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離垢園〈一〉
2020/11/20 00:01
瀏覽553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離垢園,是浙江東部家的一處私人庭園。

 

主持建造這離垢園賈雲章,字天孫,年少時就顯露出聰明機智的性格。考中秀才後,接連考了幾次舉人都考不上,便開始修建這處庭園,在園中栽花植樹自娛自樂。久而久之,賈雲章逐漸癡迷於清潔打掃之事,不單是屋內的桌椅床榻擦洗得一塵不染,就算是藩籬廁所也經常的沖洗賈雲章就以「離垢」為此庭園命名,又將位於園中的館舍命名為「襄雲」,並親自提了一副嵌入了「襄」、「雲」二字的對聯,內容是:

 

「米襄陽愛潔成癖,倪雲林嫉俗如仇。」

 

凡是關於鼎彝書畫等骨董藝術品,或是花鳥蟲魚這些怡情養性的玩物,賈雲章無一不萬般珍惜,即便是要他傾家蕩產去尋找收購也在所不惜;至於親戚家屬或是鄰居鄉親,若因一時急難而上門前來請求幫助者,賈雲章則是一概關上了大門不理不顧。

 

賈雲章生有一個兒子,單名,字許橋賈渾從小見身為秀才的父親屢試不第,因此放棄那耗時又無用的功名追求之途,改行學做生意,也還算略有小成。賈渾經常勸諫父親不可如此玩物喪志又不近人情,但固執的賈雲章總是聽不進勸告,依舊我行我素。賈渾無奈,只能暗中哭著向神明祈導,說:

 

「家父有潔癖,又固執得不肯聽勸,因此屢屢得罪了人,恐怕會因此招致災禍。弟子在此跪伏乞求神明顯靈暗中庇佑家父,弟子感激萬分!」

 

沒想到兒子這孝心之舉被賈雲章知道後,賈雲章不但沒有因此高興,反而非常生氣,起初只是對著兒子破口大罵,接著又掄起棍棒要痛打賈渾。自此以後父子倆便相對冷淡、不再如從前那般親近了

 

一日早晨,大家起床後,賈雲章督促僕僮清理桌子。僕僮揮動著掃帚清掃時,一不小心打碎了一件「定陶磁尊」。賈雲章氣的拿起教鞭抽打僕僮,僕僮被打疼了,就鑽到桌子底下躲避,如此頂撞晃動得幾乎讓桌子被掀翻,那放在桌上了一座硯山也因此掉落地面摔了個粉碎。賈雲章見狀更加憤怒,翻出了一柄刀子作勢要砍殺僕僮,沒想到僕僮奪下了刀子後就舉刀自殺了!

 

僕僮的父親因此前往官府控告賈雲章,而這樁人命官司在兒子賈渾設法找關係上下打點關說、偷偷的將父親收藏的一只名貴的「秦鳳爵」拿去成功賄賂了相關上級某官員、以及承諾厚葬那僕僮並供養僕僮之父直到終老等種種條件之下,僕僮的父親才同意和解撤銷了告訴、官司才得以了結。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東浙」,按字面解釋指浙江省東部。又「浙東」指清朝時期浙江省浙江以東的「浙東八府」地區,即寧波府紹興府台州府溫州府處州府麗水),金華府嚴州府(今建德市),衢州府等地。

 

:「游庠」,「庠」音「祥」,原是周朝時期的鄉學,「遊庠」即就讀于府或州縣的學校。而入學必須先取得秀才資格,故以「遊庠」借稱考中秀才。

 

:「圂」,音「混」,廁所。

 

:「湔滁」,「湔」,音「尖」,清洗、洗刷;「滁」,音「除」,本指滁河滁州等地名,為何用於此?不解,待查。

 

:「米襄陽」,祖籍太原(今山西省太原市)的北宋書畫家米芾(初名,字元章),遷居襄陽縣(今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因此人稱「米襄陽」,號襄陽漫士海岳外史鹿門居士

 

:「倪雲林」,即元代南宗山水畫的代表畫家、江浙行省無錫州(今江蘇省無錫市)人倪瓚,字元鎮,一字玄瑛,號雲林幻霞生荊蠻民風月主人蕭閒仙卿

 

:「彝」,盛酒的祭器。

 

:「百折不回」,意志剛強,雖受盡挫折,仍能堅持不變,奮鬥到底。

 

:「喬梓」,喬木、梓木兩種高矮不同的樹木,後用以比喻父子。出自《尚書大傳.卷四.酒誥》:

伯禽與康叔見周公,三見而三笞之。康叔有駭色,謂伯禽曰:

「有商子者,賢人也,與子見之。」

乃見商子而問焉。商子曰:

「南山之陽,有木焉,名喬。」

二三子往觀之,見喬實高高然而上,反以告商子。商子曰:

「喬者,父道也;南山之陰,有木焉,名梓。」

二三子復往觀焉,見梓實晉晉然而俯,反以告商子。商子曰:

「梓者,子道也。」

二三子明日見周公,入門而趨,登堂而跪。周公迎拂其首,勞而食之,曰:

「爾安見君子乎!」

 

:「定陶磁尊」,「定陶」指「定窯」,位於今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澗滋村燕山村一帶。「尊」,外型類似尖底有耳的酒罈子。而「磁器」則是自元代起指胎體堅固的陶磁製品,「瓷器」則胎體相對輕薄,「磁器」之說也自元代起流傳迄今。

 

:「硯山」,硯臺的一種。利用山形之石,中鑿為硯,令硯附於山而得名。

 

:「夤緣」,攀附權貴、向上巴結之意。

 

:「秦鳳爵」,按字面解釋,是秦朝時期的鳳形酒杯。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離垢園

 

離垢園者,東浙賈氏園也。

賈名雲章,字天孫,少穎敏。游庠後,累不第,遂治園輔,植花樹以自娛。久之,癡於潔,屋宇几榻無纖塵,即藩圂亦時時湔滁。以「離垢」名園,以「襄雲」命館。聯云:

「米襄陽愛潔成癖,倪雲林嫉俗如仇。」

凡鼎彝書畫,花鳥蟲魚,無不珍惜;破產覓之,亦所不顧。至戚屬鄰里,以急難告者,則閉門不納。生子一,名渾,字許橋,棄儒學賈。每進幾諫,不聽,乃泣禱於神曰:

「父有潔癖,百折不回;見嫉於世,恐生禍災。伏乞神靈默佑,感甚。」

賈知之,大怒。始詈繼撻,喬梓寡恩。

一日晨起,督僮拂幾(几),帚過,碎定陶磁尊。怒鞭之,僮負痛,鑽幾(几)下,幾翻而硯山又碎。賈憤燥,索刃,僮遂奪刃自戕。其父告於官,許橋上下夤緣,私獻秦鳳爵,且厚殮僮,養其父,始罷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