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陶莊〈四〉(完)
2020/11/29 05:48
瀏覽660
迴響1
推薦39
引用0


過了一年多,乞丐中有人養的ㄧ隻黃耳朵的小狗得了癲症而死了。毛嶠命眾丐籌錢買了一副小棺材,並備妥了一套小衣冠為黃耳狗換裝入殮,眾丐各自穿著喪衣、手持哭喪棒,為黃耳狗哭喪舉哀就像是自己的親人過世一般。毛嶠在廟的後方點明了一處墓穴,要眾丐們將小棺材埋葬於此。哪裡知道當黃耳狗下葬完畢後,眾乞丐們的心智都豁然開朗,逐漸對自己好手好腳的卻以行乞為生而感到羞恥,都忽然難過後悔的哭著說:

 

「為了幾口剩菜剩飯如此低聲下氣,人家不高興時就白著眼賞我一腳,高興時就輕蔑的吆喝著招我過去,這是多麼令人難堪啊?」

 

就紛紛放棄了行乞,有的改行學習編織蒲草為器具,有的負責外出販賣同伴們製造生產的物品,漸漸的大家都賺得了一些利潤,不到二年,這些乞丐們都完全脫離了行乞的日子,生活經濟也都步入了小康階段,也都各自在附近的村莊娶妻成家。眾人不忘毛嶠的恩德,爭相要供養他。毛嶠說:

 

「你們從前因為這小廟破敗,在此居住其間大大的褻瀆了神明。如今你們都已經小有成就,何不大家再湊一點錢將這座曾經為你們遮風避雨的小廟重新修葺、將佛像重新打理一番,以此向神明謝罪。而我也能盡力讓這座小廟的香火再度興旺起來,這樣比只供養我一人要好上許多,各位認為如何?」

 

眾人都同意毛嶠的建議,齊齊點頭說:

 

「好,我們都聽先生您的吩咐。」

 

於是毛嶠為這間廟另行開了二扇巨大的窗戶,正對並接納著南山的靈秀之氣;又挖掘了一個土窖(地下室),用來宣洩自北方而來的陰寒煞氣。在添置了籤筒、收集籤詩,而且重新歸位的神明也很捧場的十分靈驗,香客們一傳十十傳百,秋收後舉辦迎神賽會時,連外地的人們也紛紛搭乘著車馬前來參加一些販賣茶水點心、販賣香燭的攤商,也就圍繞著在廟的周圍居住,逐漸形成了村落。毛嶠又請來了高僧擔任廟宇的住持,於是平日裡往來的僧人們不下百人之多(;人多了、香油錢多了,小廟自然也逐漸增修擴建,於是逐漸的伴隨著晨鐘暮鼓聲中畫棟雕樑逐一完成,原本的小廟也就成為一座規模宏大的寺院了

 

這一天,寺院正召集了許多善男信女進行著道場法會,毛嶠也在場合掌念佛。忽然有一位自稱來自龍興集的香客,盯著毛嶠看了一會兒後驚訝的問道:

 

「您是否就是曾經住在陶莊的那位先生嗎?」

 

毛嶠點頭說:

 

「正是老夫。」

 

那位香客就將陶莊發生的事一股腦兒的都告訴了毛嶠

 

陶莊自從毛嶠離去之後,不到兩年,先是遭到強盜掠劫,又發生了火災,家兩兄弟又遭人誣陷而入獄,為了救二人出獄,家人耗費了不少銀兩才勉強打通關節,但家家業也因此傾頹。家兄弟倆也因為這些官司遭到削去官職,憂鬱過度而先後過世,家人四散,陶莊也就此荒廢成為那湖中土丘上的一片廢墟。家的後代子孫也沒了消息,不知道他們搬到哪裡去了。毛嶠知道後,難過得哭著說:

 

「我因為一念之間的憤怒,卻辜負了我那位死去的老友了嗎?」

 

有好奇的人向那位香客打聽這些事情的前因後果,這才讓大家知道了毛嶠的堪輿術之靈驗,於是許多有錢有名的大戶人家,爭著前來邀請毛嶠,只是毛嶠人已經不告而別了。

 

至今(約清朝咸豐年間)陶莊舊址仍舊是一片廢墟,還是沒有人居住,四週的田地也荒蕪得被雜草所淹沒。有人前往那土丘重新開墾耕種,在掘地時常會挖出古磚,磚上還燒有凸出的古錢圖案的花紋,以及燒造磚頭的工人姓名。拿去給有經驗的人仔細研究,果然就是墓磚。

 

噫!以占卜、星相、勘輿等為業的人所擁有得神奇術法,也正是這一類的人所該敬畏的地方。家兄弟自己率先忘記父親的遺命,導致就算是憑藉風水天理也無法再使家道昌盛,這又哪裡是因為等到毛嶠以穿井鑿地之術破了家風水之後才使家衰敗的呢?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牖」,音「有」,木條縱橫相交做成的窗戶。

 

:「報賽」,古時農人於收成後,舉辦謝神祭典,以答謝神的保祐。

 

:「緇衣白足」,「緇衣」,僧侶穿的衣服,代指僧人;「白足」,原指南北朝的名僧曇始,因其足白於面,故人稱「白足和尚」,後人便稱僧人為「白足」。

 

:「精藍」,「精」指「精舍」;「藍」是指梵語「阿蘭若(或譯為「阿練若」)」,閒靜處、寂靜處、空凈處、無諍處等意思。即佛寺、僧舍。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陶莊

 

天長龍興集之北,有感蕩湖,煙波浩渺,水禽咯啁,頗稱佳景。

……

翁長子次子,均於是秋文武同中式。

……

植甫年餘,地忽震動,舉宅惶恐,毛遽以手撫匡牀,呼曰:

「誤矣!」

……

年餘,丐中有黃耳小犬病癲斃,毛命醵錢市小棺,並小衣冠殮犬。各披麻執杖,號泣如生。毛於廟後點一穴葬犬。詎葬後,眾丐心頓明,漸知愧恥,忽泣曰:

「蹴嗟來,何其難堪乎?」

遂改習織蒲,或小負販。漸得利。不二年,丐俱化為小康,各於近村營家室。不忘毛德,爭供養之。毛曰:

「爾曹曩以廟敗,瀆神已甚,盍再醵資略修葺,吾能使廟興。」

眾曰:

「諾。」

毛為之開巨牖二,接南山秀;開土窖一,泄北陰煞。置籤筒,集籤詩,而神亦靈顯。車馬紛紛來報賽,賣茶賣香燭者,環居成村落。又來高僧主席,緇衣白足,不下百人;畫棟雕樑,晨鐘暮鼓,成大精藍。

 

是日,正集眾善信,開道場,毛亦合掌念佛。忽有香客,雲(云)自龍興集來,凝視詫曰:

「公其陶莊之毛先生耶?」

曰:

「然。」

客遂縷述陶莊事。

陶自毛去後,不兩年,被盜,遭祝融,罹冤獄,家業頓傾。兩君削職,已物故。莊乃廢為丘墟。子孫式微,不知何往。毛泣曰:

「吾以一念憤,不幾負吾死友乎?」

眾益審毛之術神,富家大室,爭來邀致,而毛已杳矣。

 

至今陶莊一壞土,尚無居人,四井亦湮沒。耕者掘地,常得古磚,上有古錢文凸出,並造磚工人名。細玩之,果墓磚。

 

噫!術人之神,正術人之可畏也。陶君忘父遺命,憑天理亦不克昌,豈待術人之穿鑿而後敗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十丈蓮〈上〉
下一則: 小小說 – 陶莊〈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11/29 07:51
民進黨的黃耳小犬在何方?

不用明說大家都知道.....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11/29 08: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