因此惶恐疑惑得不知該說些什麼安慰兒媳婦。吳貞女先依禮拜見了婆婆,然後才前往未婚夫靈前哀哀痛哭,自己所有原本對外的交往應酬都完全停止,哀慟哭泣痛不欲生。外面有路過的行人聽見了門內傳出的哀泣聲,沒有不停下了腳步,感動得也為之掉下了眼淚。婆婆母等到吳貞女哭累了的空檔,忍住眼淚上前勸慰著說:

 

「我沒有福氣,辜負了妳這麼好的ㄧ個兒媳婦,這都是天意、命中注定的,又還能說些什麼呢!既然妳哀傷的心情已經表達,相信我那無緣將你娶進門的兒子地下有知應該也已經能夠明白妳的心意,妳就回家去,找個大戶人家嫁了吧!」

 

吳貞女卻激動得大聲回答著說:

 

「孩兒失禮,孩兒未能服侍已過世的夫君,只能現在前來為他入殮送終,如此罪過已然深重。今日既然已經來到靈堂前,祭奠他的靈位,孩兒的身分所屬已經很明確了,又還能說什麼要另嫁給他人嗎?」

 

婆婆母嘆了口氣,說:

 

「我家也很窮,就剩我這個還沒入土的老太婆等著餓死,若再添一個新媳婦入家門,難道我婆媳倆要靠著喝西北風過日子嗎?」

 

吳貞女說:

 

「孩兒不敢因口腹之慾而連累婆婆,孩兒還有雙手、十指尚可謀生。實在是因為夫君突然離世、留下母親無人照顧,想必夫君也因此抱罪於九泉之下深感懊悔。身為妻子的孩兒既然還在世苟延殘喘著,怎敢不盡心的代替夫君完成照顧婆婆的工作,以彌補夫君在酒泉之下的遺恨乎呢?」

 

婆婆母又說:

 

「妳這孩子的確是賢慧極了,但是妳做出如此決定,那麼不就又讓親家母孤單一人在家無依無靠了?這又該怎麼辦才好呢?」

 

吳貞女說:

 

「這就只有靠著婆婆您的慈悲,希望您能同意了。」

 

於是由於婆婆母體諒吳貞女的烏鴉反哺報恩之心,就讓她早晚往來於二家,讓她可以如願兼顧照顧親娘與婆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上舍」,上等的館舍。宋朝太學分外舍、內舍和上舍,學生可按一定的年限和條件而升級。

 

:「崖略」,大略、大概。

 

:「坤範」,婦女的模範。

 

:「女工」,同「女紅」,女子所操做的關於紡織、刺繡、縫紉等事。

 

:「瘵」,音「債」,泛指疾病;特指肺結核,如「癆瘵」;也指災害。

 

:「縗衣」,「縗」音「催」,喪服。注本《說文解字.糸部》云:「喪服衣,長六寸,博四寸,直心。從糸衰聲。」

 

:「周旋中折」,「周旋」,打交道、應酬;「中折」,中止、中斷,或指中年逝世。

 

:「瀛第」,「瀛」,大海、池澤;「第」,古時候官僚貴族的大宅子。「瀛第」指大的府邸,即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

 

:此處的「歸」應指歸宿,而非單指回家。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十丈蓮

 

余亂後售書賣畫,時客於古淮陰市上,每聆里巷婦孺嘖嘖道吳貞女事。頃又幕游嵫水,晤胡君少瑜上舍,詳述貞女之生死崖略,輒口鑿鑿,淚涔涔焉。

 

吳貞女,清河人,其父諱慎裕公,儒士也。貧為當道傭書。母夫人素敦坤範,夜夢口吞蓮花,而生貞女。父歿,女方髫齡,終日寡言笑,操刀尺,習女工,幼許字同里徐氏子。念父歿,而夫家亦貧,且構家難,以至女年二十有八,尚未行親還禮。徐氏子旋以瘵歿,撇堂上白頭。母素審貞女賢,秘不以訃。女晨起,忽哭告母曰:

「徐家郎其殞謝已乎?」

問語何不祥,曰:

「夢有儒衣冠拜於門外者,非耶?」

母已審噩耗,不禁失聲,泣曰:

「誠如兒言,奈何奈何?」

 

女自起,更縗衣,走哭於徐氏之門。母不忍鉗禁,聽其去。姑見之,益淒惋惶惑,不知云何。女先拜其姑,始哭其婿,周旋中折,哀毀莫生。行路者過門聞哭聲,莫不步為止,而涕為墜也。姑俟其哭竟,忍淚告之曰:

「吾無福,負此賢婦,天也命也,夫復何言!然兒之哀衷已申,其即遄回瀛第乎!」

女大聲曰:

「兒無狀,未克侍亡者,供含殮,罪戾滋深。今既登其堂,奠其主,妾身分明矣,更何歸焉?」

姑曰:

「吾亦貧也,未亡人行將為殍,再添新婦,能吸風為活耶?」

曰:

「兒不敢以口腹累母,十指尚可謀生活。誠以亡者遽凋落,失溫清,抱罪九京下。兒既延殘喘,敢不代厥職補幽恨乎?」

姑又曰:

「兒誠賢矣,其如母夫人者,亦孀孤無依何?」

曰:

「是惟賴吾姑之慈悲耳。」

於是體貞女烏私,使往來朝夕,兼定省焉。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