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離垢園〈四〉
2020/11/23 01:47
瀏覽601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有一天,忽然有一名帶著一個小孩的客人前來府拜訪賈雲章,這位客人一副仙風道古的模樣,風度翩翩的站在門口,賈雲章請他入內相談,客人自稱姓,沒有字號(古人常以字號示人而不用名),人們都稱呼自己為「張老相公」。

 

一番相談下來,這位張老相公學識淵博貫通古今,滔滔不絕的言談內容甚是美妙,令賈雲章只覺得相見恨晚。賈渾想請張老相公多留住些日子以陪伴父親,就將所穿的舊皮裘拿去當了,換得銀錢買了酒菜,點亮了燈燭,請張老相公在此過夜。

 

自從賈雲章犯了潔癖之後,種種行徑令君子厭惡他,小人欺誑他;當他從有錢人變成了窮人之後,絕大多數的(酒肉)朋友更是從此不再與他往來。如今來了這麼一位張老相公,不禁讓賈雲章高興得難以形容。可是留客住了一段日子後,賈雲章見到張老相公高談闊論時口水噴到了牆壁上,心中又開始發怒;張老相公忍不住在庭院角落處上廁所,賈雲章的臉上已然顯露出憤怒之色。

 

這一天,賈雲章勉強壓抑著不悅與張老相公坐著聊天,哪裡知道一旁玩耍中的孩子竟然將架子上的鸚鵡玩死了,賈雲章終於忍無可忍的爆發出來,就聽得張老相公說:

 

「別生氣、別生氣,我帶你去遊覽一處勝境當作贖罪,這樣可好?」

 

賈雲章似乎無法拒絕而且不知不覺的就隨著張老相公來到了離垢園內一處假山後方,遇到一個石洞,隨著一起彎著腰進入洞中,如蛇行般左彎右拐的走了數十步的距離後,石洞逐漸變得寬闊,路徑也逐漸平坦,然後抵達一處庭園時,眼前豁然開朗。只見兩旁蒼松夾道,又聽得流水涓涓,一座以漢白玉雕築而成的橋樑橫跨於溪水之上,一片滿滿的野花彷彿是整幅的畫屏。兩側都是高聳入雲的山崖,山壁上鎸刻著彎曲如蝌蚪般的奇異文字,像是以前就已經刻寫上去的樣子。翻過了一座山嶺,又來到一處古洞,洞口生長著五彩繽紛的薜荔,如彩色的絲線垂下就像是門簾一般。

 

進入洞內,則在架子上擺放著的都是夾著象牙書籤的圖書,還有一些絲竹樂器;香爐中冒出了形似篆體文字的裊裊香煙,波動的簾幕上有著美麗的花紋;桌上擺放著一張古琴,用古錦製成的琴囊妥善的包裹著。賈雲章想要解開錦囊欣賞這張古琴,張老相公急忙阻止,說:

 

「萬萬不可擅動,這是我的師傅所彈奏的琴。你的手指若是不小心碰到了琴弦,必定會有天神下降,同時伴著風雨疾雷。」

 

接著又說:

 

「你既然來到此地,我不能不盡地主之誼好好招待你。」

 

就朝裡面呼喚了一聲,許多美女從各處出來,忙碌著準備宴客之物。很快的盛宴已經備妥、美酒也已經溫上了,光是聞到氣味便知這些酒菜皆是上乘佳品,而盛放酒菜的器皿,各個都是名貴的古董。張老相公以一只大酒杯斟滿了酒向賈雲章勸酒,並問道:

 

「這裡比起你的離垢園來怎麼樣呢?」

 

賈雲章結結巴巴的回答說:

 

「遠遠勝過啊。」

 

過了一會兒,有美人表演歌舞,那舞姿與歌聲令人心神蕩漾張老相公也抽出了一柄古劍展示給賈雲章看,並說:

 

「這是『鹿廬七星劍』,你能舞劍嗎?」

 

賈雲章搖著頭說:

 

「不能。」

 

於是張老相公退了幾步、紮緊了衣袖,手持長劍隨著樂曲節拍左盤右旋,長劍也在比畫揮舞中閃爍著寒光。一旁的美人更是隨之撥弄著琴弦,琴音抑楊頓挫都與劍舞節拍相應和。

 

忽然,一陣急切的敲門聲傳來,接著門外一名美人從門縫中朝內張望,並緊張的說:

 

「師尊回來了。」

 

屋內眾每人頓時驚慌的匆忙收拾物品後四散而去。張老相公也顯露出弟子犯錯怕遭懲處而害怕的神情,對賈雲章說:

 

「你趕快隨我從後門出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塵談霏屑」,參考成語「談霏玉屑」,談話時美好的言辭像玉的碎末紛紛灑落一樣,形容言談美妙,滔滔不絕。

 

:「薜荔」,又稱「木蓮」、「石壁蓮」等,結出的果實可加工製作成類似「愛玉」的膠凍狀食品。

 

:「瓊筵」,豐美珍貴的筵席。

 

:「醴酒」,甜酒。

 

:「觥」,音功,古代一種用兕牛(犀牛)角製成的飲酒器物。

 

:「蕩魄柔魂」,參考成語「魄蕩魂搖」,形容受外界刺激、誘惑而精神不能集中。

 

:「鹿廬七星劍」,應是指相傳歷代王的王權象徵「鹿盧劍」,荊軻刺秦王時,荊軻就是被秦王所背負的鹿盧劍所傷。

 

:「逡巡」,「逡」音「ㄑㄩㄣ」,向後退。

 

:「冰絲」,原指冰蠶所吐的絲,常用作蠶絲的美稱。也指琴弦。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離垢園

 

離垢園者,東浙賈氏園也。

賈名雲章,字天孫,少穎敏。

……

一夕與妻藍氏酌,婢獻羹,碗炙手,墜地碎。賈怒曰:

「此供秦制也,爾斷吾命根耶?」

……

賈恆獨眠,每欲敦倫,必看河魁,蓄溫水;事畢,澡身更衣薰香,作種種惡態。

……

忽有客攜短童來謁,仙風道骨,翩翩在門。迓入與談,自言張姓無字,人呼為張老相公,淵博古今,塵談霏屑。賈恨相見晚。許橋思留以慰父,以敝裘付質庫,置酒篝燈,且留下榻。

自賈之好潔也,君子惡之,小人誑之;富易為貧,朋儕絕跡。頃得張,不禁狂喜。久之,張唾落於壁,必怒於心;遺屙於庭,必怒於色。一日勉與坐,張之童又弄斃架上鸚鵡,怒遂不可忍。張曰:

「莫怒莫怒,吾攜君游一勝境以贖罪,何如?」

不覺隨之假山後,遇一石洞,僂而入,蛇行數十步,洞漸寬,路漸平,達於園,豁然開朗。蒼松夾道,流水涓涓,白玉為梁,幽芳作幀。兩壁磨崖上鎸科蚪奇字,似秦漢以上書。逾嶺一重,又得古洞,薜荔五色,綵絲下垂。入其室,則插架牙箋,間以絲竹;爐香猶篆,簾波有紋;几上橫琴,古錦為囊。賈欲解視之,張曰:

「不可,此吾師所彈也。指誤弦,必有天神下降,風雨疾雷。君既到此,不可不作東道主。」

向內一呼,美人四集,瓊筵甫設,醴酒已溫。品味既佳,器具尤古。張以巨觥勸客曰:

「較君家園庭何如?」

吃吃而對曰:

「遠甚。」

須臾美人歌舞,蕩魄柔魂。張亦抽古劍示賈,曰:

「此鹿廬七星劍也,君能舞乎?」


曰:

「不能。」

張逡巡斂袖,左盤右旋,寒光閃爍。美人更鼓冰絲,頓挫應節。忽聞剝啄聲甚厲,一美人自門隙窺之,曰:

「師長回矣。」

眾豔驚散。張變色曰:

「君速隨我後戶出。」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