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離垢園〈六〉(完)
2020/11/25 00:00
瀏覽562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又有一天,賈雲章張老相公說:

 

「先前在那洞中見到的風景非常奇妙,與這塵世景象完全不同。然而我只稍微看了看那些樓閣的外觀,那其中收藏的鐘鼎必定琳瑯滿目,種類繁多而且珍貴,不知是否能夠讓我這個俗人的一飽眼福呢?」

 

張老相公說:

 

「這倒也不難,咱們倆先喝點酒,喝完再領你前去遊覽一番。」

 

兩人才喝了三杯酒,賈雲章便感覺昏沉沉的想要去睡覺。可是張老相公突然拉著賈雲章急匆匆的出發,並對他說:

 

「上次從正門進、後戶出,今日碰巧旁邊的小門打開了,機不可失,何不趕緊隨我前去從那小門進去。」

 

說著走著賈雲章果然跟著張老相公抵達一個地方,抬頭只見那太陽黯淡無光,前方的道路岔路很多。而張老相公忽然遇到一位老朋友便聊了許久,又抽了個空對賈雲章說:

 

「你暫且在這附近先散散步等我,我有點事跟老朋友去去就回。」

 

張老相公離開後,賈雲章這散步是越走越遠,而腳下的路徑也越來越窄,一個不小心,賈雲章失足墜入一個土坑之中。接著許多鬼怪鑽了出來聚集在賈雲章身旁,紛紛說著:

 

賈雲章來了嗎?」

 

就帶著賈雲章去逛那十八層地獄去了。

 

賈雲章見這十八層地獄的景象,幾乎與那唐朝的百代畫聖吳道子繪於長安景雲寺的《地獄變相》絲毫不差。接著又見到妻子氏,脖子上還拖掛著那半截絲織腰帶,舌頭吐出唇外有二寸多長,還有那被逼而死的婢女與僕僮也踉踉蹌蹌的走了過來,齊聲要向賈雲章索命。賈雲章正感到危急之際,忽然聽見閻羅王點名召喚賈雲章上堂受審,便有鬼卒前來引導賈雲章進入陰司大堂命他跪伏於桌案下。閻羅王略加審訊了幾句後,便氣得拍桌大罵,喝斥道:

 

「你這個豬狗不如的奴才!表面風雅而內心刻薄,假作清潔卻是真污穢,所謂的狂妄、虛偽、卑鄙、俚俗、痴癲、放蕩、迷惑的人,就是你這樣的傢伙!」

 

隨即下令兩旁的牛頭鬼卒,押著賈雲章前往輪轉王處轉世投胎到那畜生道中去贖罪。

 

牛頭鬼卒連拉帶拖的將賈雲章趕出了陰司大堂,來到一處小庭園中。此處環境頗為清高脫俗,種植了許多芭蕉樹,園中有一間矮小的茅屋,屋內有一名身穿紅衣的女子,正撫摸著心口處捧心嬌媚的哭泣著。賈雲章才略為定睛凝視那女子,牛頭鬼卒就從他背後用力一推,賈雲章猛然驚覺自己的身驅已經變成了一頭小豬仔,與老母豬以及眾小豬一同躺臥在滿地的糞汁之中。又聽見有人呼喊著說:

 

「母豬生小豬了!生了六隻小豬仔啊。」

 

賈雲章此刻心中已然明白自己投生為豬了,不願就此過完這一豬生的賈雲章隨即用頭猛撞牆壁並不停的狂叫,卻又聽見耳旁有人低聲呼喚著說:

 

「醒醒!大白天的,爹爹您怎麼就作噩夢了嗎?

 

賈雲章睜開眼四處張望,發覺自己還坐在位子上,但那客人張老相公以及他帶來的那個小孩已經不在了,只剩下兒子賈渾與一名病懨懨的僕人在身旁守護著。一旁架子上的鸚鵡也還活著好好的,見賈雲章醒來,鸚鵡便張口叫喚著:

 

「茶來,主人醒也。」

 

驚魂甫定的賈雲章這才哭著對兒子說出剛才夢中的情景,又派那僕人前去查探,果然在鄰居家的豬圈中,有母豬生下了六隻小豬,其中一隻小豬突然瘋顛大叫著去撞牆而死。所謂的芭蕉樹,其實是庭院中所種植的一片白菜地。賈雲章悔悟著說:

 

「原來地獄已在眼前,我為何還執迷不悟呢?」

 

就將家中大小事全權交付給了兒子賈渾主持,自己則長年吃齋、誠心的繪製佛畫,每日念誦著《金剛經》,哀痛哭泣著懺悔自己所犯下的種種過錯。

 

賈渾重整家務後,迎娶了氏為妻。氏美貌賢惠,更是一位賢內助。所生的二個兒子都很聰明伶俐。在夫妻倆同心協力之下,約莫過了四年,家的家業逐漸恢復。在偶然間賈渾又在那離垢園中挖到了埋藏的金銀,便用這筆意外之財廣做善事,布施種種功德,之後持續了二十多年善行始終不曾間斷。

 

賈雲章的這二個孫子在鄉試中金榜題名、官方通知的泥金榜單送抵府時,賈雲章還在誠心手捻念珠誦讀著佛經。與孫子同期上榜的考生門爭相購買那些花草古玩等物要送給賈雲章賈雲章都一一婉謝沒有接受。

 

賈渾置辦了宴席慶祝兒子們金榜題名,邀請鄉親好友們前來一起熱鬧。就在賓客滿堂、冠裳雲集之際,賈雲章忽然拄著拐杖出來,語帶哽咽的對兒孫們說:

 

「因為我及時回頭幡然悔悟,你們才有今日的成就。我不能忘記張老相公的恩德,所以我想在離垢園中塑一尊張老相公的塑像,讓子孫們供奉祭祀,你們願不願意呢?」

 

賈渾與兒子們自然點頭如搗蒜的答應了下來。於是請來工匠挑了個黃道吉日開工營造,很快的就大功告成。之後有一次賈雲章帶著兒孫們舉行扶乩儀式,張老相公忽然降臨神壇,與賈雲章聊著以前的事。賈雲章恭敬的請張老相公惠賜大名,那扶乩用的木筆在沙盤上旋轉著寫下了三個大字:

 

「張邋遢」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凡人眼中仙人的邋遢行為,正是仙人的清淨之道;仙人的遊戲之舉,正是仙人的慈悲心。不肖之人能回頭猛然反省,正是這不肖人能重新尋回快活、能從其中再次討得真便宜的緣故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大人」,對父母叔伯等長輩的敬稱。

 

:「鳩工」,召集工人。

 

:「討便宜」,謀求自己的利益或方便。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離垢園

 

離垢園者,東浙賈氏園也。

賈名雲章,字天孫,少穎敏。

……

一夕與妻藍氏酌,婢獻羹,碗炙手,墜地碎。賈怒曰:

「此供秦制也,爾斷吾命根耶?」

……

賈恆獨眠,每欲敦倫,必看河魁,蓄溫水;事畢,澡身更衣薰香,作種種惡態。

……

忽有客攜短童來謁,仙風道骨,翩翩在門。

……

繚曲迴環,絕非來路。

……

一日,謂張曰:

「洞中風景絕佳,迥異塵世。然樓閣已稍寓目,而鐘鼎琳瑯,必多而且富,未知能許俗子一飽饞眸乎?」

曰:

「不難,囑小飲,當與君再往一遊。」

甫三爵,賈沉沉思臥,張忽拉之急走,曰:

「前由正門進,後戶出,今適旁門開,機不可失,盍急趨可進。」

果達一處,日色慘淡,道路亦歧。張忽遇一故人,話良久,告賈曰:

「君且略散步,僕隨故人行。」

行逾遠,逕逾窄,偶一失足,墜土窟中。鬼物鑽集,曰:

「賈某來耶?」

挈之游地獄。泥犁十八層,宛然吳道子所畫者,絲毫不爽。見妻藍,項拖羅帶,舌吐唇外二寸許,婢僕被磨折死者亦躑躅至,齊聲索命。賈正危急,急聞王者召,鬼卒引入伏案下,略訊三兩句,王拍案大罵曰:

「狗彘奴!外風雅而內刻薄,假清潔而真污穢,所謂狂偽鄙俚癡蕩惑者,此也!」

即命兩旁牛頭,押赴畜生道中去。

鬼卒驅出,至一小園內,頗清雅,遍地芭蕉,茅屋如斗。內有紅裝女子,捧心嬌啼。賈略凝神,鬼卒自後一推,驚醒,則身變作小豬,與老豬眾小豬同臥糞汁中。聞人語呼云:

「豬產豕雛矣!其數六。」

賈心中了了,即以頭觸壁,狂呼不已,聞耳畔低喚曰:

「醒醒!白日,大人即夢魘耶?」

張目四顧,身猶在座,客與僮已杳,唯其子與病奴守於側。架上鸚鵡如故,曰:

「茶來,主人醒也。」

乃泣告子,使人偵之,鄰家柵中,果生六豕,一顛癇遽斃。所謂芭蕉者,庭中白菜一畦也。曰:

「地獄已在眼前,奈何不悟?」

遂以家政委於子,己則長齋繡佛,日誦《金經》,哀號懺悔。

許橋娶惲氏,美而賢,能內助。生子二,皆聰穎。閱四載,家漸復。旋得窖金,力行善事,建種種功德,二十年勿替。兩孫舉於鄉,泥金到門,賈猶捻珠諷誦。孫之同年輩,爭市花草玩好以媚之,皆卻而不受。是時,座客滿堂,冠裳雲集,賈忽扶杖而出,唏噓曰:

「吾一回頭,爾儕始有今日,吾不忘張公德也。擬於離垢園中,肖張公像,子孫奉祀,爾等願否?」

眾應之。乃鳩工營造,不日告成。偶偕孫輩扶乩,張忽臨壇,與賈敘舊好,請示名氏,乩旋轉而大書曰:

「張邋遢。」

 

懊儂氏曰:

仙人之邋遢,正仙人之清淨;仙人之遊戲,正仙人之慈悲。不肖兒回頭猛省,正不肖兒能尋快活,能討便宜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