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陶莊〈二〉
2020/11/27 00:01
瀏覽651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莊主一家喬遷入住後不久,他的二個兒子陶大陶二,都在這年秋天分別參加文武大考上榜成為文武舉人,莊主因此更加相信毛嶠的風水之說,雖然自己看不出個什麼端倪,卻也經常拄著拐杖在大門前看著眼前的湖天水月,自己身處其中,也頗有悠然出塵之感。忽然,莊主見到前方的岸邊有火光,像是傳說中的青磷鬼火在亂舞。然而莊主見那火中有燄,而且火光有芒,不似平常所知的青磷模樣,就將所見告訴了毛嶠毛嶠說:

 

「你試著前往那火光出沒之處挖掘,必定能有所得。」

 

莊主如言帶著鋤頭畚箕等工具前往,果然挖到了埋藏地下的銀子,足足有十二甕之多,家也因此成為了大富翁。

 

再說那陶大陶二都決定要趁勝追擊進京參加會試毛嶠對於兩兄弟的決定又是反對又是勸阻,兄弟倆自然不會聽從,執意搭乘公車北上進京,竟然雙雙上榜考中了進士光榮返鄉。經過此事後,雖然莊主對待毛嶠的態度依舊如同從前私毫沒變,但家兄弟倆就因此認為毛嶠不是什麼事都能準確預測,心中便對毛嶠有所懷疑了。

 

不久之後,陶大歷任數職後擔任的某地的太守,陶二也當上了綠營的都司。兩人入朝為官五、六年後,莊主突然病重,派人前去傳了口信,要兄弟倆辭官回鄉,陪伴老父親度過最後一段日子。陶大陶二兄弟倆也還算孝順,接獲訊息後立即上表辭官打包返鄉,帶回家中的錢財等物都很多,騾子駝運的貨物卸下後,將院子擺放得幾乎是滿滿的。莊主見到兒子們都有所成就,不免激動得流著淚問兒子們:

 

「你們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們才能有今日的成就呢?」

 

兄弟倆說:

 

「這都是父親大人您的德行庇蔭了子孫的緣故啊。」

 

莊主說:

 

「非也,這都是先生的功勞啊。我死了之後,你們更要多行善事積累功德,用以報答先生,更要以對待父親的態度服侍他,要比普通父親一輩的朋友還要敬重的對待他,這樣才能夠讓這塊吉地賜給你們的福氣能夠長久保持。如果你們倆對待先生的禮節有那麼一點點衰減,那就是不孝!」

 

兄弟倆哭著領受父親的教誨,莊主也當著兄弟倆的面請託毛嶠多多費心照看他們,賓主二人也為即將死別而哀歎不已。

 

不久之後,莊主因病重而過世,家兄弟在家守喪,卻沒有依照禮節而行,反倒是恣意追求聲色娛樂,又對著家中下人們作威作福。毛嶠勸諫了幾次兄弟倆都聽不進去,毛嶠也就不再多說了。然而自從毛嶠出面勸說了幾次後,家兄弟倆對待毛嶠的禮數也就愈來越少、態度也越來越差。毛嶠枯坐在自己房中的蒲團上,聽見從廳堂處傳來那些飲酒高歌跳舞、以及兄弟倆動不動就辱罵鞭打奴僕的聲音,對於自己有負老友託付勸說無效,導致兄弟倆行為越來越偏差的結果,本就已經感到無能為力。忽然又聽見兩三個小童唱著:

 

「瞎子瞎零丁,吃了多少死蒼蠅。瞎子瞎鹿瀆,吃了多少鑽蛆肉。」

 

心中更加感到厭惡。

 

有一天,家兄弟倆玩著鬥雞,有一隻鬥雞一個不小心在逃走時掉落糞坑,僕人們趕緊將牠救起已經來不及,鬥雞已經淹死了。陶二當場就命僕人拿去扔掉,陶大卻突然生出個壞心眼,命僕人將這隻鬥雞處理後放在陶器中煮熟了,送去給毛嶠當做午餐。不知情的毛嶠吃完後,一名小婢女前來收拾,怯怯的問著:

 

「先生吃的這隻雞,湯汁鮮不鮮美呢?」

 

毛嶠說:

 

「味道與平常差不多。」

 

小婢女又懦懦的問:

 

「有吃出其他的味道嗎?」

 

此話一出,毛嶠知道其中必定有些問題,就委婉的詢問小婢女,小婢女便將前因後果都詳細的說了,毛嶠這才知道是陶大的惡作劇,便叮囑小婢女不要再將此事說了出去,要她將碗筷收拾好就讓她離開了

 

自此以後,毛嶠已經對家兄弟徹底心寒,只是不露聲色的依舊與之相處著,並沒有做出什麼報復或反抗的行為,只是要家兄弟倆沿著府邸四週多種些桑樹。家兄弟倆問為什麼?毛嶠說:

 

「普通的風水先生,只知此處是個『橫冶入湖』的正脈,有沙岸迴環,能輔山道向,卻不知此名『龜趺穴』。如果在此穴位之上廣植樹木,待得綠蔭參天之際,便如龜背上生出綠毛,則主人家將貴不可言。」

 

家兄弟相信了毛嶠的話,便命人趕緊沿著宅邸廣植桑樹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倏然」,突然,很快的。

 

:「青磷」,亦作「青燐」。人和動物尸體腐爛時,會分解出磷化氫,常在夜間田野中自燃,發生青綠色的光焰,古稱「青燐」。俗稱「鬼火」。

 

:「京兆試」,應該是指由禮部主持、讓取得舉人資格的考生或官員所參加的「會試」,又稱「禮闈」、「春闈」。赴試舉人都享有公家車船駁送待遇,稱為「公車」。

 

:「都司」,明朝時為中低階的武官,又稱「都閫」;清朝沿襲其制,一般為清朝正規軍、通稱「綠營」的漢軍旗編制內的武官。軍階由高至低分別為提督、總兵、副將、參將、游擊、都司、守備、千總及百總。

 

:「宦橐」,「橐」音「陀」,又作「宦囊」,指因做官而得到的錢財。

 

:「零丁」,瘦弱、孤獨無依的樣子。

 

:「鹿瀆」,此為地方方言,或作「鹿獨」,猶落拓、顛沛流離的樣子。

 

:「匕鬯」,「匕」,勺子;「鬯」,古代祭祀時所用的香酒,由鬱金香釀秬黍(「秬」,音「巨」,「秬黍」又稱「黑黍」、「秠」)而成。「匕鬯」指古祭祀宗廟時所用的器具。

 

:「青鳥」,即「青烏」。「鳥」字是「烏」字之訛誤。指「青烏子」,傳說中黃帝時期的堪輿名家,後世便以「青烏」做為「堪輿」的雅稱。見《軒轅本經》:「黃帝劃野分州,有青烏子善相地理,帝問之以制經。」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陶莊

 

天長龍興集之北,有感蕩湖,煙波浩渺,水禽咯啁,頗稱佳景。

……

翁長子次子,均於是秋文武同中式。翁益信毛。時於柴門倚仗,看湖天水月,倏然出塵。忽睹前岸有火光,若青磷之亂舞。然火有燄,而光有芒。問毛,曰:

「試往掘之,必有得。」

如言攜畚往,果得窖朱提十二甕,遂大富。

長次兩君,欲赴京兆試,毛頗阻撓,不聽,公車北上,竟中進士歸。翁猶如故,而其子竟不能不心焉疑之。長君旋以太守,次君亦以都司,出仕五六載。

翁病篤,呼兩子棄官回籍,宦橐甚豐,陳騾綱於庭。翁唏噓曰:

「爾輩知從何始有今日耶?」

曰:

「大人德蔭也。」

曰:

「非也,此毛君之功。我死後,爾輩積德累功,以報毛君,更事之如父,較重於尋常父執,則地利可堅。倘禮衰即以不孝論。」

兩人泣受教,翁更託孤於毛,賓主嗟歎。

 

翁卒,二子守制於家,頗事聲色,作威福。毛諫之,不聽,即亦不再言。而禮竟從此缺。毛枯坐團瓢中,聞廳事酣歌快舞聲,詈撻奴僕聲,頗不耐。忽又聞兩三小童唱曰:

「瞎子瞎零丁,吃了多少死蒼蠅。瞎子瞎鹿瀆,吃了多少鑽蛆肉。」

心更厭惡。

一日,有鬥雞誤落藩圂淹斃,次子諭即棄去,長君立命以陶器就火燔熟,為毛午餐。餐已,雛婢來問曰:

「先生食雞汁甘乎?」

曰:

「味猶是也。」

曰:

「得味外味乎?」

毛知有異,婉詢婢,婢縷述,知大郎之惡作劇。囑勿語,收匕鬯去。由是毛心頓寒而辭色不露。唯命環第四週多種桑,詢何所取,曰:

「尋常青鳥,只知此處為橫冶入湖正脈,沙岸迴環,輔山道向,不知此名『龜趺穴。』植以樹則綠蔭參天,如龜蓋之生綠毛,貴不可言。」

兩人信而從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